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六十八章 对战请求
    ***************************************************************************************************

    “终于收拾好了。”拍拍手心,我一本满足的擦了擦额头上的不存在的汗水,一看太阳,竟然已经快升到了三杆的高度,竟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整理。

    装备暴发户也不容易啊,所以你们这些人,别动不动就土豪友乎了,我们也有我们的痛苦,知道不?

    正想喝杯茶好好歇一歇,岂不料肩膀却齐齐被沙希克和图拉科夫扳住。

    “新人小弟,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忘记了什么?”我一脸迷惑。

    “除了那头巨大的血肉复生者以外。”

    “你还干掉了上万的血肉复生者和血肉野兽喽啰,当然,用喽啰形容也不大正确,毕竟里面有不少的精英和头目。”

    “所以呢?”我两条腿开始打颤,感觉今天没歇了。

    “所以,继续来整理装备吧。”这时候,萨绮丽凑上来,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给这次的话题盖棺。

    数千喽啰,当然比不上超级血肉复生者,但剩在数量庞大,幸好金币已经被我们预先挑出来,最后一股脑塞给科维克他们了,否则光是清理这些金币。几天都不用睡觉。

    饶是如此,院落还是再次被堆满,这还是图拉科夫一个人的量,还有萨绮丽和沙希克的没有拿出来,我当时就想跪了。

    不过,大概是被超级血肉复生者吸到肚子里消化了一会,这些喽啰的爆率竟然格外低,上万的喽啰,其中精英的数量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吧?头目就更不用说了,可是里面竟然没有一件暗金或是绿色装备。萨绮丽和沙希克那边也是。看来好装备果然都被超级血肉复生者吸到了肚子里,凝成精华一口气给爆出来了,否则怎么可能有八心八箭完美爆落这种好事。

    小小的失望了一把,但是随后。我被挑拣春来的满地宝石的各色璀璨光芒给照得眉开眼笑。极品装备没有。宝石你总不能也抠吧,哪怕是最低级的碎裂宝石也好,我要。我统统都要。

    光是图拉科夫这边,大大小小的宝石加起来就有两百多枚,萨绮丽和沙希克那边料想应该也不会差太多,这样一算的话,光是各种高低级宝石就有六七百枚的收获了,换算成完美宝石的话,最最最起码能合二三十颗,这笔账算的我头有点晕,不行,先扶扶墙,让我喝杯恒河水冷静一下再说。

    此外,金色装备,蓝色装备以及白板装备,也是数的我脑袋发涨,金色装备三人身上加起来一共有三四十件,尚未辨识,蓝色装备和白板装备我已经数不清了,白板装备到好,分类好后闭眼往铁匠那一扔就成,蓝色装备可不行,里面有可能会有不逊色于金色装备的极品,必须逐一辨识确认。

    糟糕,我是不是得先担心一下辨识卷轴够不够用了?前些时间一口气从阿卡拉那里批发了好几百张,以为够用好几年了,没想到才过了不到一年,辨识之书就要空空如也了,这算是幸福的痛苦么?

    此外,药水就更别说了,足以倒满游泳池让我们痛痛快快的游个泳,用不了那么多,都拿出去分了吧,就当是联盟的免费福利大派送,第三吝啬长老的唯一慷慨之时,好吧,实话是我们真的懒得去整理了,反正卖也卖不了多少钱。

    当然,全面回复活力药剂这种保命的好东西,还是要留在身上备用的,当初我用一瓶这玩意,可是拜托图拉科夫去换了一件暗金级古代装甲,穿了好一阵子啊。

    结果这些小喽啰们没让我失望,虽然没有爆出极品,但是药水方面却慷慨的很,全面回复活力药剂挑出来一数,竟然有十五瓶之多,我十分大方的给萨绮丽三人每人塞了两瓶,算是辛苦费。

