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有点狡猾
    ***************************************************************************************************

    见我点头,爱娃儿脸上闪过一道喜色,脸色总算好看了许多,没等我说话,她转过身,径直朝刚才来时的路线折回去。

    感情现场讨论还不行,这是要带我去她陷入大波沉思的老巢再仔细商量来着?话说这家伙竟然还在水晶之树树冠上建立基地来着?难道是松鼠属性?

    我无言,一路跟着她,弯弯拐拐,不到一分钟的时候,前面的爱娃儿忽然停了下来,指了指眼前。

    顺着那个方向一看,我当时就卧槽了,这是由一根巨大树枝分叉成三根爪型分支的节点,而爱娃儿就在这个节点处,将周围细小的枝叶在不折断的情况下一点一点拉拢过来,稍做简单固定,就做成一个纯天然的绿叶房间,简直就像是个精致的鸟巢,往里面舒服一躺,还能看到头顶的半片天空,简直不要太过惬意。

    感情这货还真在树冠上筑巢了,我开始有点理解为什么许多人把天使叫成鸟人了。

    “请进来吧,随意弄的,不是什么好地方。”

    爱娃儿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有点不好意思,我觉得她不好意思的地方错了。窝巢是否过于简陋这一点咱们先放在旁边不谈,在精灵族的圣树上面筑巢真的好吗爱娃儿公主殿下?

    不过,这时候再吐槽她,未免也太可怜了,我忍了很辛苦,才总算把话憋在心里,按照她的意愿进了这个……呃,姑且叫鸟巢吧,就这么叫吧。

    “呃,好像有点窄。”从入口钻进去后。我打量一眼。立刻说道,一个人躺在里面很惬意,无论是站着坐着还是躺着都没问题,但是两个人的话……这鸟巢当初设计的本来就是给一个人长相思数星星吹吹风睡大觉用的吧?

    “没关系。你……大人你躺在里面就好了。”爱娃儿指着里面。把原本属于主人的位置让给了我。

    很感谢她这份礼让的心意。但是我一边躺着听她倾述烦恼,怎么看都有点太吊儿郎当,不把她的烦恼当回事了。还是坐下为好。

    拍拍屁股,我来到最深处,转身坐下,背后刚好靠着一根光滑的枝干上,舒服的很,屁股下面的叶子也十分柔软,这家伙,到是蛮懂得享受的。

    见我坐定,爱娃儿在也我对面坐下,摆了一个侧坐的姿势,双腿自然而然的蜷曲着,我从她裸露的玉足一直往上打量,到那头金色耀眼的长发,然后,忽然发现一个问题。

    因为空间的关系,在我对面坐下的爱娃儿,背后刚好是鸟巢的入口处,换总说法,她把出口给堵住了,如果背后那双天使翅膀舒展开来,就连一丝光也透不进来。

    难道说……难道说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要将我囚禁在这个鸟巢里做些可怕的事情?

    我战战兢兢的一抖,就想大声呼救,转眼一想,我是男的,她是女的,我怕她做什么?自己是不是圣月贤狼的角色代入的太投入了,就算是圣月贤狼,她也没办法拿我怎么样吧?只不过是区区领域级的蝼蚁,嗯哼。

    心下大定,我目视着低头不语的爱娃儿,比了一个请字:“说吧,我姑且听一听,事先声明,最好别指望我能解决你的烦恼。”

    “是的。”低着头的爱娃儿,抬头和我目光对视,唇口微张,好一会儿还是没办法把话说出来。

    “到底怎么了?”我有点不耐烦了。

    “能不能请……请大人你……恢复……那个……恢复原本的样子……”

    “这就是我原本的样子,要我重复几遍,那才是变身,变身!”听到爱娃儿还在执着于圣月贤狼才是我的本体,我当时就怒掀茶几,怒变哥斯拉了。

    “无论如何,面对大人那样的姿态,我也能安心些把烦恼说出来。”

    “我这副模样没能给你带来安心感还真是抱歉了。”见爱娃儿找我诉苦还要求多多,我差点就想转身走人,不管这家伙了,可是安洁丽尔神使鬼差的在脑海里响起,让我的动作顿了顿,最终无奈屈服。

    也罢,也罢,我就稍微牺牲一下吧,这也是为了联盟,嗯,绝对是为了联盟没错,德玛西亚!

