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六十九章 未战先输
    ***************************************************************************************************

    目光从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脸上一一掠过,我轻微点头,将只剩下一副骨头的鱼骨剑扛起在肩,上前一步。

    这一步落在地上,让整个训练场剧烈颤抖,久久不停,甚至防御结界都没能阻隔得了这股震动,外面的依然能够感受到余震,实力弱一点的如三无公主,颇有些站不稳般身体晃了晃。

    在它人看来,这何止是一头七八米的笨重布偶熊自然而然的一步,分明就是某种擎天巨兽,最起码是超级血肉复生者那个体型的家伙,踏出的步伐,就仿佛是一座大山被抬起来,然后重重放下,才会有如此震撼的效果。

    身处训练场外面的人已是如此,里面的萨绮丽三人更是可想而知。

    就是这一步之间,原本就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她们,陡然感觉到地震和飓风来袭,最令她们陷入恐惧绝望的是,好像在一转眼间,自己就从受世人仰望,甚至在第一第二世界已然变成传说的世界之力强者,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一个在地震和飓风来袭中,无法挣扎,无力抵抗,无从逃跑,只能等待上苍拯救的普通人。

    而且。世界也变得不同起来,在训练场之外,还是草原常见的碧天晴空的夕阳日落,但是在训练场里面,在萨绮丽三人眼中,却仿佛忽然来到了火焰之河,来到了混沌避难所,站在了大魔神巴尔面前。

    没有翻腾冒泡的熔浆,也没有浓烈刺鼻的气息,只有沸腾的炙热感。大地变成一片焦黑。连吹面而来的风都似是火龙呼出的焰气,烫的连眼睛都难以睁开。

    然而,更令人心悸的是那股从大地深处冒出,从天空之上降临。无处不在的毁灭之意。万物死寂。空气中没有一点生命气息,甚至在意识当中,连天空和大地都在渐渐泯灭。一切归于无,一切流向毁灭的火焰长河,从来没有永恒的存在,毁灭五无处不在,这是法则,是不可抵挡的真理命运。

    久而久之,萨绮丽她们就连自己的存在,都无法感觉得到,恍惚间,似已经一脚踏入那毁灭命运的长河之中,顺着世间万物一起随波逐流,渐渐消失,在火焰之中,**化为灰烬,灵魂归于虚无,心中却没有丝毫恐惧,因为这是一切的归宿,从起点到终点,如此简单,如此自然。

    三人意志坚定,几乎在同时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感受着口腔中的铁锈味,意识终于从那毁灭的长河中拉扯出来。

    但是,三人却发现,或许这并不仅仅是在强大气势下所产生的幻觉。

    训练场已然被暗红色的世界笼罩,和这股暗红相比,萨绮丽三人的世界结界显得渺小可怜,就似在乱石堆下的三颗鸡蛋,毁灭的力量甚至已经渗透了她们的结界,开始产生作用。

    三人耳中,可以清洗的听到滋滋响声,那是从她们身上的装备传来的声音,生命值也在以一个不怎么乐观的速度下降着,生命重生的能力,在这股毁灭之力面前似乎无济于事,变得不堪一击。

    身上的装备……耐久一直在掉,虽说速度缓慢,但是在这种环境下呆的时间长一会儿,同样会损毁。

    这是真正的毁灭力量!并不只是无形无质的气势!

    看着生命值和装备耐久都在缓缓下降,甚至,萨绮丽召唤出来的重生傀儡,直接就表面开始碳化,看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全变成一堆黑色粉末,三人嘴角都忍不住扯出一抹苦笑。

    “从十年前开始,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们,就开始尝试挑战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

    “那时候的情形,跟现在一样,被世界之力压的连腰都直不起来。”

    “我们意志坚决,屡败屡战,终于将领域的技巧掌握到极致,能够抵抗世界之力的威压了。”

    “虽说还是一直没能赢过,但是领域境界里面,能够和世界之力强者对峙,交手,坚持一段时间的人,几乎没有。”

    “我们坚信,是站在领域境界顶峰的人,毕竟突破到世界之力。”

