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 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

    见我防备的滴水不漏,万年公主鼓着小嘴,有些生气没辙。

    “怎么,你好像很怕我?”她用了一招十分愚蠢的激将法,太天真了,你以为这种只能用来对付猴子的手段,我会上当吗?

    “怕你?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玩笑!”

    停下来啊我!不能上当!我不是猴子啊啊啊!!!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有什么招数,尽管放马过来!”事已既此,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其实到是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为蒂亚感到伤心。”这本子娜,开始出招了,试图抬出蒂亚,一下子点中我的死穴。

    “那你慢慢伤心吧,我不奉陪。”我转身欲走,结果后领被拎住,回过头,对上罪魁祸首的冰冷眼神。

    “你还算是蒂亚的未婚夫吗?”见我油盐不进,她气呼呼的质问道。

    “这个……要看看你说的是哪方面了。”

    “这还分哪方面?”

    “那是,比如你对我说,你连在村落里裸奔一圈都不敢,还算是蒂亚的未婚夫吗,难不成我就得去裸奔?”

    “原来竟然还可以这样说。”本子娜一脸震惊。似乎学会了新姿势,不好,瞧我这该打的臭嘴,没事给这毒舌的家伙灌输养分做什么?

    “事实上,让你去裸奔对蒂亚并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我不会这样说。”

    “你能明白就好。”

    “所以说一边裸奔一边大声喊我爱蒂亚,怎么样?”

    “看来你一点都没有明白。”

    “允许穿上一条大裤衩,毕竟我也不想看到你的丑陋样子。”

    “那还真是谢了,既然你说的那么诚心,改天有机会我一定会单独让你看看。直到你适应为之。我们是战友,互相之间怎么能存在这样肤浅的芥蒂呢?”

    “你这色情猴子!谁和你这种笨蛋是战友?敢这样做我就割了你那丑陋的玩意!”万年公主的脸唰一下红了起来,握紧拳头,怒瞪着我。

    “哎呀呀。到底是什么玩意。你到是说清楚一点。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你……呜呜,真令人火大,今天的猴子特别的令人火大。”本子娜咬牙切齿。不断跺脚,却拿我丝毫没有办法。

    哈哈哈,我有些明白了,这家伙的弱点是讨论色色的话题,和黄段子侍女恰好相反。

    很好,就让我来上几段荤段子,将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敢再说奇怪的事情就将你的嘴巴和菊花串到一起。”本子娜似乎窥出了我的意图,一脸杀气的拔出了她的青白色细剑。

    “……”

    你妹的,说好的君子动口不动手呢?哦,忘记了,这货可不是什么君子。

    “你应该不是来和我吵架的吧?”

    眼看万年公主好像忘记了一开始的目的,我只好稍微提醒,其实不想提醒的,只是将嘴巴和菊花串起来这句话的威胁太大,让我下意识的菊花一紧,生怕万年公主的性格举止朝着奇怪方向发展,不得已转移了话题。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一开始是想提醒你,你掉了几个宝石。”

    “怎么不早说啊啊啊!!!”我悲壮的怒掀一记心灵茶几,大龙卷一扭身跑回头,在路上拼命寻找起来,甚至连蚂蚁洞都没有放过。

    等等,我身上可不带宝石啊,摸了摸怀里,一个钱袋子握在手上,拎了拎,清脆的金币碰撞声想起,如同仙乐,让我陶醉的合上了眼,接着猛地一睁,仿佛终于从蛛丝马迹之中发现罪犯的名侦探。

    “你骗人,我怀里揣的是金币。”

    “是哦,骗你的。”

    “竟然还不要脸的承认了。”

    “其实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说。”

    “你以为转移话题这招会对我这个创始人起作用吗愚蠢的人偶。”

    “事关你和蒂亚的婚礼。”

    “我不听,休想再让我再上当。”

    “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笨蛋人偶,你的嘴巴该上油了。”

    “……”

    “怎么不说话了?莫非是动力断了?不好,得快点去找个发条拧一拧,是拧后背还是头部?我猜应该是头对吧,毕竟那里面是动力最不足的地方。”

    一阵噼里啪啦之后,某德鲁伊鼻青脸肿的乖乖坐了下来。

    “对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

    真是的,竟然真的动粗了,这万年公主一点都不可爱。

    “要不是为了蒂亚,我才懒得理你这只蠢猴子,蒂亚也是糊涂,这样的猴子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喜欢上?莫非和她喜欢吃沙虫蝎子的重口味有关?”

    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好吧,我并不反驳蒂亚的口味有点重这一点,在吃的方面。

    “别生气,别生气,有什么话坐下来,大家好好说,生气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不是吗?”我一脸的成熟稳重,犹如安抚闹脾气的小孩子般,朝万年公主压了压手心,示意她先坐下再说。

    漏气的煤气罐暂时先放到一边,咱先抽根烟压压惊如何?

