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一十七章 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

    蜜拉丝的表演结束,众人还未从那仙乐的陶醉中回过神来,宴会的气氛已经完全被炒热,想来不甘寂寞,明知自己是悲剧帝依然猪突猛进,作死一流的菲妮,迫不及待的跳上台,要给大家表演几个魔术。

    接着,她因为表演的魔术太烂被轰下台,再次陷入精神性的打击死亡,五体投地身影苍白泪流不止,而后,害羞的维拉丝又被大家强行推上台,身为联盟的歌姬,这种时候怎么能少得了她呢?

    虽然不像咪啪骑士那样多才多艺,歌乐舞全能,但至少在唱歌这方面,维拉丝并不逊色于咪啪骑士,那草原风格的,或悠远或激昂的调子,也让在场的精灵们耳目一新,欢呼不断。

    “维拉丝,维拉丝,我是你的粉丝哦,粉丝,粉丝~~~”结果刚唱到一半,喝醉酒的圣月贤狼就饥渴难耐,兽性大发的扑上舞台,抱着维拉丝猛蹭猛亲,让本来就因众目睽睽之下唱歌而羞涩不已的维拉丝,当场俏脸红成了大苹果。

    最后,圣月贤狼被高露洁姐妹拉开,但是唱到一半的维拉丝已经害羞的没办法再继续下去,急急忙忙下台。躲到角落里一个人独自脸红害臊去了。

    对此,大家纷纷表示不满,对圣月贤狼进行了强烈的谴责,要求其补偿,将维拉丝刚才没有唱完的歌继续下去。

    有着冰雪与月亮女神气质的圣月贤狼,唱草原风格的曲调,想想都令人期待呢。

    结果,忽然变得铁骨铮铮的圣月贤狼,表示宁死不从,一直嚷嚷着自己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唱歌必须有灵感。强扭的瓜不甜之类的借口,遭到了众人的讨伐,以小亚瑟王为首,挥舞着牙签剑。展开了捕【狼】行动。整个宴会顿时进入了最喧闹的阶段。圣月贤狼优美的跑路身姿,和身后追捕的气势汹汹的人们所过之处,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吵吵闹闹的不得了,就连性子恬静,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老持沉稳的莱娜,也在克劳迪娅的搀扶下参与了几把。

    但是,在这全体参与的喧哗中,却始终有一个人格格不入,宛如身处于另外一个不相关的世界,又似一个被世界遗忘的人,对面的热闹,和她的沉默,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个人就是爱娃儿,她沉默的目光,一直追逐着圣月贤狼的身影。

    真是难以想象,自己所崇拜,所敬仰,所迷恋的那个人,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按照正常情况下,看到这一幕的爱娃儿,内心应该会产生形象破灭,累感不爱的感情,这样的喧吵,这样无节操的圣月贤狼,并不是她的菜,她喜欢的是那个高洁优雅,恍若女神的圣月贤狼。

    但是……为何呢?心中仿佛产生了某种明悟,一直困惑着自己,让自己迷茫的问题,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答案……不,并没有得到正确的答案,只不过是看到了解题的希望,从这喧嚣一幕当中,从完全不符合自身气质的圣月贤狼的欢畅笑脸上。

    这就是她的思想,这就是她所钟爱的世界,这就是她坚定不移的执着吗?

    如果……如果此刻将她换成我的话,我的想法会不会有所改变呢?爱娃儿忽然冒出这个念头,并为之心动。

    一直生长于天使的群体生活之中,养成了自律,严谨,不苟言笑性格的爱娃儿,第一次想要尝试改变一下,不是对以前的生活的否认,而是对那片触手可及的领域的好奇以及……羡慕。

    或许,自己也可以露出像贤狼大人那样的笑容?自己在期待吗?自己合适那样的笑容吗?自己能够像贤狼大人一样珍视身边的人,甚至不惜对抗族规吗?

    不知道……不对,明明答案是不可以,族规怎么能违背呢?违背了族规,就等于是背弃了自己以往的信念和荣耀,为什么会是不知道呢?

