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七十四章 体味的一字之别
    ***************************************************************************************************

    呜哇,这玩意真的能吃吗?

    忍着恶臭,我将只剩下一副骨架的鱼骨剑缓缓抬高,看起来有些滑稽,这样一头布偶熊,举起这样一把像梳子般的鱼骨剑,到底能做什么?

    但是站在广场边缘的冒险者可不敢笑,某德鲁伊本体的时候,的确是一点高手气势都没有,容易被人误会成人畜无害的菜鸟德鲁伊,就算是变身布偶熊姿态,只要好好收敛气息,也是吉祥物一只。

    但是,尼玛这都变成五六十米高了,就算是瞎子聋子傻子疯子也不敢再这样想啊,巨大化的根本原因,就是原本的身躯已经无法承受庞大的力量,和当年的血熊变身颇有类似,让这样一头巨大化的cosplay熊再完全收敛气势,显然是做不到的事情。

    所以说,别看这帮子冒险者一个个面带微笑,实则都是在强装淡定,腿在打颤呢,到是那些平民,或许是因为差的太远,根本不是处于同一个世界的关系,感受没那么深,只是见到了cosplay熊庞大的体型,以及感到一股无名的压抑之风而已。

    我可没心思理会那些冒险者怎么想,或者说没胆子去理会。在数万人面前变成这副模样,还是得有一定的羞耻免疫力才行,我的道行未够啊。

    打量了几眼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我心里已经有了定计,首先就这条尾巴吧,还是蛮危险的,这东西,尾端的蝎子倒勾上有剧毒,就算是cosplay熊中了一记都不好受,得把末端部分和毒囊都去掉才行。

    鱼骨剑重重斩下。咔嚓一声怂人的巨响发出。整根百米长的尾巴应声而断,掉落在地,扬起一大阵尘埃。

    接着是头部,去掉头。嘎嘣脆。

    鱼骨剑又是一斩。将超级血肉复生者的脑袋连着脖子部分整个切下来。

    剩余的躯干。可以分为两块前肩甲,两块后臀甲,还有两侧腰肋。以及中间的脊骨,但愿这货的身体结构和牛羊一样吧?

    麻利的挥舞鱼骨剑,没花多少时间,我就将超级血肉复生者肢解成几大块,虽说在厨艺方面,除了烤肉和炖肉汤这两手以外,我是正常人以下水准,但是解剖切肉这种活,要是有哪个冒险者说自己不擅长,那绝对会被人笑掉大牙。

    拜托,就算是法师也有扛着刀大杀四方的经历吧?

    肢解好了大块,我没有停下来,这个的个头还是难以处理,于是盘腿坐下,拉来一根前肢,挥着鱼骨剑用鬼畜般的速度剁成整齐小块,不知为何忽然想唱洗澡歌,这是病,得治。

    约莫半个小时后,超级血肉复生者庞大的身躯,终于化作了一块块一两百斤的【小肉】,接下来的活就交给贝爷一族……哦不对,是赫拉迪克法师吧,这样的大小他们应该能麻利处理了。

    带着一身血腥,我扛着鱼骨剑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那沧桑的背影,在即将落幕的夕阳下,拉长了一条长长的,长长的坡道。

    我,讨厌这个小镇……等等,导演,台词给错了啊混蛋!

    什么,我这个主角新郎官要去哪?混蛋,还用解释吗?去洗澡,不洗干净身上的血腥味,今晚蒂亚让我上床我也怕熏着她。

    结果又过了半个小时,我才一脸沮丧的垂着头回来。

    身上的腥臭味,哪怕是用了维拉丝特制的香皂还是没能洗掉,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味道,虽说大家都是冒险者,区区腥臭味早已司空见惯,嫌弃肯定是不会嫌弃,但是,我自己嫌弃自己啊!

