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 蒂亚的见面礼
    ***************************************************************************************************

    来到鲁高因之后,我并没有立刻急着赶往赫拉迪克族,虽然是个笨蛋,但我并没有笨到连身边的人最重要的事情都忘记掉的程度。

    三无公主,她的父亲虽然被自己的宝贝女儿推下国王宝座,但并没有死,只是被软禁,而且随着这些年那只像猪一样肥的……叫什么来着,阿滋国王?应该就是他。

    随着阿滋国王的地位日益稳固,最重要的是其合作态度得到了联盟的支持,自感不会再有人能够威胁得了国王宝座了,加上我和三无公主这层关系,于是他对三无公主的父亲也就不再那么忌惮,这两年基本上就将他放置play了,除了不能离开西部王国以外,去哪里都不会阻止,好吃好喝好住供着,不愧是前身作为养猪专业户的能手。

    这位前西部王国的国王杰.海因,固然无法离开西部王国,但是他的女儿却可以去找他,从罗格营地到鲁高因也就一个远程传送阵的事情,比去维拉丝的老家维塔司村还要便利,所以他到算不上孤老终身,甚至可以说是安享晚年了,虽然他的年纪并不算老。

    三无公主一路跟我来,或者说是我带三无公主来。无非就是想路过鲁高因的时候,去见一见杰.海因,重要的是我去见,给阿滋国王一个表态,本长老一直都是很宠自己这嚣张的h小侍女,你可不要怠慢她的父亲了,否则分分钟让你也步入后尘,回家养猪。

    和杰海因见面,应该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他了,和前几年相比。这家伙的气色似乎又好了不少。原本当国王的时候都是消瘦消瘦的,现在身体却开始发福,往横向发展了,身边也多了十几名仆从和侍女。阿滋国王又给他找了好几个侍妾。那小日子过的。已经比我还要提前过上混吃等死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了,让我羡慕眼红的恨不得能取而代之。

    时间是最神奇的药,经过十多年的蹉跎。杰海因早已经没有了当年要将联盟踩在脚下的野心,不能说他的想法不对,毕竟西部王国是一个独立王国,联盟置身其中,在他的地盘听他的话,其实也没什么不对,错就错在局势不同。

    在地狱一族的压迫下,联盟需要一个高度统一团结的大环境,才能集中力量专心致志的应付敌人,怎么能容忍杰海因搞内部分裂,所以说时势能造英雄,也能让英雄陨落,杰海因错就错在眼界和野心不成正比,太高估了他自己。

    这次见面,杰海因似乎早就忘记了让他倒台的罪魁祸首,心里没有一丝的芥蒂,只剩下恭敬,甚至有些巴结,他知道他现在能过着这样的生活,到底是托了谁的福,以阿滋国王的胆小谨慎,若非有人罩着,他早在倒台的时候就已经被某个侍卫【一不小心】一刀捅掉了。

    这样的杰海因又让我很不爽,虽然第一次见到的那个雄心勃勃,目空一切,不把联盟放在眼里的杰海因很讨厌,但是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以前的他帅气些,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普通势利的贵族了,非要我形容的话,以前的他和现在的他相比,就是活生生的暗黑大陆版莱昂纳多,让人不忍直视。

    不过还好,他对三无公主这个亲女儿的疼爱,能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没有做作,哪怕就是这个宝贝女儿阴谋策划将他推下国王宝座。

    在杰海因那逗留了约莫一个多小时,聊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之后,想着阿滋国王就算变成小龙虾了,应该也早就得到了情报,知道该怎么做人了,于是我拍拍屁股准备离开,失去了雄心,彻底沦落成为一名贪图享受的贵族的杰海因,大概也觉得面对我亚历山大,很是虚伪的挽留了几句后,就窃喜的送我出门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背后朝自己的女儿偷偷传眼色啊喂!

    离开之后,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果然我这样的正直友爱救世主,不适合和普通的蛀虫贵族打交道啊,还是跟拉尔条子马拉格比里肯汉斯他们在一起舒服。

    三无公主走在后面,忽然上前两步,拉了拉我的手。

    我回过头,和她那双毫无感**彩的亮黄色清澈纯净又大又漂亮的眼眸对视着。

    宛如人偶公主一般精致的小h侍女,嘴唇微张,过了好一会儿,才面无表情的低声说出“抱歉”三个字。

    大概她也在为自己的父亲从小莱昂纳多变成老莱昂纳多而感到难为情。

    “为什么要道歉呢?”我回过身,面对着她,两只手心带着沉甸甸的希望,压在她的肩膀上。

    “如果觉得抱歉,能少写一点那些书吗?”

