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三十四章 恰西一家人
    ***************************************************************************************************

    刚到哈洛加斯,一阵铺天盖地的雪花夹杂着呼啸山风,就将我们吹的眼皮子都几乎睁不开来。

    “在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雪也是那么大么?”我用手紧紧拉扯着斗篷帽子的顶沿,不让它被吹下来,一边对旁边的恰西问道,声音几乎尖锐,怕小一点会被风雪淹没。

    同样蒙着斗篷的恰西,下巴微微点了点,来到故乡的她,灵魂仿佛被召唤了过去一般,整个人开始变得恍惚,心不在焉,脚步凌乱而踉跄,但是却坚定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见此,我不再说话,默默的将三无公主拢在自己的斗篷里面,跟在恰西的背后随她一步一步向前。

    天空下的真是鹅毛一样的大雪,密密麻麻,仿佛雪白纱帘似的挡在眼前,就算是我这个眼锐耳尖的德鲁伊,若是不使用力量隔开风雪,能见度几乎也是为零,恰西明明就在前方几步远,她那向后吹打过来的斗篷就在我眼皮底下,也只能看到一抹淡淡模糊的黑边。

    简直就像是闭着眼睛走路一样,只能靠感觉将周围的环境映入心中。

    明明如此,恰西的步伐却越走越快。仿佛这里的路线已经深深映入了她的骨髓和灵魂之中,从走出传送阵开始,她的脚步就未曾迷茫一分,也未曾停下犹豫一刻,更未曾因为走错一步而改变,就像脑子里装了一个精准到毫米级的导航仪。

    经历着难得一见的恶劣自然环境,艰难的跟住前面的恰西,一路走了约莫十多分钟的样子,终于在尽是纯白的世界中,多了一点其他东西。

    那是铁锤的叮叮敲打声。哪怕山风再怎么在耳边呼啸。这一声一声的清脆落下,依然清晰,仿佛实质一样穿透重重暴风雪钻入耳中。

    声音一如既往的充满坚定,充满自信。充满专注。充满至诚。明明充斥着力量感,却偏偏又给人一种反差的温柔,如同是母亲将孩子揽在怀抱中。轻轻拍打,犹如拥有了生命的一切,全然忘外的那种感觉。

    这种专注,这份热爱,这份虔诚和技艺,我只在穆矮冬瓜等少数几个知名铁匠那里听到过,至于巨人铁匠鲁科加斯,那又是另外一种境界,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技巧,就像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的生产值的区别一样,无法拿来比较。

    就算是穆矮冬瓜,这一辈子或许也难以达到那种高度,并非天赋和努力不够,而是种族优势问题,就像人类至强者,从来没办法和天使巨龙一族里的至强者相提并论一样,至于恰西,她就算愿意接受传承,我想能够达到鲁科加斯十分之一的水平,也值得庆贺了。

    我放下心里的浮想,专心的跟在恰西后面,现在除了恰西的斗篷以外,又多了一样东西可以引导我前进,那就是叮叮叮的锤声,毫无疑问,能够发出这种声音的铁匠,在哈洛加斯里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最优秀的铁匠拉苏克,恰西的父亲。

    数分钟过后,恰西的脚步声终于停了下来。

    一阵呼啸的风吹过,将眼前的大雪帘幕吹开了一些,让我模糊看到了前方的高大石屋轮廓,以及石屋门侧的一个敞墙式的棚子,依旧是用巨石砌成,深青灰色的古旧石面,除了证明它有多么顽强结实,经历了哈洛加斯数十年的暴风雪而屹立不倒以外,也能看出来经常受到炉火的熏陶。

    在只有一面墙的敞开石棚里面,巨大的一体式锻造工房正从烟囱上吐着浓烟,时不时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给人些微蒸汽朋克的感觉,下面是燃烧正旺的炉火,一道巨人的身影正背对着我们,在锻床上用力敲打,叮叮叮的声响源头正是那里。

    暴风雪似乎弱了一些,恰西的步伐停留在刚好看得到那道背影的距离,即便是背对着她,我依然能够很肯定,此时的恰西正在望着那道背影流泪。

    “父……父亲……”伫立许久,恰西身上已经积满了雪,快要变成雪人的时候,她才轻轻的,从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模糊呼喊,游子之心,归乡之情,思家之怯,尽在这一声中淋漓体现。

    连站在她身后的我,也是十分艰难的,才听到她喊出这一声。

    但是,背对着我们,隔着起码有十米距离的拉苏克,却在恰西的声音响起来之后,手中每次都准确无误的落在同一个点上的铁锤,忽然一歪,发出的“叮”的一声,就似一首完整流畅的乐曲之中,忽然不小心弹错了一个重音符,嘣嘚一声,显得特别刺耳。

    不仅如此,这歪了一下,竟然让拉苏克连铁锤也握不稳,弹了起来,在锻床上调皮的打了几个转,又掉落在积雪的地上,嗖一声完全没入雪堆里看不到影子。

    这或许是拉苏克的锻造生涯里,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巨大失误,哪怕是在初学的时候,也不会连铁匠视若生命的铁锤也握不稳从手上掉落。

    至于如何能猜出这一点,从恰西的巨大反应中就能窥到一二。

    对她来说,父亲一直是仰望尊敬以及追赶的目标,从小到大的印象之中,作为铁匠的父亲的背影,就像亚瑞特山脉之巅上的那三位野蛮人祖先一样高大,坚强屹立,从未有过失误。

    “父亲。”恰西惊声叫道,再也顾不得内心的诸多复杂感情,连忙跑上去。在拉苏克的背后,焦急的看着他,却不敢上前。

    “回来了吗?”拉苏克不慌不忙的蹲下去,在雪堆上扒着,寻找他掉落的铁锤,然后淡淡的回应道,就仿佛是自己的女儿刚刚放学归来。

    “是……是的。”恰西低着头,咬住嘴唇,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

    “说过多少次了。”拉苏克依然扒着地上的雪堆,厚的没过膝盖的雪。已经被扒的只剩下薄薄一层。铁锤早已露出,他就在铁锤上面抹着,仿佛上面沾着的雪粒有千斤之重,必须全部清理干净才能够握的起来。

