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九章 足控的胜利
    ***************************************************************************************************

    没办法,克莱西纳就这么抛下我们不管了,本来还以为至少能混个晚饭,怎么说也是赫拉迪克族的两位公主殿下到访,当然,也不是不能体谅她的急切,虽然我很不想体谅的说……

    一路带着念碎碎的心情,我们打算去找寻找落脚处的三无公主她们,因为我和三无公主已经灵魂联接,在同一个城镇的话,还是不难以感觉得到,很快,我们就在一间极具沙漠风情的棕黄色外墙三层小旅店门前停下。

    “欢迎回来,主人。”我能感应到三无公主,她自然也能感应到我们,所以早早就在旅馆门口等候,在我们到达的时候行礼迎接,在外人面前,侍女的姿态到是做足了,可恶,若是没人的时候也能做到这样,我的生涯就一片无悔了。

    继续念碎碎着,我们在三无公主的带领下进了旅馆,迎头就看到贝雅冲了上来,怒气冲冲的对着我们一阵噼里啪啦。

    “太慢了,你们到底去做了什么?把本殿下置之于何地?”

    “我记得……我们从来就没邀请过你来吧?”我弱弱的举手说道,这笨蛋公主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比如说强行要跟上来打扰我和蒂亚的二人空间的事实。

    “什么,把本殿下骗到这里,就想置之不理吗?”这丫头一听,背后的双马尾噌一声竖直起来,两手叉腰,更加恼怒的娇蛮喝道。

    “……”

    我和蒂亚面面相窥,对于贝雅的污蔑,心中的怜悯多过于气恼,多可怜的精灵公主啊,已经完全忘记了昨天死皮赖脸要跟上来的事实吗?这家伙。记忆力大概也就比金鱼好上一点。回到精灵族以后我还是建议雅兰德兰让她当吉祥物就好了。

    “好了,吵吵闹闹的,这里可是旅馆,让别人看到堂堂的精灵公主这样无礼。你对得起雅兰德兰奶奶和阿尔托莉雅的期待吗?”见贝雅丫头不依不饶。我不禁头疼道。

    “哼哼哼。愚蠢的笨蛋吴哟。”我不说还好,一说,这丫头立刻就得意起来了。

    “这里不会有外人。整个旅馆都已经被本殿下包下来了。”

    “是吗?”

    “毋庸置疑。”贝雅身后的黄段子侍女微微鞠躬,回答道。

    忘记了,这货好歹也是个公主,而且不差钱,左右看看,的确除了我们以外见不到其他身影,包括旅馆的主人以及服务人员,看来,这笨蛋精灵公主不止包下旅馆那么简单。

    “所以呢?因为没有外人就可以肆意妄为,抛下公主的矜持吗?你的礼节,只是做给外人看的吗?所以说你这丫头啊,永远都长不大。”

    既然没人,那我也就放开了说,好好刺激一下这小丫头,免得她蹭鼻子上脸。

    “什……什么?”仿佛直击心灵的一句话,让贝雅哑口无言,整张脸蛋涨红起来,随即化作怒气喷发。

    “我……本殿下的事情不……不用笨蛋吴管,我才不是丫头!”

    羞愤的娇嚷一声,这丫头既然不顾一切的把头顶过来,冲着我的肚子狠狠撞过来。

    愚蠢,没有足够的加速度的距离,你以为这种攻击会对我起作用吗?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吴氏家族的真正奥义,八块腹肌的究极钢板无敌铁布衫金钟罩防御……

    噗喔!

    仿佛整个胃被揉成一团,里面最后一丝空气也被挤压出来般,我凸起眼球,一口冷气带着淡淡的胃液碎沫,从口中喷出。

    贝雅冲撞过来的脑袋,足有四分之一没入腹部之中,如果说我的腹肌是一块厚实的钢板,那么她的头顶就似无坚不摧的金刚钻,无论铁板有多厚,在这个钻头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为……为什么?明明距离那么短,为什么还能有这样的威力,这一点都不科学。

    恍惚中,我看到了深深没入腹部的贝雅的脑袋,连在上面的两根乌黑双马尾,高高的飞扬起来。

    原……来……如……此……是……是双马尾的……威力……增幅……吗……最近的……双马尾……真是太……太可(变)怕(态)……了……

    吴凡,享年37岁,卒。

    我可不是在第四集就挂掉的最终boss,怎么可能轻易死在双马尾属性这种奇怪的设定中啊啊啊!!!

