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四十九章 恰西,我胸大我来上!
    ***************************************************************************************************

    这发生地底之中,不为人知的波澜壮阔,绝世宏伟的一幕,深深震撼了我们每一个人,鲁科加斯不仅拥有强大的实力,他的魄力,他的勇气,他的智慧,也在这一刻完全体现出来,让我们感觉到站在这样的强者面前,自己还是太过的渺小,差了太多的东西。

    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都静静的屏住,生怕打扰了这位巨人的工作,只有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他那宏伟的上半身,那强壮的身躯沐浴在熔浆瀑布中,熔浆顺着他棱角分明的块状肌肉之间的肌沟,潺潺流动,给人一种极具强烈的力量美的冲击感。

    久视之,又慢慢给人一种协调自然的感觉,就仿佛是看到了清澈叮咚的小溪,顺着婉转分岔的无数山沟,分流而下,最后复又九九归一,回归到山河的怀抱之中,这位巨人已经和熔浆,和这片天地完全融为了一体,获得了它们的认同,成为了它们的一部分。

    耳朵,仔细聆听着那一锤锤敲击出的灵音,清脆,宏亮,震撼,无法完全用语言形容的各种感觉充斥脑海,逐渐的。这声音也和天地融合起来,仿佛化作了这个地底洞窟……不,甚至是整个绝望平原,整个绝望平原似乎都被锤声赋予了生命般,有节奏的起伏颤动,鲁科加斯的锤音,化作了这片平原的心跳声。

    这视觉与声觉的冲击,让我们深深撼动,内心犹然升起一种赞叹——这,才是真正的世界之力强者啊。

    不是强行将自己的世界张开。肆无忌惮的霸道的挤压原本的世界。而是和原本的世界鱼水交融,将其化为自身的世界,这种境界……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高深遥远,或许萨绮丽她们初初到达世界之力。感受不深。但是我却被吓到了。一种可能性忽然从脑海之中冒出。

    莫非,鲁科加斯是突破了世界之力,已经达到吞噬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

    大神啊。收下我的膝盖吧。

    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差点给鲁科加斯跪了,你就不能表现低端一点的实力吗?比如说圆满之境,极限之境,哪怕超越之境也好,拿出这种境界我根本领悟不了,反而受到打击啊。

    当然,显然,鲁科加斯是没有,也不会考虑我的想法,他的双眼炯炯聚神,仿佛是天上是日月,眼中只有手中的锤子,以及不断捶打之物,那十多米高的庞大身躯,在一次次的挥击之中,肌肉鼓动伸张,张扬着力量之美,再通过流淌在身上的岩浆,表达着自然和勇气,就仿佛是一尊远古的战神,让一直以身材为傲的图拉科夫在他面前,感到自惭形秽。

    五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静静的听着,以不同的角度感受着鲁科加斯的能力,各有所得,仿佛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鲁科加斯的锤声停了下来,他凝视着手中之物,将其在熔浆瀑布中冲洗了一会,最终大功告成的放到一边。

    这时候,一直专注着鲁科加斯的一举一动的我们才发现,在鲁科加斯的不远处,有着一块固定的熔浆岩石平台,大概只有一张四人桌的大小,上面凹凸不平,中间部位下沉,就在那里,摆放着鲁科加斯打造出来的东西。

    然而,除了他刚打造的那件不知名物品以外,竟然还有四五件物品的样子,整齐排列摆到一起,看起来耀耀生辉,浑身沐浴着熔浆的红光,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事物。

    自鲁科加斯手中打造出来的东西,怎么说也是神器吧,然而上面摆放着那么多件,莫非是……神器套装?

