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三十章 机(贪)智(婪)的圣月贤狼
    ***************************************************************************************************

    嗯啊,决定了,就这么办吧。

    伴随着白光的亮起,月轮的舞动,明亮刺眼的沙漠受到某种力量的影响,忽地一下子暗淡起来,天空笼罩起一层如灰云般的淡淡迷雾。

    紧接着,迷雾仿佛被一只大手拨开般的四散,一轮皎洁神圣冰冷的明月,取代沙漠傲阳出现在头顶上空。

    一直隐身的爱娃儿忽然出现,不断拍打着背后的一双天使翅膀,神色激动的抬头看着天空,那副样子,似飞蛾扑火一样想要朝着那轮明月飞去。

    紧接着,没等她有任何动作,明月忽然绽放,皎洁的光影在地面凝聚成一道人的身影,仿佛月神下凡。

    圣月贤狼,如是身姿。

    真是麻烦死了,每次变身都搞的惊天动地,要是能再收敛一下精神力溢散就好了,像cosplay熊多好,背着一把鲑鱼剑低调出现,低调才是本德鲁伊的性格啊,当然如果鲑鱼剑能够稍微换点别的更正常一点的武器就更好了。

    抬头看了一眼愣愣看过来的大家,该不会又被自己的精神力影响到了,看到奇怪的东西了吧?好吧,爱娃儿那边我就不说什么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

    就在我想要弄点什么动静。让大家清醒过来的时候,蒂亚帮了我忙,直接以一声绞杀耳膜的惊呼,让所有人虎躯一震,犹如当面淋了一盆冷水的清醒过来。

    “为为为为为为……为什么……为什么凡凡会……会变成……变成这个样子?”亲眼目睹整个变身过程的蒂亚神色恍惚,甚至没办法用眼睛出现幻觉来安慰自己。

    “啊,忘记了,蒂亚是第一次看到我的圣月贤狼变身吧。”不仅仅是外表,连声音也完全变成了女性的清甜,以及被圣月贤狼自身气质所渲染的圣洁冰冷。

    “但是。我不是在信里告诉过你吗?”

    想起来了。貌似在精灵族向所有人暴露自己的圣月贤狼身份以后,自暴自弃的我,干脆也在和蒂亚的通信之中,写明了这些。

    “没有。绝对没有。”蒂亚呼哧呼哧的摇着头。甚至用双手在胸前比了一个大大的【x】字型。以示自己绝对不知道圣月贤狼这回事。

    “骗人,明明写了。”我可不是贝雅那种高等金鱼级别的记忆力,尤其是狼人变身对智商和记忆力有一定加成。绝对不可能记错。

    “我这里有凡凡给我寄的信,看了就知道了。”

    蒂亚干脆拿出物证,将半人高的厚厚一叠信纸从物品栏里取了出来,没想到她竟然随身带着我写给她寄去的信纸,让我挺感动的。

    “喏,这是凡凡在精灵族的时候写给我的三封信,如果有,那么应该就在这里了。”

    “让我看看……你看,这里不是写了吗?其实从地狱世界回来后,狼人变身就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新的变身名为圣月贤狼,外表更加女性化了,就是这句。”

    “这根本就不是外表更加女性化了,而是完全女性化了好不好。”

    蒂亚哭笑不得的指着我,如果眼前有张茶几,她十有**会一口气掀起,大喊一声【搞毛啊】。

    “呃……”

    蒂亚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我的内心,才不是这样,或许外表的确变得比较像女人了,但是我的心还是纯爷们啊,只要这颗心,这灵魂不变,我就永远还是那个东罗格第一男子汉啊!!!

