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三十五章 拉苏克的请求
    ***************************************************************************************************

    和我以及卡洛斯不同,身为傲娇父亲类型的拉苏克,内心急切想知道女儿这些年来的状况,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受委屈,是否被坏人欺负了,却又苦于无法表达出来,只能心不在焉的闲扯一些家常,这种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

    所以说,拉苏克大叔,哪怕你无意中跟我提起当年是怎么抱着拉苏克大婶的大腿涕泪四流的将她追求到手,以及为了求婚特地向吟游诗人学了一首歌在拉苏克大婶窗下豪放高歌,结果被泼了一水缸的雪水,而且还将邻居家养着的几头幼猛犸活生生吓死,我也会假装听不到,嗯,真的。

    恰西母女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会儿,终于出来,似乎正好赶上了午饭时间,让我见识到了一个富裕的野蛮人家庭日常三餐到底是什么水平。

    拉苏克大婶直接将燃着炭火的炉子端了上来,炉子上盛着盆子大小的铁锅,注意,我这里说的盆子大小,不是洗脸的脸盆,而是给五六岁小孩洗澡用的澡盆。

    澡盆……哦不,是锅子里,大块大块的不知名炖肉,被炖的稀巴烂,香气腾腾。每一块肉至少都有人脑袋那么大。

    跟在拉苏克大婶身后的恰西,则是将水缸口那么大的碟子捧在怀里,碟子上叠着高过她的,被烙的金黄带焦的栗子烙饼,目测每张烙饼直径超过半米,厚度为两指宽。

    “饿死我了,来来来,有什么事情,先填饱了肚子再说。”

    在雪山环境打拼的野蛮人一族,生活艰苦。饱餐一顿对他们来说就是至高无上的享受。就连拉苏克也不例外,他连忙招呼我,至于我身边的三无公主和爱娃儿……

    “我们野蛮人的食物粗糙,可能不符合两位小女娃儿的肚子。你们能吃下就吃。吃不下的话。只能委屈委屈,自己想办法了。”

    说出这番话的拉苏克,让我们刮目相看。明明看起来是个大老粗,其实意外的心细。

    “没什么。”

    三无公主淡淡说道,费劲的拿来一张烙饼,撕下四分之一那么多,其余部分递给我,然后就着清水小口小口的啃了起来,以示她也是吃过苦的公主,这种场面那是小case。

    但是,你们大家看看,评评理,见过将吃不完的东西塞给主人的侍女吗?你好歹装装样子,假装给我拿饼,然后再用湿润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乞求我分给你一小部分,这样该有多好啊。

    不过,要让这小三无露出那样的表情,的确是有点难为她。

    三无公主不介意,爱娃儿就更不介意了,虽然是天使族的公主,但是根据我个人猜测,经历着和普通天使一样的磨练,经常要去完成各种“拯救世界”任务的她,估计吃的苦比三无公主要多得多。

    爱娃儿也选择了烙饼,想了想,对半撕开,给了我一半。

    这样一来,我得到了三无公主四分之三的烙饼,又得到了爱娃儿二分之一的烙饼,问题就来了,我现在手上到底有多少张烙饼?

    答案是两张又二分之一张,因为恰西又给了我一张,哼哼,我真是个可怕的天才,幸好没有向数学方面发展的想法,否则说不定能摧毁暗黑大陆的核弹,就会自我的手中制造出来。

    “哈哈哈,吴小子你可是艳福不浅啊。”

    看到这一幕的拉苏克大叔大婶,纷纷露出会心笑容,并且对着恰西露出赞许目光,里面似乎包含着一种“不愧是我的女儿,不动声色就打赢了一场仗”的意思。

    到底是怎么个赢法?我看了看左手上的四分之三张烙饼,又看了看右手上的二分之一张烙饼,最后目光下垂,落到嘴巴上叼着的一整张烙饼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数量方面,的确赢了,但是我的感受呢?到底该把胃袋扩容到什么程度,才能塞下这些分量大的惊人的烙饼?