    此时太阳已经下山,沙漠一改白天的炎热,开始刮起了阴风,这里得不得赞一下赫拉迪克族的眼光,选的这处峡谷腹地,不仅隐蔽,而且刚好能四面挡风遮阳,再加上魔法阵的重重保护,让这里竟然变成了一处沙漠之中的仙境,已经有不少鲁高因的商人和冒险者,开始考虑是不是在这里弄个落脚处了。

    再看看其他人,凡是赫拉迪克人,已经开始发挥他们的贝爷属性,等法师将大块大块的血肉复生者的肉分割好,除毒之后,开始架起一口口大锅烹煮起来。

    如此庞大的肉山,两三万人肯定吃不完,赫拉迪克族也没打算弄【全血肉复生者宴】,毕竟会有人吃不下,所以之前准备好的沙虫蝎子蜥蜴蚂蚁什么的,还是会拿出来烹制,反正在我眼里都是一个样。

    数万人,数千口大锅,星罗密布的布置在广场以及周围,犹如繁星点点,几乎将半个赫拉迪克村落照亮,冷清的村落从未经历过如此热闹的场面,让赫拉迪克人们也是肾上腺分泌,宛如已经看到繁华的影子一般,一边烹饪,一边载歌载舞,好不欢乐。

    回到众人身边,我发现少了两道身影,其中一个是拉斐尔,不用说,这位爱热闹的歌舞双姬肯定是坐不住,跑去和大家一起欢声笑语了。

    还有一道身影,从我今天来到这里开始就一直没有出现过,就是本子娜。

    “那家伙呢?”我低声向蒂亚问道。

    “凡凡,其实你不用离的那么远。”看到某德鲁伊离着十米远的地方,对自己做出一副说悄悄话的模样,蒂亚满是困扰。

    “这是安全距离。”我摇了摇头。

    “我不介意。”

    “我介意。”

    找不到办法说服我的蒂亚,悲鸣了一声。

    “所以呢。我们就可以无视了吗?难道你以为我的鼻子,就没有蒂亚那么娇贵了吗?”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冲我怒视。

    “别这样说,我们不是一起患难与共的战友吗?这种时候,不是更应该拥抱一个,才能表现出我们的友情吗?”

    “混蛋,别乘着说话的功夫越靠越近,我们已经决定了和你断交三天。”两个大男人掐着喉咙,故作窒息痛苦模样。

    “萨绮丽,你不是最喜欢老牛……不,最喜欢新人小弟吗?现在正是表现你的爱心的时候。”

    图拉科夫总算机智了一次。急忙在衰老一指的悬崖面前刹住车。改了口。

    “我可不像你们两个大男人,来,小弟,让我抱一抱。”萨绮丽巾帼不让须眉。冲两个装腔作势的大男人不屑撇眼。

    “请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如何?”我露出无辜眼神。自己又不是玩偶。想抱就抱也太那个一点了吧?

    “怎么,不乐意?”

    “不,我是怕熏着绮丽阿姨你。那两个家伙熏死也就算了。”

    “新人小弟,你竟然说出那么绝情的话!”

    和三人打闹一番,我忽然记起正题,回到蒂亚旁边……十米远的地方。

    “那家伙,娜娜公主呢?”

    “娜娜她啊。”说起本子娜,蒂亚开朗的笑容微微一黯。

    “娜娜她,大概是有点伤心。”

    “怎么就伤心了?怪我把她的至交好运你给抢了?”我心里大奇,本子娜该不会是隐藏着蕾丝边属性吧?

    “不是这样,娜娜她啊,心里其实到现在还介意三万年前我们一族的衰落,将这份沉重的罪名擅自背负在了身上,以罪人的身份活着,所以像今天这样的日子,尤其是泰恩爷爷说了那番话,她更没办法出现,我怎么劝她也劝不了。”

    是吗?原来这家伙还有这样软弱的一面,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到是一点也看不出她哪里像以罪人的身份活着,反而像是把我当成(变态)罪人在一个劲的毒舌。

    等等,我的第六感似乎察觉到了,刚才好像有人在偷偷用迷之括号吐槽我,到底是谁?!

    “如果是凡凡的话,说不定能让她打起精神来。”蒂亚忽然抬头望着我,露出希望目光。

    我?哈,这是哪里来的奇妙自信?

