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章 蒂亚的大进步
    ***************************************************************************************************

    没想到刚来到赫拉迪克族,就遭到了这样的极端误会,而且竟然还是和这本子娜有关,我心里很委屈,感觉不会再爱了……不对,我的意思是说,暂时不想在和本子娜说话了,免得又被其他人说什么。

    本子娜似乎也是这个意思,目光在半空交错一眼,我们齐齐发出哼声,撇着头,不屑的在心里呸了一下。

    区区人偶(猴子),得意什么,等着瞧吧。

    “对了,蒂亚,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来了,在这特地等我们的?”

    “诶嘿嘿,因为我和凡凡心有灵犀啊,凡凡刚来我就知道了。”小丫头神秘兮兮的笑道,仰着头,充满阳光笑容的漂亮脸蛋,洋溢着一股邀功的味道。

    “是说灵魂联接吗?嗯哼,不对,我明明特地隐藏了,就是为了不让你发现,给你一个惊喜。”

    我不断的摇着头,上次来赫拉迪克族的时候,因为答应了蒂亚要先来一场轰轰烈烈,让所有人都知道的恋爱,就像当年我和维拉丝在维塔司村那段相识相知的经历一样,所以我人生第一次求结婚失败,作为折中办法。和蒂亚进行了灵魂联接。

    “讨厌啦,就算没有灵魂联接,我也能轻而易举的感应到凡凡哦。”

    “我不信,难道你还有特殊的感应器不成?”

    一边捏着蒂亚的柔软脸蛋,我一边好奇的在她额头上上找来找去,不对,这小丫头可没有那样神奇的呆毛呀。

    “呜,凡凡又在欺负人了。”

    蒂亚悲鸣一声,可怜兮兮的用上扬的目光看着我,委屈中带着一分别致的似水妩媚。让我不由自主的心动。差点就忍不住想低下头在她柔嫩的娇唇上亲一口了。

    “其实……”眼珠子咕噜一转,在我的锐利的审视目光下,小丫头终于老实招了。

    “其实是传送站的法师通知我的。”

    “我这副模样,还能被一眼认得出来?”摸了摸下巴。我表示不可思议。不是自己自夸。像我这样的路人级外貌,那真是斗篷帽子往头上一套,神也难以认得出来。

    “我有特殊的办法可以辨认出凡凡哦。”蒂亚轻摇食指。有些小得意的仰起头,补充一句:“不会告诉凡凡你的。”

    “好吧,那你就每天每天让法师盯着传送阵?我要是一直不来,那他们岂不是太可怜了?”

    “又错了,我是算准了凡凡会在这段时间过来。”

    “哦?”我拉长声音。

    “嗯哼哼,为了不让凡凡像上次一样偷袭,我可是做了很多准备。”

    “什么叫偷袭,那是你宅的太死了。”想起上次来找蒂亚的时候,蒂亚化身死宅文静少女的样子,我忍不住噗嗤的笑了起来。

    “凡凡一定是在想我失礼的样子,不许想啦。”小丫头不依不饶的撒娇道。

    “好了,我说你们两个,打情骂俏有完没完。”我们这边你侬我侬,却有人看不过眼了,这不,贝雅丫头又在发火了。

    “贝雅,我终于发现了你长不高的秘密。”我神色震惊的看着她。

    “什……什么秘密?”

    贝雅紧张兮兮的盯着我,明知道我是在作弄她,但是仍然不愿意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而露出那一丁点的希冀眼神,好可怜,但是又好耀眼,这样的贝雅我没办法欺负啊混蛋。

    才怪呢。

    “你是因为憋不住一口气,每次每次都泄了气,才长不高的。”在这小丫头的头顶上乱揉一通,我下定结论道。

    “泄了气?”

    “没错,每天每天都在生气,当然是泄了气了。”

    “生气……泄气……你……你这笨蛋吴,莫非是在拐弯抹角的说本殿下老是生气?”

    贝雅终于反应过来了,低着头,黑着脸,迅速带上了她的铁指虎,铿锵铿锵两声,扭动拳头,发出宛如完美合体一样令人胆战心惊的声响。

    “有话好说,打人是不对的。”我连忙退后。

    “说多无语,受死!”

