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六十章 超级血肉复生者:我还有大招没放,能反杀!
    ***************************************************************************************************

    说干就干,决定好目标后,我立刻掉头,朝着传送阵的方向大步走去。

    没走几步,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停下来,无语的看着跟在屁股后头的几个人。

    “千万别告诉我,你们也想去。”

    “为什么不能呢?我爱去哪去哪,笨蛋猴子管不着。”万年公主理所当然应道。

    “我是管不着,所以,如果你执意要跟上来,我不会用管的,直接把你敲晕了送回赫拉迪克族。”我晃了晃拳头,想要提醒对方现在到底谁的拳头大。

    “你……你就不怕我告诉蒂亚?!”万年公主大概也没想到我会蛮干,意识语塞,说出了幼稚的话。

    “哈,别告诉我你已经忘记了是谁提议这件事,想去告诉蒂亚,就尽管去吧,反正不会让你跟着去。”

    和我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最终,她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了往昔没有的毫不妥协,神色气馁下来。

    “我防御力很高的,一般的世界之力强者休想重伤我。”

    “我知道,我还知道你恢复能力很强,脑壳子被砸扁了还能恢复过来,赫拉迪克族现在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参与建设。所以请回吧娜娜公主殿下。”

    “可恶,你这笨蛋猴子给我等着瞧,总有你求我的时候。”万年公主留下一句毫无威胁力的狠话,气呼呼的走开了。

    目光一挪,落到三无公主和爱娃儿身上,不用说话,光是一道眼神就够了。

    万年公主都被我赶走了,你们确定要坚持跟过来?

    和三无公主漠然的目光对视良久,最后,她赏了我一记公主踢。在我抱着小腿哀嚎的时候转身离去。丝毫不拖泥带水,不愧是跟了我十多年的侍女,知道在我面前,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事不可为。如果能再可爱一点。再文静一点。最重要的是把公主踢给封印了,那我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

    爱娃儿似乎也认清了她的定位,见三无公主都走了。她也没多说话,看了我一眼后就跟了上去。

    看周围终于清静了,我满意的拍拍手,很好,一个人作案更方便。

    然而,还未来得及走几步,不妙的预感忽然降临,肩膀被一只大手拍下,牢牢摁住。

    回过头,只见图拉科夫这厮一边醉醺醺的叼着一个小酒壶,一边冲我憨笑。

    “是图拉科夫大叔呀,真是偶遇,来,为我们的见面而干杯。”我一手拎出碧丝亲为我特地酿的酒,一手心疼的拎出一小瓶萨克水晶酒,打算给图拉科夫一发入魂,让他醉个一天一夜,免得出现意外。

    “哦?真稀奇,这么豪爽的新人小弟我第一次见到。”图拉科夫接过萨克水晶酒,在瓶口上闻了闻,露出陶醉表情,在我期待的目光中……这厮竟然厚着脸皮将萨克水晶酒藏了起来,拿手中的酒壶和我干杯。

    喂喂喂,你这死酒鬼还讲不讲酒德,竟然以劣充好,快点把我的萨克水晶酒还回来!

    想到大计,我忍了下去,皮笑肉不笑的和图拉科夫喝了几口,拜了个拜,就想撒开脚步跑人,没想到一步还没跨出,又被这混蛋按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新人小弟啊,急着去哪呢?”图拉科夫一脸亲切慈祥的嘘寒问暖状,仿佛是我大姨妈的三叔公。

    “肚子不舒服,去拉屎。”我臭着脸应了一句,要是真有屎意,我恨不得憋一个湿屁震死这厮。

    “真是巧。”图拉科夫眼前一亮:“我也是因为肚子不舒服,刚从酒吧里出来。”

    “……”

    “图拉科夫大叔,我们别在这里瞎胡扯了,老实承认吧,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我强行忍住【哪个逗比派来的救兵】这句话,因为后果很严重。

    “拉斐尔。”果然,图拉科夫很光棍的承认了,幸好我机智,否则传入拉斐尔耳里,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样非人的折磨,别忘记,我现在还欠着她一个大人情,还有萨绮丽的。

    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我有些为难,不管怎么说先知道拉斐尔的意思吧。

    “图拉科夫大叔,拉斐尔大人是怎么跟你说的,为什么要跟着我?”

