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七十一章 丫头们的恶作剧
    ***************************************************************************************************

    第二天,仪式的日子来临了,我刚走出大门,就看到萨绮丽三人肃然而立。

    “小弟,这么重要的日子,你可真是悠闲啊。”看我打哈欠的睡眼惺惺模样,一脸严肃的萨绮丽不禁被逗乐了。

    “重要的日子就不能悠闲的过了吗?”我困惑的想了想,貌似二者并不冲突呀。

    “可恶,我们到底在为谁而紧张?”

    图拉科夫也不干了,他今天好不容易穿上一套比较正经点的皮毛大衣,将平时那无论春夏秋冬都是半裸着的上半身给遮掩起来,看上去整个人又大了一圈,比两头北极熊加在一起还要威猛。

    “哼,笨熊就算穿上衣服,那也还是一头熊。”

    沙希克轻嗅玫瑰,身为圣骑士的他,今天穿的是一套铠甲礼服,烫的笔直,没有一丝皱褶的衣服的确给他加分不少,不过我觉得他没有资格说图拉科夫,至少我现在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圣骑士能长得像他一样人高马大,比图拉科夫也不逊色多少,非要我形容二人,那就是眼前站着四又二分之一头北极熊。

    萨绮丽则是长衬外加西式的小马甲,下面是碎花长裙。一头长自颈项处束起,轻轻一拨,便自然的垂落在了左前肩,咋一看还以为是个带着成熟风情的人妻少女。

    “怎么样,我可是小小的用心打扮过了。”见我的目光多看了她几眼,萨绮丽很是得意,表示她要是认真打扮起来,把拉斐尔踩在脚下不是问题。

    对于两位营地魔女的明争暗斗,我是能躲则躲,闻言不露声色的把话题带过。麻利的梳洗一番。打扮打扮。

    就在这时,拉斐尔也来了,一身藏青连衣长裙,凸显出八分端庄。恰到好处的寸缕轻纱以及衣边百褶的点缀。则是有着五分华贵典雅。

    不好。好像已经超过十分满分了,难怪离她远远的站到一边的萨绮丽,板着一张脸。满满的不屑一顾,论到服饰打扮,很少有人能够超过眼前这位歌舞双姬。

    “小小吴,都准备好了吗?”

    “哦啊,我是没什么问题了。”我随意的点了点头。

    “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呢,小小吴你。”拉斐尔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呃……非得有紧张感不可吗?”我挠了挠头,怎么大家都这样说呢?

    “到不是这样,没有紧张感,别出乱子到是更好,只是今天的小小吴冷静的让我们有些不爽。”

    “……”我冷静就那么让你们不爽,非得耍宝被戏弄你们才开心吗?

    看到大家一脸的怀疑,似乎想把我剥下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无奈叹了一口气,随便找了个理由。

    “大概是因为……因为已经习惯了吧。”

    “!!!”更加锐利十倍的目光盯过来,尤其是还打光棍的人,目光更是悲愤,充满苦大仇深。

    好像引起众怒了,不好。

    我退后一步,连忙赔笑:“不对,是因为本来就只是一个简单的仪式,算不上真正的婚礼,自然不紧张了。”

    “可恶。”拉斐尔一脸郁郁的咬住了手指,我说,你穿这样的衣服做这种小孩子的举动真的合适吗?

    “为什么我要给宝贝琳娅的丈夫和别的女孩的婚礼做代表人,按照正常情况,我不是应该把小小吴大卸八块,帮宝贝琳娅出气才对吗?”

    “你就得了吧,前几天到底是谁在喜滋滋的说这样一来和赫拉迪克族的羁绊就更深了,恨不得小弟和蒂亚早点结婚。”

    “那……那是站在联盟长老的角度,现在我代表的是琳娅的奶奶。”拉斐尔语塞,然后强行狡辩。

    “那么,要我们扰乱这场仪式吗?”萨绮丽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

    “你敢。”拉斐尔顿时炸毛。

    “看吧,你这家伙就是口不对心,虚伪。”

    “凭什么我为联盟着想,要被套上虚伪的罪名?”

    “好了,好了,拉斐尔大人,绮丽阿姨,你们消停一点吧,今天是我重要的日子。”我轻叹一声,强行插入到二人中间,将她们分开。

    “懒得和你多费口舌,对了小弟,这是赫拉迪克族准备好的衣服,快换上吧。”

    “哦,就等它了。”从拉斐尔手中接过衣服,我二话不说一溜烟的进了房间,过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的走出来。

    大家一看,都被逗乐了。

    到不是赫拉迪克那边提供的衣服有多逗,只不过是比较少见而已,外面是一套类似于阿拉伯长袍的雪白宽松高领长袍,一溜笔直的纽扣从衣领顶端一直排到腹下,下半身正前段微微开叉,和上身的纽扣排成一条直线,能看到里面穿着一条分外紧实修长的长裤,裤脚和靴子一起被紧紧扎着,显然是为了防止沙子渗入,十分符合沙漠环境的装扮。

