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三十三章 吃我一记大弹指神功啦!
    ***************************************************************************************************

    “啊,对了,你说你前段时间去了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为了让恰西打起精神,我只能机智的转移话题,让她的注意力分散。

    “嗯,三个月以前,直到半个月以前,都在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一直到那里的暴风雪实在太大,已经无法在外面自如行动,才转到鲁高因这边。”

    “难怪了,那天在哈洛加斯的暴风雪里见到的疑似熟悉身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你了。”我嗯嗯点头,终于又解开了一个谜题。

    “凡长老最近也去了哈洛加斯?”恰西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了一些,好奇问道。

    “咳咳,是的,有点事。”我眼神有些飘忽,生怕不小心说多了,把不该暴露的秘密暴露出去,比如说那次是我去第二世界的罗格营地找正在历练的莎拉和小黑碳,被莉莉斯吸了血,还和莎拉在河里激情play了好久……

    咳咳咳!

    “总之细节不必在意,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忘掉一切,好好的睡一觉,就算有什么烦恼也等醒过来后再想,就当是为了为你操心不断的拉苏克大叔着想,怎么样?”

    “我知道了。我会的。”恰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露出认真表情,果然是一般一般的憨厚女孩。

    等恰西起身告辞,回到房间以后,我瞄了一眼门外,无奈出声。

    “进来吧,小偷小摸的可不像是公主该做的事情。”

    窸窣一声,门外传来被发现的慌张细响,然后一声熟悉的充满怨气的“诶哈哈”笑声响起,门发出咔嚓一声轻响。蒂亚推门走了进来。

    “我……我可没有偷听什么哦。就是……就是有点好奇。”小丫头脸红红的,急忙辩解道。

    紧跟在她身后,贝雅丫头的脑袋也瞧瞧探了进来,让我脸上的无奈更深。她往屋内张望几眼。还十分失礼的耸着娇小玲珑的鼻子嗅了嗅。仿佛我的房间里可能会出现什么怪味似的,真是个极度无礼的丫头公主。

    不知为何露出满意的表情,她的脸色一下子转为傲娇。两手叉腰站出来:“我……我可不是来偷听的,对了,因为这里是本殿下的地盘,本殿下是来巡房的,就是那么简单。”

    那真是辛苦你了,贝雅老板娘,顺便给我去做个宵夜如何?

    还不够,紧接着贝雅身后,本子娜也若无其事的站了出来。

    “你又是来做什么?”我用力摁了摁太阳穴,差点给这些家伙跪了,我和恰西说个话,真能吊起你们那么大的好奇心?

    “我是来保护蒂亚的,蒂亚那么晚来猴子的房间,脑子里塞满色情思想的猴子会做些奇怪的事情也不为奇。”

    本子娜的脸皮可比贝雅厚多了,贝雅找借口至少还会脸红一下,她却说的理直气壮,仿佛真有这么回事。

    “我说,我和蒂亚现在算是未婚夫妻了吧?就算真的做点什么,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对于本子娜这种说法,我不予认同,找什么堂而皇之的理由,这货分明就是见不得我好。

    “所以才说你是只色情猴子,没有结婚前满脑子就想做这样那样的事情,真是不知廉耻。”

    “到底什么是这样那样的事情,你到是说说看啊。”我促狭的看着本子娜。

    “就是……就是在床上……你……你这笨蛋猴子,看看你都骗我说了些什么!”急忙回过神来的本子娜,脸上涌现出羞怒之色。

    看到本子娜慌张失措的样子,我畅快的大笑起来,太天真了,真是太天真了,本子娜童鞋,亏你还是劳模典范,同人本之王,竟然不知道做那种事情,可不一定需要在床上,老夫的经验甩你十条街有木有!

    “可……可恶,真是羞辱,没想到竟然会被区区一只猴子调戏,活不下去了,我要先杀了你然后再自杀。”见我大笑,本子娜更加羞恼,手中寒光一闪,雪白细剑就已经杀气腾腾的装备上了。

    “等等,你想死为什么还要拉上我!”我大惊失色,这家伙难道是太饥渴了,下地狱也想找我陪她一起下。

    “说多无用,笨蛋猴子乖乖坐着让我刺就好了。”

    “会乖乖坐着才怪呢你这笨蛋!”

    “好啦,娜娜,凡凡,停手哦。”又是蒂亚,我们已经习惯她来圆场了,因此话音一落,本子娜手中的细剑就收了回去,我也将当盾牌用的椅子放下,重新坐了上去。

    “这次就饶你一条狗命,笨蛋猴子。”

    “到底是狗还是猴子,虽说是个人偶但好歹也带个人字,你却连人话都不会说了吗?”