    “我们的确做到了。”

    “并且吸收了十年以来的对战经验,迅速融会贯通了世界之力境界。”

    “领域时的技巧,用到世界之力上,同样让我们获得了不小的优势。”

    “正是凭着这个,我才能在天赋远高于我的西雅图克面前,依然保持着微弱的优势。”

    “我也是,在克洛斯那光影交错的速度和攻击之中,无所畏惧。”

    “我们为自己的努力感到骄傲,但并未志得意满,有所松懈。”

    “但是……”

    “然而……”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却仿佛一晃回到了十年前。”

    “不……比十年前的第一场挑战,似乎还要更加狼狈。”

    “我们以为我们已经触摸到强者的门槛,甚至在联盟的冒险者眼中,已经是真正的强者了。”

    “还差的远,差的很远很远。”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我们仍是小孩,毫无还手之力。”

    “这个世界真太特么操蛋了。”

    “明明我们已经那么努力了……”

    “上帝却连一点安慰都不愿意给我们,一次一次的打击我们。”

    三人的神色恍惚,仿佛陷入到了没有尽头的回忆海之中,口中喃喃自语。每一句话出口,脸上的神色就暗淡一分。

    最后,萨绮丽终于清醒过来,无力的抬了抬手。

    “小弟,可以了,不需要再尝试下去了,我们认输。”

    咦,已经可以了吗?

    我暗中担心的看着她们三人,从面色看来,果然和我意料中的一样。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提升到世界之力境界后,每一个级别的提升难度都呈几何上升,如同从领域突破到世界之力一般。

    想想看,莫名其妙提升到中级的我。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能稳扎稳打的走到现在。一半是被小师妹的拳头揍出来的,另外一半是和赫拉森这样的不逊色于自己的强者战斗,以及沦落到地狱世界之中磨练出来的。

    这个世上。又有哪一个冒险者能像我这般,拥有恰好能一拳将你揍的九死一生,奄奄一息的小师妹,然后去地狱世界转上一圈?

    我这个开挂的悲剧男都尚且如此艰难,可见世界之力真的很难提升,然而相对应的,正因为艰难,每提升一层,实力的增加也比在领域境界大十倍不止,低一层的世界之力强者,是很难挑战比他高一层的世界之力强者。

    什么?为什么我身边那么多人可以,好像很轻松就能越级挑战的样子?拜托,也不看看身边的这些人到底有多凶残,阿尔托莉雅,精灵族的十二骑士传承者,小亚瑟王等等,算上反派的话,还有地狱一族里知名的魔王领主。

    这些可都是要么站在暗黑大陆顶峰,要么是四魔王三魔神备受重视的地狱天才,想想看,超级血肉复生者的实力很强大吧,吸收地下两米深的氮磷钾后,实力几乎达到世界巅峰,比不少的知名魔王领主都要强,为什么它还是偏隅一方,不为人所知,不受大魔神巴尔重视?超级血肉复生者看淡了功名利禄,想要低调做怪?不,地狱怪物很少有这份情操和节操。

    究其原因,是因为它没有天赋,知名魔王领主虽然不少比它弱,但是未来的潜力却比它强很多,超级血肉复生者这样的,这辈子也就是这种程度,几乎没有再进步的可能性了。

    咳咳,话题好像越说越偏了,总之,世界之力每一个层次差距都很大,我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世界巅峰完美之境以下,几乎难以找到对手的程度,萨绮丽三人呢?只是刚刚到达世界初级而已,这其中的差距,说是比领域和世界之力之间的差距更大,一点夸张成分都没有。

    但愿她们不要受到太大打击才好,我该怎么安慰三人呢?