    “呜~~~也就是说,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了?”蒂亚看了周围的女孩一眼,发现似乎只有她一个提出疑问,于是注意力转移到了奇怪的地方。

    “正是如此,哼哼,蒂亚丫头,就连本殿下也早过你很多知道。”

    我没来得及说话,贝雅丫头就抢先一步,犹如骄傲的小母鸡般抬头挺胸,得意说道,这笨蛋公主为了打击死对头也是蛮拼的,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愿意放过。

    “贝雅,别再给我添乱子了。”我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贝雅的头,然后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弹。

    “呜叽~~~是……是的。”

    本来被摸摸头而露出舒服表情的贝雅,因为这一弹发出惊呼,捂着额头,看了我一眼,本来以为她要发飙,没想到却乖乖的低了下头,简直比在阿尔托莉雅面前还要顺从。

    “……”

    差点忘记了,贝雅也是很……呃,也是圣月贤狼那迷惑人心的外表下的一名受害者。

    话说回来,这丫头该不会是精分吧?看到贝雅时不时向我投来的崇拜目光,我心里狠狠打了一个冷战。

    她明知道圣月贤狼和她口中的笨蛋吴是同一个人,面对同一个人,为什么态度差别能那么大?除了用精分解释以外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理解。

    至于爱娃儿,她虽然对待我的本体和圣月贤狼变身,也是截然不同的态度,但她好歹以为我的本体是为了掩饰身份,深入群众,探求真理(?),寻找人生的意义(???),圣月贤狼才是真正的姿态,从这一点来说,她精分的程度还比不上贝雅。

    算了,这种事情想越多,越头疼,完全无解,还是暂时先放到一边,把自己的事处理了再说吧。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慢慢习惯就好了。”

    忍受着蒂亚凑上来,将我从头到脚。甚至连一根头发也不放过的仔细观察一遍,然后还不满足,又耸动着娇小鼻头,不断在我身上嗅来嗅去,一直用了十多分钟才停下来。

    真是的,你也是小狗属性吗?

    “很好,差不多已经习惯了。”蒂亚童鞋举手说道。

    好快!比任何人都要快,我甚是欣慰啊蒂亚童鞋,你是我教了那么多年书悟性最强的一个。

    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我喜极而涕。

    然后。一只小手对着毫无防备的我抓了上来。准确无误的落到胸口上,在高耸起来的那两团玩意上抓了抓,揉了揉。

    “放肆。”我一记手刀落在蒂亚额头上,搞什么。对老师袭胸什么的。难道这笨蛋丫头想要上里番?

    “呜哈。”蒂亚捂着泛红的额头。看着手喃喃自语。

    “手感也是和女人一模一样。”

    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我自己知道就行了混蛋!

    看到贝雅她们对蒂亚露出羡慕表情,竟然也想跃跃欲试。我连忙拿出圣月贤狼的威严,一溜烟的从这群女色狼中跑开,真是的,真是的,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诚哥死的早啊。

    “别忘记了这次的任务,我去对付拟生体了。”隔空敲了蒂亚的脑袋一记,将她敲醒之后,我转身向拟生体飞了过去,一直抑制着的力量,也顺其自然的散发出来。

    在圣月贤狼身后的女孩们眼里看来,这又是另外一副唯美且震撼的景象,圣月贤狼所过之处,眼前的冰封世界仿佛面粉糊成的一般,纷纷粉碎散落消失。

    然后,更加深蓝的冰封取代了原本的世界,简直就是一副强者吞噬弱者的华丽画面,不同的是,吞噬的不是身体,而是整个世界,过程也并不血腥,而是唯美壮观。

    等圣月贤狼到达冰封世界中心,和拟生体面对面的时候,拟生体所创造出来的冰封世界,已经被圣月贤狼的冰封世界完全取代,并且这个冰封世界变得更加巨大,更加强大,让亲眼目睹这一过程的女孩们感觉到,拟生体现在就像是在圣月贤狼的肚子里一样。

    “好了,我也要干活了。”回过神来,蒂亚半蹲下去,手心按着地面,将庞大的历练魔法阵召唤出来。

    那边,和拟生体的战斗已经打响,拟生体的本体,看起来智力就不怎么行,或像一个懵懂的孩子,或像一个毫无生命气息的机器,就更别指望它的分身和投影能有多聪明了。

    面对圣月贤狼,它也是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抬手一招就是数十道似冰锥一样的粗大冰箭,朝着圣月贤狼四面八方包围过去。

