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 画集一出,必有福利
    ***************************************************************************************************

    看着这一幕,我笑了笑,低头随意在散落桌子上的画纸中挑了一张,拿起来一看,惊了个呆。

    这这这……这也太细致了吧,分明就是一本详细的设定图集,一张大纸上,不仅构造出了我和蒂亚完整的婚礼画像,而且连整图上无法看出来的各个部位细节,也都另外单独构造出来,还用细腻的阴影笔法画出了3d感!

    话说,看到这幅画纸后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要是能将作画的画师绑架到原来世界去画同人本该有多好的我,从现在开始吃药,还来不来得及治疗?

    这……这到底是……

    我又连忙拿起另外一张,果然都差不多,不同的只有我和蒂亚身上穿的衣服以及摆出的姿势。

    “我看这张不错。”贝雅忽然哈哈大笑着,将其中一张摆在台中央上。

    画纸上画着的我和蒂亚,穿着风情怪异的礼服婚纱,摆出了一个即使三岁小孩看到也会说“哇塞好土”的正义骑士造型。

    我就知道这小丫头挑出来的不可能是好东西,话说回来,画这幅画的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把你弄到原来世界去没日没夜的画美式风格的基佬漫画哦混蛋!

    “我觉得这个挺不错。”本子娜也带着连旁人都能感受得到的恶意,将她的中意作挑选了出来。

    画纸上。蒂亚整一个唯美画风,仿佛在面朝夕阳,我却是穿着花俏的民族装摆出一个少年先锋队向前进的中二姿势。

    很好,这很符合本子娜的性格。

    “我觉得这个更胜一筹。”黄段子侍女也不安分了,凑了个热闹。

    她选在这一幅,咋看是最靠谱的,至少比起前两位是这样,画纸中的我身穿学者袍,摆出思考者的深沉表情和姿势,一旁身穿沙漠风情婚服。手执鲜花的蒂亚迷恋的看着我的侧脸。好一副郎有才女痴恋的美好画面。

    可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笨蛋侍女在想什么,知道我最介意的东西是什么吗?除了天空部落的倒吊男以外,就是造纸厂门前的做拉屎状的思考者。而眼前这幅画的我。摆出的姿态和造纸厂那一具出奇相似。

    接受了我代表正义的惩罚之后。三无公主也不甘寂寞,将她最满意的画像挑出来让大家欣赏。

    画纸刚在桌上展开,一股凛冽的气势就澎湃欲出。让我很是虎躯一震,瞪大双眼。

    只见身穿铠甲,肩披斗篷的我,笔直站立,一手自然垂落,另一手臂却大笔展开,挥斥方遒,平凡的面庞透露刚毅,双目栩栩如生,充斥坚定,严肃紧闭的嘴唇,嘴角处若有若无的带着一丝丝自信心笑容,背后的披风随风凛冽飘舞,一股救世英雄,大陆霸主的气势跃然纸上。

    旁边,面带温柔的蒂亚,亲切的挽着我垂落的那只手,将手臂紧抱怀中,脑袋侧歪,枕在肩膀上面,将整个身体依偎在我身上,露出幸福笑容,将刚与柔,冷峻与热情,肃杀与温馨这些矛盾的感觉,完美的糅合到一起,让人拍手叫绝,恨不得立刻将其设为桌面背景。

    咋一看,就算在全部画纸里面,这张画应该也能排得上前三了,三无公主好像没有坑我的样子。

    但是仔细再一看,不对啊,画里的我,那姿势还是有点眼熟,这不是禽兽公爵系列之中的《禽兽公爵番外篇之让全世界的美少女身上散发出本公爵的【哔】液味》中的第三百三十六页里的禽兽公爵的插画吗?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啊混蛋!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爱娃儿,你呢?”既然大家都出了主意,也就不少这抖m变态天使了,我回过头,见她恰好拿着一张画纸盯着看,于是便好奇问道。

