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五十五章 更黑,更粗,更强,更硬
    ***************************************************************************************************

    “所以说,错的其实不是我,而是这只手臂。”

    一大早的,我坐在旅馆门口,伸出五指对着冉冉升起的朝阳,面色沉重。

    “一定是有什么邪魔附在了这只手臂上,让我做出那种奇怪举动。”

    自言自语着,我咬牙切齿,瞠目欲裂,似乎恨不得能够将这只邪恶无比的麒麟臂剁下来,喝其血,生啃其肉。

    “喔喔喔——!!!不行了,它……它似乎又要发作了,必须做点什么……快点做点什么才行,否则总有一天,它会控制我的全身,吞噬我的灵魂,暗黑大陆将会毁灭,人类将陷入永恒的黑暗和恐惧之中。”

    我紧握着手臂,将它死死按住,全身抽搐颤抖,两眼通红,牙根紧咬,脖子上冒着根根膨胀的青筋。

    “一大清早的卖什么萌呢?”三无公主冷淡的声线响起,顺势将椅子的一根腿踢断,于是,正在激烈的和某种存在斗争挣扎,在椅子上扭来扭去的某德鲁伊,华丽的扑倒在地。

    “别打扰我,我在排练。”拍拍屁股站起来,我一脸深沉的看着小侍女。

    “万一贝雅丫头向霍尔兰奶奶告状的话,那种情况下该怎么向大家解释。你觉得我刚才的表现如何。”

    “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或许是因为心情不错,一想寡言的三无公主竟然愿意多陪我说几句。

    “先说假话吧。”我略有些底气不足。

    “你的节操掉了。”

    “在哪里……哪里?”我慌忙低头做拾捡动作,然后脑子一转,不对,这是假话,也就是说没掉?

    这真是极好的。

    “安心吧,我说的是谎话,主人根本没有节操可掉了。”三无公主好心安慰我道。

    “……”

    听到这种话我一点都安心不下。

    “那么真话呢?”

    “你该被封印的不是手臂,是脑袋。祝你的狱中生活愉快。放心吧,我们每年会去探监一次的,对不起,我没办法接受丈夫是犯罪的事实。我们离婚吧。我会祝福你在狱中找到真爱。爸爸,同学们问我爸爸是做什么的,我该怎么回答?”

    三无公主一连串的语言攻击。仿佛化作无数箭矢,一次次将我利箭穿心,痛苦的捂住胸膛,不想起来。

    “一大早的,在做什么傻事呢?”刚刚醒过来的萨绮丽,也伸着懒腰,走出大门,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和三无公主在演夫妻早间剧场。

    “没什么,只是在思考关乎一辈子的重要事情罢了。”让萨绮丽三人知道,基本上不出几天,整个第三世界的人就会知道这件事,我立刻摆出思考者的架势,不顾椅子只剩下三条腿强行坐上去。

    “怎么回事,小茉莉?”萨绮丽来了兴致。

    在我的眼神威胁下,这小侍女总算妥协。

    “主人在思考将来他到底是成为救世主,还是毁灭这个世界(的节操)的恶魔这件事。”

    “哈哈哈,小弟你去了一趟精灵族,脑子又摔坏了?”萨绮丽听了后,捧腹大笑。

    “……”

    还真被她猜对了一半,的确是因为去了一趟精灵族才惹出这档子事,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但是总觉得这更是一个必须报警的理由。

    还有,为什么是【又】,说的我脑子好像经常摔坏似的。

    “你们太不将义气了。”图拉科夫这时候气冲冲的大步走出来,嘴里叼着一根长面包嚼的正有劲,脸上却板着一张怒修罗的脸,那两根浓密的粗眉毛都快竖直起来了。

    他说的自然是我们跑去见霍芬格里,没有等他。

    “亏我还帮你费尽心力东奔西走,换取装备。”他痛心疾首的控诉,一副被朋友亲人伙伴背叛的撕心裂肺模样,看不出这大个头野蛮人的演技还真不赖。

    “明明是去送人情,说的好像吃大亏了一样。“萨绮丽冷言冷语的无情拆穿了图拉科夫的演技。

    “不管怎么说,我是在帮新人小弟对吧。”图拉科夫打算打滚耍赖了。

    “抱歉抱歉,实在是因为太心急了,怕多等一会徒增意外,所以才没有带上图拉科夫大叔你。”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不对,不应该怀疑霍芬格里的节操,道歉也是应该的。

