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四章 强大的历练魔法阵
    ***************************************************************************************************

    沙漠中的冰雪世界,一抹纤细的身影静静站立于中心,其身姿飘浮于数米高的半空,犹如一朵死寂的冰花,永恒不动,时间在这里似被冻结一般,给人冰封的凄美和苍凉,甚至带着一丝丝难以言喻的神圣感。

    那冰雪凝聚的身体,表面如同玉色一般,倒映着莹莹清光,浑身上下未着寸缕,少女的玲珑曲线清晰可见,本该非常,但是这具冰肌为身的躯体所散发出来的寒意,却能将所有人心中的涟漪都冻结。

    那微微仰头之中所露出的面庞,更是只有精致的轮廓,少了五官,整张脸如同一面冰镜般,倒映着所有来者的身影,让看见的人心悸恐惧,仿佛自己的灵魂已经被囚禁冻结在这具冰雪身躯中,永无出世之日。

    督瑞尔以塔拉夏神器所创造出来的拟生体,就这样恒古不动的莅临在冰雪世界之上,那缺乏五官,总是微微向上仰望的脸庞,似给人一种在等待,在期盼着什么到来的错觉,散发出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痛苦和悲怜,让人不忍对其动手。

    可是,拟生体的投影,却已经亲手葬送了十多个冒险者的生命。那些被冻成冰雕的生命被带回去安葬,冰封中的带着恐惧和安详的面容,让每一个看到的冒险者都为之心惊胆战。

    这个新来的魔王,虽然不是最强大的魔王,但无疑是最诡异的一位,比它的主人督瑞尔好像还要难缠,这很不魔法。

    但是,今天,依然有一队不知死活的冒险者要来挑衅它的威严,寂静的冰封世界中。忽然闯入胰岛素身影。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紧接着那道身影之后,又是一道身影跃了进来。

    “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后面到达的那道身影,宛如刚登场的新角色一样。觉得自己必须给一个特写镜头。浑然不顾作战。摆出威风凛凛的姿势,大喊了一句。

    “咦……为……为了防止大陆被破坏。”

    最开始出现的那道身影,显然没有和后来的伙伴对好台词再上台。被对方这样先声夺人的一喝,顿时失了方寸,但很快就镇定下来,结结巴巴的跟着亮出**词,就似一个为了不愿意被小伙伴们抛弃而不断努力追逐融入的孤单可怜小孩。

    “坚持爱与正义的罪恶。”

    “咦……咦咦?罪恶,那……那我就是最……最有魅力的反派人物!”

    “贫乳!”

    “矮……矮小!”

    “嘴硬!”

    “暴……暴力!”

    “不讲理!”

    “爱生……爱生气!”

    “这都不算什么,因为我们有……”

    “因为我们……我们有……”

    “有思凡牌高钙低脂纯羊奶,纯天然无污染,每天喝三杯,让幸福成长,让人生丰满。”

    “喔喔喔,成长!丰满!太棒了!”

    说完,这两道身影各自手执一杯羊奶,一手叉腰,仿佛正面对着窗外冉冉升起的朝阳,仰起头,咕噜咕噜将羊奶一口气喝干,然后不约而同的擦了擦嘴角的一抹乳汁,满足的“哈~~~”了一声。

    数秒过后,那到最开始出现,个头矮小的身影忽然将手中的杯子砸向另外一人,用悲愤欲哭的声音愤愤娇吼。

    “笨蛋吴,瞧你都让我说了什么,受死,给本殿下死一百遍!”

    “唉。”战在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洁露卡摇头叹气。

    固然有某亲王的满满恶意在内,但是,容易被气氛所感染,自动自觉的找到自己的角色定位然后代入到剧情之中的公主殿下,也必须将蠢萌蠢萌的天真性格好好改一改,否则永远都会被同样蠢萌蠢萌的亲王殿下带动起来去做一些傻事。

    “敌人,敌人来了,先对付敌人在说,否则你连矮小贫乳的公主都做不成了。”在铁虎指的焦作人下嗷嗷痛叫的某德鲁伊,狼狈逃窜之余大声喊道。

    “本殿下就算拼着结束矮小贫乳的人生……呜!你……你这个混蛋啊!为什么老是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的说错话,我要杀了你,这次真的要杀了你!”