    至于其他,真没什么好说的,值得吐槽一下的就只有被裹头巾包着的脑袋上,戴着一圈宝石银环,那闪闪发亮,五光十色的宝石光芒晃着每一个人的眼睛,似在嚣张的说明:有钱,就是任性。

    好吧,简单来说我成了中东土豪了。

    “不错嘛,不是小弟你最喜欢的斗篷风格打扮吗?”萨绮丽笑的嘴巴都合不上,却还要强装出一副这根本不可笑的表情,拍拍我的肩膀。

    “才不是。”我悲愤的拍开萨绮丽的小手。别拿这种衣服和我最钟爱的斗篷相比,根本不能比好不好,就好像是甜豆腐脑和咸豆腐脑的区别一样。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拉斐尔看了看冉冉升起的朝阳,笑着盈盈上前。

    “走吧,我们今天的主角大人。”

    “不知为何被你这样一说,觉得好像在赶赴刑场一样了。”我无奈的摇着头,上前一步,和拉斐尔肩并着肩。在众人的迎接下向朝阳方向迈出脚步。

    新的时代。即将拉开序幕……才怪呢。

    一同前往赫拉迪克族的淡然不止我们这几个,为了证明我们联盟这边的重视,除了拉斐尔这位第三世界领袖以外,还有凯恩家族的艾伦奶奶。以及法师公会的副会长弗兰斯。营地士兵统领伊兰雅。还有几名世界之力级的强者,可以说,常驻在营地的几位知名人物都登场了。

    当然。这些人相比起想凑热闹的冒险者们,数量还差的老远,看,在萨绮丽她们身后已经摆起了长龙阵,浩浩荡荡的起码有数百人。

    千万别以为就只是这些,大部分冒险者已经提前一些时间,甚至是一两天去了赫拉迪克族,为了占个好位置坐等仪式开始,五大区域都来了人,按照估计应该不少于两三千人,为了应付这些大爷,不落得怠慢客人的名声,赫拉迪克族可要忙坏了。

    话说,当年我和琳娅结婚可没有这个排场,当然,也是因为我和琳娅都选择低调的关系,其他区域的冒险者都是在我们结了婚以后才得知消息,为没能参加拉斐尔的孙女的婚礼而后悔不已。

    这一次不同,和赫拉迪克族的联姻,由不得我和蒂亚怎么决定,要尽可能的让大家都知道,都参与,以便让联盟和赫拉迪克族的关系更加紧密。

    认命的我,带着一大帮凑热闹的人来到传送魔法阵,可把守卫法师给忙坏了,对此,我只能在心里说一声抱歉,和拉斐尔,艾伦奶奶她们先一步踏入,消失在传送白光之中。

    来到鲁高因,我们正想立刻传到赫拉迪克族,以免跟在后面的人陆续传送过来,造成【塞车】,忽然,一阵狂风刮过,巨大的影子毫无预兆的笼罩传送阵,抬头一看,大家露出了惊讶目光。

    一头巨龙从天而降,轰声落地。

    “是威克森。”拉斐尔她们眯着眼,一眼就看出了来者身份。

    “威克森,你不好好的坐传送阵,逞什么威风?”一同前来的几名世界之力强者,是威克森的老伙计了,语气也就不那么客气,带上几分揶揄。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绿色巨龙,在刺目光芒中化作一个光团,剧烈缩小,而后变成人形,最终,一名满是皱纹,犹如苍老古树一般外表的老人,缓缓从绿光中走了出来。

    “任务在身,因为靠近双子海这边,干脆就直接飞过来了。”威克森那双淡绿色的沧桑眼瞳,慈和的转了一圈,向友人们打着招呼,最后落到我身上,满是欣慰。

    “今天是吴的婚礼,无论有多么要紧的事情,我也要赶过来看一看。”

    “谢谢您能亲自赶来,威克森老师。”我的眼眶湿润了,多好的老师啊,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也能遇到一个不坑爹的老师。

    “好了,我们先去赫拉迪克族再说吧,后面的人可是要抗议了。”艾伦奶奶忽然出声,大家一看传送阵,可不是吗?都快要被挤爆了。

    “看来我选择飞过来果然是正确的。”威克森摸了摸干枯的绿胡子,为自己的机智感到庆幸。

    队伍再加上威克森一人,作为这一次的主角,我们当仁不让的插队,在快要被进进出出的冒险者挤爆的传送阵的哀鸣传送中,来到了赫拉迪克族。

    “凡长老,等候多时了。”

    刚从传送阵走出,一名长老就连忙带人迎上来,放眼一看,由赫拉迪克法师,身穿法师正袍,组成的队伍整齐分开,让出一条笔直通道,宛如仪仗队般,显得庄严肃穆。

    大概,在这个世界上,能让法师来做仪仗队的也只有赫拉迪克一族这个专业生产法师十万年不动摇的种族了。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作为这次的主角的我,以及联盟的代表人拉斐尔,两人连忙迎上,至于艾伦奶奶她们,只能作为贵宾接受安排了。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请凡长老……不对,是请亲王殿下前往迎接蒂亚公主吧。”

    经过一系列的仪式后,太阳已经差不多升到头顶上了,终于,我听到了一句等候已久。如淋甘露的话。

    在长老的带领下。我单独进入一栋屋子,一眼看去有数道门,只花了半秒不到,我就确认了蒂亚所在的房间。

    因为……门上点缀着喜庆的彩带。

    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小丫头正背对着我。坐在一张梳妆台面前。因为椅背的遮挡,没办法看清楚她的目光,我只要轻轻绕了一圈。结果她忽然转身,哇一声张牙舞爪的朝我飞扑过来。

    卧槽,妖怪啊!

