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生气了?
    ***************************************************************************************************

    “但是,就算雅兰德兰大长老和女王陛下想要磨练我这个不成器的姐姐,也不能挑这种时候啊,这可是身兼守护贝雅公主的重任,怎么能拿公主殿下的安全开玩笑呢?”

    “这个嘛……”我眼角一瞥,偷偷看向贝雅,冲她露了一记眼神,接下来就看你的了,黄段子侍女好歹照顾了你那么多天,帮她说说话不过分吧。

    那双贼灵动的眼睛,俏白了我一眼,似在说,本殿下还用得着你提醒?之后,贝雅轻咳两声,以示有话要说。

    “卡露洁,你光顾着考虑姐姐,是不是把本殿下给忽视了?这难道就不可以是雅兰德兰奶奶和阿尔托姐姐同时给予我的试炼,难道我这个公主殿下,非得在万全的保护下才能够去第三世界,就真的那么不中用,让你放心不下吗?”

    别看贝雅丫头个子小贫乳臭脾气还巨傲娇,这摆起公主的架子,也是一套一套的,娴熟的很,说出这番话,连我都差点忍不住为她喝彩了。

    “属下岂敢。”卡露洁连忙诚恐低头。

    “嗯,决定了,就算雅兰德兰奶奶和阿尔托姐姐没有这个意思,本殿下这一次。也要给自己一些磨练,实力不足的洁露卡正好,剩余的那部分空缺,就由本殿下以成熟果敢的姿态来弥补吧。”

    贝雅这话一出,黄段子侍女顿时露出了感激夹杂着微妙的复杂目光,笨蛋亲王和嚣张妹妹也就罢了,已经习惯了,连平时对待下人十分温和的贝雅公主也这样说,一口一个废材,一口一个实力不足。莫非自己真的有那么不堪?

    我:“……”

    “笨蛋吴。你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本殿下说?”贝雅第六感闪过一道灵光,猛地转头,敏锐的捕捉到了我特地躲着她所露出的一抹神秘微笑。

    成熟果敢?哈,你是在说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对吧?

    “没什么。我岂敢冒犯成熟果敢的贝雅公主。”看在黄段子侍女的份上。我先不和这小丫头计较怄气。不疼不痒的奉承了一句。

    “哼,这才像话,笨蛋吴你啊。也总算学会了察言观色,成熟了那么一点点,当然,比本殿下还差的远了。”小丫头一脸高傲,用居高临下的态度甩我一记双马尾。

    我再忍你!

    “呜,既然贝雅公主也这样说了……”

    眼看似乎没有人站在她这边为她说话,卡露洁倍感势单力薄的沮丧垂头,无奈妥协,她下意识的飞快看了我一眼,眼神不经意的,可能连本人也没有察觉到了闪过一抹幽怨。

    不过,卡露洁毕竟是卡露洁,接受了现实以后,她迅速调整过来,开始对姐姐进行新一轮的摧残,不断给她列八大条十三大项七十二小节的注意事项,这些话在我看来可以总结为一句,要是贝雅丫头出了什么三长两短,笨蛋姐姐你就提着头回来吧。

    黄段子侍女以为终于打败了嚣张的妹妹,没想到还有后手,立刻就被卡露洁海啸一样的叮嘱告诫淹没,喘不过气来,朝唯一能拯救她的我和贝雅露出求救目光。

    只是,我们刚才已经反驳了卡露洁一次,让她伤了心,这时候怎么可能再去做坏人,于是难得一次默契的无视黄段子侍女的求救,纷纷扭头向着窗外假装看风景。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唠唠叨叨,在我眼中看来宛如化身成了维拉丝的卡露洁,才停止对黄段子侍女的精神摧残,缓过气来,眼神里依然是满满的放心不下。

    也怪不得她,无论是黄段子侍女还是贝雅丫头,都是那种要操一辈子的心,即使到老也无法放心得下的人,一个胆小孤僻,患有严重的男性恐惧症,一个笨蛋傲娇,还自以为很成熟,这样的组合混在一起去第三世界,我也蛋疼。

    “我的命令也传达到了,情况紧急,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说着,卡露洁依然念念不忘的回过头,看着姐姐和贝雅公主的组合,越看越担心。

    “我和你一起走吧,正好要去哈洛加斯一趟,很快就会回来,小茉莉和爱娃儿你们就别跟着去了。”

    见卡露洁的脚步似被粘住了一般,说要走,却迟迟不肯挪动,我叹了一声,一边要侍奉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一边要提升实力,一边还要照顾废材姐姐,真是辛苦她了。

    “是……是的,殿下。”没想到我也会同行,卡露洁脸蛋飞快浮现一抹淡红,沮丧担忧的目光也多了一道亮光。

    “走吧。”