    结果下一秒,就被本子娜野蛮的摁着后脑勺,脸在粗糙的木桌上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

    “有……有话好说……动粗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就算遭到如此残酷无情的虐待,我依然不愿意放弃。心怀慈悲,坚信万年公主还有药可治,比如说可以先试一试黄段子侍女的过期避孕药,辅以贝安沙特制的黑暗炖肉汤,搭配小幽灵的钻石清汤面。

    经历一番惨无人道的折磨之后,万年公主总算消气,说起了正事。

    “事先说明,我们赫拉迪克族是个文明的种族。”

    “是的,我绝对相信,如果不是被某个凶暴的女人拉低了文明值。那简直就要文明的突破天际了。”

    赫拉迪克族有没有突破天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作死之后,我的脑袋突破了天际。

    “但是,在璀璨耀眼的文明之中,我们也保留着一分传统的血性。并没有失去当年祖先开阔进取的勇气和魄力。”

    “我现在非常深刻的明白了解这句话的意思。”脑袋洞穿了整张坚硬木桌。我两眼似在冒着圈圈。十分赞同这句话。

    “虽然不知道现在的赫拉迪克族,到底有没有保留下这份传统,但是。我相信大家都还记得!”说到这里,本子娜两手一拍木桌,宛如内功高手愤而拍桌的景象,木桌悲壮的四分五裂飞散出去,好消息是被卡住脖子的我得以解救了。

    “所以说,你口中的传统到底是什么?想让我去做什么?”揉了揉脖子,见本子娜终于点到了正题上,我也不再插科打诨。

    “狩猎。”从万年公主的优美樱唇之中,轻轻吐出这三个字。

    “狩猎?”

    “对,就如同动物求偶的时候,会展示自己的拳头和肌肉一样,诞生在远古时期的我们赫拉迪克一族,在求婚的时候,男方也会以狩猎的方式向女方展示自己的力量,将猎物当做求婚信物,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我那个时代,虽然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视,非做不可,但如果有这份心意,无疑会给两人的婚礼增添更多的色彩。”

    “好吧,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这种古老的传统无论在哪一个世界都曾出现过,当然,也会因为时代的不同而变质,比如说在原来世界,许多时候钱就代替了肌肉成为炫耀展示品。

    “这么简单的事情,就算是以猴子的智商,理解起来应该也不难吧。”本子娜嗯嗯的点头,对我没有装傻感到满意。

    “但是问题来了,我想问一下,在你们赫拉迪克族的远古时期,这种传统还是必须品的时候,如果是反过来女方想追求男方,那该怎么办?”

    或许是没有料到我会用这种天(十)马(分)行(奇)空(葩)的视角观察问题,万年公主歪头想了想,不大确定。

    “这样的例子很少,但也不是没有。”

    “到底该怎么做呢?”

    “呃,我记得是……如果女方强势的话,打败男方把他直接拖到家里就是了。”

    说到最后,娜娜公主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俏白的脸颊上泛起了两朵美丽红晕,毕竟如此原始的作风不大符合现在赫拉迪克人的法师形象,而且女人将男人强行拖回家那啥那啥的,光是想想就觉得难以启齿。

    “混蛋猴子,瞧你都让我说了什么?!”最后,这股害羞化为无名的怒火,冲着我来了。

    我无辜的眨了眨眼:“你不想说就不说呗,我又没逼你说,那么生气干嘛?”

    “还不是因为一时大意,被猴子给诱导了!”大概也觉得这火气发的有点莫名其妙,娜娜公主重新坐下,喝了一大口冰水降降气。

    “总之,是要我现在去猎杀一头怪物,越强大越好,这个意思对么?”

    “不是要你去,没有人强迫你,是你愿不愿意去。”万年公主白了我一眼,话是这样说,我要是不去的话,会被你鄙视到死吧?

    “反正你现在闲着无聊。”

    “呃……”这的确不失为一箭穿心的理由。

    “第三世界的族里是因为资源匮乏,而且时时刻刻都要面对地狱一族的威胁,才没办法准备一个盛大的婚礼仪式,身为男人,你难道就不会主动一点,以自己的能力让为婚礼仪式增添一份光彩,让蒂亚更加高兴吗?”

