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 恰西的挑战
    ***************************************************************************************************

    本来我是要去阻止拉苏克这样做的,可是心里一动,停下了动作,忍着尴尬和不安,任由拉苏克把头磕完。

    “拉苏克大叔,你这是在做什么,现在可不是你求我,而是我想求恰西啊。”然后,我哭笑不得的将他扶起来,叹了一声。

    “吴小子,你就别安慰我了,你刚刚也说过,就算是没有天赋的人继承也没关系对吧,那么说来,哪怕你自己去继承,不对,你大概没这个精力,哪怕你另找其他人继承,也完全可以,对铁匠抱着热忱之心的可不止我那笨蛋女儿一个。”

    拉苏克心里明堂着,知道女儿有这个机会是多么难得,全是因为眼前的德鲁伊点头,否则的话,随便找只阿猫阿狗都比女儿强。

    但是自己那笨蛋女儿呢?一心喜欢向往着成为优秀的铁匠,却又逃避这个机会,当然,身为铁匠的自己,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女儿的心情,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而不是天下掉下来的馅饼的想法。

    但是,这个世界上又哪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情呢?人总是要学会做出一定的妥协,为了一些东西失去另外一些东西。那才叫真实的人生,完美的人生不叫人生,而是小说里虚构的故事。

    而且,带着这份天真想法的女儿,未曾没有另外一个逃避的理由,就是害怕,害怕鲁科加斯继承上面附带着的期望和责任,想到这里,拉苏克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怎么就生了个那么混账的女儿。这还能算是不畏艰苦。从不缺乏勇气的野蛮人吗?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所有的铁匠里面,我最熟悉的就是恰西,最相信的也是他。拉苏克大叔你也知道。这份传承至关重要。既然鲁科加斯大人说了天赋因素可以忽略,那么接下来的选择标准,肯定是人心。要是选了一个心术不正的人,那对联盟来说不仅仅是损失,或许是一场灾难也说不定,”

    “说的也是,说到人心这方面,我对我那没用的笨蛋女儿还是有那么一点信心,她虽然笨手笨脚,但是心地绝对不坏,以后绝对不会为非作歹。”

    拉苏克说着,不断的点头,露出自信表情,仿佛恰西就这么一个优点让他欣慰了。

    “所以说,拉苏克你根本不用求我,这并非是我给予恰西的恩惠,而是她的确是我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最多只能算是互利互惠。”

    “这不同。”拉苏克大手一摆:“你于恰西是恩惠,还是互利互惠,都和我没关系,那是你和恰西的事情,我求你,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因为我希望你能多给我那笨蛋女儿一点时间和机会,才决定这样做。”

    看到一脸倔强的拉苏克,我算是见识到了他身为野蛮人的直肠子,不禁摇头苦笑。

    “不过……”话锋一转,拉苏克露出苦巴巴的脸:“不过吴小子,我希望你不要催恰西催的太紧了,我知道我这请求有点过分,一边求你成全恰西,一边又要你不能逼的太紧。”

    大概是以前从来没有提过这样的过分要求,拉苏克的大脸有些滚烫发红:“我那笨蛋女儿啊,性子柔弱了一点,优柔寡断,除了对铁匠的向往比较坚定,以及心地还算好以外,几乎就没有什么能够能够拿得出的优点了,所以说,如果催她催的太紧的话,说不定她又要钻牛角尖了……”

    “拉苏克大叔,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难道是被恰西这次离家出走两年的事给吓怕了?”我一脸好笑的看着这个野蛮人大个。

    “谁……谁说的,身为铁匠,谁没有个数十年的在外游历,我才一点都不担心我那笨蛋女儿。”果然,对待女儿的感情十分傲娇的拉苏克矢口否认。

    “只不过……”下巴微微一沉,这个高大硬朗的野蛮人铁匠眼中迅速闪过一抹溺爱之色:“只不过,毕竟怎么说也是我拉苏克的女儿,我比较了解她罢了。”

    看到这样的拉苏克,我心里产生了共鸣,都是为了女儿可以付出一切的好父亲啊。

    “放心吧,拉苏克大叔,我答应你,我会一直坚持下去,一直等待下去,直到恰西答应,或者是明确的拒绝为止。”

    “谢谢你了,吴小子。”

    知道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宽限条件了,若是恰西自己坚定拒绝的话,那无论我和他再做什么努力也是白搭,拉苏克感动的眼眶微红,低头擦了一把眼角,用雪夜遮掩着眼睛的湿润。

    “这里风有点大,迷着眼了,我先回屋子里,你也别多呆了。”说着,不想让我看到他眼里的泪光的拉苏克,急急忙忙的转身离开了。

    目送拉苏克的背影消失,我回过头,静静看着一片宁静的哈洛加斯城的雪色夜景,那一栋栋高大石屋的模糊轮廓,就仿佛是趴伏酣睡的猛兽,却出乎意料的给人一种格外安心的感觉,就仿佛是整个城市被这些巨兽守护着。