    “好……好的。”在我的带头催促下,卡露洁终于是迈出步伐,跟在身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一路上,卡露洁沉默不语,显然还在担心,直到坐世界之石传送回到第一世界的罗格营地,我停下脚步。

    “就在这里分开吧,你是要回精灵族对吧。”

    “是……但是……请务必让我随行。”忠心耿耿的小侍女,哪怕一刻也好,都想要尽到自己的贴身侍女职责侍奉左右。

    “好吧。”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两人一起再次踏入传送阵来到哈洛加斯。

    “那……那个,殿下……”在沙沙的踏雪声中,一直沉默的卡露洁终于开了口。

    “是想让我多照看一下洁露卡和贝雅,对吧。”我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她笑道。

    “是……是这样。虽然这种请求由身为侍女下人的我来提出很不敬,但是……”

    “别说了,这种一本正经的话我可不爱听。”卡露洁话还未说完,我就比出一个嘘声的手势,将她打断。

    “我只想知道,你现在是在请求我对吧,竟然是在请求的话,那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让我答应呢?”

    看了一眼四周,很好,够偏僻。无人。正是调戏着性格认真的小侍女的好时机,别以为我刚才没看到,在我维护黄段子侍女的时候,这小侍女露出的幽怨目光。现在正是安慰她的机会。

    “咦……咦?代……代价吗?”卡露洁一时愣住。抬起头。接触到我不怀好意的色眯眯目光,纵使纯洁如她,也立刻明白了我在打什么小主意。

    所以。这单纯的小侍女脸蛋唰一下羞红起来,低着头,那个曾经英姿飒爽的精灵皇家骑士团团长,此时做出一副扭扭捏捏的羞涩小女人姿态。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看来你想要保护姐姐和贝雅的诚意还不够啊。”我上前一步,将卡露洁逼到了墙边上,捏着她的精致下巴,强行让她抬起害羞不已的面庞和目光,与自己对视,完全就是小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戏码。

    “我……不是的……我那个……是……因为……我是……殿下的……贴身……贴身侍女……那个……所以说……其实……其实已经……是殿下……殿下的那个……人了……都……都是属于殿下的……所以要拿出代价……代价什么的……”

    卡露洁脸蛋越发羞红,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说着,虽然比阿琉斯的四字真言还要断续,但还是勉强能听懂她想表达什么。

    因为是我的贴身侍女,已经是我的人了,她的一切已经完全属于我了,所以再也没有什么代价可以拿得出来,是这个意思么?

    这话我爱听,看着卡露洁娇羞难耐的样子,更是食指大动。

    “这样可不行,虽然说你是我的贴身侍女,你的一切也属于我,但是我是个好主人,总是要尊重一下侍女的意见,所以说得你亲口答应,主动一点才行。”

    低沉说着,我将面庞也压了上去,在离卡露洁的脸蛋只有一寸距离的地方,轻嗅着她身上散发的幽香气息。

    害羞的小侍女下意识把头向后仰,却发现后脑勺已经顶的墙上,退无可退了,被我整个压过来,呼吸打着呼吸,那高耸的酥胸顶端,若有若无的碰触着对方坚实的胸膛,尤其是听到耳边这番低语后,她害羞的肩膀都开始打颤,眼眶迅速蒙上了一层湿润泪光。

    竟然……竟然要主动……这种事情……怎么能……自己怎么可能做得到……但是……为了姐姐……为了贝雅公主殿下的安全……无论殿下要自己做什么也是可以的……

    心里一片慌乱的卡露洁,那颗忠诚之心立刻赐予了她抵抗害羞的勇气,当然,至于理由是不是完全为了姐姐和贝雅,有没有其他的私心想法,那就只有她的内心深处才知道了。

    这样想着,卡露洁的湿润眼眸缓缓眯上,一双纤细如玉的手臂,颤抖的缓缓抬起,搂上对方的腰身,然后将满脸通红的脸蛋,一点一点的凑上去,樱唇微启,从洁白贝齿的缝隙之中,隐约可以看到那诱人的一抹香舌踪影。

    我好笑的看着卡露洁的一举一动,眼看她的香唇要快贴上来,心里一动,脑袋微微后仰,拉开了一点距离。

    小侍女没有察觉到我的动作,依然努力的再次仰起下巴,努力的将香唇送上,每次快要亲吻上的时候,我就会拉开一点点距离,就犹如钓鱼一般,让本来已经鼓起了勇气的卡露洁开始焦急泄气,越发害羞。