    在爱娃儿期待的注视下,鸟巢内白光一闪,焕然一新的圣月贤狼出现在她面前。

    “贤狼大人。”见到圣月贤狼的模样,爱娃儿声音带着惊喜激动,目光带着亲切眷恋,立刻挪动膝盖向前移动几分,就要靠过来了。

    “好了,我已经满足你的要求了,现在可以说了么?”我双手抱胸,做了一个冷艳……哦,不对,是冷酷的表情,随即面无表情的把双臂放下。

    我愚蠢,我犯贱,说过多少次了,圣月贤狼形态下不能做的事情,第一是双手抱胸,第二扪心自问,第三是视线向下。

    “是的,贤狼大人。”见我神色冷淡,爱娃儿就仿佛受到长官喝斥的士兵一样,差点蹦起来一个立正,好歹还记得现在的状况,她没有站起来,但是将上半身坐的笔直。

    “是这样的,大人……”

    “我不是在听你汇报工作,是倾听你的烦恼!”见爱娃儿露出一丝不苟的严肃表情,我头疼的扶额。

    “嗯……啊,抱歉,大人,我……我一时紧张。”爱娃儿连忙调整坐姿,深呼吸一口气,像一圆木似的生硬坐姿。也柔和了几分。

    “我……是这样的,大人也知道,我这几天见到了安洁丽尔,那个我曾经认为冒犯了族规,是个任性妄为,亵渎我们天使一族的荣耀和尊严的罪人。”

    “嗯。”

    “可是这几天我所认识的安洁丽尔,却是一个知书达理,成熟稳重,温柔慈和……该怎么形容好呢,是一个比我还要优秀的女性。”

    “所以说呢。你就迷茫了?”

    “是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安洁丽尔打破了族规并且不知悔改这一点,按照我们天使一族的规矩,已经足以构成死罪。天使和人类结合是不被允许的。并非我们天使看不起人类。而是结合所诞生的结晶……比如说卡洁儿,这一点,相信不用我解释大人也能明白吧。”

    “是的。我明白。”

    “所以说,一旦打破了这个口,以后就会有更多和人类相爱的天使以此为由,任性妄为,卡洁儿现在的状况,已经属于最好的结果了,未来,如果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天使和人类诞生的结晶,肯定将会是一个比卡洁儿凄惨许多的悲剧,我不允许,绝对不允许这种任性的感情出现,不仅给自己带来痛苦,而且给后代带来痛苦。”

    “所以为了堵住缺口,必须现在就给予打破族规的安洁丽尔制裁,以儆效尤,让后人知道后果严重,不敢再犯,对吧?”

    “大人也能理解我们的想法吗?为什么那时候还要阻止我们?”

    “因为,安洁丽尔和她的丈夫,是我的朋友。”

    “朋友……朋友……但是……”爱娃儿张大嘴巴,显得不可置信,无法相信我的理由竟然就是这样。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

    和爱娃儿的目光对视着,彼此都在目光中倾注了力量,希望能够以自己的决心,压倒对方的决心。

    “为什么,一定要牺牲安洁丽尔的感情来警告后人呢?”

    面对我突兀的提问,爱娃儿愣了愣,结结巴巴回答道:“因……因为族规一旦……一旦被打破的话……”

    “安洁丽尔和卡洛斯的感情,和天使族的族规,哪个更加重要?”

    “当……当然是……”

    “天使和人类结合的悲剧,将来就一定没有办法解决吗?”

    “那……那是……”

    面对我一个个问题,爱娃儿沉默了,她明白了,这就是思想观念的不同,甚至的冲突。

    比如说安洁丽尔和卡洛斯的感情,和天使族的族规,哪个更加重要,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当然是两人的感情更重要,但是对爱娃儿来说,她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把天使族规放在第一位。

    找一个观念相反的人来倾吐烦恼,这明显是很愚蠢的事情。

    “我并不是一个会想得太遥远的人,比如说现在的愿望,就是打败地狱一族,让大陆和平,不会去想和平以后的事情,比如说卡洛斯和安洁丽尔都是我的朋友,既然是朋友,而且悲剧已经产生了,无法扭转了,为何不能在这份悲剧上建立一份幸福,而是要让悲剧更加悲剧?仅仅是为了警告后人?抱歉,后人的悲欢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退一万步,有了这个破例,将来就无法约束天使和人类结合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觉得就算没有这个破例,将来也必定会出现第二对卡洛斯和安洁丽尔,制约天使和人类结合,并不治本。”

    “大人的意思是说,堵不如疏?”

