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三章 蒂亚的小任务
    ***************************************************************************************************

    数日后,炎炎沙漠之中,在光线也能扭曲的高温下,一行客人脚踩着无尽的松软黄沙,身影飘渺的出现在烈日下的沙漠之中。

    一溜的黑色斗篷装扮,让她们看起来像是一队鲁高因区域的冒险小队,但是在这种正午的烈日下,就算是最精锐的冒险小队也会选择退避,拒绝将宝贵的体力浪费在天气因素下,就如同哈洛加斯区域的冒险者,不会选择在冬天外出历练。

    而且,既然是冒险小队,那么应该以历练为目标才对,可是她们一路走来,却从未发生过一场战斗,身上的漆黑斗篷在黄沙之中依然光亮如新,远远的,一群沙漠跳跃者路过,这是鲁高因区域里最敏捷狡猾的怪物之一,极为难缠,且经验少,爆率低,冒险者见之,一般都能能避则避。

    这样一群令人头疼的沙漠跳跃者,将远处一行人收入视线之中时,却忽然发出凄厉尖叫,作鸟兽散的在一瞬间跑的无影无踪。

    能让怪物投影也本能的感觉到畏惧的存在,光是这份实力,就足以证明这行人绝对不可能是鲁高因区域的冒险者。

    零头的身材高挑的黑斗篷人,忽然停下脚步。四处张望几眼,然后将斗篷帽子取下,露出一张充满朝气,让人能够第一眼看出她活泼开朗性格的少女俏颜。

    “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了。”高挑少女,也就是蒂亚,张望四周后,肯定的说道。

    “蒂亚你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吗?”在她身后,响起一把男性的声音,斗篷帽子一样被摘了下来,露出一张平凡的不能再平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就像这遍地无垠沙漠之中的一粒黄沙的面孔。

    呃……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恶意,是我的错觉吗?

    瞧着黄沙刮来,下意识的抖了抖身上的斗篷,却发现沙子隔着数米距离就被一个透明的能量罩阻拦下来。

    并且。在这个能量罩里面。完全感觉不到外面沙漠的炎热温度。热量完全被阻隔开来,只剩下清爽的轻风萦绕,似乎置身于草原之中。这遍地的黄沙是一片片生机勃勃的草从。

    这正是蒂亚自己捣鼓出来的空调魔法阵缩小版,法师这种职业真是好啊,研究提升自我的同时,还能顺带改善生活质量,我当初穿越的时候怎么就没转职巫师而是变成德鲁伊呢?该不会是因为穿越降落时的姿势不对,头朝下导致摔坏了脑子智力骤减所致吧?

    没错,我那么笨,一定是因为这样,绝非先天性因素,错的不是我,是姿势!

    我又为自己身为救世主却只拥有凡人级的智商找到了一个完美理由,因此而稍微有些得意。

    “这样说来好像的确是第一次诶。”蒂亚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讶的瞪大她那双碧蓝色的眼眸。

    “你瞧瞧你,身为沙漠公主,却连自己的地盘都不认得,太失职了。”我板起脸,有模有样的教训起来。

    “像我,身为草原的王,罗格草原哪一片地我没亲自踩踏过,没有留下我的辛勤汗水。”

    “凡凡可不要强行给我套身份,我哪是什么沙漠公主,要说是,那也是茉莉茉莉更合适吧。”蒂亚轻轻歪着头,露出困扰表情。

    “还有,你这笨蛋吴竟然也敢自称是草原的王?是草原的王八才对吧。”背后,队伍里个头最是娇小的斗篷人,发出一种金色双马尾蹭得累的独特傲娇音线。

    斗篷帽子摘下,可不是贝雅是谁?

    “我好像听说人类里有一句谚语,叫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什么时候猴子也搬家跑到草原去祸害了?”