    “当然是给新人小弟你做保镖了。”

    “你是在开玩笑么。”我面无表情。

    “别这样说,虽然比不上新人小弟你,但这么说,我好歹也是个世界之力强者。”图拉科夫很伤心,但因为演技捉急,看起来就像一头委屈的猩猩。

    “还有就是,看着你,防止你的猪突猛进性格又犯了,这是拉斐尔的原话。”

    我:“……”

    这个理由如此充足,我竟然找不到反对的话。

    “总之不行,如果我遇到什么危险,光图拉科夫大叔你一个绝对应付不过来。”我是坚决了一个人去的决心,所以,就算是跑一趟训练场,让图拉科夫明白差距,也在所不惜。

    “说的也是。”出乎意料的,图拉科夫竟然附和了我的话,只见他咧嘴笑着,雪亮雪亮的大板牙似闪过一道刺目白光。

    “所以,我又叫了两个帮手。”

    话刚落音,左右两肩同时被一只大手拍上,我僵硬艰难的回过头,看到了正冲着我微笑的沙希克和萨绮丽。

    给跪了,怎么去哪里都有你们。是不是剧本搞错了,我的队友应该是大师兄二师兄和三师姐才对啊。

    “小弟,莫非是嫌弃我们?”萨绮丽一上来就放大招,扣帽子,我连忙摇头。

    “或者说看不起我们的实力?”

    我再摇。

    “还是说不喜欢我们,不想让我们跟着?”

    我只能摇。

    “那就这么说定了,大家快点出发吧。”这营地魔女,刚才故作委屈伤心的神色问了一个个问题,将我诱入坑中,然后忽然一变。如雨过天晴。灿烂笑着,其演技比起图拉科夫,绝对是秒杀的分。

    “等等,真的不用了。我是打算速战速决的。放心吧。绝对不会乱来,也不会乱跑!”见没办法说得过萨绮丽,我只能使出绝招。打滚撒赖,萨绮丽的弱点就是心太软,母爱泛滥,尤其是对新人,这招对她一般是有用的。

    “唉,小弟,你怎么能耍赖呢?”果然,萨绮丽有些困扰了。

    “萨绮丽,关键时刻可不能退缩啊。”

    “对对对,拿出你老牛吃嫩草的气势,一口气搞定新人小弟。”

    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在身后摇旗呐喊,敲锣打鼓。

    “衰老一指!”

    结果三人反倒内杠起来了,看着倒下的图拉科夫和沙希克,我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

    “小弟啊。”回过头,萨绮丽一脸的语重心长。

    “根据我的情报,赫拉迪克族那边最迟再过两天就能准备好了。”

    虽然我很想吐槽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情报,但是一想这三人是猴子……哦不对,是拉斐尔派来的救兵,情报出处也就一目了然了。

    “所以必须速战速决啊。”我一脸的天真无邪,好吧,是傻乎乎。

    “问题是,小弟你能速战速决吗?”萨绮丽眯起了眼,似在说——就等你这话了,姨妈大!

    “绝对没问题。”我表示很自信,也不看看梦之境界里咱虐了多少次血肉复生者?

    “我不是说战斗。”

    “哈?”

    “我的意思是说,小弟能在两天时间内找到绝望平原腹地么?”萨绮丽的脸庞一点一点的逼近过来,正如她的说话一般,给我带来压迫力。

    “当……当然能了,你们又不是……不是不知道我有一个外号叫……叫迷宫杀手,哈哈,啊哈哈哈……”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笑声有些打颤,我强装无所谓的罢手。

    “真~的~能?”一字一句说着,萨绮丽的脸已经逼近到不足一寸距离,呵出的气息能够清晰感觉道。

    “能……大概……或许……应该……”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见此,萨绮丽满意的退后一步,忽然又拿出她的奥斯卡演技,瞬间露出伤心之色:“如果小弟不愿意让我们跟着的话,也可以,其实拉斐尔还提供了另外一个方案,一个更加合适的人选。”

    “是谁?”

    “就在你身后。”

    犹如洪水猛兽般,我猛地回过头,看到了叼着一根草梗,无所谓的背靠着树,露出一副“好麻烦,我很忙的,别给我添乱好么”的不耐烦之色的宓瑟雅。

    野生的中二病患者出现了!!!

    “要么她,要么我们,怎么样?”萨绮丽用水盈盈的目光看着我,满含起来,似在说,选我吧,选我吧,求包养,会暖床。

    再看看宓瑟雅,她不知何时掏出一把口琴,吹出凄凉的小调,接着叹了一声,仰望天空自言自语。

    “孤儿院那些孩子们……要是我离开几天的话,非得饿死不可,但是没办法,这就是残酷的战争啊,为了给傻瓜路痴救世主指路,让他去狩猎怪物,讨未婚妻的欢喜,牺牲掉区区数十个没有用的无辜可怜乖巧善良的孩子,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接着,又吹起了充满生死离别的悲戚口琴,宛如活生生的阿炳在我面前拉着二泉映月。

    “……”

    我似乎看到了眼前冒出两个选项:

    a:选择萨绮丽三人;b:选择a;c:boommm!!!

