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一章 一起逛吧
    ***************************************************************************************************

    “你这是怎么提升的,太慢了。”我一记手刀落在蒂亚额头上,噗通一声,让这小丫头眯上眼,退后一步。

    “讨厌,凡凡又欺负人了。”本来以为能得到夸奖的蒂亚,努着嘴,那抹湿润诱人的娇唇微微撅起。

    “上次回来的时候,你就已经无限接近伪领域境界了,只差一点点就能突破了,要是到现在还没能突破的话,那才叫怪事。”我举起手刀,做状再来一记,蒂亚连忙躲到了本子娜背后,吐着舌头,用调皮的眼神看着我,忽然开心起来。

    “原来凡凡还记得。”

    “那是当然了,这种最基本的事情,要是记不了的话,我可不敢来赫拉迪克族找你了。”说完,感觉这话有点小**,我不好意思的重重咳嗽几声,撇过头去。

    最后一次来赫拉迪克族,是在沦落地狱世界之前,已经过去两三年之多,但是最后一次见到蒂亚,可不是那个时候,而是我从地狱世界回来的时候,那时候这小丫头就已经快要突破到伪领域境界了。

    自那时候开始到现在,又过了将近一年,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带着女儿们出去历练了一段时间,然后是安洁丽尔事件,然后又是寻找呆毛吾王事件,回到精灵族又休息了一段时间,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目不接暇,都快让我以为已经过去三五年了。

    要是这近一年的时间,蒂亚还还是没有突破到伪领域境界,我才会觉得奇怪,才会惊讶。或者告诉我。她已经突破到了领域境界,我也一样会震惊,而这小丫头,竟然还拿自己突破到伪领域境界这种事考验我。想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将她的事情放在心上。简直就是阴险的天真。

    “诶嘿嘿。”

    “诶嘿嘿你个头。小小丫头,心却不小,还想考验我。”

    我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乘着蒂亚一个不小心,飞快一个弹指神通又落到她额头上,让这小丫头发出夸张的悲鸣,眼角仿佛闪烁起了楚楚可怜的泪光,这演技的飙升速度才让我惊讶好不好。

    “凡凡是个大好人。”

    “这么赶着要给我发好人卡了吗?”

    “我喜欢凡凡。”

    “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好歹有点女孩子的害羞好不好?”

    “这里是我的家哦,凡凡不是说回到家怎么都可以吗?”

    “没说,我一个字都没说。”

    “贝雅,你可要给我作证,凡凡刚才的确是这个意思。”

    “你们两个打情骂俏,别把我拖下水。”

    贝雅丫头连吐槽的心思都欠奉了,飞快上楼,选了一个空房间,其他人也是脚步匆匆,就连我的小侍女,三无公主也都抛弃我离去。

    只有忠心耿耿的爱娃儿……哦,不对,这货只是个单纯的变态而已,她还看不懂气氛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以及,某个对我恶【眼】相向的人偶公主,我说你们两个,似乎很合拍的样子,不考虑组一个cp吗?戏份绝对会暴增十倍哦。

    “咳咳,房间够吗?我也上去挑一个。”眼看爱娃儿和本子娜盯着我不放,我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和蒂亚交流感情了。

    “诶?凡凡还要挑房间吗?和我一个房间就好了。”蒂亚丫头抱上来,将我的胳膊搂入到她那高不可攀,深不可测的温软胸怀中。

    听到蒂亚这样说,就算久经考验的我,步伐也不禁歪了歪,目瞪口呆。

    “蒂亚,廉耻,廉耻!”本子娜也连忙在一旁提醒,这种只有好色大叔才会说的话怎么能从一族公主口中说出,就算再有行动力也不能这样。

    “呜,我知道了。”蒂亚沮丧的垂头,但是紧接着,她似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女孩子要矜持对吧,既然我不能说的话,让凡凡来说不就好了?快点说吧,凡凡,快点说想和我住在同一个房间。”

    “我才不会,绝对不会,我可不想被赶出去。”见本子娜将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一副你要是敢说我就将你刺成刺猬的警告眼神,我立刻大声喊道。

