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七十二章 少年和少女就这样创造了【历史】
    ***************************************************************************************************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精灵族那边已经没问题了么?”乘着贝雅拼命洗脸的时候,我随口问道。

    “嗯,已经好好老列拉鲁。”小丫头用力搓着小脸,说话含糊不清。

    “已经好好道别了,和霍尔兰奶奶约好了下次和阿尔托姐姐一起再来。”确认脸上没有残留奇怪的色彩后,这精灵小公主才神气的回过头,晃着两条双马尾对我居高临下的解释。

    “阿尔托莉雅近期到是可能会过来,你这丫头可就说不定了。”我一脸恶意的笑看着她。

    “你说什么?区区第三世界,本殿下想来就来!”贝雅不乐意了,觉得被小看了,于是张牙舞爪的扑过来和我扭打成一团。

    “凡凡,贝雅,时间差不多了,别让大家等急了。”因为头上繁多坠饰的关系,被封印了活泼属性,只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们打闹的蒂亚,看看窗外,忽然开口道。

    “说的也是,今天可是我们两个的好日子,怎么能被区区一个精灵丫头给搅和了。”我一手摁着贝雅的脑袋,让她无法靠近,一边回过头,冲蒂亚柔和的笑了笑。

    “好胆子!竟然笨蛋吴你这样说了。那本殿下不搅和搅和,还真对不起你这句话了。”手舞足蹈着的贝雅,用一脸险恶的眼神看着我,牙齿微咧,做咬人状,露出了她那颗孤苦伶仃的小虎牙。

    啧,我可是只萌小狐狸那样的对称双虎牙,不萌单虎牙,泥邹凯!

    轻轻一指就将不安分的贝雅弹开,吹了吹手指头。做了一个神枪手的帅气姿势。我来到蒂亚身边,在她甜甜的笑容中弯腰伸手。

    “我的公主大人,出发吧。”

    “不行,还不够。”小丫头嘴里说不要。却是已经把柔软光滑的小手交到了我的手心上。被我紧紧一握。

    “还想要什么。你这丫头。”我怜爱在她鼻子上轻轻一撇。

    “我想要……想要凡凡叫一声……叫一声亲爱的……用丈夫的语气……”小丫头脸红红的害羞道,目光却是炯炯,纵使布满了羞意。依然鼓足勇气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被蒂亚丫头妩媚似水的眼神电的浑身酥麻,我无可奈何的白了一眼,暗道这小丫头,偶尔还是能露出一点点让自己怦然心动的成熟风情。

    不过贝雅还在旁边虎视眈眈,我想了想,凑在蒂亚耳边,以极低的声音嘴唇微颤,小声的说了。

    脸色一直通红的蒂亚,这时候终于噗通一声,化身维拉丝额头冒烟,羞极欲倒。

    “真是看不下去了,你们两个继续在这恩恩爱爱好了,我出去!”这大秀恩爱的一幕可谓是闪瞎了贝雅的双眼,她极度不爽的嚷嚷着,将门用力嘭的一声关上。

    我和被惊醒过来的蒂亚面面相窥,同时露出笑容。

    “走吧,蒂亚。”

    “嗯。”

    当然我和蒂亚手携手走出屋外的时候,迎接我们的是耀目阳光,以及山崩海啸一样的欢呼。

    眯眼望去,屋子以及被十层百层的人群围绕起来,每个人都想亲眼目睹我和蒂亚携手走出来的那一瞬间,这份心情可以理解。

    “亲王殿下,蒂亚公主,请移步广场吧。”一直没见人影的泰恩长老,这时候笑眯眯的和拉斐尔一起迎上来,对我们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和拉斐尔一样,作为最高负责人的泰恩是赫拉迪克族的代表,因此,两人一左一右,将我和蒂亚夹在中间,在无尽的欢呼声中,顺着一路让出来的人群通道向着部落的中央广场前进。

    我还是太低估了前来赫拉迪克族的人数了,一路上,两边拥挤的人群竟然丝毫没有减少,从我们出来的屋子一直蔓延到中央广场,上千米的距离都被围的水泄不通。

    而在中央广场一边等待,一边惊叹摆在那里的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庞大体型的冒险者,人数就更多了,几乎将整个广场给挤满。

    横躺着也有三四十米的尸体,等同于十层楼那么高,隔着远远的就能看到,宛如赫拉迪克族的一座标志建筑般,如若不是在中央广场的位置摆上这样一副地狱怪物尸体,显得不祥,不符合风俗,据蒂亚说,泰恩都想将这头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用魔法封印起来,让它永不腐烂,就这么摆在广场上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了。

    泰恩险些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呀,要让将食物看成是宝石一样珍贵的赫拉迪克人,放弃这样一座小山般海量的猎物,而让它做成村落标志,每天只能看着肉眼馋,那将是多么痛苦的折磨。

    虽说,我是很想支持他原本的决定,哪怕是维拉丝亲自前来,我觉得也没办法将这种异形一般的血肉复生者做的多好吃……不,先别考虑味道的问题,真的不会有事么?吃了这玩意。

    然后,蒂亚告诉我,让泰恩放弃这个决定的最主要因素,是因为泰恩也想在广场位置,也就是现在摆放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地方,建立一座我和蒂亚的结婚雕像,得知这个消息的我当时整个人就不好了。

