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五十三章 副作用:不好意思,我又来领饭盒了
    ***************************************************************************************************

    将守卫考验的十二骑士蓝拉萝赫三人的事情告诉霍芬格里之后,她一阵唏嘘,眼神里出现了几分认同感。

    “蓝拉萝赫大人不愧是亚瑟王大人座下最优秀的骑士,她的忠诚之心,实乃我等楷模。”

    “……”

    我说,霍芬格里老大,你这算是犯罪宣言吗?

    看着霍芬格里一脸的向往,似乎设身处地,能代替蓝拉萝赫的话,她也会做一模一样的事情,我知道,这亚瑟王脑残粉已经进入晚期,无药可治了。

    “原来是蓝拉萝赫大人擅自调高了考验的难度,这么说来,亚瑟王大人的继承者,竟然能够在这种条件下通过考验,的确有两把刷子。”

    “那是当然了。”我有些底气不足的再次骄傲抬头,该告诉她这是三人合力才打败了石人王,通过了最终考验吗?还是算了吧,就当是一个美丽的误会,省得霍芬格里以此为由赖账。

    “但是,其实我也不算完全输,是因为蓝拉萝赫大人的念头,才导致亚瑟王的继承者无法短时间内通过考验,严格来说,这并非是亚瑟王大人所设的考验出现问题。”

    “但是,是亚瑟王让蓝拉萝赫去当考验的守护者。怎么说,这个锅还是得她来背吧。”

    “小东西,你说什么?不仅质疑亚瑟王大人设置的考验,甚至开始质疑亚瑟王大人的英明决定了吗?”霍芬格里突然把头颅抬高,鼻孔喷出的火差点就落到我身上了。

    可恶,这脑残粉,早知道就把小不点王一起带过来了,保准它一个屁也不敢放,乖乖的履行赌约。

    我也气恼了,就连小亚瑟王自己都私下表示这个锅她来背了。你在这里嚷嚷什么劲。

    “霍芬格里大人。你这是想不承认赌约吗?”

    “哦?”见一直扮演老实人的我有了火气,霍芬格里的龙瞳微微一眯。

    “如果我说是呢?”

    “那我立刻掉头走人,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您守护了精灵族那么多年。值得尊敬。”

    “你这小子。是想说我现在的所作所为。不值得尊敬吗?”霍芬格里哈吃一声,打了个喷嚏,口中喷出冲天的火焰。让萨绮丽她们紧张不已。

    怎么说着说着,火药味就浓烈起来了?

    “也罢,看起来你这小东西还有几分胆识。”忽然,霍芬格里的神色缓和下来,伸出爪子,轻轻一捅,将我的脊骨捅的笔直。

    “小东西,要谨记,作为女王陛下的继承者,除了亚瑟王大人以外,你谁都可以不服,把腰梁挺直了,该生气的时候就要生气,不要给女王陛下丢了脸。”

    这算什么?考验吗?看到霍芬格里露出满意的样子,我一脸的苦笑。

    “要是一直唯唯诺诺,我还真不打算将女王的精血交给你了,毕竟这份精血包含着女王的期待,我绝对不能将它交给一个没有胆量的家伙,想当年,那些红龙长老想要剥夺女王的王位,女王直接杀回族里,将所有的红龙打了个七零八落,虽然憾而未曾亲眼见识,但光是想象一下,就能感受到女王那股冲天的胆识和魄力……”

    进入回忆模式的霍芬格里,开始喋喋不休起来,因为说的都是一些巨龙族的历史,外面早已经绝版,所以我们到也不觉得枯燥,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感叹,原来某某某还有这样的黑历史啊。

    好一会儿,它才停止回忆:“年纪大了,不知不觉就开始变得啰嗦起来,想要找个人说说话了。”

    发出一声苍老的感叹,霍芬格里终于将爪探入怀里,似乎十分不舍的,挣扎了足足有半分钟,它才咬着牙,将那瓶只有两根手指大小的,装有红龙女王精血的精致华丽水晶瓶子,拿了出来。

    “这瓶血,从我最初的祖先一代代传下来,足足流传了数十万年,哪怕丢了性命,我和祖先们也从来不敢将它弄丢,现在,终于要在我的手上转送出去了。”

    霍芬格里依依不舍的看着瓶子,说道,这瓶血,不仅包含了红龙女王的意志,也继承了它祖祖辈辈的守护执念,比传家之宝还要珍贵百倍,将它送出去,总是让霍芬格里有一种祖先的传承断送在自己手上的伤感和自责。

    “但是,再不送出去,它就要陪我一起进棺材了。”顿了顿,霍芬格里自嘲说道,因为它并没有留下子嗣,已经是最后一代守卫了。

    “至少你,继承了当年女王的位置,是最合适的人选,想必沉眠龙墓的时候,女王和祖先们也不会怪责我。”