    仿佛凝聚了万年深蕴的优美动人女性声线,自贝雅旁边的身影发出,微凉的轻风拂过,将那宽大的斗篷帽子掀起几分,一抹栗色的缎带发丝轻轻飘扬起来,让这名女性未见其人,便已经感受到了隐藏在帽子阴影中的美丽。

    正是老和我过不去的人偶公主本子娜。

    “殿下,该吃药了。”黄段子侍女不失时机的兜售她的过期避孕药。

    “新鲜素材发现,关键词,草原的王。”三无公主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不顾当前的环境,掏出小黄本就奋笔疾书起来,原本和她不对付的黄段子侍女,这时候却意外的和谐,凑上去,时不时出谋划策,俨然要将下一本禽兽公爵系列的剧本设计的既淫秽又无节操。

    “为什么……”我回过头,茫然张望一张张充满恶意的脸,斗篷内的身体犹如一座蠢蠢欲动的火山,随时都要爆发。

    “为什么你们这些家伙要跟上来啊混蛋,明明这种简单任务只有我和蒂亚两个来就够了!”

    “闲。”贝雅表示多一个字也不愿意解释。

    闲就给我去想办法对付地狱一族,你对得起正伏在案首忙得天昏地暗的阿尔托莉雅吗?!

    “侍女。”三无公主和黄段子侍女亮出免死金牌。

    只有这种时候你们两个嚣张侍女才有身为侍女的觉悟!

    “我是沙漠公主,这里是我的地盘。”本子娜嚣张道。

    沙漠公主你妹,万年前的公主早已经变成木乃伊了,给我乖乖回到石棺里去!

    爱娃儿愣了愣,沉默以对,别以为不说话我就会原谅你了,说。你是不是天使族派来的变态内奸,打算搅和我和蒂亚的婚事!

    “好啦好啦,凡凡,大家在一起不是更加热闹吗?”蒂亚亲昵的抱住我的胳膊,轻轻摇晃,用她的温柔和丰满抚慰着我受伤的心灵。

    或许是因为心虚的缘故,就连贝雅,看着蒂亚抱住某德鲁伊的胳膊撒娇,也出奇的没有愤愤站出来将两人分开。

    “还是说一说这次的任务吧。”蒂亚轻咳几声,握着小拳头干劲满满的说道。强行转移了内部矛盾。

    “我们赫拉迪克族。在前些年收到了联盟的郑重委托,接下来了管理鲁高因区域的历练管理事宜,管理事项总体来说可以分为三部分,第一是管理好覆盖整个鲁高因区域的历练魔法阵。处理怪物异常现象。第二是管理维护各个传送站点。确保冒险者能够使用畅通,第三是负责调和冒险者之间的矛盾,以及援救处于历练危难之中的冒险小队。”

    说到这里。这小丫头有些自豪的把高耸的酥胸一挺,仿佛临危受命一样,俏脸代谢些许严肃和庄严。

    “是是是,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三遍了。”我打着哈欠,认不出拆台。

    无非就是阿卡拉当甩手掌柜,将鲁高因区域的部分事务交给赫拉迪克族呗,这其中,第二点最简单,维护魔法阵这种事,对于魔法一族来说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难度。

    第三点其实也没什么,首先冒险者之间几乎不可能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再加上有共同的敌人地狱一族,所以调和矛盾的工作并不是什么麻烦。

    其次,西部王国的国王肥猪阿滋万般配合联盟,在这方面也不存在阻挠。

    至于最后的援救历练遇险的冒险小队,这个工作几乎难以实行,首先冒险小队遇险的时候,想要把求救信号发送出去就是个问题了,其次,以第一世界鲁高因区域冒险者的水平,也很难有足够的体力拖延到救援到达,所以说一般遇到这种情况,请先默哀吧,当然,赫拉迪克法师们也不会因此而怠慢,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机会,能救一个是一个。

    所以说,其实这个管理工作重点还是在于第一点,也就是覆盖整个鲁高因区域的历练魔法阵的管理,不但活儿多,事情繁琐,需要众多法师劳力,还必须心细如发,因为有任何一个地方出现疏忽,就有可能导致冒险小队出现危机。

    赫拉迪克族正是胜任这份工作的最合适人选,号称魔法一族的他们什么不多,就是不缺法师,而在管理历练魔法阵的过程中,也是一次很好的魔法研究实践,正好可以用来调教新人法师,将这份工作交给赫拉迪克族,完全就是一举两得,你情我愿,皆大欢喜。