    下一瞬间,我暴种了,在克莱西纳那里一直憋着的气,也在此时尽数发泄出来。

    物理上的打击报复,已经难泄我心头之恨,必须给予这嚣张的,老是想装成熟的暴力小丫头一点精神上的威力瞧一瞧。

    心里想着,我立刻就有了主意,不愧是我,只要认真起来,阴谋诡计什么的信手拈来,绝对可以当一名成功的反面角色。

    从口中发出腹部被挤压完最后一丝空气后的诡异笑声,下一刻,我的双手抓住了还在像斗牛一样,不依不饶的继续用脑袋顶我的贝雅。

    准确来说,应该是从下往上袭击,抓住了她的腋下。

    你这笨蛋丫头,吃我这招——吴氏秘传必杀之假装幼稚的童趣举高高!

    猛地吸了一一口气,让扭曲的腹部得到喘息之余,身体也重新获得了力量,我一把抓住贝雅的腋下,将她高高举起,双手举到最高,让她的脚尖离地足足有一米多。

    “哈哈哈哈,贝雅可真是开撒娇的孩子。来,我们来玩举高高,一二三,举,一二三,举。”

    举着贝雅,我做状快乐的踱着轻快的脚步转起了圈圈,不断将手上的贝雅举起放落,举起放落。

    此时此刻,若是能给我们配上一些彩色气泡的背景。让不小心闯进旅馆里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以为这是一幕父亲和女儿在玩耍的天伦之乐。

    骤然遭遇到这种奇怪攻击的贝雅,足足愣了四五秒才反应过来,明明没有受到任何攻击,她却像被一箭穿心般。仿佛有一口热血喷了出来。捂着心脏。受伤不浅。

    举高高……这可是只有小于七岁的幼童才会享受的游戏,这笨蛋吴,竟然……竟然敢对我做出这种过分的事情。

    果断一个飞踢。从举高高的游戏中脱开,贝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捂着心脏,咬紧牙根,双腿八字撇开,腿肚子微微打颤,看起来就好像是和一头猛兽足足战斗了三百回合后的疲惫重伤。

    “本殿下……本殿下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羞辱,饶不了你,饶不了你!”

    大吼一声,贝雅猪突猛进的冲了上来,两条双马尾高速旋转,气势不凡。

    哼哼,这样恼羞成怒的你,到处都是破绽啊……不对。

    忽然,在那股鲁莽的冲势中,我察觉到一抹寒光,连忙侧身闪开,不出所料,深深隐藏起来的,带着铁指虎的拳头从胸膛擦了过去。

    贝雅恨恨的呸了一声,仿佛在说,算你这笨蛋走狗屎运,躲了过去,下次不会那么容易了。

    天真的是你才对!

    面对贝雅的铁指虎攻击,我的手上不止合适穿戴上了一对厚厚的兽皮手套,用掌心将她每一次的攻击抵挡下来。

    哈哈哈哈哈,没用没用没用,你的攻击,我完全看穿了……

    噗喔!

    下一刻,似曾相识的剧情再次发生,明明已经挡下了她的铁指虎,我的胃却再次被挤压,抽干最后一丝空气。

    “你……你这家伙……犯规……”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从贝雅的短裙中踢过来的一条修长**,再看看没入自己腹部的脚跟,嘴一张,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黑血(误),瞳孔渐渐溃散(大误)。

    “嘿嘿嘿,谁规定本殿下不能用腿了?”偷袭成功的贝雅,得意的娇笑一声,仿佛是已经将一起掌握在五指之中的骄傲女王。

    “受死吧!”她收回腿的同时,另外一条腿一个回旋踢踢了出去,打算给敌人最后的致命一击,彻底将胜利掌握在手中。

    但是,异变突生,本是势在必得的一击,却因为狡猾的敌人的精湛演技,变成了送人头。

    看着呼啸的回旋踢,我心里哈哈一笑,以最快速度俯身弯腰,让攻击从背部掠过,做了一个无用功的一百八十度旋转。

    姨妈大!