    抹着抹着。满手也是雪了。他就在自己脸上用力的搓一搓。将雪搓融化了,再继续抹。

    “我说过多少次了,在我忙着……不对。在任何一个铁匠工作的时候,绝对不要出声打扰,这是最基本的礼貌,为什么身为铁匠的你还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是的,我错了,父亲。”恰西在父亲面前,就像是老鼠遇到了猫,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唯唯诺诺的应着。

    “还不够啊,这样的你,也想成为一名合格的铁匠,太天真了,简直就像在把铁匠当成过家家一样。”

    “父亲,我……”恰西什么都肯听,唯独对铁匠的向往,没办法退让,那是打从她小时候开始,看到父亲在锻炉前的高大身影,听到清脆的落锤声,感受到火和金属的温暖,就已经铭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没办法了。”拉苏克却不等女儿说下去,有些粗暴的打断她,拾起一尘不染的铁锤,重重放在锻床上,发出一声震耳巨响。

    “这几天雪,大的完全不让人干活了,正好闲着没事,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你说一说,也好让你知道成为一名合格的铁匠到底有多难,能尽快知难而退,不要总是给大家添麻烦。”

    说着,拉苏克转身往屋子里走,依然留下一个冷酷的身影,由始至终都没有面向自己的女儿。

    “拉苏克大叔,我也来了。”见他似乎完全把我给无视了,虽然不想打扰他和恰西的特殊的父女感情交流和对话,但我好歹得证明一下存在感啊。

    “是……是吴小子吗?”拉苏克装饰完美的沉稳威严的父亲声音,瞬间出现了一丝破绽,闪过慌色。

    “是我啊,真是伤心诶,我好不容易把你的女儿找回来,大叔却连正面看我都不看一眼。”我故作委屈,实则促狭不怀好意的看着拉苏克的背影。

    “不……不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刚刚干完活,脸上黑漆漆的,怕吓着了你,嗯,对,就是这样。”拉苏克变得更加慌张,不干不脆的,一点都不像他平时的作风。

    我却已经笑抽了肚子,拉苏克大叔你就别掩饰了,除了恰西以外,还有谁猜不出你现在肯定是满脸的泪迹啊。

    拉苏克也是机智,见有我这个捣乱分子,为了强行挽回父亲的威严,他大吼一声:“孩子他妈,女儿回来了,吴小子也来了,你快点出来接客!”

    我脚步一跄,什么叫出来接客,这家伙真是慌不择语了。

    说着,拉苏克就匆匆进了屋子,就在他刚刚进去的一瞬间,另外一道同样高大的身影却冲了出来,目光紧紧看着恰西,大步流星,宛如巨人一样一步就是两三米的距离,连狂猛的暴风雪在这道身影面前,也只有被撕裂的份。

    “恰西,你总算回来了!”这道不比拉苏克矮多少的野蛮人身影,拉苏克大婶,上来就给了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让我感动于母女见面的温馨场面之余,内心也有点微妙的感概。

    在接近三米高的拉苏克大婶面前,两米左右的恰西就犹如六七岁的小孩一般,只长到母亲的胸口那么高,拉苏克大婶为了抱她,甚至不得不将腰弯下一点点。

    妈妈呀,巨人的世界好可怕!

    眼看这份温馨即将酝酿融化,接下来就是母女两好好谈话的时候了,拥着女儿的拉苏克大婶却忽然变脸,一边抹着眼角的泪水,一边操起一根大棍,高高抬起,啪一声就落到恰西的屁股上。

    “你这笨蛋女儿,一走就是两年。还要不要家了,还要不要家了,那么能走,看我不打死你,把你两条腿给打断了。”

    说着,木棍子犹如鞭影一样落下,无论恰西怎么躲,怎么跑,都能准确无误的落到她的屁股上,这除了战斗力方面的因素以外。显然也是将女儿的行动模式彻底摸清了。

    这……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记得的确挺道格格夫说过,野蛮人一族的教育方式就是棍棒底下出孙子,反正皮粗肉糙,打不坏。据说每个野蛮人从小到大。若是被父母揍的少于打断一百条特制的棍子。就算是乖宝宝了。

    问题是,熊孩子也就罢了,对待乖巧的女儿也那么毫不留情。不愧是粗犷豪迈的野蛮人一族,大开眼界了,只是,我该不该上前阻止呢?这是个问题。

    拉苏克大婶虽然凶悍,那棍子是举的高高,轻轻落下,看起来疼,但是对于恰西来说,可能羞耻感比痛楚要强烈百倍。

    “妈妈,妈妈,凡长老正在看着,正在看着。”最后,恰西终于忍不住用带着泣音的声音大喊道。

    “凡长老?”拉苏克大婶一愣,棍子缓缓落下,往这边一看,目光和我对视了足足三秒。

    接着,她仿佛变脸似的,脸上的泪水狠狠一抹,发出爽朗的大笑。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我这笨蛋女儿为什么会乖乖的回来,原来是因为凡长老,不好意思啊,让你看到了不成器的女儿丢脸的样子,来来来,快进来坐吧。”

    然后转过头,对女儿板着脸。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煮奶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