    第三个选项是什么玩意啊第三个选项!为什么是爆炸的声音!选了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最后,我带着一脸得逞满意的萨绮丽大姐头。手中拖死狗般的一左一右个拖着还处于躺尸状态的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耷拉着脑袋出发。

    事实证明,带上萨绮丽三人的确是个明智的选择,四人鬼鬼祟祟来到群魔堡垒,出了城,到了郊外大草原后,就开始计算最合适的路线。

    就算中途不遇怪,不迷失方向,不走弯路,一路直线狂奔。想从这里到达绝望草原的腹地。也得花大半天的时间,了解到这一点,我泪流满面,瞬间从救世主变成了衬托救世主高大上形象的路人。

    你们三个才是救世主。你们全家都是救世主。快点带路吧。皇军说了,只要找到八路,金银财宝。大大滴有。

    足足十分钟的功夫,三人才大致定好一条最佳路线,开始行动。

    “真是最快的?”一路上,我忍不住问道。

    “当然了,我们可是在第三世界混了三十多年,记住,是三十多年。”图拉科夫十分自得自己的前辈身份,时刻不忘提醒我。

    “那之前我们和恰西一起去找鲁科加斯大人的时候,为什么不走这条呢?”我化身好奇宝宝,继续问道。

    三人一脸古怪,萨绮丽看了看我,神秘兮兮:“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结果半个小时不到,我就知道原因了。

    看着身后的尘埃滚滚,起码有上万怪物,我无语望天,说好的捷径呢?

    干掉这些怪物不是难事,但得花时间,最重要的是,干掉一批,下一批就会更强,上次我们已经经历过一次了,无需再去确认。

    “就在前面不远。”萨绮丽三人交头接耳着,忽然指着前方,然后图拉科夫斗箕般的大手一抓,将我拎起来,三人忽然加速,眼前一花,我们已经摆脱敌人,进入了一个神秘的,只有不足二十平方的密封洞穴。

    “这是我们的藏身处,有了它,才能和那些无穷无尽的怪物周旋。”萨绮丽见我一脸茫然,好心解释了一句。

    等头顶上轰隆隆的声音远去,我们立刻钻出来,乘着周围的怪物都被引走了,一路继续狂奔。

    我总算知道上一次为什么不用这种办法了,说白了,这就是跑酷,比如说在游戏里,懒得对付小喽啰浪费时间了,于是一路擦着刀尖,前冲后滚左转右扭,以绝对的姿势动作奔向boss。

    这种做法的确很酷,但是只有高手才敢尝试,否则就不是在刀尖上跳舞,而是在刀刃下受苦了,最著名的代表,比如说自虐之魂,又比如说受死之魂,以及还有苦难之魂。

    难怪带着恰西的时候不敢这样做……我说你们别跑那么快,等等我,我不想回篝火啊啊啊!!!

    有萨绮丽三个大师级的跑酷高手,我跟在后面,到是享受了一把作弄敌人于股掌之中的优越感,一路有惊无险,数次差点被超过一个军团的怪物给包围,最终来到了绝望平原。

    休息一会,养足精神,我们继续朝着绝望平原的腹地出发,一路上遇到的怪物越来越密集,跑酷难度不断提升,好几次我都感觉菊花一阵凉意,仿佛敌人的刀尖差之分毫的擦了过去。

    偶尔也有不战斗不行的时候,萨绮丽三人表现出了绝对专业的一面,根本不需要我出手,她们凭着世界之力级的强大实力,每每都是瞬杀敌人,干净利落,让我这个伪强者也忍不住目瞪口呆。

    一个世界之力强者和三个世界之力强者,差别真的很大,绝对不是三倍的综合实力那么简单。

    看到萨绮丽她们的配合,我心血来潮,忽然也想拥有一个能够这样和自己配合默契的队友了,当初大战石人王的时候,虽然我和卡露洁和阿尔托莉雅也表现出了不错的默契,但是和萨绮丽三人相比,显然还不在同一个层次。

    半天时间过去,我们终于接近了腹地,古怪的是,怪物反倒变得少了起来。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里没有冒险者敢来了。”萨绮丽指着前方,露出凝重表情。

    目光所及,一个个洞穴星罗密布在这片宽广的腹地之中。洞穴入口处,密密麻麻的躺着一群血肉野兽。

    “这里的怪物种类单一,很容易形成强大纯粹的势,就算是世界之力强者也要掂量几分。”沙希克跟着低声道。

    “这下不用确认了,里面绝对有一头强大的血肉复生者,错了我一辈子找不到男人。”

