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一十二章 天使的迷茫
    ***************************************************************************************************

    另外就是莎拉,和小黑碳组成历练二人组的她也收获不小,等级眨眼间就已经飙升到53级,已经是除了小幽灵以外,女孩中等级最高的一个。

    再看看维拉丝她们,在我不在的时候,她们也会时而组团外出历练,不过每次历练的时间都不长,鲜有超过两个月,毕竟维拉丝还要顾家,而琳娅则是联盟事务两头兼顾,三无公主根本无心历练,怕是在战斗的时候,脑子里也在想着新作,剩下一个莎拉,就算再怎么想努力也徒呼奈何,这样的组合可想而知,如果不是有bug小护身符的共享,经验翻了几番,她们的等级可能还在三十多级徘徊。

    维拉丝和三无公主,作为等级提升最慢的两个,等级才堪堪到达48级,很快就要被小黑碳超过,而琳娅本来是女孩中等级最高的,却因为联盟事务缠身,空缺了好几次历练,等级只有50级,已经被莎拉超过,小黑碳也紧咬在后,超越她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好难过,明明原本我的等级最高的,怎么逐渐就垫底了?”知道真相的琳娅泪眼差点掉出来,当然是装的。这小妮子的演技逼真得很呢。

    “啊哈哈哈,琳娅,不是还有我和小茉莉吗?”维拉丝安慰琳娅,安慰安慰着,最后也发出了小狗一样的悲鸣,虽然这只小狗狗没什么好胜心,但是做吊车尾谁也没办法开心起来。

    到是三无公主,没心没肺,还在把玩着前几天从一个神秘的商店的神秘精灵老头那里买来的羽毛笔,据说只要握着它就会灵感如泉。

    说实话我宁愿相信那老头是骗子。别问为什么。

    “大家不是在各司其责吗?维拉丝要照顾家里。琳娅要处理联盟事务,我两边都帮不上忙,只能去历练了,但是就算是等级高一点。也完全帮不上忙。最难过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心地善良的莎拉小萝莉。这时候用她脆甜的声音说着,原本是想安慰大家,说着说着。一想真是这么回事,也低下了头,一头粉色秀发无精打采的垂落在胸口,因为是贫乳所以头发笔直垂落,没有出现一点起伏感,然后请无视最后一句话,我不想看到莎拉黑化。

    “明明是庆祝大家历练回来,怎么说着说着,就变成了自责检讨大会了?”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我润了润喉,说道。

    “只是觉得维拉丝和琳娅都能帮上忙,就我好像什么也帮不上。”莎拉轻叹了一口气,53级,咋一看是全场最高,但依然一无是处,没办法帮上丈夫丝毫。

    “有这份心意就够了,只要保持努力,将来一定可以做到,不是吗?”我拿出说烂了的热血台词,想了想,觉得不靠谱,还是得有比较才知道好坏。

    “比如说,某只幽灵,现在已经六十级……不,是六十一级了,还尽躲起来玩魔方,这样的人才叫堕落,才让人可悲可叹。”

    原本以为小幽灵睡着了,我又刻意的压低声音,没想到话刚落音,伴随着一声天诛,白光闪现,小幽灵出现在背后,伸手抱上我的腰,一记利落的德式拱桥摔教我如何做人。

    “你……你不是应该睡着了吗?”捂着快要爆裂的后脑勺,一边计算刚才那一击流失了多少智商,我露出惊讶表情。

    “嗯哼,我可是拥有只要小凡一说我的坏话,就会立刻醒来的体质。”小圣女两手叉腰,做状不可一世。

    “别把技能点消耗在这种无用的地方好么?”我顿时脱力。

    “对小凡百分之百成功率的拱桥摔。”

    “无用!无用!为什么都是针对我?给我去消灭地狱一族啊!”