    “或许是这样,也或许只是我在找各种理由借口,让卡洛斯和安洁丽尔得以在一起。”

    “真是难以相信,大人刚才的话,在我们天使看来完全就是离经叛道。”爱娃儿定定的看着我,忽然叹息一声。

    “是吗?离经叛道也没什么所谓,我并不想和天使族扯上太深的关系。”

    “大人……”爱娃儿幽幽的看着我,许久许久,再次轻叹一声。

    “大人,爱娃儿有些累,能够借您的膝盖一用吗?”

    “……好吧。”我犹豫了一下,感觉现在的爱娃儿有些可怜,一时间产生了些许同情,答应了她的请求。

    “爱娃儿万分感激。”露了一个并不是十分精神的笑容。爱娃儿挪动膝盖往后移动,然后将上半身俯卧,一侧身,直接将脸枕到了我的大腿上。

    喂喂喂,说好的借膝盖呢?你这是借腿吧!

    面对言而无信的爱娃儿,我咧了咧嘴,好歹没有将她赶开。

    居高临下望去,枕在腿上的爱娃儿的侧脸轮廓,别有一番圣洁柔美,带着淡淡的忧郁和迷茫。就像让人怜惜的彷徨小动物一样。金黄色的微卷秀发,随着她的躺下四散柔顺披落,就如同一张金色的地毯,将我的下半身完全覆盖。

    很显然。爱娃儿并没有像acg里蠢萌蠢萌的反派一样。被我的一番嘴炮说服。进而弃暗投明,天使族的顽固性格非同一般,正是知道这一点。安洁丽尔才直言她没办法说服爱娃儿,而将不多的希望寄托到我身上,说白了就跟赌博一样,输了也不会损失什么,赢了就赚大发了,何乐而不为呢?

    “我早就说过了,不要指望我能解决你的麻烦,我们的观念相左,这种关乎未来信念的问题,得自身做出选择才有意义。”

    不知不觉中,手落在了爱娃儿一头金色秀发上,轻轻抚摸,这算是些许安慰吧,我也不是那么冷血的人,对待迷途中的羔羊,施舍一点小小的温暖也不会损失什么,嗯嗯。

    不知道是还在迷茫混乱,或者还是说枕着我的腿,被我摸着头,幸福的忘乎所以了,身下的爱娃儿只用鼻子发出了一声糯糯的“嗯”。

    “但是,无论有多艰难,都必须做出一个选择,没有中立可言,那样的话,只是一个意志薄弱,摇摆不定的可怜虫,没有任何人会同情。”

    “大人……希望我做出哪一种选择?”爱娃儿沉默了片刻,忽然出声。

    “我不知道,我也决定不了,无论你做出哪一种选择,我都不会说什么,毕竟没有绝对和唯一的对与错,或许是你选择的那一种才是正确的,我不敢打包票,更不会去证明自己永远是正确的一方,只是……”

    抚摸着爱娃儿秀发的指尖,落到她精致光滑的俏脸以及圆润的下巴上,轻轻揉捏着。

    “只是,如果你选择站在我的对立场上,还要对安洁丽尔做什么小动作的话,我,不会介意再杀你一次。”

    身下的天使女孩,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而后抬起了她那温软的小手,覆盖在了在她脸蛋上抚摸着的那只手的手背上。

    “大人的手,很温暖……”她轻喃喃道。

    “这样枕在大人身上,这样被大人抚摸着,感觉幸福的已经完全无法思考。”

    顿了顿,她轻柔的握起那只手,放在娇嫩柔软的樱唇上,亲吻舔舐着手心,手背,手指,指尖。

    “感觉大人……稍微有点狡猾呢。”最后,爱娃儿神色迷离的,炙热的发出这样的呢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