    一直到久久伫立在墙后面的一道身影走出,来到身边,抬头和我一起呆呆的看着漆黑夜空。

    “抱歉,明明答应过拉苏克大叔不催促你的,但好像是一边答应,却一边违背了。”片刻,我对来到身边的人说道。

    沉默片刻,恰西的面庞自一抹微光中淡淡浮现,她面色恍惚,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父亲不止一次的教导过我。身为骄傲的野蛮人,一辈子只磕三种头,一为我们一族,二为我们一族和拯救过我们一族的英雄,三为我们的亲人和祖先。”

    顿了顿,恰西继续神色迷离说道:“但是从小到大,在我的眼中,父亲的脊梁从来都是笔直,顶天立地,没有为任何人弯过一分。”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听恰西说下去。或许,她现在需要的是一种宣泄。

    “凡长老,我是不是太天真了?”

    “父亲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完美的梦想。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考虑自己为了得到。必须先付出什么,而不是一味的索取。”

    “以前我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得到了就要失去。或许是因为那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追求,自然也不会考虑得失,直到这两年,我才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懦弱的我,到底能不能像父亲一样,像所有人一样,直面现实的人生。”

    又是良久的沉默以后,恰西忽然问道:“凡长老,您的梦想是什么?”

    这可没办法不说话了,我想了想,深沉的说了一句:“世界和平。”

    “和地狱一族的战斗,对您来说到底是得到,还是失去?”

    “两者兼有之,一开始对我来说是失去,我并不想战斗,也不想当什么英雄救世主,如果能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就好了,谁愿意去战斗啊。”望着夜空,我无奈的感叹一声,混吃等死的生活,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但是,如果没有和地狱一族的战斗,我就不会遇到维拉丝她们,在失去的过程中,我也得到了弥足珍贵的东西,失去和得到,绝不仅仅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过程,不断交替重复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人得到的多,有些人失去的多,未来不可预测,悲喜无法完全避免,但无论是得是失,唯一不能做的事情是顿足不前,这就是人生。”

    “是这样啊,那一直在逃避的我,算不算是在顿足不前呢?这样的我很懦弱无能吧,为什么凡长老还要选择我呢?”

    “原因我已经和你父亲解释过了,而且,你虽然逃避了,但并没有顿足不前,在人生的重大转折点面前,多犹豫一点时间也是人之常情,而且……”

    “而且什么?”

    我犹豫了,说出来会不会让恰西觉得更加混乱呢?才刚刚答应了拉苏克不催促她,不给她压力,一而再的出尔反尔不好吧?

    但是,面对恰西仿佛在黑暗中迷路的孩子,终于看到一盏灯火那般的恳求目光,我却没办法不说。

    “而且,我并不觉得你完全是在逃避,为什么会选择去游历呢?为什么会比以往更加十倍努力的苛刻磨练自己?真正的逃避,应该是躲到酒吧里醉生梦死,忘掉一切烦恼才对,难道你真的不是为了证明什么,或者说,是因为内心深处无法明了的渴求,才做出这样的选择?”

    “证明……渴求?”恰西喃喃自语的低头看着她的手。

    “或许,答案其实一早就已经在你心里生根了,你逃避的不是得失,而是答案。”转身面对着恰西,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擦身而过,回了屋子。

    已经说的太多,给恰西太大压力了,但愿拉苏克别发火,拉我去真人pk。

    我和三无公主以及爱娃儿三人,奢侈的在足以容纳六七人并排而眠的巨大木床上睡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精神奕奕的起床,往窗外一看,竟然是难得的大晴天。

    “拉苏克大叔,早啊……咦,人呢?”

    我在屋子外找到了这一家子,却发现气氛有点凝重。

    “大婶,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凡长老啊,你来的正好,我那笨蛋女儿忽然发了疯,竟然要和她的混账父亲一较高下。”拉苏克大婶揉着前额,头疼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吓了一大跳,待看到拉苏克和恰西各自站在锻炉前,才知道自己误会拉苏克大婶的话了,原来这对父女要一较高下的不是战斗力,而是铁匠技艺。

    “我也不欺负你。大家都用简易的锻炉和锻台,你要是能做出记得上我一半……不对,是十分之一的装备,就算你赢了。”

    拉苏克握着铁锤,指向恰西,此时在他冒着铁匠之魂的眼中,眼前的恰西已经不是他的女儿,而是对手。

    换句话说,这家伙没打算留手。

    “请父亲原谅,无论如何都请不要手下留情。”恰西微微鞠躬。慌乱的眼神迅速坚定下来。

    “肚子饿了。我去做早餐。”刚才还一副头疼样子的拉苏克大婶,却忽然打起了哈欠,仿佛只是看到了一幕日常景象。

    “不阻止他们吗?”我连忙说道。

    “算了,让她去吧。与其让那笨蛋女儿继续深陷泥沼。不如让她好好疯一回。或许会是某种契机。”