    入目的是一张浓脂艳抹的小脸,无论是身高个头,都绝对不是蒂亚。

    等等,这身高……这乳量……

    我迟疑了那么一秒钟,就伸手将飞扑过来的浓脂艳抹的家伙摁住脑袋,让她无法再靠近作恶。

    “你是贝雅丫头?”

    “我就说嘛,贝雅,你是骗不了凡凡的。”这时候,衣柜忽然吱呀一声打开,蒂亚从里面跳出来,嘿嘿的轻笑一声,看着我的目光满是柔情。

    我也微微看呆了。

    身上穿着的类似阿拉伯长袍的仪式服装,让我忍不住猜想,蒂亚可千万别是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连脚跟都不许露出来的阿拉伯女性打扮才好。

    现在一看,果然不是,不仅如此,还蛮开放的。

    上半身是她比较喜欢穿的露肩露小腰的抹胸,只是和以往兽皮制作的性感抹胸不同,现在这件用的是最顶级的绸缎料子,上面纹满了宝石花纹,看起来妖娆而华贵。

    抹胸外面是一件大红色的光滑丝绸披肩,装饰同样是华而不俗,将她裸露的肩膀遮盖,少了一份性感,多了几分端庄高贵。

    下半身则是一条半透明的及地长裙,中间开叉,里面套着一条齐膝短裙,有些像子母裙的样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看起来满满的民族风格。

    头上,同样是带着华丽坠饰,和我这个中东土豪相比,显得十分合适,珠宝的美丽光辉,将她那张绝世倾城的俏脸映衬的端庄而典雅,大概是用来压制这小丫头的活泼元气属性,必须给设计师点三十二个赞。

    “小丫头,变得漂亮了。”

    看到完全不同于以前一面的蒂亚,惊艳之余,不知为何,我竟有些老怀欣慰,似乎此时自己并非蒂亚的未婚夫,而是她的老爸,亲眼见证着蒂亚的成长,从一个不懂事的野丫头,到现在可活泼可端庄,已经足以胜任公主职责的少女,内心充满感动。

    “真的吗?诶嘿嘿~~~”小丫头将我的目光和惊叹表情看在眼里,内心满是喜悦幸福,笑着又要扑过来了,刚有动作,头上的华丽坠饰就哗啦啦的脆响起来,吓的她连忙停住脚步。

    这些坠饰不禁在气质上,物理方面也能压制蒂亚丫头的活泼元气属性。

    “可惜,变的只有外表而已,内心还是小丫头一个。”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贝雅,对于两人的恶作剧举动,我哭笑不得道。

    “是贝雅提的建议。”蒂亚立刻就出卖队友了。

    “你自己不也很高兴的接受了吗?嘴里说着笨蛋吴肯定会一眼拆穿,心里其实还是想试探一下笨蛋吴的吧,对吧?”贝雅也不甘示弱的倒拉一耙。

    “才没有,我对凡凡可是百分之百信任,是因为觉得很有趣才……呜哇,糟糕。”脱口而出的蒂亚,缩了缩脖子,用求饶的目光看着我。

    “两个都该打。”我恨的牙齿痒痒的,幸好只有我一个人进来了,要是让别人看到在这么重要的仪式上,赫拉迪克的公主和精灵的公主还真胡闹,真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黄段子侍女呢?怎么不出来制止一下这两个丫头。

    “洁露卡的话,似乎从前两天开始就没什么精神,神色恍惚的样子,现在大概还在赖床呢。”贝雅如是说道。

    开除,快点开除这笨蛋侍女!!!

    不过,黄段子侍女的表现应该和我有关吧,谁让她是小气巴巴爱吃醋的侍女,连主人阿尔托莉雅的醋都敢吃,何况是蒂亚?

    “总之你们两个别胡闹了,贝雅,还不快去把脸上的妆洗了,要以现在的样子出去让人围观吗?蒂亚是心还没有长大,你这丫头却是身心都没有丝毫成长,到底要让我操心到什么时候?”

    “谁身心都没有成长了!谁让你操心了!”

    伴随着一声气急败坏的娇吼,我被铁指虎给揍了,幸好这暴力野蛮的小丫头知道轻重,没有打脸,可恶,给我记着,等你哪天结婚了,我也让你的丈夫分泌失调内出血。

    ***************************************************************************************************

    对西方服饰方面的描写很苦手,每次都要花上许多时间啪啪啪度娘,民那桑有哪位是懂得服饰相关的知识,可以给小七介绍几本比较专业的西方服饰扫盲书籍涨涨姿势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