    贝雅处于暴走黑化的边缘,但是目光余光的确看到了原本伫立在冰封世界中心的那道纤细身影,正朝这边徐徐飞来,马上就要进入到战斗之中,无奈之下,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将暴脾气硬是忍下来,甩了某德鲁伊一记等着瞧的眼神,转身回头,静静和前来的拟生体对立,手中的铁指虎不知何时换上了一把精灵短弓,忽然就变成英姿威凛起来了。

    “哎呀,这小丫头,看来也稍微成熟了那么一点点嘛。”乘机离开冰封世界,脱离战场回到蒂亚她们身边,我回过头恰好看到这一幕,不禁感叹,对贝雅小丫头稍稍改观了。

    “凡凡,不能老是欺负贝雅哦。”蒂亚依然用她那万年不变的温柔责备语气,维护着她的小伙伴。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欺负贝雅了,我只是和她一起上演了一场华丽的登场罢了。”我矢口否认:“你看贝雅也不是玩的挺高兴吗?”

    “才没有高兴呢混蛋!”或许是因为是精灵,耳朵尖尖的缘故,隔着远远的贝雅竟然听到了,回过头愤愤冲我嚷了一句,然后立刻回过去,严阵以待。

    “你看。”蒂亚努了努嘴。

    “她那是嘴硬,嘴硬。”

    “想让猴子轻易善罢甘休是不可能的。还得从贝雅那里着手,让她不那么容易上当才行。”本子娜犹如狗头军师一样出谋划策。

    喂喂,别这么容易就把我放弃掉啊,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很好,就这样,贝雅,尽量多拖延一些时间。”蒂亚已经进入工作模式,戴上了她那一副小巧的金丝眼睛,气质变得截然不同起来,让我看了个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少啰嗦。本殿下心里有底。”拟生体已经近在眼前,贝雅连回头的功夫都没有了,说话间,手中的短弓忽然举起。嗖嗖嗖三发流星朝着越来越近的拟生体奔驰而去。

    这笨蛋公主。不是说了要手下留情吗?一上来就是技能伺候。

    贝雅的实力有多强。通过平时和她的打闹我大致也能估摸个七七八八,这小丫头虽然笨笨的,但总算没有自暴自弃。背地里下了不少的努力,总体来说,她的等级应该比三无公主还要高一点点,实力嘛,应该要差一些,毕竟三无公主和我灵魂联接,有属性加成,有技能加成,这在前期是一股非常强大的战斗力。

    没有经验加成的贝雅,能够在等级上压三无公主一筹,为此付出的努力已经值得表扬了。

    回过神,这三根如流星一样的箭矢已经例无虚发,全部命中在拟生体的冰之身躯上面,伴随着类似金属撞击一样的锵锵锵三声,箭矢竟然没办法伤害到它的身体分毫,被弹开了。

    这……这不科学啊,别说贝雅的等级高,就算她的等级和鲁高因区域冒险者一样,攻击力也不至于那么低。

    “是那把短弓。”黄段子侍女做出一副受不了我蠢蠢表情的样子,开口解释道。

    “最低级,白板,或许是破损的,攻击力低,加上三连发技能对攻击伤害有一定的削弱,一级三连发每根箭矢只有原本攻击力的60%,公主殿下擅长的并非弓箭,而是细剑,三连发技能可能只点了一点。”

    难怪,我的目光落到贝雅手中的精灵短弓上,处于对她的身份的认知,心里下意识的认为精灵公主出品,必属精品,这把短弓一定很犀利,现在仔细一看,可不是白板货色,而且很可能还带有破碎的,损坏的前缀吗?

    这样的连刚从营地走出来的菜鸟也不屑于用的垃圾武器,真难为贝雅身上竟然有,我还以为她就算不是一身神器,那也是暗金极品呢,毕竟精灵族的底蕴要比联盟深厚许多,别说武装区区一个精灵公主,就算十个百个也不在话下。