    目光死死对视着,仿佛在半空激出火花,最后,我们同时把头一撇,发出不屑的轻哼。

    “坐吧,要茶自己倒。”

    我掠了一眼,发现来的都是公主殿下们,就差爱娃儿了,不过这变态抖m天使,估计也在隔壁房间将一切情报收在耳眼之中,只是和蒂亚她们还没有混熟,不好意思一起跟过来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我面前。

    “凡凡,和恰西聊的怎么样,她最近过的怎么样?”蒂亚和恰西也算是有一段交情,因此从她口中说出关怀话语,算是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嗯啊,这几年过的很不容易,都是我的错。”我将情况大致说了一下。介于贝雅和本子娜还不了解根本的情况,只能从巨人铁匠鲁科加斯说起了。

    “巨人传承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愿意给别人,还说没有一腿!”结果话刚落音,贝雅就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双马尾抖动不断,仿佛要化作两只手臂死死的指向我。

    我一口茶喷出,呆愣的看着这笨蛋丫头。

    我和恰西有一腿?拜托,这种蠢话到底是得身处哪个低智商次元才能说得出来?就我和恰西?恰西可是野蛮人啊同志。

    天使和人类结合我是听过,甚至眼前就有一单,可是野蛮人和人类……抱歉。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没听说过有这样的组合。

    再说了。

    我用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贝雅:“先不说有没有一腿这档事,好像和你无关吧贝雅公主大人?”

    “谁……谁说的。”贝雅瞬间慌乱了一下,很快又鼓起了气势:“我是在帮阿尔托姐姐盯住你,不让你再在外面沾花惹草。惹阿尔托姐姐伤心了。”

    “有这回事吗?好像阿尔托莉雅还没说什么吧。你怎么到先急上了?”我硬生生将皇帝不急太监急这句俗语忍了下去。暗黑大陆貌似没有太监这个职业。

    “那是因为阿尔托姐姐太善良了,我可不同,我会化作恶魔。死死的盯着你,为阿尔托姐姐做主。”

    小丫头越说越来劲,最后甚至慷慨激昂的握紧拳头站了起来,一副正义的化身,容嬷嬷的绣花针的凛然表情。

    我翻了个白眼,感觉已经彻底和贝雅丫头没有共同话题了。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等恰西睡醒过来之后,我想和她去一趟哈洛加斯,蒂亚,你要一起去吗?”

    “嗯啊?我嘛……”见心上人征求自己的意见,蒂亚心里甜甜的,略做思考过后却遗憾摇头。

    “我就不去了,大家跟着去的话,恰西心里大概会更加紧张不安。”

    “说的也是,应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快的话一个下午就够了。”我点点头,表示随意。

    “那么我们就分头行动,克莱西纳婆婆那边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吧,可以吗?”蒂亚拍着胸口打包票,她知道我不大喜欢做这样的事情。

    “嗯,谢谢你,蒂亚小丫头。”我被蒂亚的温柔和细心小小的命中红心一记,忍不住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脸上又捏了捏。

    “讨厌,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叫我小丫头。”蒂亚晃着小拳头做无用可爱的威胁,表情却十分享受我的亲昵摸头和捏脸。

    “看不下去,真是白忙活了。”对于我无视她和蒂亚亲昵的举动,贝雅丫头看不下去,气呼呼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将背后的双马尾狠狠一甩,转身推门离去。

    “那我也走了,凡凡好好休息吧,哈洛加斯那边冷,记得准备多点衣服。”

    蒂亚依依不舍的叮嘱着,虽然不舍,但是来自竞争对手的直觉,让她知道如果她不走,打算留在这里的话,已经离去的贝雅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而且娜娜这边也……

    所以没办法,可能真的得等到结婚才能和凡凡……咳嗯,这样也不错,嗯。

    带着一丝丝羞涩脸红,贝雅踮起脚尖飞快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在我还没有回过神的事情就迈着轻快活泼的步伐离开了。

    “笨蛋猴子就一个人在床上好好发情吧。”最后,本子娜从门缝里留下这句充满恶意的话,将门用力一关。

    真拿这些家伙没办法,捂着被蒂亚亲吻的位置,我心里暖暖的,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算了,我也开始修炼吧。