    三无公主果断摇头。

    “那么以后能更乖一点,别老动不动就踢我吗?”

    三无公主再次果断摇头。

    “那以后能别再做难吃的菜了吗?无论在任何情况下,这总该没问题了吧?”

    三无公主再三果断摇头。

    “那道歉有个毛用,笨蛋。”在她又大又软的包子帽上揉了几下,我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人。

    “走个形式而已,是把它当真的笨蛋主人的错。”三无公主连忙迈开脚步跟上来,一边抬手噗噗的拍打着被我揉的变形的包子帽,一边冷淡的吐槽道。

    “你这家伙啊,还真是吃干了抹嘴。翻脸不认人,我怎么就找了个你这样的侍女呢?”

    “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

    “真的没办法退货了吗?这位店家,你就不能再通融一下吗?”

    “没办法了,因为笨蛋主人已经租用了本侍女一万年,按照店里的规矩,最多只能退一年。”

    “我还要忍受你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公主踢摧残吗?!”

    “安心,会给你写至少九万九千九百九十本禽兽公爵系列作为补偿。”

    “我一点也安心不下啊混蛋,倒不如说这才是我想要退货的最主要理由!”

    “主人就是傲娇,明明很喜欢看。”

    “傲娇你妹啊,你才是傲娇。你肚子里的蛔虫都是傲娇!”

    一路和这小三无斗嘴。眨眼间就回到了鲁高因传送阵,贝雅一行已经等候多时,她可没兴趣陪我去见三无公主的父亲。

    “太慢了。”

    “嫌慢你自己不会先去赫拉迪克?”

    “本殿下想看到笨蛋吴一路被赫拉迪克人用目光刺死的景象,光是想想就兴奋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这笨蛋丫头。用心是何等的歹毒。

    和去精灵王城需要经过许多个中点站不同。从鲁高因传送站到赫拉迪克族。完全可以一站直达,一点就送,一秒我们再次踏上传送阵。紧接着就被白光送到了赫拉迪克传送站。

    一道刺眼的艳阳落在眼中,让我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位处沙漠深处的赫拉迪克族,比建立在沙漠边沿地带,和迷雾森林以及双子海毗邻的鲁高因无疑要更加炎热,阳光更加刺眼。

    抬头一望,那犹如火盆一样的太阳俨然就在头顶上空,似磨石大小,隐约能看到太阳边缘的灼白色火焰在熊熊燃烧,给人一种如至火炉之中的炎热感觉。

    但是出了传送站,却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虽然头顶上的艳阳高照,但是周围的空气却意外的凉爽,给人一种感觉,这天空,这地面,就仿佛被两个世界分割开来,彼此可以相望,但却互不干扰,你热你的,我凉我的。

    之所以有这种冰火两重天的享受,完全得益于赫拉迪克族在他们的地盘里设置了可以降低温度的魔法阵,至于是什么魔法阵,基于什么样的原理,我这个魔法白痴一窍不通,反正就把它当成了一台足以让整个赫拉迪克族都变得凉快起来的巨无霸空调。

    多亏了有这台“空调”,身处沙漠身处,本来应该热的可以在地面上煎鸡蛋的赫拉迪克族,变成了春暖夏凉的好地方,头顶上磨盘一样大小的炙白太阳,更是给人一种恍若异界的另类感受,深得大家的喜爱。

    第一世界赫拉迪克族从被解救至今,已经过去整整十年有多了,千年的围困让他们变得一贫如洗,连身为公主的蒂亚,当时都穿着兽皮麻布,没有一件拿得出手的像样衣服,平时的主食是沙虫,蝎子,以及树皮等等,可想而知他们的生活过的有多凄惨。

    正因为品尝到了贫困,赫拉迪克人才格外珍惜这个机会,动用脑子,动用自己一族的优势,通过和联盟协商,不但开放自己的赫拉迪克族古墓,让其变成冒险者的历练之地,连冒险者通关西部王国的任务,都从斩杀鲁高因区域六**oss之四,变成了打败督瑞尔的投影。

    可想而知,这样一来,每一个冒险者为了通关鲁高因区域,无论愿不愿意,都得去赫拉迪克古墓找督瑞尔的麻烦,而去赫拉迪克古墓,必然要通过传送阵先来到赫拉迪克族部落,在这里休整一番,然后探索古墓,梳理迷宫,熟悉怪物强度。