    爱娃儿再次迷茫了。

    就在这时,一道邪恶的黑影朝她笼罩过来,爱娃儿才刚惊醒,就被这道飞快的黑影给抱了个满怀。

    那是她十分熟悉的,冰雪冷冽,犹如月光一般的气息。

    噗嗤一声,才刚刚辨识对方的身份,爱娃儿的脑袋就深深陷入了对方那一双高耸胸部的深邃峡谷之中,只能发出呜呜呜的悲鸣声。

    好难受,但是好幸福,这是贤狼大人第一次拥抱自己,第一次将她的美好气息如此肆无忌惮的侵蚀自己,完蛋了,这辈子已经不想洗澡了。

    爱娃儿痛并快乐着,现在的她完全就像是一个和她疯狂痴迷的偶像握了手之后,不愿意洗手的资深脑残粉。

    “爱娃儿酱~~~”圣月贤狼不似平时那样冷漠对待自己,而是甜甜糯糯,充满柔软亲昵气息的声音,在爱娃儿耳边响起,更是让她彷如成佛升天,内心瞬间被爆炸的幸福所充斥。

    以前气质高冷的贤狼大人很好,但是这样的贤狼大人似乎……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身为天使的你,一定也是多才多艺,会很多东西吧?”圣月贤狼的声音继续响起,被夹在胸部之中,幸福的快要晕倒过去的爱娃儿,迷迷糊糊的把头一点,但是随即又摇起了头。

    不行,自己怎么能自满,不行啊爱娃儿,不能因为幸福就得意忘形,不能因为贤狼大人对自己好就忘乎所以,在贤狼大人面前一定要保持谦虚恭敬。

    圣月贤狼却是完美的把她后面的摇头动作给无视了。在爱娃儿遗憾的快要哭出来的感情中,将她一把从怀里推离,不断拍着她的肩膀。

    “很好,很好,爱娃儿,我就喜欢你的诚实。”

    咦……咦咦咦?喜、喜欢我?

    爱娃儿完全被圣月贤狼的一套组合拳,打的晕头转向,思考不能。

    “身为多才多艺的天使,怎么能被比下去而无动于衷呢?对吧,所以说。现在轮到你来表演了。爱娃儿,去吧,让她们见识一下天使族的厉害。”

    迷迷糊糊的爱娃儿,就这样被强行推上了舞台。等她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上面。接受所有人的目光洗礼了。

    追捕圣月贤狼的小亚瑟王等人,见她献出了祭品……哦,不对。是代替者,也就放弃行动,回过头准备观赏爱娃儿的表演。

    这年头,不比数十万年前,天使多如狗,巨龙满地走,即便是想见天使一面也不容易,更何况是观赏天使的表演,机会难得,失不再来,怎能错过。

    于是,当爱娃儿表示自己的是受害者的,想要罢演下台时,面对众人闪闪发亮,灼热期待的目光,竟然如骨在喉,没办法把话说出口。

    无法拒绝这些期待的目光,尤其是没办法拒绝贤狼大人的那份期待。

    爱娃儿也是意志坚定之人,意识到自己没办法下台之后,也就很光棍的往舞台上重新一站,咳嗽几声。

    “那……那么,我也给大家唱一首歌吧。”

    “噢!!!”众人齐声回应。

    深呼吸了一口,爱娃儿合上双目,双膝下跪,两手指尖交错握拳,抵于下巴处,微微低头,翅膀轻展,做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祈祷姿势。

    见到这个姿势,大家立刻就知道爱娃儿要唱什么了,是主的赞颂歌,也对,天使最擅长的不就是这玩意吗?

    而后,低沉宏亮的歌声从爱娃儿的口中发出,那是完全不同于她品尝清脆冷淡的女性嗓音,如同苍天之声,非男非女,无比威严,无比圣洁,无比仁慈。

    不知不觉,天空飘落点点圣光,将整个精灵广场渲染的如同教堂一样,神圣肃穆,歌声所至,甚至连风中的精灵都发出了虔诚的祈祷,伴随着爱娃儿的歌声一起歌唱。

    所有的人,无论是信仰者,还是无信者,都默默闭上了眼,静静聆听,信者祈祷,无信者享受灵魂的洗涤。

    “厉害,看来爱娃儿号称天使族的公主,并非完全源于她的身份,光是现在的表现,就足以让她获得这样的身份。”