    我露出难以相信的目光,如果不是身上还散发着恶臭,都想凑上去用额头探一下蒂亚的体温,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不是在开玩笑哦,我和凡凡,是娜娜最认同的,唯一可以敞开内心相处的两个人。”蒂亚认真的说道。

    如果本子娜的心是由无数条毒舌构成的,我的确可以认为她对我敞开了内心。

    另外顺便一提,她的天敌依然是小幽灵无误。

    “娜娜心里其实很寂寞,很怕孤单。”

    这一点我不否认,的确能感觉到她内心的孤独,而且她平时除了跟着你之外,就是跟着我了,行动模式也太孤单了点,就不打算发展一些新的好朋友了吗?喂喂,这样下去可是要变成阿琉斯了啊。

    “除了我以外,凡凡是唯一能让她振作起来的人了,所以拜托了。”蒂亚紧紧看着我,露出让我无法拒绝的乞求目光。

    “好吧,我尽量试一试。”

    挠了挠头,如果让那家伙尽情吐槽毒舌一下,可以发泄内心的负罪感和孤独感的话,为了蒂亚,我牺牲一下自己又有何妨,记住,是为了蒂亚才这样做,绝对不是为了本子娜本人。

    “太好了,凡凡答应了。”小丫头一个高兴啊,就不顾一切扑到我怀里面了。

    “笨蛋,别靠那么近,怕熏不死你么?”我连忙将她推开,在她脑袋上轻轻敲了一记。

    “才不会呢,凡凡一点也不臭,我喜欢被凡凡抱着。”小丫头抬起头,冲我露出一个阳光灿烂,认真诚恳的笑容。

    我啊,我就是为了守护这份笑容,才来到这个世界,才成为救世主的啊啊啊!!!

    被蒂亚的元气笑容萌了一脸,我内心涌起了无限的斗志和动力。

    本子娜。你给我出来,我要攻略……不对,是逗乐你!

    本子娜没有出来,到是来了另外一个不速之客。

    “我说是谁呢,大老远的就闻到一股臭味。”扇着鼻子,皱着眉头走过来的,可不是一直喜欢和我作对的贝雅丫头。

    我一脸深沉,打算用自己成熟稳重的一面唬住这丫头:“你懂个屁,我这是为爱牺牲。”

    果然,如此深沉的爱这小丫头根本不懂。闻言气呼呼的鼓起小嘴。无言片刻后,才强词夺理。

    “哼,本殿下才不管这么多,我是来给阿尔托姐姐出气的。为什么蒂亚有份。阿尔托姐姐却没份。快点,也去狩猎一头更大更强的家伙献给阿尔托姐姐。”

    “如果阿尔托莉雅让我这么去做的话,我保证会去。但不是你这小丫头。”

    我淡定喝茶,用手指弹了她的额头一下,放肆,本亲王也是你这个小小公主可以随意命令的吗?

    “呜呜呜~~~你这可恶的笨蛋吴,混蛋,傻瓜,变态,给本殿下臭上一辈子吧!”小丫头立刻泪眼汪汪,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指着我,双马尾气的颤个不停。

    “我要臭上一辈子,阿尔托莉雅该怎么办?”

    “那当然是立刻和你离婚了,阿尔托姐姐那么高贵的身躯,怎么能和你这具臭烘烘的身体在一起。”

    “我觉得阿尔托莉雅不会这样做。”

    “那……那也是为了我们精灵族和联盟的关系,才会这样,内心一定是想摆脱已经变得臭烘烘的笨蛋吴。”

    这公主丫头,说不过我,还要强行嘴硬。

    “是啊,为了双方的关系不得不忍受我的阿尔托莉雅,实在太可怜了。”我暗地里偷笑,露出阴谋之色。

    “那是当然,阿尔托姐姐是最伟大的女王。”

    “是是是,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只是身为公主的你,却似乎碌碌无为。”

    “有……有胆啊你,竟然把最不该说出口的事情说出来了!”被触动了痛楚的贝雅丫头,立刻陷入了预备暴走状态。

    “另外还贫乳矮小脾气暴躁,连吉祥物都当不了。”

    “本殿下要灭了你,一定要灭了你!”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你,只要肯下定决心,也是还能抢救一下的。”

    “真……真的?可恶,我才不会相信笨蛋吴的话。”笨蛋精灵公主一听,有些意动,嘴巴却还是不肯服软。

    “曾经有某位伟人说过,只有亲身去尝试已经成功的人所走过的路,吃过她们所吃的苦,才有可能成功。”

    “是吗?总感觉这句话有些不对劲,是哪位伟人说的?”