    “明明已经做好了给凡凡生小宝宝的准备了。”蒂亚再次沮丧的低下头。

    “我去收拾收拾。”如此热情主动的蒂亚,让我大吃不消,虽然这一次来是做好了和她结婚的准备,但是别一来就进入正题,铺好双人被啊,退一万步,好歹也选个没有其他人听见的时间说。

    等某德鲁伊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娜娜回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蒂亚。

    “蒂亚,做为朋友,我觉得我必须提醒你,身为少女,如果表现的太积极,一点廉耻心都没有的话,反而容易被那种臭男人小看。”

    “没有娜娜你想的那么严重,而且凡凡不是那种人。”蒂亚俏皮的吐了吐香舌。

    “这样还不算严重吗?那种……那种毫不知廉耻的话。”娜娜扶着额头,明明是个人偶,面对这样的蒂亚却感觉到了头疼。

    “真的有那么不知廉耻吗?我觉得是很严肃的话题啊。”蒂亚歪头表示不解。

    “到底哪里严肃了!”

    “结婚,生孩子,这些事情难道不严肃吗?对于女人来说,这可是一辈子最重要的几件事情之一。”

    “呃……”面对一本正经的蒂亚,娜娜哑口无言。忽然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的好友到底是行动力强大到类似女色狼,还是单纯的缺乏常识。

    “爱娃呢,上面的房间还有很多哦。”发现某天使还站在那里不动,蒂亚热情自来熟的牵上她的手,作势带她上楼挑房间。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落脚处不劳费心,我已经准备好了。”爱娃儿依然是一副严肃冷淡的样子。

    “真的吗?”蒂亚好奇的看着爱娃儿,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迟疑起来。

    “爱娃,你该不会是……是想和凡凡一个房间吧。”

    “如果他……大人愿意的话。”爱娃儿坦然承认。

    “门都没有。要么自己挑房间。要么去房顶筑鸟巢!”楼上传来某德鲁伊气急败坏的声音,显然这边的对话没能瞒得过他的耳朵。

    “看来是不行了,怎么样,爱娃。要挑一个房间吗?”蒂亚心里松了一口气。露出灿烂笑容。

    “那……我就不客气了。”爱娃儿虽然不怕艰苦环境。但并不等于她爱找虐,考虑到这里是沙漠,晚上在外头住的确不妥。于是面对蒂亚的再一次热情邀请,她点了点头。

    “万岁,太好了,快点跟我过来吧,我带你去挑房间。”蒂亚欢呼一声,不由分说就拉着爱娃儿上了楼。

    “咦,这房间有人住吗?好多布偶,这只无尾猴是怎么回事,好丑,这品味也太特殊了,哈哈哈哈哈。”

    二楼传来某德鲁伊得意忘形的声音,只见娜娜公主一听,脸顿时羞的通红,怒的发青,头一低,浑身冒着黑色气息,栗色发丝无风自动,手中的细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拔了出来,紧接着整个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原地。

    “受死吧,你这只混蛋猴子!”

    “卧槽,难道是你的房间?哈哈哈,这并不可笑,放心吧,我会给你保守秘密的。”

    紧接着一阵砰砰锵锵,约莫十分钟后,所有人都挑选好了房间,回到一楼的客厅聚集,大家都面带笑容,显得很满意,只有一个人除外。

    某鼻青脸肿的德鲁伊。

    “猴子就乖乖的住在树上!”娜娜公主余怒未消,指着屋外花园的树木喝道。

    “只不过是摆弄了一下你的布偶,干嘛那么生气。”我小声嘀咕。

    “那不是我的布偶,是……是蒂亚硬塞给我的!”

    蒂亚无辜的眨了眨眼,那些布偶好像的确是自己送给娜娜的,但是也是因为娜娜多看了几眼,露出一副很想要却拉不下脸买这么幼稚的玩偶的可怜表情,自己才买下来强行送给她的。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凡凡也道歉了,娜娜,这次就原谅他吧。”微微一笑,蒂亚轻轻挪动位置,坐在了某德鲁伊旁边,伸手自然而然的搂住他的胳膊。

    “凡凡就住在我的房间好了。”

    “不行!”贝雅和娜娜公主异口同声。

    “切,明明是个若无其事把这件事决定下来的好时机。”蒂亚暗地里惋惜了一声,看来好友们的警惕心可不弱啊。

    她的目光落到贝雅身上,微微眯了起来,笑容越发灿烂元气。

    “怎……怎么,对本殿下露出这样不怀好意的目光,你打算做什么?”被蒂亚热情洋溢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舒服,贝雅警惕问道。

    “贝雅,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吗?”