    作为曾经的天使的安洁丽尔,比在场所有人都要明白爱娃儿这首歌包含的分量,不禁低声喃喃起来。

    “但是,话说回来……”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狡猾有趣的笑容。

    “原本以为吴师弟俘虏失败了,但是现在看来,还不算完全失败,不对,应该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拥有如此天赋的爱娃儿,本不该在这种场合下唱赞颂歌,这已经不是表演,而是在红果果的展示她潜在的能力。

    但是,她却这样做了,归根究底,让她敞开心扉的钥匙只有吴师弟,因为有吴师弟在,她才会对这样的场合产生一丝兴趣,如果没有吴师弟,这样的场合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如同吵闹的酒吧一样。

    天使的执着和信仰,让她们难以轻易被打动内心,能让她们改变自己,甚至不惜背弃以往的信念和荣耀的东西,作为过来人的安洁丽尔,很肯定的说,只有一种。

    那就是——爱。

    “嗯啊,唱的还不错。”这时候,安洁丽尔听到旁边传来了罪魁祸首的一声称赞。

    “吴师弟,爱娃儿的赞颂歌,仅仅只有唱的还不错的程度吗?”

    安洁丽尔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该不会是这德鲁伊的傲娇属性又犯了吧,嗯,一定是这样,连身为天使的自己都着迷了,不可能只获得这样的评价。

    “不能再多了。”圣月贤狼将一根纤玉手指轻轻摇动,解释道。

    “如果给她太高的评价,那只幽灵就会得意忘形了。”

    “你是说爱丽丝?”

    “没错。爱丽丝唱的可要比她更胜一筹。”说到这里,圣月贤狼骄傲的把下巴一抬,与有荣焉。

    “不……不会吧?”安洁丽尔吓了一跳,看对方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在说谎。

    “嗯哼,以后让小幽灵唱给你听就知道了。”圣月贤狼轻摇了摇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了,这是明摆着的事实,试过就知道。

    “哈~~~~~~”见圣月贤狼一脸的肯定之色,安洁丽尔顿了顿。看向舞台上的爱娃儿。忽然露出苦笑,目带怜悯。

    看来,反倒是吴师弟这边的情况比较难办,不行啊。想要彻底劝诱爱娃儿。让她转换阵营。吴师弟不敞开心怀接受她可不行,甚至可能出现反效果,爱能改变一切。也能毁灭一切。

    一曲赞颂歌,唱的大家心平气和,面带柔和笑容,却也没办法继续打闹下去,于是在最后一缕圣光落下之时,喧闹的晚宴也宣告结束,大家收拾的收拾,告别的告别,精灵广场一下子就冷清下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

    “喔啊啊啊啊,搞毛啊!!!”伴随着某德鲁伊一声震天的尖叫声,大家都起了床。

    “大人怎么了?”维拉丝连忙赶来,天青色的侍女服外套着朴素可爱的围裙,手中握着鸡毛掸子,显然这勤劳的小狗狗正在进行日常的早晨清扫。

    “维拉丝你快过来看看,这……这到底是神马玩意?”某德鲁伊将他粘乎乎的手抬起,朝维拉丝展示。

    那只手上面,沾满了粘稠的菜汁肉酱。

    “这……是从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往物品栏里一掏,就粘了一手,到底是谁的恶作剧!没错了,一定是那只笨蛋幽灵!”某德鲁伊化身恶龙,口吐怒火,就要把项链取下,将里面蜗居着的幽灵圣女给抖出来。

    这时候,维拉丝面露困扰,给小幽灵解了危机:“我想,这不关爱丽丝的事。”

    “真的?你可不能为了维护她而撒谎,那你说说看到底是谁?”

    “恐怕是……大人你自己。”

    “我?我会把这些残羹剩饭倒到自己的物品栏里头去?”

    “大人真的不记得了吗?昨晚你登台表演的时候,不是很……很潇洒的把餐桌上的菜盘子给变没了吗?”维拉丝哈哈的苦笑道。

    “我?登台表演?”

    睡迷糊了的某德鲁伊,做出深思之色,随即一拍掌心,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当初为了方便省事,就随随便便的把碍事的菜盘子给收到物品栏里去了,可恶,我真是个笨蛋啊,这下子好了,要对物品栏进行大清理了。”

    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忽然,他的表情宛如演戏一样,瞬间僵硬,两眼瞪直,紧接着,一声比刚才更加凄厉尖锐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我昨晚都干了些什么啊混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