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希西之王的异世界铁匠之旅XDDD
    ***************************************************************************************************

    “好了,你们快走吧。”拒绝我之后,鲁科加斯又一次摆出送客的态度,并且,他的神色似乎有些着急和凝肃,似乎接下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鲁科加斯大人,那我们就先走了,只是以后真的不能再来找您了吗?拿到好的材料也不能吗?像您这样优秀的铁匠,天底下可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我厚着脸皮问道。

    “如果你能找到的话。”不知为何,鲁科加斯的胡子抖了一下,似乎又露了一个淡淡的笑意。

    然后,他挥了挥手,这次是真的不打算理我们了,转身回到熔浆湖中心,缓缓坐下,竟然盘腿闭目,状似小憩起来了。

    如果能找到他的话?我们仔细斟酌了一下,莫非他接下来要去哪里?也罢,以联盟的搜索能力,只要他还在暗黑大陆,那以后总还是会有见面的机会。

    见鲁科加斯已经睡下了,我们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最后看了他一眼之后,转身离去。

    “可恶,克鲁顿这家伙呢?”走出一段距离,发现原本应该在这里等我们的克鲁顿既然消失不见了,萨绮丽三人顿时愤愤。直嚷着这个人生输家靠不住。

    不过,其实也没有克鲁顿什么事了,接下来我们只要离开这里,回到绝望平原地面上,然后启动回城卷轴回群魔堡垒就好了。

    事实上,我们也的确是这样做了,虽然很想等扰鲁科加斯醒来再叨扰他一下,想要见这位巨人铁匠一面,可真心不是那么容易,但是能看出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鲁科加斯希望我们快点离开。

    出到洞穴外面,我们就启动了传送卷轴,回到了群魔堡垒。

    然而,在同一时间。绝望平原的另外一边。穿过雷神轰鸣的神罚之城。进入无尽熔浆的火焰之河,在那熔浆之海的深处,一座宏伟古老的灰黑色大殿高高矗立。从里面不断流出深红的熔浆,就似这个熔浆之海的中心,所有熔浆的源头。

    大殿中心,是一个巨大的熔池,里面翻滚的熔浆不同于外面的熔浆之海,更加深红,更加鲜艳,连和它接触着的空间都在轻微扭曲,散发出毁灭一切的可怕气息,在这池毁灭性的熔浆——狱之殛炎面前,哪怕是督瑞尔的永冻之冰也要融化。

    然而,如此可怕的狱之殛炎底下,此时此刻,却似乎蛰伏着一个恐怖的,巨大的,令人升起难以言状的深深畏惧的黑影。

    伴随着哗啦哗啦的声音,粘稠的狱之殛炎忽然被高高拱起,一座【小岛】从池中央缓缓升起,率先从熔浆中钻出的,竟是一排排悚人的骨刺,然后是火红色鳞甲覆盖的后背。

    一头状似蜥蜴形状的巨大怪物,从狱之殛炎里面,露出背部,紧接着长满荆刺的尾巴也高高甩出,狠狠击打在熔浆池上,发出轰隆巨响,整个熔浆之海立刻颤动沸腾起来,无数生活在这里的怪物,无论是在休息,在进食,在战斗厮杀,闻到这一声巨响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朝着大殿的方向趴伏下去,身体颤颤发抖,就仿佛被一条毒蛇盯上的小白鼠。

    巨大的荆刺尾巴,只是拍打了一下,随即便重新沉没下去,但是,比刚才更加可怕的气息却从池中散发出来,一双灯笼大眼,缓缓自里面显现,随即和巨大的头颅一起,从熔浆中露出一半。

    光是这半个脑袋抬起,整个熔浆之海就仿佛是一头庞大无比的怪物苏醒过来般,开始猛烈都懂,刮起了狂烈的毁灭风暴,无数弱小的地狱一族在风暴之中,甚至来不及反应,便保持着跪趴的姿势,化为灰烬。

    那双深红色,充满毁灭威严和意志的巨眼,微微向上,静静注视,目光似乎透过了大殿,透过了熔浆之海,透过了神罚之城,望向不知名之处。

    “我主,希西之王在此,有何吩咐?”

    大殿深处,从黑黝黝的未名空间里,走出一具身穿湛蓝色的全复式盔甲的巨大骷髅——遗忘骑士。

    它的身体比一般的遗忘骑士要高大,却并不像魔王级的厄运骑士多罗那样,有着高达一样的体型,但是,从它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远比厄运骑士多罗要强大一千倍,一万倍,那是一种王的气势,王的雍容,仿佛它就是所有厄运骑士,地狱骑士,以及遗忘骑士的国王。

    不是仿佛,而是必然,因为它是希西之王,大魔神迪亚波罗的近卫队队长,在迪亚波罗的势力体系中,实力仅次于它的主人。

    身穿骸骨盔甲,外形异常狰狞可怕的希西之王,迈着的却是沉稳从容的步伐,仿佛是一名穿着燕尾服,风度翩翩,一丝不苟的老管家,来到池边,单膝跪下,向自己的主人请安。

    “鲁科加斯,是个变数。”池中,迪亚波罗注视良久,忽然发出让整个大殿嗡嗡作响的声音。

    “鲁科加斯?我主说的可是那位最后一名巨人?”