    顺利躲过这一击之中,终于迎来了绝地的大反击,我怒吼一声,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如同斗牛般冲了上去,脑袋一马当先,咻的一声,从贝雅丫头因为回旋踢而短裙飞扬,尽露无遗的白色纯棉小内裤底下,从她空门大露,破绽满满的张开的两腿之间钻了过去。

    然后,宛如灵蛇出动的双手,一手一边抓住了贝雅的脚腕,将凌空施展回旋踢,还未落地的她直接架了起来,双足彻底和地面告别。

    头一抬,两手用力一握,牢牢把猎物固定,最后,将弯着的腰伸直了。

    强制合体完成——吴氏贝雅型自走巴雷姆特方舟号!

    抓着垂落在胸前的一双细腿,我抬头挺胸,做自豪状,至于贝雅,则是被我强制的跨骑在自己的肩膀上,也就是俗话说的骑肩肩。

    本来本德鲁伊,本大爷是绝对不会让这嚣张的小丫头骑在自己肩膀上,不过今天不同,好好享受一下这份羞耻吧你这笨蛋公主!

    内心发出不屈的呐喊,我乘贝雅还处在巨大的羞耻惊愣中,没有回过神来,脚步一迈,就朝着旅馆……哦,不对,是朝着夕阳的方向奔跑起来。

    “快看,小贝雅,那是夕阳。”

    “喔,大大的夕阳。夕阳先生你好。”

    “快看,小贝雅,那是海豚。”

    “喂,海豚先生,你也好。”

    ……

    那一天,我们骑着肩肩,面朝大海,想起了在夕阳下奔跑的身影,那是我们逝去的父女情深。

    “绝!对!饶不了你!!!”

    就在我幻想着在夕阳底下奔跑的场景时,贝雅一声羞耻到极致的怒喝将背景打碎。回到了现实的旅馆空间。然后,她那双看似娇弱的纤纤细腿,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凭空用力一扭。凭着爆发出的腰力。竟然硬生生的夹着我的脖子。将我奔跑着的身体离地扭飞起来。

    夏尔米螺旋投啊啊啊!!!

    在半空转了三百六十度,身体以悲壮的五体投地姿势扑倒在地,但是。脖子上勒感并没有消失,贝雅还在用她那双强而有力的双腿,死死夹着我的脖子,不断往死里勒。

    “住……住手,你这笨蛋……投降,我……我投降……”

    虽然如同白玉一般光滑细腻的大腿根部,在脸上不断摩擦,感觉不赖,但是脖子被腿窝紧紧勒住可就不怎么好受了,我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发出声音,手掌不断拍地认输。

    但是,怒气值爆满的贝雅,岂会那么容易放过这个一而再再而三用特别的方式羞辱她的混账德鲁伊,看到对方认输,她没有松开腿,反而变本加厉的更加夹紧,虽然貌似这样一来,对方的脑袋已经整个没入了她的裙底之中,被包裹起来。

    “受死吧,今天不让你知道本殿下的厉害,我就不做这个公主了。”脸上的羞耻红晕还未散去,贝雅发出哦嚯嚯嚯的高傲笑声,这一次是真的赢了。

    可……可恶,明明已经认输了,这个一次又一次破坏比赛规则的野蛮丫头公主。

    我也怒了,俗话说人死如灯灭……哦,不对,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连已经认输的对手都不放过的家伙,简直比暴君还要可恶。

    反击,我要反击!

    心里寻思着,我抓住贝雅的双腿,不断的挣扎拉扯,但是贝雅不知为何,两腿竟然爆发出超凡的力量,竟然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不过,到是将一直盖在脸上的短裙给掀了起来,能看到光线了。

    或许,这就是胜利的契机所在,转动着唯一能动的眼珠,眼前一亮,我终于看到了上帝的指引。

    贝雅的脚底,就落在胸口上,伸手可及。

    这笨蛋公主,可是很怕挠痒痒的,嘿嘿嘿~~~

    于是,罪恶的双手松开了贝雅的脚腕,朝着她的脚底探去,咯吱咯吱,我挠,我再挠。

    “住……住手,你这笨蛋,休想垂死挣扎!”贝雅发现了我的举动,胜利的笑容陡然一变,惊慌起来,她的所有力气都灌注在了双腿上面,此时竟然无力阻止。

    但是,别说是她的无力喝斥,就算是法律也阻止不了我了,哈哈哈。

    “你……可恶……哈哈……哈哈哈哈……笨蛋……本殿下……绝对……哈哈哈……绝对不会……哈哈……输给……输给这种……这种雕虫小技……哈哈哈哈哈哈……”