    “对我来说,小凡可是比地狱一族重要无数倍。”小幽灵眨着水汪汪的银色眼眸,动情的看着我说道。

    “如果这句话单独拿出来说我或许会稍微感动一点点。”

    “对我来说,小凡可是比地狱一族重要无数倍括弧这句话和前文毫无联系,仅做单独使用括弧。”

    “括弧你妹啊!”

    “我已经把所有的爱全都给了小凡,没办法再给其他人了。”

    “这份爱太深沉了,我无力独自承受,你还是去找四魔王三魔神玩耍吧。”

    “才不要,它们又不愿意让我咬。”

    “我也不愿意啊!!!你的爱都倾注在牙齿上了吗?!”

    “爱的召唤,啊呜~~~(我咬)。”

    “嗷嗷嗷嗷嗷——!!!这份突然的爱,如此澎湃,让我放声呐喊,i!can!fly!!!”

    看着满地打滚玩耍的两个人,女孩们露出了然的苦笑,果然爱丽丝一出现,剩下的就是两个人的世界了。

    “我去准备晚饭吧,为了庆祝大家平安回来,得做丰盛一点才行。”

    “我也来帮忙。”琳娅和莎拉举手加入。

    “嗯,小茉莉,麻烦你去找到菲妮她们通知一声可以吗?”

    三无公主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希尔曼雅姐姐,阿尔托和安洁丽尔姐姐那边可以拜托你吗?”

    “当然了。”

    “还缺少一些食材,西露丝艾柯露和小黑碳,可以帮帮忙吗?这是清单,路上要小心哦。”

    “是的,维拉丝妈妈,我们知道了!”

    “大家加油吧!”

    “噢!”

    “小维拉丝。我要肉,要很多很多肉。”

    “知道了,放心吧,爱丽丝,会给你做很多好吃的。”

    “有破绽,看我的千佛无影手满级强化附魔镶嵌商城氪金付费版!”

    “了蓝赖连愣了,兹冷冷里来愣来辽河里莉莉莉吸!(小凡太天真了,吃本圣女百分百咬合力蓄力一击)”

    ……

    等小幽灵吸满了名为【小凡能量】的莫名其妙玩意之后,就毫不留情的回到项链里继续睡觉或者研究“魔方”了(其实我看她是觉得占了便宜就好就收溜走了),我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呲牙咧嘴的摸着满肩膀满脖子满手臂的咬痕。

    这小圣女。还喜欢打游击战,多处开花,这满身的咬痕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大厅里已经空空如也,女孩们走的一个不剩。竖耳一听。厨房里传来了热闹的声音。这个时间点就开始准备的话,晚饭一定非常丰富,维拉丝大概是想庆祝所有人平安归来。

    多年的老夫老妻。让我一下子就猜着了维拉丝她们的想法,既然这样,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干脆去转一转吧,至于身上的咬痕,本德鲁伊有特殊的技巧可以遮掩。

    斗篷帽子往头上一套,搞定出发,现在就算是叫我斗篷男我也绝对不会摘下来。

    好久没有单独一个人出来逛逛了,也是不错的享受,我伸着懒腰,顺着盘缠在树干上的根枝,一路无所事事的朝着水晶之树顶冠上方走去,心里想着有的没有的。

    爱娃儿这几天很少现身,想来也只有受到安洁丽尔的刺激,一个人陷入了大波的沉思这种可能性了,安洁丽尔那边到是告诉我,爱娃儿去了她那好几次,整个迷途的羔羊想要找到指引人生道路的导师的剧本。

    这不是挺好的嘛,安洁丽尔一个人就能搞定了,就这么顺势将她精神控制洗脑……哦,不对,是循循善诱,让她走向光明的大道。

    可惜,安洁丽尔反馈回来的答案是做不到,她毕竟算是改革派一方的人,而且还开创了和人类结合的先河,就算爱娃儿能够包容安洁丽尔的存在,但是对于这样的先驱者,对于这样敢于打破天使族规的人,久受顽固派熏陶的爱娃儿,心里始终和安洁丽尔隔着一堵墙,无法完全接受对方,就算安洁丽尔的劝诱手段再高明也没有用。

    然后,她有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满满一副“果然改变爱娃儿还是得靠吴师弟你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的倪萍阿姨版煽动表情。

    卡洁儿,快点离开那个已经变得极度危险的妈妈!