    是时候召唤一大波小幽灵了,只有她才能拥有匹敌野蛮人的胃口,不,与其说那是胃,不如用无底洞来形容更加恰当。

    “快点趁热吃了,这里冷,饼凉的快。”

    拉苏克大叔说着,卷起一张饼,在那锅炖肉的汤里泡了泡,然后大口大口走起,一张足以让两三个人吃饱的烙饼,他三五口就吃了个精光,然后伸手抓起一块足有我腰身那么粗的炖烂肉,大口大口撕咬,光是看他的吃相,感觉就胃口大开,受到感染仿佛自己也能吃下更多东西了。

    在这种撒尿成冰的冷酷天气下,烙饼的确凉的快,才刚刚起锅,现在就已经被冻的硬邦邦了,难怪胃口不错的三无公主也只选择了四分之一,我想了想,学着拉苏克大叔将烙饼泡在炖肉汤里,然后稀里哗啦一阵猛咽,好像味道不错的样子,呃,哽到了,水……水……

    因为某对夫妇的阴谋而坐在了我旁边的恰西手长,最先将奶茶递了过来,我连忙接过,大喝一口才缓过气来。

    “人类的喉咙啊,真是纤细。”拉苏克看到这一幕,左手炖肉,右手烙饼,将嘴巴塞的满满的同时发出感叹。

    这家伙真的是和我生活在同一个次元的生物吗?

    缓过劲之后,我咂巴几下嘴唇,感觉奶茶的味道有点怪,腻腻的,似乎有一层厚厚的油脂,让我的嘴唇滑不溜丢的抹了猪油似的,奶的味道有点些腥臊。估计还是因为茶压了一大部分。

    “这是猛犸奶。”恰西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在一旁解释道。

    “也只有猛犸产的奶,才够我们喝。”

    “上面油油的味道呢?”

    “是猛犸的皮下脂肪提炼出的油脂,保温效果很好,加了油脂奶茶才不容易凉,而且能够提供大量的能量。”

    哦哦哦,为什么我忽然觉得恰西一下子变成了凯恩那样的大学者了?

    被我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恰西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那炖肉呢?难道也是猛犸肉?”

    “没错,是猛犸肉,肉质有些硬韧。所以必须炖烂。虽然不是什么好吃的肉,但也只有猛犸庞大的体型,才能满足我们过冬的储备,在我们一族里。猛犸世世代代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也就是说。除了烙饼以外。这完全就是一桌猛犸的盛宴了?

    肉是猛犸肉,奶茶是猛犸奶,油脂也是猛犸的脂肪。看看拉苏克大婶身上的皮毛衣服,我没猜错的话应该也是猛犸皮做成的,猛犸骨可以熬汤,可以当成材料,猛犸长牙可以入药,可以制作武器,猛犸还真是有用,一身都是宝啊。

    难怪乎会被剥皮,剔骨,割牙,宰肉,磨粉,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不知为何,一提起猛犸这两个字眼,我内心就有股莫名的杀意,仿佛那些冥冥之中无法揣摩的针对自己的海量恶意,都找到了正主。

    咳咳,题外话暂且不说,总之,两张多的烙饼下肚,我是饱的几乎站不起来了,对于那锅炖猛犸肉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到是恰西,明明在出发之前吃过早餐了,结果现在又吃了两倍于我的分量,从这里还是能看出她有着几分野蛮人的血统,至少在胃口上。

    当然,和拉苏克大叔大婶是没法比,这两个人就像是贪食巨兽,肚子仿佛永远都填不饱,那么一大锅肉,叠如小山的烙饼,硬是被这对野蛮人夫妻解决了,不提我,就连一脸淡然的爱娃儿都看呆了。

    算起来,他们的饭量足有恰西的三五倍,这样一看,恰西似乎又和野蛮人血统无缘了。

    饭后,该来的正事迟早要来,在恰西坐立不安的表情中,拉苏克大婶犹如审讯犯人的拷问官一样,一个个问题,一处处细节,将恰西这两年的生活挖掘了个精光,详细到病了多少次,一天吃几餐,每餐吃多少,吃些什么,每天睡的好不好,一觉睡多久,是否做过噩梦,洗澡没有,最常在哪里洗,换的衣服是洗干净还是直接扔掉,头发是自己剪还是找别人剪……

