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三十一章 故人相遇
    ***************************************************************************************************

    拟生体分身身亡之处,那堆掉落的五颜六色物品完全吸引住了我的目光,但是,咳咳!

    重重咳嗽一声,我硬生生的将目光挪开了。

    不行啊我,身后有女孩们看着,尤其是贝雅和本子娜之流,是吾等大敌,以及爱娃儿之流,是传说中的超级土豪皇三代,怎么能表现出财迷的样子让她们抓住把柄或者小瞧呢?

    淡定,我要淡定,不能让封印在左眼中的**魔王控制了身心。

    捂着右眼,我做出一副痛(中)苦(二)状,当然,变身得取消了先,毕竟用圣月贤狼变身来卖节操还是有点……而且大家对圣月贤狼的态度也让我不舒服,就好像变成了陌生人似的。

    结果我才刚刚取消变身不久,身后走上来的女孩们,以精分严重,已经药不能停的贝雅为首就先发话了。

    “呜哇,笨蛋吴在和拟生体的战斗里被伤到了眼,从此变成了独眼笨蛋吴,带着眼罩的他无奈走向大海,登上了船,走上了成为独眼笨蛋海盗财迷船长吴的不归路。”

    “你三流小说看多了。”

    我回过头,恼羞成怒的毫不犹豫就是一记手刀落在贝雅的光洁额头上。可恶,我这是多么标准的中二真红黑死魔眼流啊,怎么可能去当海贼那种无料的职业。

    “呜哈,可恶,竟然偷袭本殿下,区区笨蛋吴,给本殿下记住。”大概是圣月贤狼的余威尚存,被我一记手刀之后,贝雅娇蛮的冲着我嚷嚷,却似在顾及什么并没有动手。完全不符合她身体动的比脑子快的笨蛋属性。

    嗯啊。总算精分还有救,那啥,医生,医生!快将这家伙送到青山里接受深度治疗吧。

    “凡凡。凡凡。大丰收哦。大丰收哦。”蒂亚机智的选择了在这个空隙插话进来,轻描淡写的转移了我和贝雅的火药味。

    “嗯哼,这也没什么。经常和我在一起的话,就不会这么大惊小怪了。”

    姨妈大,就等你这句话了,我装模作样的轻咳一声,风轻云淡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做苍茫状,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堆极品装备爆落流。

    “噗。”黄段子侍女很不给面子,不知道是真的忍不住笑岔了还是在故意拆我台的转过头去,噗的笑了一声,仿佛在说,快看,这里有个把牛皮吹烂的笨蛋亲王。

    啧,可恶,失策了,忘记了这笨蛋侍女以前是跟过我一段时间的,在对付再生妖塞尔森的时候,知道我的底细。

    三无公主也是奋笔疾书,打算利用我刚才的吹牛皮好好书写一笔,我懊悔的在内心otz倒下,一失足成千古恨,莫过于是。

    但是没办法,其他女孩还在看着,本王必须强行装这个逼啊!

    爱娃儿见我变回原样,顿时也恢复了原本冷淡的姿态,好歹没有立刻隐身,算了给了我一点面子,她的目光下垂,一眨不眨,似地上有个蚂蚁窝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至于那堆装备,她由始至终都没有瞧一眼,果然是个史诗级的土豪公主,我能绑架你吗?可以绑架你吗?!

    “是吗?难怪凡凡那么厉害,诶嘿嘿。”

    果然不愧是我的未婚妻,元气活泼善良的美少女蒂亚,见气氛冷场,她立刻发挥了开朗属性,将气氛炒热,并顺势就抱了上来,搂住我的胳膊。

    “又错了,小丫头,我厉害可不是因为装备。”我轻轻在这惹人爱的小妮子鼻头上刮了一下,想将她拥入怀里的冲动越发强烈。

    “不说这些,我们来看看爆落了什么吧,直觉告诉我里面有不错的装备。”在蒂亚的善良感染下,我也放下内心的一点小小矜持,拉着她的小手,不理其她人,直接来到拟生体分身的尸体面前。

    尸体已经碎成了无数冰沫,所以能很轻易看到装备里的光芒到底是什么颜色,五颜六色的光芒中,最吸引我们的无疑是最极品的装备,一古朴暗金色,一诡秘深绿色。

    竟然同时爆落了暗金装备和绿色装备,该不会是因为自己太久没刷装备了,运气都储存起来一口气爆发了吧?