    无数的事实告诉我们,招数多并不一定强,就比如说它的老大督瑞尔,无论投影还是分身,用的最多的招数都还是拖动着看似笨重实则迅速无比的庞大虫身,靠近敌人,唰唰两镰刀下去,颇有一法破万法,无招胜有招的境意。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可以不重视拟生体的招数套路了,因为摆在眼前的现实很残酷,貌似,可能,大概,拟生体的战斗力要比我强一点点,尤其是它继承自督瑞尔的永冻之力,实在太阴霸了,就连圣月贤狼也抵抗不了,这种时候,知己知彼就变得很重要了。

    拟生体的分身还不足以让我放在眼里,本来变身妖月狼巫就完全绰绰有余了,估计是因为最近向女孩们暴露了变身,再无顾忌,几乎每天都要变身圣月贤狼进入梦之境界里修炼,所以习惯成自然,下意识就变了这个。

    也罢,就当做是给还蒙在鼓里的蒂亚一个交代吧。

    抬抬手,十多道冰箭应声而碎,拟生体的攻击接踵而来,它的冰之身躯忽然暴涨,全身被一层似结晶般的蓝色冰封鳞甲包裹,从一个芊芊柔弱的少女形态,忽然变成了冰封怪物,模样颇有点像在哈洛加斯的冰窟里出没的寒冰爬行者。

    嗯,这一招有点意思,估计是在力量和防御上进行了强化,要是由本体施展出来,效果必须拔群,我得小心防着一点。

    见拟生体拿出了真本事,我打起了精神,终于拿出了一分干劲和它周旋起来。

    另外一头。蒂亚注视着拟生体的变化,估量着它的实力,开始缓缓调节起了历练魔法阵,顿时间,和拟生体战斗中的我感受最深,能够清晰无比的察觉到拟生体的实力,随着历练魔法阵的运作而不断变化,忽大忽小,忽强忽弱。

    心中不由的再次涌起了对历练魔法阵的惊叹和赞叹,这种神奇的力量。就是拿到数十万年前。那个强者鼎盛,魔法繁荣的白银时代,估计也能震惊世人。

    可以说,历练魔法阵就是联盟的命根子。是人类的根基。没有它。就没有历练体系,没有历练体系,冒险者就无法顺利成长。没有了冒险者的联盟,只不过是个空壳子,没了联盟的人类,早就已经沦陷。

    战斗持续了将近二十分钟,我也见识了不少拟生体的招数,这些应该就是它的全部了,毕竟只是分身,要是还有所隐藏的话那也太变态了。

    其中很是有几招让我眼前一亮,寻思着是不是可以用到圣月贤狼身上,毕竟圣月贤狼和拟生体的属性相同,除非是永冻之力专属的能力,否则它能施展出来的招式,我也能顺手学来。

    “凡凡,已经好了,可以了。”这时候,身后传来了蒂亚大功告成的声音。

    “蒂亚,我想问个问题。”我却不想那么快结束战斗,一边应付拟生体越发焦急凌厉的攻击,一边说道。

    “嗯?”

    不用回头,我也能想象到蒂亚现在肯定做了一个轻歪着头的萌萌困惑表情。

    “你能记住现在调节的力度,待会一口气找到这个点吗?”

    “我想……大概是没问题的。”虽然我说的含糊,但是蒂亚理解力惊人,竟然秒懂,甚至可能知道我的想法了。

    “那好,能拜托你完全取消历练魔法阵的压制吗?”