    总之,别说不拘小节的拉苏克,就连我都快崩溃了,到是恰西越发神色自如,仿佛早就习惯了拉苏克大婶的盘问。

    当问题细到快要涉及恰西一天上几次厕所的时候,拉苏克终于忍不住了,用力咳嗽几声,打断了妻子的问话,解救了越发羞窘的恰西。

    面对拿出一家之主威严的拉苏克,大婶还是会卖给他几分面子,立刻不吭声了。

    “恰西啊,现在知道铁匠的游历有多辛苦了?”

    “是的,父亲。”

    “嗯哼,还打算继续做铁匠吗?”

    “是的,父亲。”恰西的声音更加坚定。

    “真是不懂进退的笨蛋,明明吃过苦头了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我拉苏克怎么就生了你这样死脑筋的女儿。”拉苏克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重重拍打着桌面。

    虽然是在生气,但是我似乎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欣慰,一丝坚定。

    “这样的女儿,我管不下去了,你的翅膀硬了,连我的话也当耳边风了。”

    “父亲,不是这样的……”

    “别解释了,我不想听,我已经说了,不想管你那些不知所谓的梦想了,从今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一个不字也不会说,就算你求我说,我也不会说,明白吗?”

    说完,拉苏克又是重重拍了几下桌子,呼一下站起来,大步走出外面,重新拎起他的铁锤叮叮叮敲打起来,似乎想将麻烦的女儿的麻烦事情给忘掉。

    “父亲……我……”听着门外铁匠铺的敲打声。恰西黯然欲泣。

    “就知道哭哭哭,你难道还没有听出来吗?”拉苏克大婶一看女儿要哭,顿时就虎着脸,做发怒状。

    “你那混账父亲,再也不会反对你当铁匠了。”

    “真……真的吗?”恰西愕然抬头,傻傻的看着母亲,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个意思。

    “哎呀哎呀,我这笨蛋女儿,还有那臭脾气死要脸嘴巴硬的混账。真是让你见笑了。”

    “哪里。我觉得挺温馨的,大叔大婶和恰西你们一家,绝对是野蛮人一族里的模范家庭。”我竖起大拇指,真心实意的夸奖道。

    “是吗?哈哈哈哈。这话我爱听。恰西虽然笨了点。但还算乖巧听话,我那混账呢,脾气虽然古怪了点。但心不坏。”

    拉苏克大婶顿时眉开眼笑,话锋一转,顺势就以模范家庭自居起来了,不愧是性格爽直,不喜欢玩弄虚伪的野蛮人。

    “咳咳,拉苏克大叔,大婶,既然恰西回来了,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了,我在赫拉迪克还……”

    “这怎么行?!”发话的却不是拉苏克大婶,而是拉苏克,他来不及放下铁锤就迈着雷霆脚步来到我面前,喷着粗气,睁大铜铃般的眼瞳瞪着我。

    “吴小子,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拉苏克。”

    “怎么可能。”我慌忙退后一步,那啥,拉苏克大叔,有话好说,先把你手上的铁锤放下如何?

    “那就是嫌弃我们招待不周了?”

    “当然也不是。”

    “恰西是你找回来的,也就是说你对我们拉苏克一家有恩,如果不是看不起我们,也不是嫌弃我们招待不周,为何不让我们尽一份心意表达感谢?”

    “这……我们是什么关系,感谢不感谢的,太见外了不是吗?”眼珠子一转,我机智的说道。

    “对对对,我们是什么关系,太见外了,哈哈哈哈。”拉苏克的张飞脸一变,忽然和善可亲的笑起来,让我倍感不妙,好像又中了他的圈套了,说好的野蛮人性格耿直呢?