    白光一闪,以圣月贤狼姿态出现,刚打算躺下,进入梦之境界里修炼,却见爱娃儿无声无息的出现,对我露出乞求的目光,就似纸箱里的幼小弃猫看着路过的行人,从眼神里发出“收留我吧,我会乖乖的”的强烈渴望。

    我:“……”

    “只能握着手,不能再多了。”眼神对视了好一会儿,我终于败北在爱娃儿的抖m眼神之中,无奈叹道。

    “嗯。”用力把头一点,爱娃儿笑容灿烂幸福的飞上来。将置于怀里,以自身体温烘暖了的小手伸上来,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不理她,径直躺上了床,懒洋洋的眯眼打了一个哈欠,最后,在爱娃儿欲哭的表情中,才不情不愿的将手伸出,握住她那尚带着胸口余温的小手。

    眼角余光下意识的落到爱娃儿高耸饱满的酥胸上,仔细闻的话。或许还能闻到淡淡的**吧。大概。

    手握上来的那一刻,爱娃儿仿佛得到了最大的幸福感般,一瞬间竟然精神恍惚,有种似在做梦的感觉。身子摇晃了几下。几乎软倒。

    紧接着。她清醒过来,以最快的动作将另外一只手也伸了上来,紧紧握住那只手。那气势,仿佛在宣布,这只手是我的了,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会主动松开。

    看到爱娃儿幸福的要死的捡到宝的表情,我有点后悔,是不是对这变态天使太好一点了,让她感觉到赚大了?其实让她和自己保持三米距离就可以了,她就已经满足了?结果我却把三米缩短为零,还让她握住手。

    算了,现在反悔已经太迟了,下次,下次一定要让她知道得意忘形的下场。

    我心里轻哼了一声,缓缓合上眼,准备进入梦之境界。

    爱娃儿痴迷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圣月贤狼,只觉得这具散发着皎洁冰冷神圣光辉的身体,无一不是最完美,光是靠近就让她几乎窒息。

    可惜,没有获得允许,她没办法再接近一步,否则的话,就算是握在手心中的这只温暖的小手,也会离自己远去。

    紧紧握着这只手,爱娃儿缓缓坐落,无法判断自己是否被允许坐在床上,她只能在冷冰冰的地板坐下,身子倚靠着床,这样坐的话,这只手的高度恰好和她的面庞平行。

    啊啊~~~贤狼大人的手……县狼大人的手……

    爱娃儿小心翼翼的将脸凑上去,用光滑的脸蛋在那手上蹭了蹭,然后飞快的离开,谨慎的看着床上的圣月贤狼,发现对方没有动静之后,又飞快的蹭了蹭,飞快的离开,飞快的看上一眼。

    如是不厌其烦的试探了十几遍,终于确认圣月贤狼不会反对,她才彻底将脸蛋凑上去,在这只手的指尖上,指节上,手心上,手背上,在任何一寸可以蹭到的地方,用自己的脸轻轻厮磨着,柔蹭着。

    呼哈……呼哈……如果……如果能……

    爱娃儿脸色潮红,眼神迷离,从口中发出的气息急促而滚烫,就仿佛是刚刚经历过初次【哔】潮的少女般,说不出的妩媚**诱人。

    如果……如果贤狼大人能用手……能用手……欺负……欺负自己就好了……如果……

    她的目光,紧紧盯着近在眼前,似青葱一般纤细精致的食指,仿佛着了魔一般,缓缓靠近,再靠近,然后缓缓张开吐露着炙热气息的娇软樱唇,啊呜一声,想要将这根食指含住。

    就在她含下去的一瞬间,这只手忽然一抬,食指一缩,消失在她的口中,曲起和拇指相连,摆出来一个o字形。

    然后,食指用力一弹,准确无误的落在了爱娃儿的额头上。

    强大的弹指力道,甚至让坐在地板上的爱娃儿上半身整个向后狠狠一仰,人仰马翻的跌倒在地,被弹中的额头处泛红起来。

    圣月贤狼可是世界之力,只要用上了一点力道,就算让领域实力的爱娃儿整个飞出去都很简单。

    额头传来痛楚,爱娃儿却顾不得去揉一揉,以最快的速度坐起来,连忙握向那只手。

    发现那只手并没有躲,自己也没有遭到攻击后,她才松了一口气,露出后悔表情,看着圣月贤狼的目光反而更加崇拜尊敬。

    贤狼大人……果然是个守信用的人,错的是贪心的自己。

    于是,接下来的整个晚上,爱娃儿安分下来,不敢再次越界,保持着紧握圣月贤狼的手,脸蛋蹭在上面的姿势,至于有没有睡,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