    为了最后的胜利,贝雅也是蛮拼的,明明已经笑的喘不过气来,腿上的力量竟然没有松懈一丝一毫,还是死死的夹住勒紧敌人的脖子。

    作为抵抗,她唯一能随意动弹的脚腕,不断扭来扭去,控制着两只小巧精致的玉足挪动,不让敌人的手轻易挠到她的脚底。

    哼哼哼,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我心里大笑一声,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就在这时,脖子上传来剧烈的抽搐感,胸口发闷,仿佛要挤出水的肺部,让我心底的得意愕然而止。

    不……不好,自己现在的状况也是很秒,这是比拼耐力和毅力的时候!

    牙齿一咬,我选择了继续咯吱贝雅的脚底,真男人,在最关键的时刻从来都是硬碰硬,宁死不屈。

    卧……卧槽!

    就在我打算拼命的时候,贝雅却再将一军,她的脚腕扭着扭着,双腿勒着勒着,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扭曲法,那不断扭动的脚底,竟然从胸口处抬到了下巴上,而且还在不断靠近。再靠近。

    看着被薄薄的白丝包裹完美玉足,逐渐向嘴巴的位置挪来,我露出世界末日般的表情。

    隔着袜子,从她足上散发出的热量已经能够清晰的呼吸得到,虽说没有臭味,而且怎么形容好呢?还有种微妙的清香,这就是美少女的香足吗……不对,陶醉你妹啊啊啊!!!

    不要啊啊啊!!!

    我再也忍不住,放弃了硬碰硬的男子汉战斗方式,用力将离嘴唇只有不到一分距离的贝雅的双足推开。

    但是不推还好。这一推却引发了贝雅挣扎的反抗。只见被推开的玉足像上了弹簧似的,猛地一个回弹,那宛如涂抹了奶油一般精致白皙的脚趾头,准确无误的插在了鼻孔上。

    “……”

    喔噢喔喔噢噢噢噢噢噢噢——————————!!!

    瞬间崩溃。暴走。黑化三连击。我怒吼一声,凭着腰力,硬生生将上半身连带着贝雅的全部重量一口气抬起。坐了起来。

    受死吧你这笨蛋公主,看我吴氏绝对秘笈之我家公主最可爱暴走十一连抽狂挠不止土豪增量周年庆限量珍藏版超必杀!

    十根手指,在怒吼中瞬间化作无数幻影,落在贝雅的脚底上,或挠,或捏,或揉,或戳,或刮,或转,或蹭。

    三秒钟,仅仅用了三秒钟,贝雅就笑岔了气,死死抓着喉咙,带着不甘,无力的倒了下去,夹着我脖子的双腿自然而然也失去了力量,滑落下来。

    但是我也用尽了最后一口气,巍颤颤的想将右拳举起,做一个胜利的手势,但是举到一半就两眼一黑,口吐白沫,面带微笑的轰然倒下。

    众人:“……”

    看到同归于尽的笨蛋双人组,所有人都陷入了无语之中,这两个人到底要将这样的幼稚打闹进行到什么时候?

    “你就不打算阻止一下吗?”娜娜公主对旁边的好友说道。

    “这个……该怎么说呢?感觉完全没有插手的空隙。”蒂亚啊哈哈的苦笑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沮丧,她原本以为已经远远走在了贝雅前面,甚至两者再也无法成为对手了。

    但是,她发现自己错的很厉害,凡凡和贝雅之间,还是存在着一股她无法插足的微妙关系,虽然这份关系未必是男女之间的爱情,或许只是笨蛋之间的惺惺相惜。

    真是一刻也松懈不得,看来还没有到可以宣布胜利的时候呢,看着晕倒过去的贝雅,蒂亚不知为何笑了起来。

    “我们去准备晚饭吧。”

    “就让他们躺在这里?猴子是怎么样都无所谓,贝雅总该照顾一下吧。”娜娜公主担忧的说道,由此看来她的心地还是十分善良的,当然对某德鲁伊除外。

    “放着不管也没关系,笨蛋是不会感冒的。”洁露卡说着,脚步已经率先迈出,走向了旅馆的厨房。

    原因,除了不想插足这两个人之间的残余气氛以外,还有一个,这小心眼的侍女有点吃醋了,哪怕对方是精灵族的公主,她现在所要照顾的主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