    “说的好像对了你就能找到男人似的。”图拉科夫的大嘴巴又在肆无忌惮了。

    “两记衰老一指,先记着账。”萨绮丽回过头,笑眯眯的看了图拉科夫一眼,看的大块头野蛮人毛骨悚然,捂住嘴巴。脖子缩了起来。

    “现在该怎么办?”我目光看向萨绮丽。虽然到了这里,我一路开无双闯进去大概也没什么问题了,但不排除以外,还是先问问专家的意见再说。

    “没办法了。为了小弟。我们就玩一次大的吧。”三人相视一眼。似乎达成了什么默契,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难得一向稳重的萨绮丽也会出这样的主意,还等什么。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战意涌上来的图拉科夫大咧咧喊道,不等我反应过来,三个人,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同时掠出,暴露行踪,

    顿时,由血肉野兽和血肉复生者组成的海洋,沸腾起来。

    “小弟,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要是不快点把里面的头头干掉,说不定我们也会有危险。”

    萨绮丽离开时的话在耳边回荡,让我感动而又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拉斐尔找她们三个来保护监督我,绝对是一个错误,这不,我还没来得及猪突猛进呢,她们到先玩上了。

    没办法,只好上了。

    微微眯着眼,我一步一步从藏身处踏出来,只可惜绝大部分怪物都被萨绮丽三人引开了,只剩下小猫三两只张牙舞爪的冲过来。

    啪嗤一声,血肉飞溅,张着一口锯齿利牙扑上来的血肉野兽,直接被落下的熊掌踩成了肉泥。

    一步,两步,步伐踏的很慢,因为我忙着进食,鲑鱼剑捧在怀里,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鲜味是够了,但是有点腥呢,都怪萨绮丽她们擅自行动,不给我先把鲑鱼剑烤熟的机会。

    “轰”一声,下一步踏出,坚实无比的绝望平原,竟然发出了一声轻微震颤。

    那明明是扭着大屁股的臃肿布偶熊小碎步,在落到地上时,却似乎穿越了空间般,神奇的出现在百米开外。

    剩余零星的血肉野兽和血肉复生者,逐渐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压力,身形纷纷停顿,不知道是谁先发出一声锐利尖叫,这些怪物忽然纷纷掉头,朝着腹地的方向涌去。

    不仅仅是它们,连追击萨绮丽三人的血肉复生者和血肉大军,似乎也感受到了某种召唤,纷纷转身,宛如蚂蚁搬家一样,无数黑压压的支流汇聚成一条条血肉大河,无数大河汇聚成一片巨大的血肉海洋。

    在血肉海洋的中心,有着一个高大数百米的隆起山丘,状似白蚁的巢穴,山丘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心悸万分的孔洞。

    组成海洋的血肉复生者和血肉野兽,争先恐后的向这些孔洞涌入,数百米高的山丘,看起来虽大,却充其量只能容纳数千只血肉复生者和野兽。

    但是,此时此刻,山丘里面就似藏着一个黑洞般,无穷无尽的吞噬着纷涌而入入的复生者和野兽,转眼间,别说数千只,上万只都有了。

    终于,里面的黑洞似乎饱和了一般,那些外面的复生者和野兽不再涌入,而是纷纷围在四周,趴伏在地。

    噗通一下,一声无名的巨大震动从山丘里传出,响彻腹地,仿佛某种可怕的存在,正从沉眠之中苏醒,睁开双眼,唤醒了心跳。

    这一声震动心跳,如同一根导火索,在寂静的数秒过后,导火索终于到了尽头。

    于是,在下一瞬间,整个山丘忽地轰然爆裂,无数泥土碎石飞溅出来,直接砸死了不少趴伏在地的复生者和野兽,但是它们依然一动也不动。

    又是轰隆一声震响,比之前剧烈百倍,一根长达数百米的恐怖异形肢节,忽然从爆炸的山丘底下伸出,狠狠落地。

    紧接着连续四次相似的震颤,另外三根肢节以及一条两三百米的蝎型巨尾,纷纷从地底探出,四根异形肢节,宛如四条承天的柱子,支撑着地面,猛力一蹬。

    伴随着最后一声也是最剧烈的大地震颤,数百平方的地皮忽然被硬生生的扯离地表,抬上半空,一头黑乎乎的异形身体,声势浩荡的现身,将头顶上的重达数百吨的泥土一甩,化作无数石泥大雨倾盆倒下。

    “呜呜呜呜~~~~~~~~~~~~~~~~~~~~~”

    从现身的巨大异形怪物,超级血肉复生者的三角口器之中,发出类似冲锋号角一般的低沉嘶哑吼声,四根超过百米高的异形肢足缓缓迈动,身后的蝎尾弯曲向前,那尖锐的倒刺对着正前方敌人,宛如狙击枪的冰冷枪口,散发着一股即死的阴毒杀意。

    那四根肢足开始缓缓迈出,每踏一步,大地就震鸣一声,趴伏在它周围的复生者和野兽,此时纷纷站立,众星拱月般的紧跟着王的步伐,忘掉了之前的恐惧,朝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冲上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