    “我知道了。”果然,蒂亚应该猜到了,面对我的请求没有露出丝毫疑惑,立刻就答应下来。

    紧接着,我感觉到了脚下的历练魔法阵,闪过一道战斗至今以来最强烈的光芒,在光芒过后,眼前的拟生体忽然暴走了。

    它的实力陡然提升了好几倍,已经相当于一名伪领域强者,换种更具体的说法——它现在的实力大概相当于大菠萝的分身,比它的主子督瑞尔的分身还要强大许多。

    这让我不得不再次感叹历练魔法阵的强大作用。

    覆盖在拟生体身上的冰封鳞甲,变得更加巨大,它的拳头相当于一头巨龙的爪子,狠狠袭来,被我挡住以后瞬间近身,大概也察觉到了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拟生体很光棍的施展了一招让我心惊肉跳的招数,让我恍惚间又回忆起了前些时间某段可怕的回忆。

    那是石人王自爆的一瞬间,差点就将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小命给搭进去了。

    不过,拟生体分身,不知道是没有石人王那样的复活能力,无法如此光棍的引爆自身,还是说以它的能力做不到,总之,只不过是它身上覆盖的冰封鳞甲爆裂开来了,化作无尽的冰风暴笼罩四周。

    真是的,吓了我一大跳。

    这种程度的威力,自然无法对我造成伤害,老实说,除了拟生体的本体以外,我至今还没有遇到过能够以冰冻之力对圣月贤狼造成伤害的敌人。

    包括在地狱世界里刚刚突破时,所遇到的那个世界之力中级的冰之守护者,其实也是我免疫你的攻击,你免疫我的攻击,我们两个谁也无法对谁造成巨大伤害的同属性之间的撕逼大战。

    拟生体分身将身上的鳞甲爆开以后,气势一下子降低了许多,似乎陷入了虚弱状态,这足以证明刚才的一招就是它最后的杀手锏,或许还是因为解除了历练魔法阵,才能施展出来的压箱底功夫。

    不过,我却没有因此开心,天知道,拟生体分身能做到这种程度,那么拟生体的本体,会不会像石人王一样,也能完全自爆,再来个无伤复活,想想我就一阵菊紧,感觉不想再见到拟生体了。

    “蒂亚,可以了,调节回去吧。”

    对着蒂亚喊了一声,见历练魔法阵开始绽放光芒,等光芒消失的一瞬间,机智的我,乘着魔法阵作用于拟生体分身之前的那零点零几秒的空隙,一击轰出,颇有当代岳不群的风范,搞基剑笔直穿过了虚弱的拟生体分身的胸膛,将它秒杀。

    怪物越强,爆落的物品等级和爆率就越高,记得是有这么个法则设定吧,就比如说鲁高因级的魔王领主分身,正常情况下爆率怎么也不可能及得上大菠萝分身。

    眼前的拟生体分身,在解除魔法阵压制后实力达到了大菠萝分身的程度,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我在这时候干掉它,会比魔法阵重新运作,将它的实力压制回鲁高因级魔王领主分身的爆落和爆率要高呢?

    要知道,我其实只不过是个安静的六十六级小德鲁伊,这个等级在第二世界一点都不起眼,恰好就是鲁高因到群魔堡垒之间的水准,像是到达了群魔堡垒的里肯汉斯他们,因为是天才冒险小队的关系,等级才和我差不多,低于群魔堡垒的平均值。

    换句话说,在第二世界鲁高因,我干掉一个魔王领主分身,在等级因素方面,是能够获得百分之百的爆率,不像老酒鬼那样半个金币也爆不出来。

    想到这里,我两眼放光的看着失去生命,淡蓝色冰块雕成的纤细身体表面逐渐出现了龟裂纹路的拟生体分身,等它啪嚓一声化作无数碎片,彻底消失的一瞬间。

    各种光芒四射,闪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

    喔喔喔,是大爆,久违的大爆!

    我笑的合不拢嘴,下意识的想回过头看贝雅一眼,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心底里面竟然还存在着一丝和这小丫头较劲的意思。

    真是的,我也是个不服输的笨蛋啊,一定是被她们的丫头属性给传染了……

    ***************************************************************************************************

    最近月票和订阅都很低迷呢,提不起劲了,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