    这样一来二去,就算是最优秀的冒险小队,从第一次到达赫拉迪克族,到深入沙漠,探索古墓,最终找到督瑞尔的老巢,完成任务,都必须花个将近半年的时间。

    若问这个世界上最慷慨解囊,最乐意花钱的群体,或许人们第一个念头会是那些贵族,但是时代不同了,准确答案应该是冒险者才对,他们才是整个大陆的最大消费者,换句话说,是大爷,是上帝。

    这样一群大爷奔向赫拉迪克部落,若是赫拉迪克人还不懂得把握机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地盘成为冒险者的中转站,来了就走,回了也走,那就太out了。

    赫拉迪克人显然不是一群只懂得死读书,苦练魔法的人,他们之中也有做生意的人才,懂得如何吸引冒险者在这里常驻,而不是把这里当成一个临时的补给点,有了冒险者,商人们自然纷涌而来。有了商人。生活便利了,进而又会吸引贵族和平民到来,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但是,身处沙漠的赫拉迪克族太热了。热的连号称最耐热的鲁高因人也受不了。这样可不行。所以让赫拉迪克族变凉快的魔法阵应运而生,这是只有号称魔发一族的赫拉迪克族才有能力做到的事情。

    最热的地方变凉快了,冒险者来了。商人也来了,赫拉迪克族以日新月异的变化发展着,到了近几年,阿滋国王一看,不对劲啊,怎么连鲁高因的贵族们都跑到赫拉迪克族去建别墅度假,并且在那赖着不走了?

    察觉到这个现象的阿滋国王当时就富鱿凯了,可是给这肥猪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惹赫拉迪克族,怎么办呢?正当竞争呗,我也在鲁高因弄个一样可以变得凉爽的魔法阵不就好了,钱?本王多的是钱。

    可惜想法虽好,现实却很残酷,这样的魔法阵不是说钱和宝石就能支撑起来,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那是人才和技术,没有赫拉迪克族的技术和底蕴,肥猪阿滋就算把一身的脂肪给割出去卖了,也换不回来这样的魔法阵。

    好在鲁高因还占着天时地利,财富之城,宝石王国的名头并没有因此堕落,就是被赫拉迪克族给割了一块肥肉而已,不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因此阿滋国王也只能躲在自己的小金库里暗自垂泪,顺便给赫拉迪克族扎几个小人诅咒一番。

    来到赫拉迪克族,第一眼感受到的就是天空和地面的冰火两重世界,第二眼,我被眼前的繁华景象完全给镇住了。

    上次来赫拉迪克族是什么时候,应该是把本子娜救出来那一次吧?算一算,也是三四年的事情了,这时间啊,眨眼就就从指尖上流过,想抓也抓不住。

    那一次来,我就已经看到了赫拉迪克族的繁华光景,只是尚有许多不足之处,通俗点来形容就是像一个开发区,而现在,三四年过去,这里已经完全成熟,一眼瞭望,甚至会让我产生是不是还在鲁高因,并没有传送到赫拉迪克族的幻觉。

    不过,毕竟是新建的繁华之都,和鲁高因那种十万年前就已经获得宝石之城的老前辈相比,赫拉迪克族明显缺乏时间上的沉淀,处处都弥漫着一股崭新蓬勃的味道,,只有城中央那座中央魔法塔,将这位新晋贵族的档次一下子提升起来,就仿佛是暴发户戴上了一串历史悠久价值连城的传家宝项链,往宴会上一站,立刻就镇住了一帮子老贵族,没人敢轻视它的存在。

    赫拉迪克部落……不,现在应该要用赫拉迪克城来形容它了,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个比鲁高因更具优势的地方,因为空调魔法阵的存在,这里的温度适宜,水流不会被轻易蒸发,换言之就是适合植物生长了,经过数年的生长,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绿色之城,阿拉伯风格的建筑搭配上翠绿的树木,到也意外的合适,从高空看去,这里就是沙漠中的一片魔法绿洲,一处奇迹般的绚丽瑰宝。

    旺盛生长的植物,充斥着眼球的绿意,让这里变得比鲁高因更加适宜居住,在城里面,不仔细观摩的话,你甚至察觉不到自己是在一座沙漠城市里,难怪那些贵族,甚至是稍微有点钱的平民家族,都想在赫拉迪克族安个窝了,我仿佛看到了阿滋国王在泣血,被赫拉迪克族割的这块肉可不小啊,若不是赫拉迪克族缺少交通这一最大要素,再过个百年,说不定都能取代鲁高因的称号了。

    一路被四周围的繁华吸引着眼光,我就像是刘姥姥走进大观园似的,眼睛有点不够用了,这种举动自然换来了贝雅的好一阵鄙视,不过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丫头也在偷偷不断观摩,处处拿现在生机勃勃发展的赫拉迪克城和精灵王城做比较。然后得意骄傲一番。

    走着走着,很快,我发现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

    蒂亚的家……是在哪里来着?