    “既然是那么亲密的关系,难得来我这一趟,不多留一会,和我们多聊一聊,是不是太冷淡了?”

    “拉苏克大叔,我在赫拉迪克……”

    “我和你大婶啊,自从恰西离家出走后,就一直觉得孤单寂寞,家里没了生气,好不容易热闹起来,你却要急着离开,唉,我真是什么心思也没有了,锻造的心情也没了,阿卡拉大长老要是怪罪下来,我可怎么办?”

    是我可怎么办吧!?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拉苏克影帝级的演技,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原来除了道格以外,竟然还有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野蛮人。

    “好吧,我知道了,但是真的不能逗留太久,我在赫拉迪克有重要的事情。”

    “我知道,我知道吴小子你忙,不多,就一晚行了。”拉苏克连忙点头。

    听到他说只是逗留一个晚上的时间,我松了口气,问题不大,在预算的范围之内,或许可以乘着这点时间再和恰西好好聊一聊,确定她对鲁科加斯传承的想法。

    结果,拉苏克说是要好好招待我,整个下午的时间,却把我扔到了一旁,和拉苏克大婶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做了些什么,我只隐约察觉他们似乎在和恰西对话,或许是聊一些家里的私事?

    好在我有三无公主和爱娃儿陪伴,也不寂寞,代价就是因为调戏三无公主小腿肚子被踹肿了。

    那啥,乘着节日还在,今天一折封顶秒杀价,满减还送无门槛红包,再加五星好评返现,拍卖专业殴打主人的三无侍女一名,山寨猫,二手东,走你!

    是夜,我享受着被放置play的快感,一个人来到屋子外,打算好好观摩一下拉苏克吃饭的家伙,说不定我也有铁匠的潜质未被挖掘出来。

    左敲敲,右摸摸,没有弄出个名堂,到是把主人给引了出来,我吓了一跳,连忙收回在火炉里捣鼓的手,对着拉苏克嘿嘿讪笑。

    “怎么,和女儿聊完了?”

    “哼,都是那婆娘,唠唠叨叨的,我是不得已才陪着一起,真爷们,从来不多说一个无用字眼。”拉苏克嗡嗡的哼了一声,一脸傲娇。

    “吴小子,你也想做铁匠?”见我在他的锻炉里折腾,拉苏克好奇问道。

    “哈,的确有点兴趣,但貌似对方对我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我指了指锻炉,然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职业,若是想着摸几下就能得到它的认同回应,还是乘早死了这份心吧。”拉苏克不满的瞪了我一眼,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摸着光滑的锻床,轻柔的就像对待情人。

    “吴小子,你真的认为我那笨蛋女儿有天赋?”

    冷不防拉苏克问出这样的问题,我想了一会才回答:“有没有天赋我看不出来,从你们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不高。”

    “岂止是不高,在我眼里简直就是为零。”拉苏克毫不留情的指出。

    “就算是那样也没关系,只要她有这份热忱就够了。”

    “吴小子,你能忽悠的了恰西,可忽悠不了我,这种事情,可无法单凭一腔热忱就能解决,没有天赋就是没有天赋,终其一生,恰西最多也只能做个高级铁匠,这样的女儿,真的可以接受巨人传承吗?”

    “可以。”我毫不犹豫的点头:“因为鲁科加斯说过,有没有天赋,并不重要,否则的话,就算我愿意让恰西去接受传承,你认为阿卡拉奶奶会答应吗?”

    “原来如此。”拉苏克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忽然做了一个让我大惊失色的举动。

    他双膝砰一声重重的跪在冰冷的雪地里,上半身面向着我完全趴伏下去。

    “吴小子……不对,是吴长老,我拉苏克是个浑人,不懂得怎么求人,只能这样做,你千万别见怪,我求求你,如果真的可以,请务必让我那笨蛋女儿接受鲁科加斯大人的传承,这是我毕生的请求,我没什么可以拿出来回报的,就给你磕头了。”

    说着,他砰砰砰的把额头磕了下去,磕的地面都嗡嗡震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