    身为赫拉迪克公主的蒂亚,肩上自然也背负了巨大的责任,这一次,因为遥远的绿洲区域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临时无法调派人手,所以蒂亚就主动请缨接下了任务,爷爷在为发展赫拉迪克族而忙碌着,她也想帮上一点小忙,这份心意我能够理解。

    以蒂亚的伪领域实力,做这种小任务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牛刀杀鸡,我是厚着脸皮混了个参观学习的机会,才跟着一起来,毕竟是联盟长老,管理历练魔法阵也是我分内的事情,嗯哼。

    但是,偏偏就有那么几个不识趣的家伙,明明师出无名,还要死皮赖脸的跟上来,到底是谁应该不用我再浪费口水了。

    “按照地图上面的显示,应该就在前面了,我可不像凡凡。”蒂亚指着前方,很肯定的说道。

    “喂,最后一句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什么叫可不像我,我到底怎么了?”我瞪着因为大功告成而变得有点小嚣张的蒂亚丫头,伸手捏住她的脸。

    “呜呜呜,我……我的意思是说,我可没有凡凡那么精准的方向感,所以只能猜个大概,没办法肯定。”被揉脸的蒂亚,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队伍到底谁是老大,于是机智的改口。

    “哼哼,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既无言以对。”

    明知道蒂亚是在满口胡言,但我还是忍不住眉飞色舞,心里好痛,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那么虚荣,以前的我明明是个正直勇敢,节操满满因为很重要所以要再重复一遍是节!操!满!满!的男人。

    对于我厚如城墙的脸皮,女孩们纷纷嗤之以鼻,远离我五步之外以示鄙视。

    “说起来,这次的事情和凡凡还有那么点关系。”摸着被我揉的发烫的脸蛋,蒂亚露出一丝娇憨可爱的生气表情,似在说,我要报仇。

    “和我有关系?”

    “遥远的绿洲的统治者,沙虫女王被干掉了。换了一个新王者。它可比沙虫女王难缠多了,绝大部分想去对付它的冒险者都铩羽而归,还因此牺牲了十几名同伴,搞的大家怨声连天。”

    “怎么会这样。不是可以通过调解历练魔法阵压制它的实力吗?”我好奇问道。没理由连四魔王三魔神的投影都可以压制。区区一个督瑞尔制造出来的拟生体的投影,却难倒了大家。

    “是这样做了没错,但是这家伙的属性能力比较特殊。再加上我们还缺少经验,一时之间没把握好度。”

    说到这里,蒂亚沮丧的叹了一声,老实的承认了错误,我就喜欢她这一点,错就是错,绝对不会推卸责任。

    “那家伙的能力的确是挺特别的。”想到自己曾经亲自面对过那个拟生体的本体,被它逼的狼狈逃窜,我忍不住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就算是现在cosplay熊提升到了世界高级境界,足以匹敌任何完美之境以下的强敌,我依然没有把握可以对付那个拟生体,而且,它作为督瑞尔的分身,谁知道会不会打了小的,招来老的,这一点才最让人头疼,否则以联盟的人才济济,也不至于找不到一个可以对付它,可以克制它的强者。

    然后,偏偏塔拉夏的神器套装之一,还在这家伙的身上,作为它的载体,为了凑齐飘渺无踪的塔拉夏套装,争取连万分之一希望都没有的复活塔拉夏的机会,还不能无视这家伙,得想方设法将神器取到手。

    想到这里,我不禁万分头疼起来,毕竟复活塔拉夏的任务是我接下来的,放着那拟生体不管,总觉得辜负了塔拉夏的期待,毕竟人家可是已经把酬金提前支付了。

    算了,暂时不去想先,就让我先去见识一下拟生体的投影吧,或许会从这里找到方法。

    这样一想,我变得比蒂亚还要着急起来,在连连的催促下,终于找到了拟生体的老巢,远远就看到了,因为太好找了。

    在炙热无比的沙漠,唯独那里冰坨坨一块,就好像火中的一团水,黑暗中的一道光,是那么滴骚包,那么滴闪亮。

    和以前沙虫女王所在的蛆虫巢穴洞口相比,目标简直要好找百倍千倍,而且还不用爬黑乎乎的洞穴,也不用钻阴森森的墓室,难怪冒险者都想来凑个热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