    经过良久的沉思,哪怕是笨如贝雅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困境:“你这家伙,该不会又迷路了吧?”“谁……谁说的?”我连忙否认,而且为什么要用【又】,搞的好像我经常迷路似的。

    “我只是……对了,只是赫拉迪克城的变化太大了,我在确认方向而已。”

    “那还不就是迷路了。”贝雅毫不留情的给了我一记白眼,上前几步。自豪的将她那一点都看不到起伏的胸部挺起。

    “笨蛋吴闪一边去。看本殿下的。”

    “你?”我深表怀疑。

    “当然是我,相比一点用也派不上的笨蛋吴,本殿下最近这几年可是不止一次拜访赫拉迪克族,虽然每次都被它的发展速度吓了一跳。但是好歹还记得蒂亚的家在哪里。”

    “是是是。那就拜托能派上一点用的贝雅大人了。”我无精打采。垂头丧气,这次算是被贝雅丫头比下去了。

    这丫头,难得在我身上找到一次大胜利。那在前头带路的步伐,就像骄傲的母鸭子一样大摇大摆,俨然江南四大才子的排场,我可不想被路人当成排排过的小鸭,于是机智的闪到了一旁,让贝雅一个人被围观去。

    约莫半小时后,嚣张不可一世的贝雅丫头,终于在一座大门前停下,门口两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之中,倍显神秘的法师,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前者留步,前面是普通人禁止通行区域。”低沉的年轻女性声音,自一名高个的黑袍法师那边发出,另外一名则是显得很不敬业,站着一动不动,而且对着我瞧过来的目光,怎么说呢?好像很不爽的样子,混蛋,我也看你很不爽啊!

    “咦,上次来的时候明明……”贝雅被拦路的法师守卫吓了一跳,嘴里嘀咕着,一时之间失去了方寸,但是想起阿尔托莉雅告别前的叮嘱,她很快就反应过来,用力咳嗽几声,做出一副沉稳的样子,一举一动之间,将身为精灵公主的高贵气质散发出来。

    “去通知你们的蒂亚公主,她宿命中的敌人贝雅来了。”

    “抱歉,竟然是蒂亚公主宿命中的敌人,那就更不能让你进去了。”发出低沉女性声音的黑袍法师,更是将手中的法师长棍握紧,拦在前面,做出警戒姿态。

    “可……可恶,好了,我知道了,你就给她说,她的老朋友贝雅来了,这总行了吧!”蠢萌蠢萌的贝雅丫头,被逼到了死角,立刻就原形毕露,摆出公主的蛮不讲理架势指着对方喝令道。

    “我说蒂亚,你明知道这丫头笨的不行,就别再调戏她了。”

    一直在背后偷笑看着这有趣一幕的我,这时候也终于对贝雅生出了一丝怜悯之心,可怜的丫头呀,被作弄的天昏地暗还不自知。

    于是,上前几步,将还在发愣的贝雅挤到一边,我张开双臂,一把将眼前高挑的黑袍法师抱在了怀里。

    “诶嘿嘿,就知道瞒不过凡凡。”黑袍法师的声音忽然一变,变得清脆甜美,青春洋溢,仿佛聚集了世间所有的元气一般,让听者也情不自禁的变得开朗热情起来。

    接着,她轻轻一个小跃,瞬间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至为零,投入到了我的怀抱之中,头上戴着的黑袍帽子也顺势滑落,一头乌发倾洒而下,宛如夜空银河般璀璨。

    另外一名黑袍法师,似乎早就受不了这样的笨拙戏码,当蒂亚做出投怀送抱的举动时,立刻也将头上的黑袍帽子摘下,可不是本子娜是谁?

    “你……你你你……你……”看到在我怀里露出真面目的蒂亚,贝雅指着她,张大嘴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贝雅不认识我了,我可是你的老朋友蒂亚哦。”怀里的蒂亚小丫头,调皮的冲着她的老朋友眨了眨眼。

    “你……你这家伙……你这混蛋,区区的蒂亚小丫头,竟然敢……敢如此戏弄本殿下,我……我和你没完!”贝雅的脸色逐渐通红气恼起来,最终火山爆发,愤愤吼道。

    “别生气别生气,大不了,我将凡凡的怀抱让给你如何?”

    “我才不要那种玩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