    这玩意虽然是保命药,但身上带多了也没用,因为有抗药性这种坑爹的设定,短时间内喝太多药水,效果是会减弱甚至为零的,若非如此的话,给我一车全面回复活力药剂,我世界巅峰极限之境,也就是死林统治者那个等级的强者,都敢单挑给你看,四魔王就算了,能秒杀我,再多全面回复活力药剂也不够看。

    除了这些以外,最令我惊喜的还有几样东西,其一是符石,有足足十一颗,可惜七颗是低级符石,中级符石只有四颗,高级符石肯定不会有,毕竟只是一群喽啰,我该知足了。

    其二是灰色装备,也就是凹槽装备,一件三孔执政官铠甲(精华级),一件三孔巨皇冠(扩展级),还有一把四孔幻化之刃(精华级),其他一孔两孔的就不多说了。

    执政官铠甲最大孔数为四,可惜只有三个,加上是精华级装备,现阶段还没有任何一个铁匠可以给它打到四孔,我也就死了心,巨皇冠已经是最大孔数,幻化之刃最大孔数虽然是六,但同执政官铠甲一样,也是不可能再加孔了。

    纵使如此,三孔执政官和四孔幻化之刃,都有不小的市场,足以用来做神符之语装备了。

    忽然,我发现萨绮丽三人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古怪。

    “怎……怎么了?”我摸了摸脸,难道是不小心流口水了?

    “小弟,这一定是命运。”

    “没错,命运的邂逅。”

    “神的指引。”

    三人一人一句,说的我一头雾水,最后顺着他们的目光落到三孔巨皇冠上。我才恍然,知道他们指的是什么。

    “不行,绝对不干!”

    我连忙将巨皇冠塞到物品栏里,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最悲哀的是,我忽然发现,那四颗中级符石里面,竟然真有一颗是16号符石,也就是说,制作神符之语迪勒瑞姆的条件已经完全具备了。这难道这真的是命?

    不对。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一刻,我就是吴傲凡!

    “可怜姐姐我历练多年,却从来没有看过迪勒瑞姆是什么样子。这辈子活的窝囊啊。”

    萨绮丽伤心的蹲了下去。双手捂脸。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我说,这也能叫窝囊的话。全大陆一亿人里起码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人活在窝囊之中。

    “人生,又有多少个第一次,我们的岁数也不小了,或许,错过这一次机会就再也见不到了。”沙希克和图拉科夫也纷纷背对着我,被夕阳拉长的影子充满苍老和落寞感,喂喂,那边明明是朝阳好不好,代表生机勃勃的朝阳!我读书少你们不要忽悠我!!!

    面对忽然化身影帝的三人,我无语了。

    “不干,说什么也不干。”

    “真的不干?”三人齐齐盯着我,似乎要诉诸武力。

    “不干!”

    “那就算了。”

    “咦?”我惊了个呆,这雷声大雨点小啊,这么轻易就放弃了?不像他们的风格。

    “其实我们也不想小弟浪费如此重要的符石,去打造作用不明的迪勒瑞姆,只不过是看小弟爆率那么高,才想小小的任性一下,怂恿小弟奢侈一把,你不愿意也好,要是真的做了,我们反倒要内疚。”

    萨绮丽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出了轻易放弃的原因。

    “两颗高级符石,一颗中级符石外加一定三孔精华头盔,代价的确大了点。”

    我挠挠头,忽然觉得好像是自己小气了,对别人来说这或许是超级高的代价,但是在我眼里,在我眼里……好像代价也很高,高级符石我身上也不超过十颗啊喂!