    “这种细节就别在意了,所以说,阿尔托莉雅曾经经历过的磨难,她所走过的道路,难道你不想也尝试一下,哪怕成为只有她十分之一那么优秀的公主殿下也好。”

    我一番灵魂劝诱……不,是忠告,如同晨钟暮鼓,让贝雅呆了起来,好一会儿,她露出坚毅之色:“笨蛋吴偶尔还是能说出一些有道理的话,那我该怎么做?”

    “当然是去吃阿尔托莉雅经历过的苦,或者即将经历的苦了,比如……”我面带微笑,看着贝雅就像看着一条已经上钩的肥鱼。

    “比如什么?”

    “比如你刚才说的,忍受我臭烘烘的身体!”大吼一声,不等贝雅反应过来,我先一个金鸡独立,再一个大鹏展翅,紧接着一个神龙摆尾,顺利将贝雅吓住后,最后来一个怀中抱妹杀,将她紧紧捂在怀里,摁着她的后脑勺,让她的脸蛋鼻子和自己的胸膛无缝紧贴。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顿时,这小丫头手舞足蹈的挣扎起来,发出痛苦的闷声悲鸣,两条傲娇的马尾似蛇一样乱舞,对我发出威胁,让我快点将她放开,否则后果很严重。

    “哈哈哈,尽情的享受吧,走向成功人士的道路。”我牢牢的抱住贝雅,享受着胜利的喜悦。

    如果菲妮在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感同身受的发出悲鸣,这完全就是胸毛王汉斯的亲切友好的男子汉的拥抱加强版啊。

    半分钟后,贝雅挥动挣扎的四肢终于软了下来,失去动静,我小心翼翼的松开手,抬起她那精致粉嫩小脸一看,这小丫头分明是两眼转着圈,昏倒过去了。

    “嗯哼,这小丫头,连这点苦都忍耐不了,果然成为不了阿尔托莉雅那样的优秀人物。”我不屑的将贝雅摆放到一边,下定结论。

    然后不小心看到黄段子侍女在她的小黄本上记录着什么,好奇的凑上去一看,当时就卧槽了。

    上面写着“某年某月某日,亲王殿下强行抱住贝雅公主逼迫其闻自己的身体味道直至晕倒”字样。

    “这样写我不是完全变成了变态吗?”我一把夺过小黄本,怒撕之。

    “问题不大。”黄段子侍女小手一翻,十几本小黄本宛如纸牌般被她捏在手上。

    “此话怎讲?”

    “就算不这样写,殿下也是个变态。”

    “少污蔑人,我可是正直好男儿,东罗格第一男子汉!”我心虚……不对,什么心虚,是中气十足,正气长存的怒斥。

    “我可不记得有哪个正直的男子汉,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少女的内裤脱掉,还要摆在手上尽情玩弄。”

    黄段子侍女一句惊天爆料,让我犹如万箭穿心,痛苦的说不出话来,为什么,不是约定好了不挖这些黑历史吗?

    幸好这是两个人之间的小声嘀咕,被别人听到我一辈子的节操就完了,这笨蛋侍女总算没坏到家。

    “那……那是意外。”

    “两次都是意外?”

    “对!”这种时候,必须强行不要脸的点头,厚脸皮和变态之间,选择后者怎么看都不正常吧?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非得在这两者之间选一个呢?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什么鬼?

    “殿下这样睁着眼说瞎话真的没关系吗?”黄段子侍女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必须滴。”

    “好吧,那我也学一招。”她说着,低下头在小黄本上唰唰唰写起。

    从开头看,还是刚才那句话,说我逼迫贝雅那啥的那句,只不过这无节操侍女充分发挥了她从禽兽公爵系列里学来的文风,改了其中一个字。

    将“身”改为了“下”。

    我当时就给她跪了,摊上这样的贴身侍女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