    “说的挺有道理。”我双手抱胸。开始沉思起来,心里早已经意动。

    “而且,如果干掉地狱强者,收获也不小。”

    这句话,宛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我的双眼瞬间成了老虎机,不断上下翻滚,最后叮叮两声,左眼定格于蒂亚,右眼定格于金币。

    “干了。”一拍手心。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下来了。

    “很好。乘着蒂亚忙快点行动吧,让她知道的话,她肯定不让你去,还有泰恩那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也就是说。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说的也是。现在就行动吧。”我看了万年公主一眼,这家伙,虽然老是对我毒舌。但却处处为自己的好朋友蒂亚着想,看在这一点的份上,以前她对我的诸多暴行,我可以考虑不加以追究。

    “笨猴子,还呆呆站在那里做什么?发情么?”回过神,就看到本子娜朝我横眉竖眼的喝斥。

    前言撤回,果然还是不能轻易原谅这家伙。

    ……

    “于是,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罗格营地,拉斐尔的帐篷之中,我摆着国字脸,一脸正经严肃的向拉斐尔阐述一个或许能扭转局势,逆袭地狱一族的好办法。

    “在沦落地狱世界的那一段时间,我发现地狱怪物并非全部都是嗜血好杀之辈,它们的少数部分,也存在着拥有极高的智慧,类似于我们人类的学者一般,博学多识,见多识广,并且向往和平的家伙。”

    “这个……说实话,我们也略有耳闻,是有极少数一部分这样颇具智慧和见识的地狱生命,但是和绝大部分渴望侵略暗黑大陆的嗜血好战地狱怪物相比,它们根本没有说话权,更别说还有三魔神和四魔王在头顶上压着,不可能允许它们这种另类的思想传播,不是吗?”

    “是这样没错。”我并没有被拉斐尔的话击败,神色越发慷慨激昂起来。

    “正是因为艰巨,才有意义,现在我们和地狱一族已经陷入僵局,天使族明显也不愿意倾尽全力帮我们打退地狱势力,所以,就必须自己创造机会,改变局势。”

    “小小吴是想亲自去劝说策反地狱一族,让它们内部分裂?”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向前一步,拳头紧紧一握,我就差没在右肩上绣上五道杠,对所有人说,我的名字叫雷锋。

    “虽然机会渺茫,但也并非绝无可能,如果真的侥幸能做到的话,或许真的能改变一下现在的局势也说不定,但是小小吴,光说可没有用,得拿出具体一点的计划目标才行。”

    拉斐尔那双和琳娅一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不知在想些什么,让我心里一紧,尽量保持冷静。

    “目标,我已经有了。”就等拉斐尔问这个了,我眼前一亮,自信说道。

    “哦?”一直面带笑容的拉斐尔露出了些许讶色,似在说,不会吧,笨蛋小小吴竟然能考虑的那么周全?

    我忍你!

    “就是它了。”在拉斐尔书桌上摆着的罗格草原地图上面,我用力的一指。

    “黑暗森林?”

    “是的,黑暗森林里的树头木拳。”我压低声音,东张西望,警惕着周围,似在透露一个惊天的信息。

    “树头木拳?那个蠢大个?为什么谁不选择,偏偏会选择它?它可不想是精明睿智的热爱和平人士。”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我特别的技巧,再三考虑下,还是觉得选择它的几率最大。”

    “什么特别的技巧?”所有人都露出了好奇之色。

    “哼哼哼,看好了。”我冷笑两声,要将在脑海中演练了千百遍,已经绝对没有任何一丝破绽的完美想法,透露出来。

    用说的,不如用做的,红光一闪,我变身了cosplay熊,扭着看似臃肿的腰身,将拉斐尔书桌上的一瓶墨水端起,哗啦一声,毫不犹豫的就往自己的头上倒下,将棕色的熊头染黑。

    扔掉墨水瓶,我熊嘴一咧,露出自信笑容,深沉的将一块木牌举起。

    “大家看,我这个样子像不像树头木拳失散多年的兄弟?”

    所有人:“……”

    “莫非……你说的办法就是这个?”拉斐尔呆了好一会儿,才迟疑出声。

    【没错,利用亲情的关系,可以迅速和树头木拳打成一片,让它更加容易接受自己的理念。】我一脸阴森……哦不,是一脸阳光的说道。

    亲情啊,真是十分好利用的可怕之物,可以凭借着它带来的天然信任感,轻而易举的将滞销品卖出去……不对,别误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可不是什么奇怪的传……嗨,老弟,等等,听我把话说完,你听说过安利吗?

    拉斐尔呆了许久,最终似乎肯定了什么,用力把头一点。

    “这就是答应了?”取消变身,我擦着头上的墨水,喜出望外。

    “不,是肯定了一件事。”

    “什么事?”

    “先不管模样,至少在智商方面,你和树头木拳的确像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这话好伤人,为了计划而被这样中伤真的值得吗?

    “而且,树头木拳是哥哥。”本子娜补刀一记,让我痛苦的捂住了胸膛,喘不过气来,这不可能,我连树头木拳的智商都不如吗?

    话说回来,你这混蛋同人劳模本子王,明明应该是和我一伙的才对吧,为什么也帮着拉斐尔吐槽,到底是谁怂恿我去狩猎的?吼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