    “吼,竟然如此,那么就战个痛!”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吧。”这次是黄段子侍女,一手一个把我们提开。

    虽然前面我说的很不屑,一直把吊车尾这个业界名词挂在黄段子侍女头上,但是也得看看是什么样的吊车尾,十二骑士传承者里的吊车尾的话,还是比我这个没有变身的小德鲁伊要强太多,更别说贝雅了,被她像小鸡一样提开,那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等着瞧,贝雅甩了我一记这事没完的凶恶眼神。

    瞧就瞧,我回以颜色。

    回过头一看,发现了蒂亚微不可查的叹息。

    “怎么了?”

    “有时候挺羡慕凡凡和贝雅的。”蒂亚丫头露出不似作假的羡慕眼神。

    “羡慕?难道你也想用铁指虎揍我?对了,我还一直没找你算账呢,都是你这丫头,把铁指虎这种凶残的玩意送给了贝雅,知道我在她手上受了多少苦难吗?”

    我一半夸张一半真实的抱头惊叫,脑海中浮现出了诸多的血淋淋画面,贝雅的铁虎指上,染的可都是我的血啊。

    “咦,真的吗?也就是说,贝雅和凡凡在交流感情的时候,也有我的一份,我也参与了进去?”没想到蒂亚竟然有点小开心。

    “铁指虎揍我算是在交流感情?还有你的理解角度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能扯到这上面去!”

    “诶嘿嘿,这是女孩子的秘密哦。”

    “你以为你这样说了我就会轻易的饶过你吗?!”

    感觉气有点喘不过来了。不好,一定是我今天吐槽吐的太多了,镇定啊我,再肆无忌惮的释放中二狂气能量的话,右手被封印的混沌之大麒麟臂魔王就要破开封印苏醒了。

    “算了,还是选回去再说吧,在大门口这种地方大吵大闹的好蠢。”

    花了那么多时间,总算是说了一句让大家都能认同的话,于是蒂亚带着我们一行人进入了大门。

    被这扇大门所隔离出来的地方,或许可以用城中小城来形容。里面类似于一个超大型的住宅区。虽然没有林立的摩天大楼,但是却有一座座数十米高的魔法塔,放眼望去,高耸的魔法塔和两三层的建筑交错混杂在一起。让这里的建筑风格显得特别的怪异。和外面的繁华景象相比。更是怪胎中的怪胎。

    “上次来的时候,好像还没有那么奇怪。”我四处张望着,说道。

    “没办法。涌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了,虽然让部落繁华起来是大家的一致梦想,但是大多数族人并不希望被打扰,尤其是喜好研究的法师们,所以得重新规划区域,刚才那扇大门,的确是有人在守卫的哦。”

    “原来如此,的确,别说喜欢清静的法师了,就算是普通的冒险者,大多也不喜欢住在平民集中的地方,其他原因不说,光是很容易误伤平民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就是嘛,所以大家也都能理解,而且怎么说好呢,其实平民们对我们这些法师啊,好像还有一些误解,尤其是曾经号称魔法一族的我们赫拉迪克族,似乎被轻易的和一些远古咒术巫术之类的奇怪传说联系起来了,被更加的敬畏着,我们给自己划分了一片专门的区域,本以为会有人微词,说我们高人一等,难以打交道,没想到意外的,竟然让更多人感到安全,这样的结果,真不知道该高兴好,还是悲哀好。”

    蒂亚边走边说,笑容灿烂如她,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也不禁发出淡淡的苦笑。

    “哼,那些人太愚昧罢了,我们精灵族就不会这样。”贝雅在一旁插嘴道,能看出来她是想绕着圈子安慰蒂亚。

    “我想只要赫拉迪克人能够拿出足够的诚意和善意,这种看法会逐渐得到改观的,不是吗?”

    “嗯,爷爷也是这么认为,毕竟我们一族和外界已经失联了上千年,就算出现一些误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让我们用实际的行动来证明,我们赫拉迪克族其实和普通的巫师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嗯嗯嗯,就是就是,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真的对那些失传的巫术咒术一点都不了解,就没有一丁点相关的资料流传下来?”

    “凡凡,就是因为大家都这么想,才造成误会,没想到连你也是。”蒂亚美目瞪大,白了我一眼。

    “是是是,我错了。”

    “到不是真的没有。”

    “咦,真的?”