    拉苏克大婶别看个头粗大,却是心细如发,这一句话说的。让我恍然点头。

    紧接着,一个上午的时间,屋外都充斥着叮叮当当的锤响,奋力一搏的恰西,以及不打算留守的拉苏克,都想拿出最优秀的成果,这样一来自然得花更多时间。

    “还得多久才能完成?”不得已,我只好向拉苏克大婶请教,今天可是要回去的。

    “我想没那么快,而且一次较量,大概还没办法让那笨蛋女儿清醒过来,或许会有许多次,要持续许多天。”身为较量双方的妻子和母亲的拉苏克大婶,十分肯定的说道。

    接着,善解人意的大婶目光看向我:“凡长老,你的事儿多,就不要浪费时间在这等了,该去干嘛就去干嘛吧,别耽误了正事,等这对笨蛋父女结束了闹剧之后,我会让恰西去找你。”

    “真的可以现在离开吗?”我略有些不安的看着那边的火药味,那气氛,简直就像是斗味场里四年一度的特级厨师决战。

    虽说恰西是个听话的女孩,拉苏克大叔也是粗犷中隐藏着沉稳心细,但是看到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真是让人放心不下啊。

    “放心放心,有我在这里看着,这两个笨蛋闹不出什么大事。”大婶砰砰砰的拍着我的肩膀,让我放心。

    好吧,似乎的确可以放心了。

    看着陷入地面一尺的双腿,我感受到了拉苏克大婶的可怕,忽然想为拉苏克和恰西祈祷起来了,拜托了,你们千万别惹怒大婶,否则两个都会没命的。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我毅然离开拉苏克家,踏上了回到第二世界赫拉迪克族的传送阵,好一阵眼花缭乱的传送以后,从冰天雪地的雪山里,又回到了炎热的沙漠中心,这骤冷骤热的酸爽,难以置信。

    “凡凡~~~”还没有回到贝雅公主大人的小窝……好吧,这样叫太麻烦了,以后干脆就叫贝雅窝或者丫头窝好了,还未回到贝雅窝,感知到我回来的蒂亚就已经迎了上来,献上一个大大的拥抱,让我感受到沙漠的炎热同时,也感受到了沙漠少女的热情。

    “切,竟然没有迷失在空间乱流里,这不魔法。”本子娜在蒂亚背后咂了咂嘴,让我看了个清楚。

    “也没有迷路,这可一点都不像笨蛋吴,莫非眼前的是冒牌货?”贝雅也是一脸夸张的震惊。

    “公主殿下,请不要说那么失礼的话,我能保证眼前的就是亲王殿下无疑。”这时候,黄段子侍女却站出来为我说话,让我瞬间感动。

    果然在关键时刻,还是自己的女人对自己好。

    “你看,除了亲王殿下以外,还有谁能给人如此强烈的凡人感觉,明明全身上下打扮的像个神秘高手,可就是散发着一股子弱者气息,一脸很好欺负的样子,就算是普通人也做不到吧。”顿了顿,黄段子侍女一本正经,一脸严肃的指着我,品头论足。

    累了,感觉不会再爱了。

    回到贝雅窝,大概的和大家说了一下恰西那边发生的事情,免得某些家伙,尤其是用心叵测的贝雅和本子娜,又在背后制造奇怪的谣言。

    夜幕降临,吃过晚饭以后,蒂亚神秘兮兮的抱着满满一怀的纸张,宣告她这一天下来的战果。

    “这些是什么?”

    “凡凡你猜猜看?”

    “呃……难道是我们的雕像的设计图纸不成?”我开玩笑道,没想到蒂亚立刻瞪大美目,一副【我的凡凡不可能那么聪明】的惊讶表情。

    真是失礼,我偶尔也是能冒充一下聪明人的。

    “还真是?”

    “没错哦,是克莱西纳婆婆她们这些几天日夜操劳的精心成果。”说着,蒂亚不再卖关子,将这一叠足有十本禽兽公爵加量版附作者感言那么厚的纸张摆在台桌上。

    “我看看我看看。”结果最心急的却不是我,而是蒂亚丫头,本子娜大概是知道的,但也兴趣十足的凑了上来,阴谋气味浓厚,最后就连爱娃儿也上来凑热闹了,已经能和其他女孩们

    时不时交流两句,这是个不错的信号……

    ***************************************************************************************************

    为啥昨天没更,大家估计也知道原因了,小七就不多解释,一句话,三更补完。

    ps:本来很生气,想再次发单章怒艹点娘,但是双十一购的萌狼画集竟然到了,一本满足中,这次就算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