    我再也忍不住罗格第三吝啬的财迷属性,喜出望外,合不拢嘴。

    “蒂亚,来,你帮我辨识吧。”看着一眼身边的女孩,我温柔的说道。

    “嗯。”蒂亚喜悦且幸福的点点头,她历练的少,很少有过这样的大爆,最重要的是,心上人愿意和她一起分享这份喜悦,说明已经完全将她当成家里的一份子了,这份意义比什么都重要。

    “从哪里开始辨识好呢?”

    “暗金装备吧。”我冲从金币堆的缝隙里透露出的一道暗金金属光芒物品看去,从细节和大小看来,这应该是一件大型装备,很可能是铠甲。

    “嗯。”蒂亚乖巧的上前,将金币拨开,一件闪烁着暗金光泽的淡棕古朴胸甲出现在了她手上。

    “呃,这是……”蒂亚吐了吐舌,似乎已经猜到了,也对,以她的记忆力,再以暗金装备的独特唯一特性,一眼能判断出是什么应该很容易,就比如说那黄段子侍女对我做过的不可饶恕的事情。

    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我忍不住回过头,瞪了黄段子侍女一眼,就见这小侍女也望过来,紫色的美眸里满是得意,她的嘴唇在微微颤抖。似乎想说些什么。

    不要,不要啊你这笨蛋侍女,我不想听!

    结果乘我不备,她的声音还是直接通过灵魂联接里传了过来。

    【笨蛋亲王,这很有可能是督瑞尔的壳护胸甲哦。】

    噢噢噢噢——你这笨蛋侍女啊,还我的期待!还我的喜悦!我可是为了这份期待和喜悦,特地把关于装备介绍的知识给忘记掉的,回去我绝对绝对饶不了你!

    心里酝酿着如何惩罚这胆小抖m侍女,这一次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哪怕她在我面前趴伏。对我露出含泪的求饶目光。

    这边。蒂亚已经在辨识胸甲了,随着更加浓烈的暗金光芒闪过,果然不出所料,这就是暗金扩展级的胡胸甲。督瑞尔的壳护胸甲。

    督瑞尔的壳护胸甲

    防御:824

    耐久度:150/150

    需要等级:62

    需要力量点数:96

    +240%防御强化

    +(2.5*角色等级)防御

    +(2*角色等级)生命

    抗火+30%

    抗闪电+30%

    抗毒+30%

    抗寒+80%

    无法冰冻

    +25力量

    +3技能点

    ……

    哦哦哦。不愧是扩展级别的暗金装备。属性非同凡响有木有。

    胸甲的防御力本来是比较薄弱,相对应的,力量需求也会大大减少。比较合适一些想要提升防御的法系和敏捷系职业,比如说法师和刺客。

    但是督瑞尔的壳……算了,念的太拗口了,就叫督瑞尔的护胸甲吧,虽然只有240%的防御强化,在暗金装备里这个数值应该是几乎垫底的了,充分体现了胸甲的防御缺陷,但是它利用另外一条属性弥补了胸甲的缺点,就是根据等级增加防御这条属性。

    因为现在处于未装备状态,这条属性的作用并未显示出来,假如我将它装备上,那么以我的等级,乘以一个2.5的防御……是多少呢?咳咳咳,总之本数学帝懒得计算了,应该差不多有一千上下的防御吧,这样一来防御就不算是缺陷了。