    再加上三连发的攻击力削弱,难怪以贝雅的等级也破不了拟生体的防御,这丫头的举动可把我吓了一跳。

    不过这做未免也小心过头了吧,只是让她和敌人多纠缠一点时间,这样搞的连防御也破不了,说不定人家都不屑于把真正实力露出来了。

    “贝雅,不用太小心,把敌人的全力逼出来。”果然,蒂亚发话了。

    “我知道了,不用你教,可恶。”贝雅愤愤的嘟嚷道,短弓忽然冒出一道冲天红光,上满了弦的箭矢化作一道手臂粗的炎蛇冲着拟生体噬咬而去。

    轰一声爆炸,飘浮在半空的拟生体被直接炸飞,七晕八素的在地上滚啊滚,足足滚出了十多米才停下来。

    “哎呀这笨蛋。”我们惨不忍住的捂住了眼,不忍心看了。

    让她不用太小心,结果她就直接一发大招,这一下起码就打掉了拟生体十分之一的生命,再来几下,蒂亚的任务就完蛋了。

    “抱歉,公主殿下有些急躁了。”

    身为贝雅的侍女的黄段子侍女,在这种时候十分体贴的站出来替贝雅向我们道歉,可恶,当我的侍女的时候可没见你这笨蛋侍女那么温柔过。

    “虽然这话不是在为公主殿下开脱,但是,殿下在刚开始历练的时候,是在一大群骑士的拱绕保护下,最后百般争取,才开始一个人的战斗历练,即使如此,周围也隐藏着许多小心翼翼的保护她,为她驱赶敌人的骑士。”

    “所以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战斗的殿下。难免会有些手忙脚乱,但是请相信她,殿下的战斗天赋并不低,绝对很快就能适应过来。”

    “是我不好,强行将她激上场。”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隐情,看到面对拟生体,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显得十分狼狈的贝雅,我心里生出了几分愧疚。

    “这也算是一种增长经验的体验。所以我才没有阻止亲王殿下的激将。”

    黄段子侍女话是这样说。却还是很嚣张的横了我一眼,完全没把我这个正牌主人放在眼里,很好,回去看我不把你屁股打肿了。

    不过。她至少有一句话没说错。贝雅丫头虽然是个笨蛋。或许让她去管理精灵族是力有未逮,但是她的战斗天赋真心不低,虽然比不上十二骑士这样的天纵之才。但也远在一般人之上,关于这一点,我在她的铁指虎焦作人手段下,已经深有体会。

    果然,紧紧不到数分,贝雅就已经掌握好了出手力道,不再那么狼狈,战斗开始变得流畅起来,凭着精灵灵巧的身法,将拟生体戏耍的团团转。

    哼,你这丫头也就能调戏一下投影了,我心里有点小开心的想道。

    看到这里,蒂亚也松了一口气,开始她的工作,只见这丫头半蹲下去,右手手心轻按地面,口中吐露出一段低沉拗口的咒文。

    眨眼间,黄沙铺满的地面忽然发出微光,一个大的看不到边的魔法阵缓缓升起。

    这就是历练魔法阵吗?我用新奇的眼光不断打量,结果看来看去,还是没办法看出和传送站的传送魔法阵到底有什么区别,原谅我这个穿越着陆姿势不对的魔法白痴吧。

    当整个魔法阵完全浮现出来,甚至脱离地面,飘浮在低空的时候,蒂亚合着的双目缓缓睁开,带着认真严肃的表情,落到对面的战场上,一眨不眨,仔细的观察着,将那道上下腾飞的冰雪身影深深映入到她的清澈瞳孔之中。

    忽然,蒂亚口中再次念出一段拗口的咒文,只见飘浮起来的历练魔法阵微光一闪,似乎产生了什么变化,下意识往战场看去,我揉了揉眼。

    拟生体的实力,是不是……是不是比刚才减弱了一点点?

    蒂亚并没有让大家疑惑多久,再次观察过后,紧接着又是几段咒文,这次我们擦亮眼睛看清楚了,拟生体的实力的确是被不断削弱了。

    我被镇住了,吓的目瞪口呆,这历练魔法阵完全就是一个旋转按钮,控制它的人可以任意通过魔法阵调节里面的怪物强弱,简直就像是上帝之手一样。

    一向对历练魔法阵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现在亲眼看到它发挥作用,我算是涨见识了,深深被前辈们的手段所折服,你看看,无数次历史证明,人类要是被逼到绝境,总是能爆发出绝大的力量。

    不仅是我,就连身为天使的爱娃儿也看呆了,哼哼,看到没有,这就是弱者的挣扎生存方式,我们要是爆种起来,就算是天使也得吓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