    最后,她终于察觉到了我的小动作,和黄段子侍女一模一样的紫色美眸闪过一丝羞涩悲鸣,用眼神控诉着我调戏她的举动。

    见此,我终于不再作弄这可口的小侍女,主动将头一低,轻而易举的吻上了她的樱唇。

    措不及防的卡露洁,立刻瞪大眼睛,口中下意识发出嗯唔一声,然后整个身子娇软下来。仿佛柔若无骨,若不是双臂挂在我的腰上,背靠着石墙,说不定就要瘫倒下去了。

    虽然一直在调戏卡露洁,但我也是饥渴难耐,早已经被这小侍女害羞的反差萌诱惑的不行,这一问吻下去,那可是天雷地火,立刻就猛烈的将身体靠了过去,将卡露洁的娇躯紧紧夹在墙壁和身体之间。感受着她娇柔玲珑丰满的身子。品尝着她的甘美樱唇,一会儿后,将里面躲躲闪闪的害羞香舌也卷了出来,肆意吸吮。

    直到肺部着火。仿佛要窒息了。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大口大口喘着,痴迷的凝视着怀里同样娇喘不已的小侍女。

    “不生气了?”

    “才……才没有生气,没有生殿下的气!”小侍女连忙矢口否认。

    “我又没说你生我的气。你那么急着否认干嘛?”我好笑的在卡露洁精致脸颊上捏了一把。

    “呜!”似中了致命一击,卡露洁立刻发出悲鸣,低下头不敢看我。

    “放心吧,要是那种情况下,你不吃醋生气,我才会觉得不高兴。”将卡露洁的下巴抬起,我深情的注视着,用毫不掩饰的目光证明自己的话。

    “可是……可是……明明不可以……”思想古板的小侍女,还是拘泥于自己的身份。

    “记住,在恋爱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恋……恋爱?”这两个字仿佛有着魔力一样,让卡露洁神色恍惚起来。

    “是的,恋爱,难道不是吗?”

    “我……我不知道,只是……只是心里很高兴,听到这两个字,真的很高兴……”

    说着,卡露洁的眼眶涌出了泪光,即便是害羞的不得了,依然将动情的目光投过来,和我紧紧凝视在一起。

    微微一笑,我低下头,再次含住卡露洁的樱唇,要将内心的爱恋和她的喜悦结合,将那根香软湿滑的小香舌俘虏过来,一次又一次的恣意调戏,伴随着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彼此的唾液大量混杂交换着,仿佛要完全融化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远处路过的细细碎步声,终于将我们惊醒过来,目光对视,仿佛心意完全交融,露出笑意。

    “你可要好好的侍奉我,一辈子,知道吗?”

    “嗯。”这一刻,拼命点头的卡露洁,终于完全忘记了身为十二骑士传承者的肩负,内心只剩下幸福和顺从,哪怕只有一刻也好,对她来说,也是最宝贵的记忆。

    牵着脸上红晕未消的小侍女,我们继续向拉苏克家走去,幸好天气冷,大家的脸庞都被冻的红扑扑,一脸羞红的卡露洁到也不是太显眼,只是两人一起所散发出的无形幸福恋爱光环,却刺瞎了不少路人的钛合金狗眼。

    大冬天的哈洛加斯,好不容易来个晴天,容易么,容易么,才刚刚出门眼就瞎了。

    眼看拉苏克的家近在眼前,为了避免被调侃,我才不舍的松开卡露洁的软滑小手,卡露洁脸上的红晕也终于慢慢消退,恢复了平时正经严肃的脸上,一丝不苟的跟在我后面,那完美的姿态,简直就像是把侍女二字贴在了身上。

    不知道恰西和拉苏克的比试有没有结束,带着这份好奇,我加快脚步,很快就来到了拉苏克家,看到了让人无语的一幕。

    恰西呈大字型仰躺在雪地上面,大口大口喘着气,一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模样,拉苏克背对着女儿,坐在一边,也是略为喘气,眯眼看着难得的蓝天,露出雨过天晴般的柔和神色。

    怎么形容好呢?就仿佛是热血动漫里面的两位主角,在夕阳下的沙滩经历过了你一拳我一脚的两败俱伤战斗之后,伤痕累累的躺在地上,准备握手言好的一幕。

    这简直是……让我该说什么好呢?

    “太强了,我,没办法赢得了父亲。”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恰西,紧握了握手中的铁锤,说着这话,脸上却没有一丝落败沮丧之色。

    “哼,笨蛋女儿,你还差的远,就这点本事还想和我比,太天真了。”拉苏克细细的擦拭着自己的铁锤,一脸的傲娇不屑,顿了顿,他又轻哼了一声,似乎很不情不愿的样子,声音压低,小声嘀咕了一句。

    “不过勇气可嘉,毅力勉强还行,像是我拉苏克的女儿,当然也就这么点本事了。”

    “父亲……谢谢你……我会好好努力的。”恰西眼中闪过一抹激动泪光,从小到大,记忆之中,这难道是父亲第一次表扬自己?

    “我可不是在表扬你。”拉苏克迅速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子。

    这傲娇父亲,真是傲娇到一定的境界了,看到这一幕的我不断摇头,身后的卡露洁则是露出不明觉厉的困惑目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