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 聘礼?
    ***************************************************************************************************

    “这……哈哈哈,克莱西纳婆婆,你可真是爱开玩笑。”

    我艰难扯出一抹笑容,紧看着克莱西纳,希望她忽然大笑的说,对,这就特么是个玩笑。

    可惜,克莱西纳根本没察觉到我的目光,她不断打量着广场,似在寻找合适的位置做些什么,片刻后一拍掌心:“果然看来看去,还是在中央的位置比较合适。”

    不要啊!你到底想在中央的位置做什么?中央的位置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你要那么残忍的对待小央!

    偏偏,从来没有经历过类似黑历史的蒂亚,对克莱西纳口中前不着边后不着调的嘀咕产生了疑惑,眨着水灵灵的美目,犹如好奇宝宝一样开口问道。

    “克莱西纳婆婆,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中央的位置比较合适?”

    别问啊啊啊,那是禁忌问题!

    回过头,看了抱头悲鸣的我,以及一脸好奇的蒂亚,克莱西纳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露出神秘笑容。

    “当然是和你以及吴有关的事情。”

    “我和凡凡?”蒂亚不断眨眼,更加强烈的好奇在她冰蓝色的眼眸中流转。

    “呵呵呵。”克莱西纳笑着。忽然转移了话题:“蒂亚,你觉得婚纱镇那座雕像怎么样?”

    “婚纱镇?雕像?”咬着嘴唇,蒂亚苦思片刻,终于知道克莱西纳在说什么了。

    “克莱西纳婆婆,你是在说精灵族的婚纱镇吧,还有那座凡凡和阿尔托的结婚雕像。”

    “对,没错,就是它。”

    “很好啊,能够那样和凡凡在一起被纪念,受到祝福。”性格天真直率的小丫头。毫不犹豫的承认了内心有一些羡慕。

    “我原本还在烦恼着。到底该怎么做才好,我们赫拉迪克一族是魔法一族,虽然不能说缺乏艺术细胞,但是总归没办法和精灵族相比。直到刚才。听到你们两个想要结婚。灵感一下子就来了。”

    我的错,我的错啊!一旁的我捶胸顿足,悔不当初。

    “莫非。难道说……”蒂亚似乎明白了克莱西纳的想法,惊呼一声,紧接着两眼忽然绽放少女最璀璨喜悦的光芒,以及强烈的害羞。

    “那……那样多不好意思,我和凡凡什么的,我和凡凡什么的……”说着,这丫头脸红红的低着头,不断把玩手指。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还是说,你不喜欢?”克莱西纳看着蒂亚的表情,嘴角勾勒出一抹了然溺爱的笑意。

    “不,怎么可能不喜欢,虽然是很想让大家都能见证我和凡凡的爱情和婚礼,但是……但是这种事情要问过凡凡才能决定啦。”

    蒂亚丫头先是急着回答,完全暴露了她对克莱西纳的想法的期待,但是紧接着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左右食指在胸前互相比划着,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深爱着心上人的蒂亚,当然对对方的许多事情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其中就包括某德鲁伊很是不爽人们为他竖立起的三座雕像。

    不过,婚纱镇那座似乎不爽的程度比较轻微,其他两座则是到了看一眼羞耻的泪水就会奔流而下的程度。

    “我……我……我当然是非常愿意了!”在蒂亚一喜一黯的分明表情对比下,我当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忍受着蛋蛋的忧伤,我紧握拳头,上前迈出一步,十分夸张的做出喜极而涕的反应。

    喜未必有,泪水却是真的,在想要拿出越发精湛的演技之前,就已经止不住的流下来了。

    “很感激克莱西纳婆婆和大家,对我和蒂亚的婚礼的支持,想到我和蒂亚的结婚雕像能够矗立在广场中央,受到大家的永远祝福,我当然高兴,但是,会不会……会不会换成塔拉夏大人的雕像比较好?”