    待我想想,待我好好想一想。

    终于,快到日落时分的时候,我们才将所有装备整理好,白板装备全被运输大队长沙希克装了起来,准备弄去铁匠那卖掉,本来这种活应该我去做,可是萨绮丽和图拉科夫都说沙希克这方面熟手,拗不过我也就答应了。

    蓝色装备和金色装备则是被集中起来,准备改日再辨识,有用的拿去卖掉,那些难以卖出去的按照国际惯例扔给铁匠处理,多余的药水则是被拉斐尔派人来收取了,似乎真的准备参照我的建议来个免费福利药水大礼包派送。

    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是免费的,而且药水这种频繁消耗品对于一个小队而言是永远不嫌多的,想必冒险者们也会乐得多走几步去领取。

    “终于,终于可以收工了。”看着面盆大的蔼蔼夕阳,我伸了个大懒腰,擦擦额头,这一次是真的有汗水了。

    萨绮丽三人也在各自舒展身体,锤着手臂,表示累的不行。

    “这次真是多亏了大家的帮忙,我一个人还不知道要忙活道什么时候呢,走,晚饭我请客。”

    “哎呀,真难得,大方的小弟欸。”萨绮丽瞪大美目,故作惊讶。

    “说的好像我什么时候跟你们吝啬过似的。”我吹胡子瞪眼道。

    “当然没有,到不如说对我们太好了,太大方了,你看全面回复活力药剂这种东西都随手送。”

    图拉科夫憨厚的摸着大光头笑了笑,虽然受之有愧但是这玩意真的能保整个团队的命,只能厚着脸皮收下了。

    “图拉科夫大叔总算说了一句实在话。”我嗯嗯点头,看吧,虽然承认了罗格第三吝啬的属性但我也是个有原则的好人,该大方的时候绝对不会小气。

    “那么忽然变得大方起来的小弟……”萨绮丽又开口了,眼神湿润而妩媚,和她打的交道不少了,我一看就知道有阴谋,暗自后悔刚才把话说的太满了,一头撞到了早已编制好的大网里。

    “怎,怎么了?事先说明。天天蹭饭可不允许,小茉莉是我一个人的侍女,可不能累着她。”

    “不是这个,不过小弟这样一说到是提醒了我。”萨绮丽做出一副恍然状。

    席马达!!!

    “是这样的,小弟,我们想……”不仅萨绮丽的神色忽然变得认真起来,连沙希克和图拉科夫也是,三人站在一块,给人一种有重要事情要商量的气氛,让我也忍不住紧张起来。

    “我们三个刚才商量了一下。有个不情之请想和小弟说一说。”

    “到底什么事?你们就别吊我胃口了。痛快说吧。”

    “我们想和新人小弟对战一次。”说着,三人的眼神沉静,以示并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说对战不大恰当。也太看得起我们自己了。就是想看一看……看一看实力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我们离真正的强者还有多远而已。”萨绮丽又是解释道。

    “这个……到不是什么问题。”我挠了挠头,对我来说的确是小事一桩,可是这样真的好吗?我怕的是让三人受到打击。

    “小弟无需给自己背心理负担。我们可是从领域境界开始,就找世界之力级的前辈请教对战,什么挫折没有经历过?”

    说到这里时,萨绮丽三人也有些小自豪的抬起头,毕竟敢这样做,能这样做的冒险者寥寥无几。

    情况不同啊,那时候你们是领域级,别人是世界之力级,输了也是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没有任何负担,现在大家都是世界之力级,要是让你们知道还是输的理所当然,甚至比当初以领域级挑战世界之力级更加艰难,差距更大的话,还能保持淡定吗?

    我心里苦思着,抬头看见萨绮丽三人眼中坚定的目光,知道她们是下定了决心。

    “好吧,我答应你们。”

    “太好了,但是事先说明,小弟可不能放水哦。”萨绮丽像小孩子般的欢呼雀跃。

    “嗯,我们找个偏僻点的训练场吧,不怎么习惯被人围观。”

    “你看,小弟还为我们的颜面着想,真没白疼你。”小猫一般贴上来,忽然伸出冰冷的手心,在我的脸上用力一捂,恶作剧成功的萨绮丽咯咯脆笑着拉开距离,让我哭笑不得。

    很快,四人就来带一处偏僻无人的训练场,除了我们以外,外面竟然多了几个人,三无公主和爱娃儿自是不必说,拉斐尔是怎么回事?