    “只不过……”为了平息图拉科夫的怒火,顺便给萨绮丽送一记助攻,我眼珠子一转,忽然笑了起来。

    “只不过,绮丽阿姨和霍芬格里大人出奇的投缘,霍芬格里大人发话了,只要是绮丽阿姨去,它就会敞开大门欢迎,所以说……”

    我目光落到萨绮丽身上,和她笑意盈盈的双眼对上,两人传递了一道默契眼神。

    “混蛋,我像是这样的人吗?虽然的确很想见一见传说中的红龙,但是为了这样,而要牺牲我身为野蛮人的骄傲和尊严去讨好萨绮丽,这种事情,我心比天高的图拉科夫,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图拉科夫一脸的正义凛然,说话间,已经从里面抬出一张椅子,话刚落音,脸上的骄傲忽然变成一脸谄笑,将椅子放在萨绮丽身后。

    “萨绮丽大人,您累了吧,请坐下来歇一歇。”

    “是有那么点累了。”萨绮丽当仁不让的坐下,翘起二郎腿,食指轻巧扶手,下巴高高仰起。仿佛在俯视着谁,满满一副女王样。

    我:“……”

    图拉科夫大叔你的节操何在?

    “这几天四处忙活,我帮你捏捏背吧。”图拉科夫伺候萨绮丽坐下,又殷勤的想给她捏肩。

    “嗯?”萨绮丽眼眸一转,发出一声轻哼。

    “你瞧我这笨脑袋,我这笨手,怎么能给萨绮丽大人您捏呢?”图拉科夫会意,立刻狠狠的拍了自己的后脑勺一下,又狠狠拍了一下手背,做出剁手的姿态。那殷勤献的。我都想直呼一声图公公了。

    “我肚子饿了。”萨绮丽懒洋洋的说道。

    “想吃什么,我这就去。”图拉科夫一个立正,以无比的荣幸主动请缨。

    “你们到底在闹什么?”沙希克出来,恰好看到这一幕。

    “去去去。我还想见红龙呢。没空和你磨蹭。”图拉科夫不耐烦的推开他。屁颠屁颠去旅馆厨房,忽然,他停下脚步。回过头。

    “沙希克,想和萨绮丽大人一起去看红龙,就跟我来。”

    显然,图拉科夫并不想自己一个人伺候萨绮丽,想拉多一个下水?

    “哈?”沙希克略略一想,大概就明白图拉科夫一大早的大献殷勤的原因了。

    “还是算,我已经见过霍芬格里大人,虽死犹荣,怎么好意思在短时间内再次打扰那位伟大的存在,再死一次呢?”

    顿了顿,他忽然做出虔诚的表情,仿佛见了霍芬格里一面后,他这辈子已经值了。

    如果没有跟他一起去,还真会被沙希克逼真的演技给骗到,事实上,那一次见面,沙希克被霍芬格里从头到尾的无视掉了,连多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心里郁闷的很。

    所以说,故意做出这样一副荣幸万分的样子的沙希克,其用心之险恶,坑图拉科夫之意决,仿佛让我们看到了他身后正摇摆着一条狰狞的狼尾巴。

    图拉科夫不明就里,看到沙希克的表现,信以为真,真的以为见霍芬格里一面,会发生什么好康的事情,说不定这头巨龙一个开心,将它收藏多年的宝藏随手送出一件,那自己……

    想到这里,野蛮人口水稀里哗啦的流下,伺候萨绮丽伺候的更加殷勤了,却不知道,在他刚刚转过身去的一刹那,萨绮丽和沙希克身心愉快的击掌一记,表示了互利互惠,共同坑人的联盟达成。