    心里一边想着,我一边撤掉世界之力境界,一边取消变身,正在这时,忽然三道影子掠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扑倒。

    “你们想做什么?”看到沙希克和图拉科夫一左一右将我摁住,力气小的萨绮丽,则是干脆直接坐在我的腰上,将身体的重量压下来,在两个铁塔壮汉外加一个绝世美女的压迫下,我这个小小的伪领域本体哪有反抗之力,此时只能声色俱厉,希望能够镇住三人。

    “嘿嘿嘿~~~”三人笑的很阴险,就连平时对我照顾有加的萨绮丽都不例外,看着我就好像看着一块案板上的肥肉。

    “没什么,就是想找回一点心理平衡。”

    “小弟,你也不想看到我们大受打击,一蹶不振吧。”

    “所以你就乖乖的从了吧。”

    三人一人一句,萨绮丽掏出一捆捆腰带,冲我妩媚笑了笑,然后就熟练无比的将我捆成了粽子。

    “大家这样互相伤害,真的好吗?”

    因为三人找的理由太有说服力了,我竟没办法反驳,不答应她们就会让她们一蹶不振?我岂不是成了扼杀三个世界之力强者的凶手了?

    “没事,我们互相伤害惯了。”萨绮丽撩了撩发根,若无其事说道。

    “不对,不是互相伤害,是一直都是你迫害我们吧。”图拉科夫听着这话感到不对劲,怎么说的好像萨绮丽也是受害者一样,明明就是他和沙希克每次以中衰老一指收场。

    “你的嘴巴不好好缝起来,能怪我?”说到这里。萨绮丽也怒了,她觉得自己并不是滥伤无辜的人,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的嘴不犯贱,她会随意甩衰老一指?

    “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又什么不对的?”图拉科夫觉得自己很委屈,他是一个诚实的人,不屑于说假话去奉承谁,所以说野蛮人心直口快有什么不对?

    哦哦哦,果然是互相伤害起来了。

    现场近距离看到一场撕逼大战的展开,我眼一眨不眨。要不是被腰带捆住。都想掏出几包瓜子或者爆米花什么的边吃边看了,当然,如果身上有这些的话。

    “小弟似乎看的很开心的样子呢。”因为太兴奋了,一时没有掩饰眼睛里的【加油。快上。给他一拳。衰老一指用上,对,就是这个角度。菊花就在眼前,此时不爆更待何时】等等喝彩目光,结果就被萨绮丽察觉到了。

    “架等会再打,我们先教训教训新人小弟,安慰一下手上的心灵。”

    结果眼看就要撕逼的三人,立刻又重新组成同盟,图拉科夫顺势就把我拎了起来,像提着一块腊肉似的,甩来甩去,三人乐呵呵的走出训练场。

    “你们啊,我都没眼看你们了。”作为第三世界的领袖,拉斐尔对萨绮丽三人的无耻举动表示了愤怒喝斥。

    接着,她脸色一缓,弯下腰,视线和被拎在半空的我平行。

    “小小吴啊,别害怕,我泡杯清神水给你压压惊,有我在,她们不敢对你怎么样。”

    别啊!!!

    我吓的魂飞魄散,你的变质清神水才是我最大的威胁好不好!

    “只是,你到也是机灵,竟然先一步投降了,害我没看成你被打趴在地上的凄惨模样,白来一趟了。”抬起头,拉斐尔咬着嘴唇看向老对头,责怪对方竟然【耍赖】。

    “岂会让你轻易得逞。”萨绮丽不屑的轻哼一声,顿了顿,露出严肃之色。

    “实在不是我们不想和小弟过过手,只是你自己看。”

    说着,萨绮丽将刚才战斗时穿着的手套取下来,扔给拉斐尔。

    “看什么?你该不会是想向我炫耀装备吧。”拉斐尔左看看,右看看,这金色手套的属性果然极品,几乎快及得上暗金了,但它既然没有变质,也没有变形,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副很正常的皮手套啊。

    拉斐尔下意识的闻了闻:“哦,我知道了,你是说你有手汗臭对吧,放心,我不会乱宣扬出去的。”

    “手汗臭你个王八蛋,看清楚点!”下一刻,萨绮丽就掐住了拉斐尔的脖子,两人在地上滚作一团扭打起来,三个大男人近距离围观,纷纷表示赏心悦目,再激烈点效果更佳。

    “耐久,看看耐久!”