    说着,它以缓慢的速度,将爪子向我递了过来,我们赫然发现,这头已经进入老年期的红龙,双眼之中包含酸楚泪水,正一滴一滴的流落,犹如断了线的火红色珠子。

    能让一头高傲的巨龙落泪,这个水晶瓶子代表的意义,让我内心的喜悦一下子化为巨大的压力。

    或许,此时霍芬格里的做法,和鲁科加斯差不多,唯一有差别的是鲁科加斯是将自己的传承寄托出去,而霍芬格里则是将红龙女王,将祖祖辈辈的传承寄托出去,相比之下,霍芬格里内心的压力反而更大,因为有些东西,是比生命还要重要无数倍。

    我的脸色不自觉带上了庄严肃穆,小心翼翼的从霍芬格里的爪子之中。接过水晶瓶子,握在手心,瓶子很小,只有半个巴掌那么高,几乎能被我完全握住。

    但是,从里面传来的分量,却让我血液沸腾燃烧起来,全身滚烫,如同化作了一尊火人。

    “霍芬格里大人,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辱没红龙女王的精血。”感受到这份格外沉重的寄托。我抬起头,大声对泪流不止的霍芬格里保证道。

    “那是必然。”

    它缓缓的眨了眨眼皮,将泪水止住,看着已经落到我手上的瓶子。眼神里既有不舍。空虚。迷茫,仿佛失去了前进的目标,活下去的动力。但是,似又夹杂着一丝复杂的解脱。

    “好了,我这辈子最大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长长吐了一口气,化作火焰,将天边的云朵烧红。霍芬格里如同失去了全身力气,无力的将头颅重新趴伏在地,一双火红色的瞳孔,静静注视着我们。

    “小子,这瓶血,你万万不可滥用,不仅是给别人,就算是你自己也一样。”

    “我记得您曾经说过,至少要到世界之力高级境界才可以使用,对吧。”

    “没错,但是,是至少,我能看出来,你身上似乎已经拥有了这个境界的从容和余裕,但是,现在使用的话,还是会有一定的生命危险,这份危险,不仅仅来源于你的实力尚且无法完全承受精血的洗礼,还有一点……”

    说到一半的霍芬格里沉默了,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犹豫了好一会儿后,为了我的小命着想,它终于还是开了口。

    “虽然这样说对女王很失礼不敬,但是,你们也知道,这瓶精血毕竟是数十万年前,在亚瑟王时代流传下来的物品,就算是世间最强大的黄金巨龙,也无法抵挡时间的消磨,所以说,也就是说,其实,我不敢保证女王的血,到底有没有出现一些……呃,一点点的……一丝丝的变化。”

    听到这番话,我一个脚歪踉跄,幸好有旁边的萨绮丽连忙扶住,才没有跌倒在地。

    “霍芬格里大人……”哭丧着脸,我无语的看着这头面露尴尬之色的红龙。

    “您这样说,让我该怎么办才好,到底有没有变质……不,是变化,会产生什么样的副作用,就不能够说的更清楚一些吗?”

    “抱歉,我真的做不到,是否变化,会有什么样的作用,一切都得交由命运安排。”

    我信命运个蛋蛋,上帝那家伙还在时空管理局扫厕所呢!

    怒摔一记熊孩子卡牌,我注视着霍芬格里无奈的样子,意识到,它已经尽力了。

    “要不……先找个什么玩意做做试验?”

    “不行!”霍芬格里忽然将脑袋抬起,冲着我的耳朵大吼一句,强烈的声波直接将我刮飞,然后它伸出爪子,又将我拉扯回来。

    “你把女王陛下的精血当成什么了,才刚刚保证过不会辱没它不是吗?况且别看瓶子大,里面的血最多也就两三滴,你想找谁试验?而且找的试验品,起码得有世界高级境界,暗黑大陆现在付得起这样的代价吗?”

    爪子倒提着我,霍芬格里将它小山一般的脑袋凑上来,再次对着我的耳朵发出一连串大吼,震的我七晕八素,灵魂都快要脱体,从鼻孔里冒出来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霍芬格里大人,我只是在开个玩笑而已。”不得已,我只好大声求饶。

    “哼,不是什么玩笑都可以开的,你这小东西。”霍芬格里这才松了一口气,把我扔下去。

    “不让我这样做可以,但是霍芬格里大人,你总得给个靠谱点的办法吧,我可不想将自己的小命交托给命运这玩意。”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

    “每个人都在接受命运的安排,你以为你能逃脱得了吗?”霍芬格里貌似说了一句十分有哲理,让人情不自禁想陷入一大波沉思的话。

    “霍芬格里大人,命运也分很多种,我不想将自己的小命赌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啊。”

    “啧,所以说人类真是麻烦。”

    霍芬格里切了一声,略作思考后,终于开口:“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尽量在实力强大的基础上使用女王的精血,只要自身的实力足够强大,那点微不足道的,甚至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副作用,轻松就能压制下去。”

    “好吧。”我总结了霍芬格里的所有话,得出一个结论。

    “总之,您的意思就是说,尽量提高自己的实力再使用精血,否则后果自负,对吧。”

    “差不多就是这样。”霍芬格里脸皮也是厚。承认这话的时候。竟然脸不红气不喘,一副我也是很无辜的样子。

    我当时就跪了,感觉手中握的不是至宝,而是一个定时炸弹。

    心中带着满满的犹豫和不安。我没了聊天的兴致。在后面。到是霍芬格里和萨绮丽聊的火热,两人同为女性,而且在性格上貌似也有不少的共同点。竟然十分的投机。

    一直到下午时分,我们才告别了霍芬格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共同话题的说伴,它似乎有些不舍,叮嘱萨绮丽有空可以过来,就算带上她的队友也无所谓,前提是不能太多人,打扰了这里的清静,至于沙希克,这可怜的家伙从头到尾都被华丽的无视掉了。

    悲剧啊!