    此外,督瑞尔的护胸甲抗性也加了不少,用某句广告台词形容就是给你全方位的最贴心呵护,三层吸收,绝不侧漏。

    无法冰冻这个特殊属性是画龙点睛之笔,不过对我来说到是可有可无,除非它能防御住拟生体本体的热情【拥抱】。

    接下来是绿色装备,是件小玩意,但是价值可不小,一件绿色项链。

    绿色项链的可能性就多了,这下子你猜不到是什么了吧?我回过头蔑视的看了黄段子侍女一眼,果然,这笨蛋侍女在装傻数星星,无视我的目光。

    蒂亚动作利索,飞快的辨识了,绿光一闪,出现在眼前的项链的真面目却让我们两个呆住了。

    塔拉夏的判决(talrasha’sadjudication)

    项链(amulet)

    需要等级:78

    +3法师技能

    抗闪电+60%

    +20-200闪电伤害

    +100法力

    +120生命

    塔拉夏的外袍套装

    塔拉夏的警戒之眼

    塔拉夏的赫拉迪克纹章

    塔拉夏的守护

    塔拉夏的织细衣服

    塔拉夏的判决

    ……

    竟然是塔拉夏的套装?

    我和蒂亚相似一眼,差点惊呼出来,有那么刹那,我差点将它当成是正牌货了,可是一想干掉的只不过是拟生体分身,再看看属性,哦,原来是山寨货,正品还是拟生体的本体身上镶嵌着呢。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区区一个拟生体分身能够爆落如此高级的项链?

    或许是因为拟生体本体身上存在正品的缘故吧,想不通,我只能做出这个解释,爆都爆出来了,我还纠结个毛啊,还能扔了不成?

    惊讶过后,我们也就淡然了,毕竟塔拉夏的两件正品神器,塔拉夏的守护(衣服)以及塔拉夏的赫拉迪克纹章(面具)都被我亲手弄回来了,还会在乎一件小小的山寨货吗?

    接下来就是一些蓝色装备。金币药水,以及一颗无瑕疵宝石和其他等级类型的宝石,还有一颗符文之石,我这一次该不会是把拟生体分身的内裤也爆了吧?

    对此,蒂亚的解释是拟生体是新来的魔王,被杀的次数很少,爆率会高一些。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再加上我的恐怖爆率,别说是内裤。就是将【哔】毛爆出来也不稀奇。嗯嗯。

    请容我蹲地捡一下节操。

    符文之石是十二号的索尔(sol),算是最常用到的符石,有了它,我似乎又可以考虑打造一些奇怪的符文之语了。

    将拟生体的全部爆落物品收拾好之后。我将督瑞尔的护胸甲递给了蒂亚。

    “蒂亚。这个给你。”

    “咦……咦?这个……太贵重了。而且我的等级还穿不上。”蒂亚慌了一下,摇头道。

    “是啊,挺贵重的。那么,你能拿什么来交换呢?”我促狭心起,咬着蒂亚的晶莹耳垂低低问道。

    “别忘记,你的身体可是早已经被我用一件法师袍给骗到手了,属于我了,可不能再拿来换了哦。”

    以往蒂亚说出来让我落荒而逃的话,现在终于反过来被我拿来调侃蒂亚了,看到小丫头脸红红的害羞表情,这感觉,就一个字,酸爽。

    “我……我没什么好换啦,都是……都是属于凡凡的了……”蒂亚低着头,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害羞声音柔柔说道。

    我差点被萌出了一口老血,不……不行了,这样的蒂亚……身心完全属于我的蒂亚……成为了我的私有物品的蒂亚……好萌……好诱惑……好想立刻就抱回家对我自己的物品为所欲为啊啊啊!!!

    忍住内心的无数狼嚎,我定了定神,更加坚定的将胸甲塞给了蒂亚:“既然是这样,我将自己的装备给自己的所有物,有什么不对吗?”