    想到这种可能性,全部人都忍不住吞了一口,感觉口干舌燥。

    这一件物品打造出来,鲁科加斯仿佛经历了千百年般,终于发出一声悠久的呼吸,这呼吸中,又透露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疲惫,真不知道他已经在这里不停的锻造了多久。

    “鲁科加斯大人,我们来了,带来了祈望继承您的传承的人。”见鲁科加斯缓缓放下锤子,我用尽最大的声音大喊一声。

    这个超级巨人,终于缓缓转过身,面对我们,一步一步的从熔浆湖中走过来,每一步踏下,都会卷起熔浆湖的巨大波涛,犹如一头湖中巨兽。

    很快,他来到我们面前,那份身高和实力体现的压迫感,在近距离下更加强大,几乎让我们窒息的喘不过起来。

    “来的正好。”鲁科加斯抖动着他灰白的遮面胡子,嗡嗡的简单说了一句。

    和第一次在洞窟见面时那个沾满泥土的脏兮兮巨人相比,经过熔浆的沐浴洗礼,眼前的鲁科加斯显得更加具备威严,干净的灰胡子,纯净犹如孩童的碧色眼睛,以及还残留着熔浆在不断流动的上半身,下半身依然浸没在熔浆湖之中。

    此时的他,就仿佛是忽然从湖里伸出的巨人神祗,手中各托一物,对我问道,你掉在湖里的是这个金色的苍老师,还是这个银色的毕老师?我老实的回答都不是,那是一本粘满了黄色的奇怪痕迹,并且许多关健页面被撕掉的禽兽公爵,他告诉我,那种普通的小黄书早已经熔毁在熔浆里面了,你这个一不异性恋二不搞基的注孤生的acer撸蛋去吧,然后就下沉消失了。

    好吧,我也服了在这种时候还能自我吐槽自娱自乐的自己。

    “鲁科加斯大人请看,不知道这位符不符合要求?”回过神来。我连忙让开身子,将下意识躲到我身后的恰西出卖,强行将她拖到前面,接受鲁科加斯的目光审视。

    “您您您……您……您……您您……”恰西您个不停,结巴的完全说不出第二个字,见此,我一拍额头,只好上前主动说明。

    本来想让恰西在鲁科加斯面前表现一下,这下弄巧成拙了,但愿鲁科加斯不会因此降低对她的评价。是我对恰西的期待太大了吗?

    “鲁科加斯大人。她叫恰西,是个野蛮人铁匠,天赋虽然不高,性格也有些胆小。但是对铁匠的热忱却毋庸置疑。大陆第一。”

    我用了欲扬先抑的办法。狠狠赞叹了恰西一番,其实也不算吹牛吧,至少我现在还没有见过比恰西更加执着于铁匠的人。

    “凡长老。您这……我……”恰西一听,惊的花容失色,连忙拉着我,却依然结巴的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无所谓。”观察恰西良久的鲁科加斯,却忽然蹦出这样一句,让我们愕然。

    “我能看得见,你心中有一团代表铁匠之魂的火焰,十分渺小,难成大器。”

    听到这句话的恰西,脸色苍白的低下头,就算有了心理准备,就算经常被父亲责骂没有天赋,已经习惯了,但是从鲁科加斯口中说出这番话,却无疑彻底宣判了她的死刑。

    “但是,一团火苗,也未必不能燃烧草原,只要給它一片草原,以及一个机会。”

    鲁科加斯的话锋忽然一转,人也转了过身,躺着熔浆湖,朝那湖中心的熔浆瀑布重新走过去,来到之前那个熔浆岩石平台,将他打造好的一件件物品,收入到一件储物皮革之中,然后回过头,重新向这边走过来。

    难道是……

    我们紧紧盯着鲁科加斯手中的那件皮革,以及上面插排着的冒着炙红光芒的物件,心里激动异常。

    “我再问你一遍。”来到我们面前,鲁科加斯忽然低下头,将宛如实质的目光落到我身上。

    “你,真的打算将我的传承,交给这个人?”