    “这张。”这货立刻将画纸摆上,带着一股气势,仿佛非选它不可。

    大家探头一看,觉得还不错,不愧是天使的省美观。

    画像中的我和蒂亚,背后长着天使翅膀,身穿婚纱礼服,隔着不到一尺的距离面对面站立,双手握于胸前,彼此握着对方的手,微微低头,额头轻触,似亲密情侣,又似祷告的虔徒。

    该说不愧是天使,选的画像也是如此有天使的风格,不过圣母光芒气息太浓重了,好像不大符合我和蒂亚的性格,还是三思为好。

    在眼前摆着的五张画像上一一看过,我发现竟然是爱娃儿选的最为正常,偏偏她却是一个变态抖m属性的天使,难道说其他四张画像的主人比变态抖m还要可怕?

    又察觉到一个残酷真相的我,打从心底里发出战栗,开始回忆这十多年的人生,到底是不是遇人不淑?

    “蒂亚,你呢,有什么想法吗?”

    其他人的选择我可以考虑,可以否决,但是蒂亚的选择就不同了,事关自己后半生的**……哦,不对,是信誉,我心里分外紧张的看着这小丫头,害怕她选出什么稀奇古怪的造型,让我和在造纸厂以及天空部落一样,在赫拉迪克族也把毕生的节操留下大大一份供持续围观消耗。

    “这个嘛,其实我还没有完全决定下来,诶嘿嘿。”

    蒂亚点着樱唇想了想,阳光灿烂元气满满的她难得露出一丝愁容,她的心态也和其他女孩不同,事关自己和凡凡的体位……呃,姑且这样形容吧。甚至还关乎到整个赫拉迪克族的声誉形象,当然要慎重一点,不能凭着一时冲动喜好选择。

    “要选两张呢,到底是哪两张比较好呢?”

    “对啊,这里的画像都挺不出,除了少数几张以外,太好了也是让人难以选择。”我一边感叹,一边心里再次涌起把画师拐到原来世界画同人本的邪念。

    等等,不对,我好像忽略了什么?

    “两张?你刚刚说是两张?”我拉高音量。甚至带上一丝尖锐恐惧。

    不止一张。还要追加一张,我的节操又要翻倍流失看吗?赫拉迪克人的脑子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到了最后的最后,人畜无害的它才露出最终boss的狰狞嘴脸,打算要成为我的节操终结者?

    “是哦。两张哦。第一世界的广场一个。第二世界的广场一个。”蒂亚扳着手指头,数的很开心,笑容里满满的持家人妻风情:“第三世界暂时还是算了。部落才刚刚建立不久,广场还未完善不说,族人们肯定还有许多重要事情要处理,还要时刻面对地狱一族的正面威胁,现在还为之尚早。”

    “是……是啊,哈哈……啊哈哈哈……”

    我这才想起还有第一世界,虽然撒克隆忙于发展,抽不出时间来管这些事情,但是雕像这件事,只要是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族做了,他绝对不会让其专美于前,退一百步,就算不是为了乖孙女蒂亚,为了推动经济,他也有理由去建造这样的雕像。

    “那么,干脆两边建立一样的雕像不就好了?”我干巴巴的,提出一个连自己都觉得不怎么样的建议。

    “凡凡认为这样真的好吗?”一眨眼,蒂亚整个人耷拉下来,变得无精打采,失望之色洋溢于外。。

    “这个男人真没梦想。”

    “一点也不浪漫。”

    “蒂亚,再考虑考虑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找只蝎子都比这只猴子要好,至少关键时刻还能拿来充饥。”万年公主更是用鄙夷之极的目光看我。

    “我……我是开玩笑的,两座,当然是两座不同的比较好,至少选了最糟糕的也不是翻倍节操丧失……不,这句也是在开玩笑,我的意思是说,两座不同的雕像,不是更加吸引人吗?说不定看了其中一座的人,会好奇另外一座,特地跑去第一或第二世界看全了,这样一来不是又可以促进赫拉迪克族的发展了吗?”