    “是哦,而且可以立刻施展给你看。”

    “真的真的?”

    “看好咯。”

    “嗯,放马过来。”

    “嘿!”

    蒂亚娇俏的嘿了一声,忽然从背后偷袭,整个人扑到我的背上,两脚离地的挂着,将她的身体玲珑曲线紧密无缝的压了上来,尤其是胸前那两团弹性绝佳的凶器,压的我那叫一个痛并快乐着。

    “怎么样,凡凡,怕了没有?”

    “原来你这小丫头,竟然一直在对我施展可怕的远古巫术。”我不敢露出色与魂授的表情,只能呲牙咧嘴,故作镇静。

    “诶嘿嘿,就是这样没错。”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竟然在这种地方……简直就是伤风败俗,不知廉耻!”贝雅看不下去了,硬是将挂在我背上不肯离开的蒂亚扯下来。

    “没办法,凡凡,那我们回去再做吧。”

    “回去也不行!”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蒂亚的家。一栋两层半的小别墅,半人高的砖墙围着整个别墅,圈出了一个环状的小花园,前花园拱绕着一个半大不小的池塘,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从围墙大门一直伸到别墅大门,在中间又向花园两边分岔递伸,有水有绿,景色怡人。

    这样一看,这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终于是有点公主的架势了,至少居住环境是这样。这里可比我在库拉斯特的别墅还要好几倍。

    “撒克隆爷爷呢?”

    “爷爷他忙的几乎回不了家。我大多数时间也在法师塔里度过。”蒂亚有些困扰的卷着一缕发丝,说道。

    “我当时就说过,没有必要那么浪费,占那么大块的地方。却偏偏没什么住。”

    “你可是公主殿下啊。”我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

    “有时候。真的会很怀念以前住的房子,虽然有点漏风,也有点漏水。但是却很舒服,爷爷也没那么忙,总是能陪我一起吃饭。”

    “没办法,这就是赫拉迪克族发展繁荣要付出的代价,你想想看阿尔托莉雅,她又何曾有多少自己的时间?”

    “嗯。”蒂亚重重把头一点,不知道是理解了,还是把这个问题重新扔到脑后勺去了,总之她脸上又露出了元气满满的笑容。

    “不过现在,我庆幸有一栋这样的房子了,至少凡凡还有大家不用再住旅馆了,不是吗?”

    “哦,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爷爷一定也会很欢迎,还有贝雅贝雅,还有露卡露卡,还有茉莉茉莉。”

    “说过几次,不许用贝雅贝雅这样的奇怪叫法!”

    “露卡露卡吗?”第一次被人这样称呼,黄段子侍女也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只有三无公主显得特别淡定,当然,被这样叫她心里开不开心,就只有她自知了。

    “诶嘿嘿。”蒂亚丫头装傻的敲了敲脑门,把门打开。

    “请进吧,诸位。”

    “哦,对了,蒂亚,等等,还忘了一个人。”我忽然停下脚步,在蒂亚的疑惑目光中指了指身后。

    “爱娃儿,你打算隐身到什么时候?”

    随着话落音,一名长着翅膀的天使缓缓从空气中显形,落地,出现在蒂亚面前。

    “是爱娃爱娃吗?”

    “我说啊,你这种奇怪的叫法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我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还有自己的凡凡,这都什么和什么呀。

    “无所谓,不是爱爱或者娃娃就好了。”爱娃儿显得特别的淡定,或者说冷淡,一下子就将贝雅镇住了,这才叫成熟沉稳啊。

    “你好像并不是很惊讶的样子。”我这时候忽然发现,对于爱娃儿的出现,蒂亚由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一丝惊讶表情。

    “嗯,因为知道有这么回事了,不管怎么说,我们赫拉迪克族多多少少也会有自己的情报网。”

    “那到也是,像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了你们。”我了然点头。

    “顺便一说,有专门负责了解凡凡的情报人员哦。”

    “真的?”

    “凡是和凡凡有关的大事小事,事无巨细都知道哦。”

    “立刻给我撤掉,别把资源浪费在无所谓的地方啊你这笨蛋!”我毫不犹豫的给了蒂亚一记吐槽手刀。

    “诶嘿嘿,开玩笑的。”小丫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不过神色有些躲闪,慌张,真的是开玩笑?我有些怀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