    “你的狗鼻子可真灵。”萨绮丽看着老对头,气的牙痒。

    “那是当然,我怎么能错过你被打趴下去的可怜表情呢?”拉斐尔得意的微仰下巴,对我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小小吴加油,把这些老跑到我帐篷里打扰我做事的家伙给揍翻了。”

    “……”

    这样说真的好吗?貌似你说的这些家伙里,也有我一份吧。

    “可恶,竟然被最不想被知道的家伙知道了,要不如改天如何?”萨绮丽轻咬着指头,想要任性。

    “我可是要提醒你,小小吴明天就要去赫拉迪克族举行仪式了,仪式完了之后,在第三世界呆不久咯。”拉斐尔笑呵呵的说道。

    “可恶,被摆了一道,早知道去野外找个地方的。”

    “萨绮丽,算了,就当拉斐尔不存在吧。”

    “就是就是,老女人何必为难老女人呢?”

    “找死!”

    结果图拉科夫真差点挂了。

    很快,在训练场的防御结界开启后,气氛凝固起来,萨绮丽,沙希克和图拉科夫纷纷换上主力装备,化身两座手持巨锤和巨剑的铠甲大汉,以及一名黑袍凛冽,散发着诡异莫测的死亡气息,飘浮在半空的女死灵。

    “绮丽阿姨,不先召唤出你的死灵召唤物吗?”我好心提醒道,等会一开战,可未必有这个机会了。

    “都说了,这次的对战主旨不在战斗,而且小弟你不是也没变身吗?难道就不怕我们乘着你没变身,先冲上去把你揍一顿再说?”

    萨绮丽柔柔一笑,说出的话可是一点都不温柔,这些家伙啊,难道心里真的这样想过?

    没办法了,你们爱怎怎滴,我可要开始了。

    说着,红光一闪,cosplay熊低调登场,现在没有人再笑cosplay熊的模样了,至少在场的人不会。

    “新人小弟,说好的要拿出全部实力。”沙希克握了握手中的巨锤,被全复式头盔笼罩着脑袋,做了一个舔舌的动作。

    “绝对不能放水。”

    图拉科夫微微低俯他那庞大的身躯,手中的五孔巨神之刃闪烁着灼眼的红蓝两光,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他要施展野蛮人的跳跃,但是知道有什么用呢?凭借跳跃技能,野蛮人的直线冲刺速度甚至要比刺客还快,让人防不胜防。

    萨绮丽手中的法杖轻轻一挥,几具尸体刚被她抖落,就化为亡灵苏生,正是死灵法师招牌的重生技能,话说这些尸体不是血肉复生者吗?她还真懂得现拿现卖。

    看到萨绮丽将几头精英级的血肉复生者重新唤醒,我熊嘴微微一咧,将背后的鲑鱼剑抽了出来,大口开餐,如三人所愿,开启最强模式。

    第一见我在这种时候啃鲑鱼剑的人自然都愣了,只有见识过那场战斗的萨绮丽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身体绷的紧紧。

    前几天那一场战斗,纵使远隔十里,吞食鲑鱼剑后的cosplay熊散发出的冲天气势,依然让他们心悸,这种感觉被深深的印入灵魂之中,难以释怀,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提出要来一次对战练习。

    呃……对手是这三个人的话,身体应该不怎么需要变大吧?

    一边迅速消灭鲑鱼剑,我心里一边想道,当然,话是这样说,经过鲑鱼剑加持的cosplay熊,原本的身体还是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力量,不可避免的开始巨大化起来,在我尽力抑制后,最终变成一头七八米高的巨大布偶熊。

    虽然和对面最高只有三米多点的野蛮人图拉科夫比起来,还是显得很庞大,但比起当初对战石人王和超级血肉复生者,已经小了很多了。

    那么,大家都准备好了的样子,就开始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