    “什……什么约定?”

    “就是上次的,酒后的约定。”蒂亚用只有对方能动的话含糊其辞道。

    上一次某德鲁伊拜访赫拉迪克族,原本两人想乘着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在蒂亚的法师塔里花前月下,结果却被贝雅扰乱,还喝下了蒂亚准备的赫拉迪克族特制的女儿红,写作美酒读作媚药。

    结果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之后,两人又做了一个约定,所以蒂亚才用酒后的约定来形容。

    头顶笨蛋公主称号的贝雅,就算脑子再怎么不中用,那次让她引以为毕生羞耻的事件也绝对忘记不了,被蒂亚一提醒,立刻就想起来了,白皙的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羞怒交加。

    “那……那种约定本殿下不承认,是你这腹黑女乘人之危。让本殿下糊里糊涂做出那样的约定,不算,完全不算,本殿下才不会对笨蛋吴……”

    “对我怎么了?”蒂亚和贝雅的莫名对话引起了我的兴趣,听到贝雅竟然扯到我头上,我立刻好奇问道。

    “没……没什么,我的意思是说,对,就是这样,本殿下才不会对笨蛋吴的身高有任何的羡慕!”

    “哈?”我一头雾水。羡慕我的身高?性别种族都不同好不好。你怎么不去羡慕野蛮人和亚马逊?你怎么不去向矮人族寻找优越感,干嘛非得扯到我的头上。

    看到贝雅慌不择语的样子,蒂亚再也忍不住,抱着肚子嘻嘻大笑起来。她故意提起这个。就是为了作弄一下贝雅。谁让她刚才一路老是打扰自己和凡凡亲热,明明是嫉妒却偏不肯承认。

    “你……你这个小丫头,是在作弄本殿下。是在作弄我对吧,很好,新仇旧恨,我们一块算!”

    贝雅呼一下站起来,张牙舞爪的扑向贝雅,两个丫头立刻就在椅子上打闹起来,一大一小,身材呈现明显的对比,却能如此融洽,实在不得不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你们两个慢慢玩,我要去外面逛逛,看一看几年不见的赫拉迪克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难得生起了一次逛街兴趣的我,站了起来,准备出发。

    “你们呢?”

    “我可没兴趣陪猴子逛街。”本子娜绝情的望向窗外,摆出一副宁愿看风景到天荒地老也不愿意陪我出去的冰冷态度。

    “我就知道。”耸了耸肩,我无所谓的看向爱娃儿:“你呢,要去的话就别隐身了,收起翅膀吧,热闹一些。”

    “嗯。”这货也是很无所谓,隐身或者隐藏身份对她来说都没问题,就是后者会吸引来让她不舒服的男性目光,有些魔法师年龄等于出生年龄的男人,已经饥渴到就算牢牢戴着斗篷帽子也能一眼看出眼前的妹子能打多少分的可怕程度。

    但是既然他……既然大人都这样说了,那就这么办吧。

    目光落到黄段子侍女身上,她却把目光转向贝雅,意思很明确,她这一次扮演的是贝雅的侍女,无论怎么说,在外人面前至少也要把本职工作做好。

    真难得一见,认真负责形态的黄段子侍女。

    “你呢?”最后是三无公主,只见这小公主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逛街的话,想找稀有的羽毛笔。”

    “你够了!上次不是在精灵买到了神奇的羽毛笔吗?”我怒掀心灵茶几道。

    “最近,有了收集癖。”

    “羽毛笔我是不知道,不过我们制造的魔法墨水很好用哦。”和贝雅打闹中的蒂亚,忙里抽闲的插话道。

    “这个可以有。”三无公主重重把头一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