    我慌慌张张,语无伦次的解释起来。

    “我就知道凡凡对我最好了,诶嘿嘿。”蒂亚亲昵的搂住我的胳膊,将胸前丰满柔软的酥胸压迫上来,以示奖励。

    “但是,我们可不能像爷爷一样,满脑子都是发展哦,怎么说也是我们两个的雕像,那个……是至关重要的……的纪念,是承载幸福回忆的东西,所以说……所以说稍微自私一点点也没关系,选择自己喜欢的就好了。”蒂亚说着说着,满脸羞红。

    “看不下去了,你们自己玩耍去吧,本殿下要休息了。”贝雅怒掀心灵茶几,对眼前这对狗男女公然毫不知廉耻的秀恩爱举动终于忍无可忍。

    蒂亚一走,黄段子侍女自然也跟着离开,本子娜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蒂亚一眼,看的蒂亚不好意思了,再说道结婚那天再……似乎也更浪漫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的。

    脸红红的给了我一记香吻,小丫头跟着她的万年小伙伴一起上楼了,只剩下我和三无公主和爱娃儿。

    “你们请自便吧。”我指了指楼梯,目光却落在桌子上散落的上百张画纸上,打算一个人再仔细看几遍,为了所剩不多的节操。

    叽~~~~~身后的二位站着不动,用仿佛能发出声音的目光看着我。

    叽你妹啊,那么大的年纪了还学卡洁儿一点都不萌好不好!

    在我的催赶下,二人终于一脸冷淡的回房了,她们心里的想法我清楚,全是因为昨天在拉苏克那三人一起睡的时候,一方面是我想继续修炼,一方面是又心软了,知道爱娃儿还无法接受我的本体,所以就变身了圣月贤狼。

    结果,爱娃儿就不说了。一觉醒来看到三无公主枕在我胸上,一只手还不安分的抓住一团,上面有些微口水的痕迹,睡的那是贼舒心,似乎继从我身上找到了杰.海因没能给她的父爱之后,又找到了完全没有过印象的母爱。

    察觉到这个真相的我,已经想怒艹上帝了,快把我的圣月贤狼变回纯爷们形态,混蛋!

    深呼吸几口,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画纸上面。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一遍又一遍的浏览,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份可以让节操尽量不流失,不蒸发,亩产一万八的金坷垃。

    等回过神来。已经是深夜时分。我将画纸整理叠起。收入物品栏之中,洗了个澡之后回到房间,看看小幽灵。抱着魔方睡大觉,也罢,今晚的梦之境界修炼就不打扰她了。

    别忘记,小幽灵通过和我的合体,也是可以和埃里雅一样,进入到我的梦之境界里一起修炼。

    爱娃儿呢?我得把门和窗户关紧了,以防这变态抖m天使夜袭。

    锁好门,用木棍紧紧顶住,我依然不放心,寻思着明天是不是去市集买几个捕兽夹之类的东西?

    然后是窗户,我正想锁紧,冷不防一道影子从外面掠过,吓了我一大跳,连忙退后几步,来了?这就来了?

    窗户被一阵风吹开,无声无息的,刚才掠过的黑影已经站在了我身后。

    我闻到香味,回过神,转过身,义正言辞的对着忽然而至的黑衣蒙面人大手一推。

    “不行,再过一段时间就是我和蒂亚的大婚了,怎么能够在这时候胡来。”

    “哦,是吗?”黑衣人显得不慌不忙,那凹凸玲珑的身材在紧身黑衣修衬下显得更加妙曼诱人,她那唯一露出的紫色眸子,在听到我的话之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抹促狭得意,仿佛势在必得。

    这个黑衣人,可不是黄段子侍女是谁?肯定是伺候贝雅睡熟以后就过来夜袭了,这笨蛋侍女,自从那年的拯救小黑碳事件初尝黑衣蒙面采花女贼之后,似乎就上了瘾,每次偷偷过来的时候都是这副打扮。

    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每次每次在贝雅因为我和蒂亚的大秀恩爱而气走时,她虽然不动声色,仿佛与己无关,但是身上散发出的酸味儿,都能开醋店了。