    拉斐尔和萨绮丽可不是放荡的女人,不会允许在这种时候春光外泄,让我饱一饱眼福,因此只是随意了那么两下,就纷纷停战,表示择日单独再战,然后回到正题。

    “耐久?”拉斐尔一看,凭着经验,终于也看出了端倪。

    “这双手套的耐久是20点,前两天我才刚刚去修理好,耐久是满的。”

    看看一脸认真的萨绮丽,再看看手套,拉斐尔忍不住微微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此时,在她手上的手套,耐久度显示是18/19。

    如果萨绮丽的话是真的,那么就是说,在刚才短短的僵持中,她的手套耐久度就掉了两点,并且永久耐久掉了一点。

    这还得了,如果再持续一段时间,那这双手套岂不是直接就报废了?

    “你们也是?”目光落到沙希克和图拉科夫身上,拉斐尔露出询问目光,想要确认这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只是偶然。

    “一样,不过我们身上的家伙毕竟要比这种皮手套结实许多,耐久掉了,永久耐久还没有掉,真是万幸。”图拉科夫和沙希克拍了拍身上的沉重铠甲和头盔,一脸侥幸。

    “你们在说什么,在看什么,也让我看看,也让我看看嘛。”我还被图拉科夫拎着,只能不断晃动身体,让自己摆动起来,尽力将脸凑到拉斐尔手中的手套上。

    这些人到底在讨论什么,似乎很有趣的样子,也让我加入啊,把我落下到底算什么?

    “真难以想象,这个笨蛋竟然能做到如此程度?”拉斐尔看着像毛毛虫一样蠕动着,一脸傻气,散发着十足十的绿色环保人畜无害气息的某德鲁伊,露出不可置信目光。

    “真是失礼……”

    虽说已经不介意被人说是笨蛋了,但是拉斐尔这样当着面说我还是让我很富鱿凯,好歹我是你的孙女婿啊喂,考虑一下琳娅的感受如何?

    “其实我们也知道,世界之力每一层境界的差距都很大,不可能是小弟的对手,甚至大概连出手之力都没有的最坏情况,我们都考虑过,只是结果却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差。”萨绮丽露出涩然苦笑,压低声音对拉斐尔说道。

    “不仅没有出手之力,连承受也无法承受,在全力以赴的小弟面前多站一会,不仅是装备,连小命都会没,这种情况,简直难以想象,就算是我们第一次挑战世界之力强者的时候都未曾遇到过。”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你们硬是挑了小小吴这块硬石头呢?他的毁灭之力是极为特殊的,这一点你们应该早有心理准备。”

    拉斐尔也正了正色,表面是在责怪三人挑错了对手,实则还是曲线安慰。

    “我们只是想感受一下那种境界的强者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以前挑战过的最强大的对手,是威克森大人。”

    “威克森大人是世界高级境界,小小吴也是,怎么样,有何感想。”

    “恐怕,现在十个威克森大人,也未必是小弟的对手了。”

    “难以想象,数年前小小吴还在威克森大人的教导下,吃尽苦头。”

    “你这样一说,我觉得我们真的是在找死了,竟然选择了挑战小弟这种怪胎。”

    “你们到底在聊些什么,到是也让我听一听啊。”我更加用力的晃动身体,努力想凑上去,万一这些家伙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呢?不行,我得去听一听。

    “笨蛋小弟闭嘴。”萨绮丽回过头,照着我的额头就是一记弹指神功,我下意识的合上眼,却发现弹在额头上的力道出奇轻柔,似在抚摸一样,不由的惊奇睁眼。

    “图拉科夫,放开小弟吧,总感觉最该被捆起来的应该是我们才对。”

    “附议。”我连忙点头赞叹,捆缚play什么的最喜欢了,来来来,我来帮你们。

    “算了,还是别放的好。”

    “我错了,放开我!”得意忘形的某德鲁伊,尝到了后悔药的滋味……

    ***************************************************************************************************

    年度中国新增游戏热门搜索词句“一掌拍出十八条龙”、“一切为了玩家”,呵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