    “他的存在,可能会干扰我们的布局。”

    “我主,希西之王愿意为您效劳。”在迪亚波罗手下卖命万年,希西之王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如果是全盛状态,我也无法奈何得了他,但是现在,他的实力百不足一,身体虚弱至极,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可惜,泰瑞尔那老不死,时时刻刻都在盯着我们三兄弟。让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否则的话……”

    说到泰瑞尔的名字时,迪亚波罗一直平静的神色,终于大变,流露出浓浓的恨意,甚至是……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忌惮,畏惧。

    “我主,我愿成为您的利剑,利剑所指,鲁科加斯必将毁灭!”

    希西之王用铿锵自信的声音。主动请缨。事实上也由不得它不这样做,老大将你召过来,又说了这番话,稍微醒目点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了。

    “很好。不愧是我的亲卫队长。我的荣耀。将会一直指引你,以你的实力,已经足以战胜现在的鲁科加斯。但是,切莫大意。”

    “请我主,敬候佳音。”希西之王再次行礼,恭送着迪亚波罗缓缓沉入熔浆之中,然后,将腰间的大剑拔出,左手燃烧着混沌的火芒,大步走向殿门,伴随他的脚步,毁灭的狂风张扬,熔浆之海无数的火柱冲天而起,仿佛在欢送这位二号人物。

    走出毁灭大殿,看着无数冲天的火柱,希西之王笼罩在头盔之中的骷髅脸,似乎露了一个淡淡的笑容,下一步迈出,它的身体从眼前扭曲的空间穿过。

    下一刻,绝望平原,熔浆洞窟深处,鲁科加斯的双目睁开,就仿佛是听到门铃,起身迎客的主人一样,神色平静的从熔浆湖里站起来,看向入口。

    数秒过后,一个扭曲的空间出现在鲁科加斯的视线中心,希西之王的高大身影从里面出现。

    “迪亚波罗的爪牙,让我久等了。”

    “奉我主之命,取你性命。”希西之王大步从空间门走出来,脚步停也不停,并且越走越快,一边说话,它的左手也握上了剑柄,变成双手持剑的姿势,顿时间,那把湛蓝的大剑就和混沌的光芒凝成了一体,变成了一把介乎于存在和毁灭之剑的混沌大剑。

    “死吧。”没有多余的台词,希西之王脚尖一蹬,化作一道灰色光芒,在万分之一秒不到的时间,出现在鲁科加斯面前,手中的混沌大剑顺势斩落。

    鲁科加斯身下的熔浆湖,在这一剑的光芒下,一瞬间干枯,鲁科加斯身处的洞窟,在这一剑的光芒下,一瞬间消失,他的巨人身体,仿佛被这一剑拉入了混沌的空间,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光,没有暗,没有生命,甚至没有死物。

    只有这一剑。

    嘶啦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碎裂声响了起来,鲁科加斯握着锤子的右臂,被这一剑直接斩断,依然紧握铁锤不放的断臂,打着转,高高的飞了起来。

    希西之王神色不变,仿佛没有从过于轻易的一击斩获里感受到疑惑和不安,到了它这个境界的强者,心中的意志和自信,强大到的令人无法想象。

    斩断鲁科加斯的右臂,下一刻,他的混沌大剑再次刺出,快的根本捕捉不到时间的流动,瞬间就刺透了鲁科加斯的心脏。

    快,快的仿佛在刚刚斩掉手臂的时候,这把剑就已经插在了心脏位置上。

    第一击,解除鲁科加斯最强大的攻击手段。

    第二击,一击毙命。

    希西之王只用了两击,只需要这自信的两击,足以斩杀极度虚弱状态的鲁科加斯。

    “结束了,鲁科加斯,你的人头,将会成为我希西之王最珍贵的战利品……之一。”

    抬起头,希西之王露出一抹淡然的微笑。

    但是,他发现,明明已经命不久矣的鲁科加斯,神色却比他还要平静。

    “你的自信,还是差了一些。”从那沾满血迹的灰白胡子颤抖中,鲁科加斯平静的说道,那双犹如婴儿一样纯净的碧色眼睛,以及吐露出的话语,让希西之王的内心起了一丝波澜。

    他骤然发现,鲁科加斯的断臂处,喷着大量的鲜血,这些鲜血,比它的剑还要快落下,在本该无一物的混沌之中,在两人的脚下,凝聚起了一个魔法阵。

    “如果,你的第一击就瞄准我的心脏,那么,赢的人会是你。”

    “不————!!!”希西之王终于发出一声怒吼,刺在鲁科加斯胸膛上的剑也顾不得拔出,就想抽身后退。

    但是。就在这时,那根被它斩断的断臂,带着一抹弧线从上空坠落,五指紧握的铁锤,恰巧落到希西之王的头上。

    这是鲁科加斯用了不知多少年的锤子,仅此一句,就足以解释一切。

    锤子正中希西之王的脑袋,让它眩晕了那么零点一秒的时间,对于鲁科加斯这个级别的强者来说,零点一秒实在是太长。足够做太多东西了。

    等希西之王清醒过来的时候。它和鲁科加斯两人,已经被鲁科加斯脚下血液所凝聚的魔法阵的光芒所包裹。

    “走吧,陪我一起回巨人的归宿之所,或许。如果你觉得在那里无聊。我可以教教你怎么样……成为一名合格的铁匠。”

    鲁科加斯平淡的话。混合着希西之王的不甘叫吼,消失在了混沌空间之中。

    混动空间一旦消失,所有的一切恢复原状。但是,熔浆湖和洞窟却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直径十里的大坑,依然散发着晦暗不明的可怕气息,让整个绝望平原的地狱一族视为禁地。

    此时,在大坑边缘,一道纤细的身影大口大口喘着气,仿佛脱力了一般,无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惊魂未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