    “咦?真是巧遇啊,不是吗?亲王殿下?”就在这时,另外一道熟悉而危险的悦耳声音在耳边响起,让我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往前一看,顿时露出才脱虎穴又入狼窝的苦逼脸上。

    可不是有一阵子没见的咪啪骑士吗?

    “是……是啊,真是巧,你不是在帮阿尔托莉雅处理公务去了吗?”我艰难的笑了几声。

    将我神色僵硬,咪啪妻子一脸的幽幽:“亲王殿下,我们以前不是约定好了,不许再逃避我了吗?”

    “是……是吗?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我定了定神,不行,不能被咪啪骑士带动节奏,否则又得被她调戏了。

    “如果你能好好说话,不是无时无刻想着作弄我的话。”

    “作弄殿下?我怎么敢呢?”

    “嘴上是这样说,但是你摸摸自己的额头,上面是不是已经刻着了【我敢】两个字?”

    “哎呀,被发现了吗?其实我这样做,只是想和亲王殿下打好关系而已。”抿嘴一笑,咪啪骑士轻挑着侧耳的几缕发丝,在指尖缓缓转动,那姿态,别提有多妩媚诱人了。

    “请用正经一点的方式和我打好关系,我是个正经的人。”我正了正色,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让对方察觉到自己已经节操全无。

    “好吧,我就稍微用点正经的方式。”咪啪骑士点着下巴,做思考状。

    别只是稍微啊,给我再正经一点,我的节操已经所剩不多了!

    “那么。蜜拉能有幸邀请亲王殿下分享新曲吗?”

    “新曲?”

    “是的,最近作了一首新曲,但是没什么自信,想让亲王殿下评价。”

    “哦嚯?”不得不说,咪啪骑士找对人了,竟然一下子就找到了我这个宇宙第一的歌神,嗯哼,还算有点眼光。

    不过答应她的话,岂不是要去她的家里?这样很危险,不行。我不能受歌神的身份所束缚。

    想到这里。我做出为难之色:“虽然很期待,但是我现在正在找人,如果可以的话,不如咪啪……咳咳。蜜拉你来参加我们一家的晚宴吧。到时候让大家一起鉴赏。阿尔托莉雅或许也会在哦。”

    “是真的吗?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第一次受到我这样的邀请的蜜拉,露出毫不做作的欣喜笑容,让我有些愧疚。自己平时对待她是不是太苛刻,太无情一点了呢?

    “不知道殿下要找的人是谁,或许我能帮上忙也说不定。”咪啪骑士在答应下来之后,忽然问道。

    “哦……这个,是爱娃儿。”我原本也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咪啪骑士竟然来这招,急中生智下脱口而出。

    “爱娃儿,是那位跟随在殿下身边的天使吗?果然不愧是殿下,连天使都愿意追随在您的身边,这可是陛下也做不到的事情,听说那位天使在天使族里的身份还不低,是这样吗?”

    咪啪骑士听了,目光连连闪过异彩,一副很八卦的样子。

    “大致上是这样没错,想知道详细经过的话还是等晚上再告诉你吧。”为了防止咪啪骑士继续追问,我连忙说道。

    “那就有劳殿下了,正好,我刚才好像看到殿下说的那位天使去了哪里。”

    “哦,真的吗?”

    “是的,大概就在这个方向哦,至于殿下能不能找得到,就得看你们之间的羁绊了。”咪啪骑士指了指头顶上的树冠,带着宛如歌儿一般轻柔动人的笑声,告辞离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