    蒂亚发出一声可爱的小悲鸣,没辙了,抱着护胸甲,弱弱的抬头,用湿润妩媚的眼神看着我:“说好了,我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换了哦,本来除了身体,还有这颗心,可惜,竟然早就被凡凡免费给骗走了,有点不甘心呢。”

    说着说着,这丫头似乎也觉得好笑,灿烂的冲我羞笑了笑。

    我再次苦闷的捂住胸口,被蒂亚一句又一句的真情告白给萌的死去活来,这丫头,今天是想让我暴血而亡吗?

    “为什么凡凡不要呢?刚好能穿上吧?”收下督瑞尔的护胸甲后,蒂亚奇怪的看着我,我身上是什么装备,她大致也是知道的。

    “比较鸡肋吧,你也知道我的狼人变身免疫冰冻伤害,这件护胸甲穿在我身上太浪费了,而且防御还是有点薄弱,我现在最想要的属性一个是防御,一个是增加技能。”

    我笑着解释道,又想起了和大师兄交换的格瑞斯华尔德之心,顿时心疼不已,这衣服才是我近期的目标啊,于是开始寻思着是不是找个机会给大师兄一记深夜深巷麻袋套头拍砖板流,将他身上的衣服给扒下来,然后死不认账。

    “这项链你要不要,法师用的。”我又将山寨版项链递给蒂亚,她连忙摇头,并给出建议。

    “等级需求抬高了,我可用不上,凡凡可以拿去第三世界换点好东西。”

    “说的也对,第三世界的前辈们口袋里可是着实揣着不少好玩意呢。”

    我一想,顿时眉开眼笑的夸奖了蒂亚一番,第三世界一定有不少在凑山寨版塔拉夏一套的法师前辈吧,嘿嘿嘿,就让我用这条项链好好敲诈他们一笔,最好能将他们收藏不用的纪念品全都给压榨出来。

    “好了,任务该完成了吧?可别告诉我还要去第三世界。”

    “我可不敢,连凡凡都不是对手的拟生体本体,大概被它看一眼就要冻结了。”蒂亚吐了吐舌头,做怕怕状。

    “任务已经告一段落了,当然,还要进行测试,这个工作就交给其他擅长的族人去完成吧,我们只要回去敬候佳音就行了。”

    “也就是说,还得在第二世界这里待一阵子了?”

    我苦了苦脸,已经不想再和克莱西纳打交道了,刚第一次见面,她就要给我建雕像,这要是再多见几次,指不定还能捣鼓出什么奇怪的念头呢。

    “没办法,克莱西纳婆婆已经说了,让我们多留几天,为昨天的怠慢道歉,另外关于那件事,也想和我们再商量商量。”

    “呃……”我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哪件事?还不就是雕像的事情呗,我的天啊,道歉是假,想和我和蒂亚商量雕像的造型体位是真吧。

    算了,我已经自暴自弃了,只要不是将我和蒂亚在床上的体位雕刻出来,无论怎么样都好。

    “回去吧,还能赶上回旅馆做晚饭,贝雅丫头,你该不会是只包下旅馆一天吧?”

    “谁说的,本殿下已经将整个旅馆买下来了。”这公主丫头的双马尾顿时舞动起来,对我发出警告。

    很好,这双马尾还能再萌一点吗?我期待它超越吾王的金色呆毛的那一刻。

    还有,土豪我们做朋友嘛~~~

    启动回城卷轴,回到鲁高因,再传送回赫拉迪克,一行人风尘仆仆的出现在街道上,在斗篷的掩护下快步行走,打算尽快回到旅馆……哦,不对,现在应该称之为精灵公寓了,回去那里好好梳洗一番。

    就在我埋头专心赶路的时候,忽然,一道似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从旁边飞快掠过,对方似乎也步伐匆匆,没有注意前方,在擦身的时候手臂撞了一下。

    我身形晃了晃,对方却是后退了几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熟悉的声音,自眼前熟悉的身影口中响起,让我动作一顿,然后惊讶抬头。

    “是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