    我心里一片怜悯,这些人啊,无聊起来真是吃人不露骨,坑人不脸红,我得小心一点,免得像图拉科夫一样着了道还傻乎乎的被卖了还帮着数钱。

    这样想的某德鲁伊,却是忘记了,正是他踏出罪恶的第一步,将图拉科夫推向火坑。

    “图拉科夫大叔,装备的事情怎么样了?”好不容易等到萨绮丽暂时想不到新花样折腾图拉科夫的空隙,我连忙问道。

    “瞧,你不说我还忘了。”图拉科夫拍了拍大光头,接连十几袋宝石递过来,我顺手接过,数也没数的收了起来。

    之所以有那么多宝石,是因为我吩咐了图拉科夫,可以尽量换一些低级宝石,有微波炉的存在,换低级宝石无疑要比换高级宝石划算许多,而低级宝石对第三世界的冒险者已经基本无用,只作为流通货币而存在,他们更是乐意用更多的低级宝石去消费,这笔交易,可谓你情我愿,皆大欢喜。

    “没有格瑞斯华尔德吗?”见图拉科夫没有再做拿东西的动作,我颇有些失望,但也心存一丝侥幸,觉得图拉科夫可能是在故意吊胃口。

    “抱歉,还真是没有。”野蛮人耸了耸肩,让我彻底失望。

    “不过……”

    “嗯?”见图拉科夫话锋一转,似乎有什么转机的样子,我打起精神。

    “我想先问一问,新人小弟你想要格瑞斯华尔德,只是单单看上了它的防御吗?”

    “嗯……大致上是这样没错。”我想了想,点头道。

    “对它减需求的属性有什么看法,我的意思是说,加入格瑞斯华尔德的力量需求提高了,小弟还会选择吗?”

    “这个没问题,只要不是地覆雷锤那种装备就行。”

    我看了看自己接近三百点的力量,表示小case。哪怕格瑞斯华尔德的力量需求再提高个一百点,我也能接受,当然,肯定是需求越低越好,同等防御的条件下,谁不愿意穿一声轻甲方便活动,而不是沉重的重型铠甲,格瑞斯好就好在它有重甲的厚实防御,重量却和轻甲一样。

    “当然,等级需求方面就……大叔你也知道的。”

    说到等级问题。我脸一黑。看看自己67级的等级,感觉革命路途尚且十分遥远,如果我现在能有八十几级,就能选择比格瑞斯华尔德好许多的装备。说到底。还是因为格瑞斯华尔德的等级需求比较符合我的情况。而并非像其他绝大多数喜欢它的人一样,看重它轻便的优点。

    “那就好办了。”图拉科夫一拍手心,露出笑意。

    “我还以为你看重的是它的轻便属性呢。其实按照你这要求,现阶段还有不少可以和格瑞斯华尔德比肩的装备,但看防御和属性的话,比格瑞斯华尔德还要好。”

    “哦?有什么,难道说你能弄到。”我心里仔细一想,也恍然了,大概是自己曾经拥有过格瑞斯华尔德,对它的属性特别深刻,所以产生了一种非它不可的执念,现在想来,这种想法是多么顽固僵化。

    “当然有了,不然我和你提起这件事做什么?”图拉科夫哈哈一笑,不过随即,他的神色又犹豫起来。

    “你到是说呀,快点帮小弟把这件事办好。”我不急,萨绮丽却先急了,在一旁催促着,图拉科夫一看是【主子】的命令,连忙点头。

    “在交易的时候,我和那些人聊了聊,无意中得到一个好消息,有个小队,想要出售一件装备,但是他们有要求,他们出售的装备,只换一件装备,其他什么都不换。”

    “是什么装备,他们想换什么?”

    “他们想换大自然的和平戒指。”

    “呜!”听到这个名字,萨绮丽立刻悲鸣一声,这枚戒指可是死灵法师的克星,看到它,十个死灵法师有九个脸色都会变得像吃下一大碗死苍蝇。

    萨绮丽三人是知道我有这枚暗金戒指的,当初给他们见识过,原来如此,难怪图拉科夫会在意这条消息。

    “想要大自然的和平戒指吗?我可以换,没问题。”

    想了想,我果断说道,或许以后会有用得到的地方,但是我不后悔,因为……因为我知道希尔曼雅身上就有一枚,是当年精灵族赐予她的,为了对付再生妖塞尔森,希望可以克制它的再生能力,可惜对塞尔森不管用,而我现在拥有的这枚,正是从塞尔森身上爆落出来的。

    大不了需要的时候找希尔曼雅借一借呗,在干掉塞尔森,为她的恋人报仇之后,她就辞去一切精灵身份,宣誓效忠于我,自愿成为我的骑士,想来应该不会拒绝这样的小事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