    原来企图毁灭我节操的隐藏boss竟然是赫拉迪克族,转眼间就想建立三座雕像,让我的雕像数量猛翻一倍,太可怕了。

    很快来到村落广场,在赫拉迪克法师的帮助下。我们好不容易才穿过水泄不通的人群,来到超级血肉复生者的脚下,仰头看着这具尸体。

    “诸位请看,这就是亲王殿下为了向我们的蒂亚公主证明心意,不远千里前往群魔堡垒狩猎所获的猎物,这份诚意,足以证明殿下对蒂亚公主,对我们赫拉迪克族部落的尊敬,喜爱,证明殿下的勇武。果敢。睿智,以及赢取蒂亚公主,成为我赫拉迪克一族未来亲王殿下的资格!”

    泰恩凭空飘起,面对着广场数万人群。张开双手。用激昂的声音大声宣布。

    随着他的话落音。赫拉迪克人沸腾起来,就连那些冒险者也被气氛渲染,纷纷跟随着发出欢呼。

    良久。泰恩的手压了压,让大家安静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声音低沉。

    “众所周知,我们赫拉迪克族屡遭灾难,三万年前,因族人的**膨胀,被从魔法的金字塔顶端打落凡尘,万年前,地狱一族入侵,我们无所畏惧,站在前线,无数同胞罹难,数不清的天才折损,千年前,我们一族遭到三魔神的报复,险些灭族,宝贵的魔法资料损毁,我们一族最伟大的天才之一,塔拉夏大人亦身死消亡,三个世界的族人,全被三魔神阴谋困守沙漠,不得翻身。”

    说着说着,纵使稳重如泰恩,忍不住也是老泪纵横,三万年前以及万年前那两场巨大灾难,或许在场的赫拉迪克人感受不深,但是千年的困守,却是每一个赫拉迪克人都亲身经历,尝遍苦楚,说到心坎处,又怎能不辛酸落泪。

    一时间,整个广场无话,只有一声声压抑着的抽泣,从数万赫拉迪克人身上发出,就连意志坚强的第三世界冒险者,许多也受到气氛渲染,眼眶湿润起来。

    一个人的悲哀,一个队伍的悲哀,大家早已司空见惯,学会了忍耐,但是一个种族的悲哀,却如此沉重,这一刻,赫拉迪克村落的上空,仿佛有无数赫拉迪克人的先祖灵魂在哭泣,在发出呐喊。

    “但是!”

    没等所有赫拉迪克人从沉浸悲哀中走出,泰恩颤着白胡子的一声怒吼,却似炸药桶爆炸般,响彻在每个赫拉迪克人的内心,迸出冲天的火焰。

    “但是!无论怎么样的苦难,我们勇敢坚强的赫拉迪克人,毕竟挺过来了,上帝并没有抛弃我们,它派来了我们赫拉迪克族的救世主,我们未来的亲王殿下,亲手将我们解救出来,饱受苦难的我们,比任何人都懂得珍惜,我相信,这是一个信号,这是我们赫拉迪克族以及整个暗黑大陆崛起的信号,族人们,回答我,用你们的心灵,用你们的双眼,用你们的声音回答我,告知我们的祖先,我们,能崛起吗?”

    “能!!!”

    “能能能!!!”

    “能能能能能能——————!!!”

    顿时,广场上空响起了赫拉迪克人撕裂般的怒吼,仿佛要将千年困守的愤怒,内心将定的意志,以及对未来的强烈渴望,全部注入到声音之中,连冒险者的双耳都震的嗡嗡作痛,那份坚定恐怖的意志,那份众志成城的气势,哪怕是四魔王三魔神见之也要惊心。

    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声音浪潮才逐渐缓和下来,此时的泰恩,那苍苍的白胡子已经被泪水打湿,看到了吗?雷顿,这就是我们的族人,这就是我们的希望,只要这份气势长存,只要股斗志永燃,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了我们赫拉迪克族的脚步。

    他缓了缓气,擦干脸上的泪水,重新露出肃然之色。

    “近日来,我阅遍典籍,发现自三万年前的衰败发生以后,再无族人成婚时的狩猎仪式,时隔三万年,我们赫拉迪克整整退步了三万年,终于,在此时此刻,我们迎来了再一次狩猎仪式,同时,这次仪式的主角,也是我们未来的亲王殿下以及族长蒂亚公主,族人们,这让我内心亮起了一道光明,我希望,这一次仪式不仅仅是亲王殿下和蒂亚公主的重要日子,同时,也是我们赫拉迪克族停下退后的脚步,向前迈出第一步的信号,一把照亮前路的火把,一次划时代的见证,它将载入我们赫拉迪克族的史册。摘入暗黑大陆的史册,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所纪念,所歌颂,成为永恒,而大家,就是历史见证者!”