    先是慷慨激昂一番,紧接着话题一转,我机智的将塔拉夏抬了出来,但是也不能让蒂亚失望,所以我不等克莱西纳思考,接着又说道。

    “不过克莱西纳婆婆你的提议太让我激动了,所以想厚着脸皮提一个小小请求,我和蒂亚的雕像,放在比较不起眼的地方就好,广场中央还是留给塔拉夏大人吧。”

    “这个嘛,矗立塔拉夏大人的雕像到是无可厚非。”克莱西纳低头一想,露出为难表情,似乎难以抉择。

    “娜娜公主,你觉得如何?”她忽然抬起头,向一直化身三无公主,企图掩饰自己的存在感的本子娜问道。

    西……西马达!竟然忘记了这家伙还在旁边。

    娜娜公主是三万年前的赫拉迪克公主,按道理来说塔拉夏是她的晚辈,所以让她来决定最合适不过了,克莱西纳真是打的一手好主意。

    “那当然是……咳咳。”娜娜公主一看球落到自己脚下,不仅没有一丝困扰,反而兴奋有加,看着垂头丧气的某人,以及可怜巴巴的蒂亚,她勉强抑制住窃喜,装模作样的咳嗽几声,矜持几分。

    “我认为,还是矗立蒂亚的结婚雕像比较好。”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啊啊啊!!!

    “为什么呢?”克莱西纳点头微笑,似乎也更倾向于此,但表面上还是要问一问原因。

    “我认为,塔拉夏的作用是指引我们一族追随他的脚步,努力向前,开创未来,所以。应该在中央塔门前矗立他的雕像,让每一个出入塔里,想要获得知识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指引和力量,至于广场这边,应该以更加轻快和悠闲的气氛为主,比起塔拉夏的雕像,蒂亚的结婚雕像不是更好吗?而且……”

    本子娜瞅了暗地里冲她咬牙切齿的我一眼,其心可诛的补充一句。

    “而且,有了这座结婚雕像,说不定广场会变成类似婚纱镇那样的恋爱圣地。据我所知婚纱镇就是那样。”

    “说的好。不愧是娜娜公主殿下。”最后一句话,绝对是戳中了克莱西纳的痒处,哪怕老持沉稳如她也不禁拍案叫绝,脸上洋溢着笑容。

    克莱西纳的施政理念就是增加人口。人多就是力量。娜娜公主这一番话可谓说到她的心坎上了。恋爱圣地啊,如果广场真的变成这样,多多少少会激发出一门心思埋在魔法知识海洋中的族人们对爱情的向往不是么?

    克莱西纳仿佛看到了新一代的赫拉迪克人如同雨后春笋般嗖嗖的冒出头。不知不觉间就眉开眼笑,眼眯成一条直线了。

    “好,就这么办!”她将手中的法杖拐杖重重一顿,不容否决的宣布道。

    那啥……我的意见呢?

    看看神色激扬的克莱西纳,再看看一脸害羞的蒂亚,抗议的话就卡在喉咙里,根本无法说出来,最后回过头,狠狠瞪向本子娜,都是这家伙害的。

    你这混蛋,有种今晚来我房间,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这嚣张的人偶公主,鼻子轻哼一声,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完全不理会我的威胁。

    巡行过后,本来克莱西纳还打算让我在数万赫拉迪克人面前发表一番演讲,让救世主的形象更加丰满起来,可是因为本子娜的一番话,她脑子里想的尽是结婚雕像的事情,也就把这个步骤略了过去,带着一群老人急匆匆的告辞。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吗?

    “我们……好像被抛弃了。”看了广场越聚越多的人群一眼,我发出苦笑。

    “看起来好像是这样。”蒂亚也困惑歪头,不过却笑的灿烂,目露憧憬的紧紧盯着广场中央位置,仿佛我们的雕像已经矗立在那里了。

    “没办法了,这种时候只能靠自己了,还是快点撤吧。”我牵起蒂亚的软滑小手,就想带她离开,留下本子娜一个在这里被围观,不然以她的实力,跑路起来绝对比我还要快。

    “等等,凡凡,我有一个想法哦。”就在这时,蒂亚反而拉住了我。

    “什么想法?”

    “嘿嘿,看看这个。”她将一根双龙法杖取了出来,七彩的光芒顿时散发,连天空的云彩都被染出了一道道绚丽彩虹,如此壮观景象,不禁让整个广场的人们齐齐发出了惊叹。

    “天啊,是神器,神器!”