    回去的路上,我和沙希克同时发出悲怆呐喊。

    他是好不容易见红龙一次,结果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上,完全就成了舞台上的花草树木的扮演者,连个侧面镜头都没有。

    我则是带着满心欢喜前来,结果拿到手的却是一瓶祸福未知的精血。

    “沙希克大叔,这样无聊而充满了恶意的人生,你难道就不想彻底打破,迎来新生,让所有人将来都只能仰望你,而不能忽视吗?”

    “说的对,我要好好努力。”沙希克双目燃烧起了斗志,想要强大起来,让霍芬格里再也不能无视他的存在。

    “就是这股气势,现在,沙希克大叔,一个大好的机会正摆在你的眼前,圣龙骑士听说过没有?没听说过,那就对了,这是传说中的传说职业,现在,只要服下这瓶精血,你就能拥有它,改变一切,还在等什么,心动不如行动,赶快点头吧。”

    热血上头的沙希克,却并不好忽悠,我话说到一半,他就露出了警惕之色。

    “新人小弟,你莫不是想拿我当小白鼠?”

    “瞧你说的,我这是给你一个创造梦想的机会。”我以梦想导师之姿,高举右手。

    “还是算了。”沙希克呼哧呼哧的摇着头。

    “我的实力还远不足以承受它。”

    “可以等,世界之力高级这种小门槛,对沙希克大叔你来说,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就算真的等到那时……”沙希克一脸的眼馋,谁不想获得巨龙的传承,谁不想当暗黑大陆第一人,但他忍住了,因为矛盾的心情而露出了痛苦不堪的哭脸。

    “万一变成什么怪物,我家里还有两位娇妻呀,你让我怎么回去见她们?”

    “瞧你这怂样。”我无奈摇头,目光又落到萨绮丽身上,跃跃欲试。

    “我们死灵法师和红龙相性不合。”这位机智的营地魔女,一句话就堵住了我所有的想法,让我大失所望,小白鼠怎么就那么难找呢?或许,我应该将希望寄托在图拉科夫身上,以巨龙野蛮人的传说(?)职业诱惑之?

    等回到可以使用传送卷轴的区域,我们二话不说,立刻启动卷轴回到了库拉斯特海港,这趟短暂的行程,真是让我累感不爱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但是没等我前脚踏入传送阵,准备回营地,就被死死的拉住了。

    “怎么,笨蛋吴来了就想跑?莫非是怕了本殿下,不敢在这里多呆?”

    “哈?”回过头,我看着一脸得意的贝雅丫头,露出呆色。

    这家伙,今天没吃药,感觉自己萌萌哒?

    “你是怎么知道我来了?”憋了一肚子的话,我最后却是无力问道,心累了,实在不想和这精灵野丫头纠缠下去。

    “哼哼哼。”贝雅得意的哼着,让出身子,将身后的人露出来。

    “你们啊……”看着面无表情的三无公主和爱娃儿,我完全脱力了,刚才就该猜出来是谁出卖了自己,只有她和爱娃儿才知道我的行踪。

    “哼哼,废话少说,来了本殿下的地盘,就别想轻易离开了,洁露卡,将这个笨蛋给我拖回去。”

    “是的,公主殿下。”身后的黄段子侍女弯腰轻应一声,话说,我怎么就没看过你跟在我身边的时候,露出过如此标准的侍女礼仪和态度?

    一眨眼,我就被黄段子侍女抱着胳膊,牢牢架了起来,哎呀,这笨蛋侍女……胸部莫非又大了一点点?

    我忍住享受的表情,露出苦脸:“洁露卡,你是我的贴身侍女才对吧?”

    “抱歉,殿下,这次的任务是跟随保护贝雅公主,一切听命于她,这不也是您的吩咐吗?”

    “你借口到是找的利索,说到底只是想在我这个主人面前嚣张显摆一下,打算处处和我作对吧?”

    “竟然被你猜中了。”黄段子侍女一脸震惊。

    竟然不要脸的承认了?

    我表示也很震惊,看来这小侍女的屁股真的是痒到不行了,等会最好别在床上暴露抖m属性一副被玩坏的可怜样子哭喊着向我求饶才好。

    再看看萨绮丽和沙希克,我小小的期待了一下她们的救援,结果这两个人直接就和旁边的精灵族熟人打起了招呼,谈笑风生,完全无视我这个被侍女绑架的主人。

    天理何在,公道何在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