    所以说,她来夜袭,我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到不说这小心眼爱吃醋的小侍女能忍到现在,已经是生命的奇迹了。

    但我是谁,号称罗格第一男子汉,正义友爱好男人,坐怀不乱柳下惠,六欲皆空田伯光,岂能在这种时候和这黄段子侍女胡搞毛搞。

    只是,为什么这小侍女面对我的拒绝一点都不生气呢,一般不应该是生气了,目无主人的嚣张侍女想要仗着十二骑士继承人垫底的实力揍我一顿,然后打着打着,两人就打上了床,这种节奏吗?你看我连剧本都写好,是不是导演不小心睡着了?

    “真的可以吗?好色**的笨蛋亲王,真的要拒绝吗?”小侍女的紫色美眸弯成了月牙儿,仿佛胜券在握。

    “当然了。”我将身上的王霸稚气……不对,是之气,用力一抖,那简直就像是一个月没洗过头时抖下来的头皮屑一样,连我自己都被自己的正义之魂给吓着了。

    “我算了一算,赫拉迪克族似乎并不打算让婚礼简单完成,按照我所知的他们的礼俗,好色亲王和蒂亚公主的婚礼,至少得在一个月之后才能准备好,而蒂亚公主嘛,因为贝雅公主的阻挠,似乎已经打算堂堂正正的在婚礼之后再让好色亲王吃掉。”

    “那……那又怎么样?”我不自然的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黄段子侍女。

    “也就是说,好色亲王还要禁欲一个月哦,当然,你要是偷偷溜回去找维拉丝大人她们解决,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要是让被人发现了,可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谣言,算了,亲王殿下那么机警,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若是没事,我先退下,不打扰殿下休息了。”

    说着,黄段子侍女转身,作势欲走,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忽然将她紧紧拉住,并顺势一扯,不知是毫无防备,还是早有准备,伴随一声低呼,黄段子侍女就被拉了回去,落入了某亲王的怀抱之中。

    “放开我,笨蛋好色亲王刚才不是把话说的很好听吗?”

    黄段子侍女在怀里挣扎几下,隔着黑色面巾似乎也能感觉到她的脸蛋迅速通红燥热起来,果然还是外厉内荏的胆小抖m侍女一枚。

    “这种事情日后再说,日后再说。”说着,仿佛有一阵风拂过,遮挡着黄段子侍女的脸蛋的面巾被吹落下来,露出一张白皙精致,唯美绝伦的精灵俏脸,还未等她出声再说点什么,就给另外一张大嘴给堵住了小嘴。

    “嗯……恩呜呜~~~”

    紧接着,结界,关窗,锁紧,拉帘,熄灯,滚床,一气呵成,完美的演艺了一对奸夫淫妇在经历过无数偷情之后所衍生出的熟练配合。

    片刻之后,黑暗之中,被剥成白羊羔的香喷喷小侍女,就发出了怯生无助的惊呼。

    “好色笨蛋无耻的亲王殿下想做什么?”

    “**做的事情。”

    “才……才不对,你在找哪里?!”

    “我觉得背【哔】式也不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害羞个什么劲?”

    “不对不对,你这荒淫无道的笨蛋亲王,说过多少次了,那里……那里是不行的!”小侍女的声音带上了羞颤泣音,却没有察觉到这种声音会让人想欺负她的**变得更加强烈。

    “唉?但是卡露洁她已经……嗯咳咳。”男音仿佛说漏了什么,连忙打住。

    “什……什么?那个笨蛋妹妹,竟然……竟然长着一副正经的样子,竟然已经做了……竟然能答应做这种……我果然没猜错,她就是个闷骚的妹妹。”

    发现身下的抵抗减弱了,某德鲁伊偷笑中。

    然后,一声沉闷酥软的娇吟响起,很快就变得像是雨打芭蕉般的急促,一抹偶尔的月光掠过,钻入窗帘,微微照亮了一具泛着潮红的无暇玉体,仿佛在暴风海啸中被动的翻腾着,发出永无止境的啪啪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