    “是的,鲁科加斯大人,我坚信。”这一刻,我没有丝毫迷茫,抬头直视他的目光,大声说道。

    “很好。”鲁科加斯点了点头,将手心递了过来,放到恰西面前。

    “拿去吧,这就是我的传承,凝聚了我所有技艺之魂的工具,你将继承它,它将只属于你一个人。”

    “恰西,恰西!!!”见恰西整个人都呆了,我不断用手肘撞她,恨不得能抓住她的双手,亲手指挥她将这件皮革拿过来。

    恰西终于回过神,巍颤颤的伸手双手,想了想,她忽然一脸庄肃的缩了回去,缓缓跪下,低着头,伸出双手,接过皮革上套着的全套工具,犹如朝圣者终抵心灵眷所,接受神的洗礼般的虔诚。

    虽说继承者是谁都无所谓,但是鲁科加斯也不是毫无感情的石人,见到恰西能够如此郑重的对待他的传承,这位巨人的纯净眼睛里,也多了一丝满意。

    “好了,你我的约定,已经完成了,从此以后,无须再来找我。”看着恰西接过他的传承,鲁科加斯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要走人。

    “等等,鲁科加斯大人。”见这位巨人铁匠如此断然,我连忙伸手大喊挽留。

    “我,这里有一些东西,大概只有鲁科加斯大人您才能做到,无论答不答应,请先看看再说吧。”

    说着,我将赫拉迪克族送给我的嫁妆,万年公主身上的四个完成神器部件,两枚戒指,一条项链,一根腰带,一股脑的托在手中,展示在鲁科加斯面前。

    “哦?”鲁科加斯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色,这应该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剧烈的感情波动吧。

    “真是不错的东西,十分精致,可惜没有完成。”

    对于凝聚了万年前整个赫拉迪克族结晶和财富的神器部件,就连鲁科加斯也没办法不动容,看着这四件物品,赞叹了一声。

    “正是这样没错,在现在的暗黑大陆。已经没有任何一个铁匠可以将它们完成,只有鲁科加斯大人您才能做到。”我大声说着,不露声色的送上一记马屁。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见到过这样令我心动的材料了。”鲁科加斯盯着我手上的部件,神色逐渐平淡下来。

    有戏,绝对有戏,一听他这样说,我感觉事情就成了。

    “但是,我不会帮你。”

    “真是太感谢您了……咦,鲁科加斯大人,您说什么?”我刚想谢主隆恩。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鲁科加斯拒绝了。

    导演,这和说好的剧情不大一样啊。

    “鲁科加斯大人,您再考虑考虑吧,除了您。已经没有人能够帮我了。”虽然知道这个巨人铁匠说一不二。但我还是想拉着老脸尝试一下。

    “有。或许说,未来可能有。”鲁科加斯果然不为所动,却说出了一番别有深意的话。

    “是谁?”

    “就在你的身边。”

    “我的身边?”我茫然的看了看四周。难道是沙希克和图拉科夫?别开玩笑了,这两个家伙虽然懂那么一点铁匠手艺,但充其量只能临时修复一点装备的耐久,比恰西还不如呢。

    等等,恰西?鲁科加斯说是恰西!?

    我讶然的看了一眼恰西,再看看鲁科加斯,惊了个呆。

    恰西难得反应快了一回,听到鲁科加斯的话,看到我的目光转换,意识到了什么,紧抱着怀中滚烫的皮革,也呆住了。

    不会吧,这连鲁科加斯大人的学徒都还没当成呢,就被他赋予了如此巨大的任务,竟然要……要帮凡长老完成神器套装?

    做不到,我肯定做不到的,恰西忽然想松手,放开怀里的工具,但是内心的铁匠之魂却牢牢的制止了她这样做,只是眼中的惶恐不安缺乏自信却表露满满。

    “如果她真的能继承我的传承,那么肯定没有问题,就当做是一次考验吧,你挑选了她,意味着你对她有信心,难道不是吗?”

    “是……话是这样说没错……”我艰难的苦笑几声,这算是挖坑把自己埋了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