    “没想到在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神器的光芒,我这辈子值了。”

    人群之中,不断发出这样的激动声音,让惊叹和激动的喧闹声越发的高昂。

    这不是忏悔吗?从赫拉森那里得到的神器法杖。

    “小丫头,这种时候将它拿出来做什么,还嫌不够乱吗?”我哭笑不得的在蒂亚额头上落了一记手刀。

    “凡凡别急,等我说完。”蒂亚撒娇的朝我努了努嘴,紧接着神色一肃,将几乎有她那么高的神器法杖高高举起,娇喝一声,忽地,神器化作红蓝二色光芒,在广场上空盘旋,光芒越发强烈,最后,一声声苍广的龙吟从光芒中发出。

    这两道红蓝光芒,最后变成了两条将近十米长的巨龙。

    “是巨龙,法杖竟然变成巨龙了!”

    “没想到在有生之年竟然还能看到传说中的巨龙,我这辈子值了。”

    “我说老兄你就不会换句台词吗?”

    “这到底是神器,还是巨龙,我迷糊了。”

    召唤出冰火二龙的蒂亚,不管这些议论纷纷,将我推上了火龙的背,然后拉着本子娜上了冰龙的背,在她的操纵之下,两头巨龙展开双翼,载着我们缓缓升了起来,从广场上空,从无数的人群头顶上飞掠而过,却并未急着离开,而是绕着整个广场转了一圈。

    然后,只见旁边的蒂亚深呼吸了一口气,作势说话,我的不祥预感再次涌现。

    “诸位,我和凡凡要结婚了,这是凡凡送给我的聘礼哦。”

    “……”

    我无语的看着蒂亚,虽然未曾明言,但是忏悔法杖上面留下的赫拉森的遗言,明显是想将这根法杖交给赫拉迪克族,以尽微不足道的补偿,怎么到了蒂亚口中,就成了我送给她的聘礼了?那其余几件神器未完成品呢?算是她的嫁妆吗?

    我细细一想,当时就震惊了——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留下这句话,蒂亚也不管下方的人群到底是什么反应,就挥舞着小手,兴高采烈的命令两条巨龙离开广场,一路疾飞,转眼间就离开了赫拉迪克族区域,低空飞翔,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落地,收回两头巨龙,将忏悔重新握在手中。

    这时候,蒂亚的兴奋劲似乎才逐渐消退,看到我在一旁板着脸,这丫头轻吐香舌,一脸不安的看着我,走上来,拉了拉我的袖子。

    “凡凡,抱歉,我又自作主张了。”

    “嗯哼。”

    我将下巴抬高,做出不满状:“那你到是说说看,到底哪里惹我生气了?”

    “不该强求凡凡一起巡行,明知道凡凡不喜欢。”

    “嗯。”

    “不该答应雕像的事情,明知道凡凡不喜欢。”

    “嗯。”

    “不该未经同意,拿出忏悔炫耀,还撒谎说这是凡凡给我的聘礼。”

    “不错,不错,看来你已经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也就是说,也准备好了受罚了?”我不断点头,上下打量着蒂亚,露出公私分明的严肃目光。

    “是……是的,凡凡,我已经准备好了。”蒂亚用力吸了一口气,认命的合上双眼,但是不断颤抖的睫毛,却显示她内心的紧张。

    “你这笨蛋丫头啊。”最后,我无奈了,没办法对这样的蒂亚下手,索性将她揽在怀里,恨恨的,用力的一抱。

    “诶嘿嘿,我就知道凡凡心疼我。”小丫头高兴的笑道,主动将光滑柔软的脸蛋蹭上来。

    “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我可要先走了。”

    娜娜公主在一旁头疼扶额,她现在苦恼的不是眼前这两个家伙又当着她的面大秀恩爱,而是,自己竟然对两人秀恩爱的举动有些免疫了……

    ***************************************************************************************************

    琐事缠身,明天尽量7000字补完。

    ps:感谢【nomoneyread】酱的万赏,么么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