    随着泰恩长老的话再一次落音,广场想起了冲天的掌声,包括所有前来观看的冒险者,这一次,他们不再只是受到气氛的渲染。而是完全融入到了气氛之中。成为了泰恩口中的历史见证者而激动不已的鼓掌。

    没想到,原本只以为是一场特殊的婚礼,来看看热闹,却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一段伟大时刻的历史见证者。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无论怎么想都毫无破绽。如果赫拉迪克族真的能够崛起,再次跻身魔法的金字塔顶端宝座,那么这一天将是他们辉煌的起点。泰恩那些话,一点夸张成分都没有。

    不仅是冒险者,连我也有些措不及防,没想到一次简单朴素的仪式,竟然被泰恩定义的如此重要,虽然排场方面,远远不及当年我和阿尔托莉雅的联姻,但是就意义而言,经过泰恩一番慷慨激昂的感情渲染外加有理有据的事实陈述后,已经变得不比那场联姻小了。

    想当年,赫拉迪克一族的光芒,可是比衰落已久的精灵族还要璀璨,人们可能不怎么理解隐世已久的精灵,却无人不知号称魔法种族,似乎挥一挥手就能灭掉当时最强大的人类教廷的赫拉迪克人。

    回过头,看了一眼蒂亚,却发现她的俏脸已经布满泪迹。

    “傻丫头,哭什么,这时候应该高兴才对。”我轻柔的帮她擦了擦脸。

    “我高兴嘛,凡凡,凡凡,你说,我们真的能够成为创造历史的人,让赫拉迪克族崛起吗?”蒂亚一脸激动的拉着我的袖口问道。

    “能,当然能。”我大放厥词,拍着胸膛用力保证。

    大不了万一坑了,到时候,我和蒂亚的孩子就取名叫吴历史,那就不成为创造历史的人了么?我真特么机智。

    “诶嘿嘿,最喜欢凡凡了。”小丫头低声柔笑,轻轻牵住我的手,放在她柔软的俏脸上磨蹭,一脸幸福光彩。

    “凡凡,不仅是我们赫拉迪克族的救世主,也是我的救世主哦。”

    咕噜一声,我艰难吞咽,因为这时候的蒂亚,说出这话,做着这种举动的蒂亚,实在太诱人了,人妻风情满满有木有?

    “不过……”这丫头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一脸的古怪。

    “不过,爷爷那边,还有克莱西纳婆婆,大概要很生气了。”

    “哈哈……是啊。”我这才想起还有第一第二世界,不由的发出苦笑,脑海中似乎能想象到撒克隆和克莱西纳暴跳如雷的样子,甚至是扎泰恩的稻草人天天针戳火烧诅咒了。

    这分明就是卑鄙无耻的抢生意行为啊,今天这个日子,被泰恩这样一定义,那么无论在第一第二世界,撒克隆和克莱西纳为我们举办多么隆重的婚礼,都失去了光彩,在意义上完全无法相比,在未来的史记上,也会成为这次婚礼仪式的陪衬。

    偏偏,两人还找不到向泰恩发难的理由,你们让我简单举办,珍惜第三世界来之不易的资源,我这够简单,够节约了吧。

    这次的事件告诉了我们,其一,占据先机到底有多么重要,其二,想要占据先机,演技到底有多么重要。

    我原本以为泰恩是个老实憨厚,诚实的老法师,不仅仅是我,大概撒克隆和克莱西纳都被泰恩的演技给骗了,想法和我一样,才会安心的答应让泰恩在第三世界举办我和蒂亚的一场【简单】婚礼仪式,毕竟第一第二世界都要举办,唯独落下第三世界也太说不过去了。

    结果,泰恩用他的行动告诉了我,能当上长老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也罢,与我何关,让这三个世界的负责人之后互相撕逼去吧,我和蒂亚只要能够顺利成婚,成为夫妻就好。

    目光相视良久,我们齐齐露出了会心微笑。

    泰恩的发言虽然简短,却引发巨浪,因此,原本要立刻举行的仪式,也拖延了一个多小时后才正式开始。

    我和蒂亚被带到超级血肉复生者的面前,详细点说,应该是它的头部位置,正好面对着她的被我砸断了三根骨角的异形脑袋,那双马车一般大小的眼珠裂开一道缝隙,隐约露出里面银灰色的阴冷眼瞳,看起来有些渗人。

    我发现,不知何时这里修起了一座小小的祭坛,我和蒂亚被安排站在祭坛上面,下面站着七名法师,将我们围绕起来。

    而后,更多身穿银边黑色法师袍的赫拉迪克法师,开始围绕着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打起了转,手中的法杖时而举起挥动,口中低吟着繁奥的魔法咒文,声音起伏有律,听着听着,竟似一首神秘古老的曲调。

    在法师们的吟唱中,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尸体表面,竟然逐渐泛起微光,化作点点的星光飘起,浮在半空,短短几分钟时间,整个广场已经被这些朦胧的,似萤火虫一般的光点布满,看起来如梦似幻,充满童话色彩。

    而后,这些光点纷纷汇聚到祭坛周围,这时候祭坛下方的七名法师也低声吟唱起了咒文,让光点聚集成团,一点一点的被吸入到祭坛之中。

    身处祭坛,手牵着手的我和蒂亚,此时也被同样的微光笼罩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