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九章 舔归舔,不能这样舔
    ***************************************************************************************************

    西露丝艾柯露的“啾啾”两下,让我幸福之余也完全清醒过来,意识到旁边还有一个变态天使看着,说不定我刚才的举动,已经被她当成变态,贴上变态的标签了。

    带着已经声名败裂的觉悟,我战战兢兢地回过头,没想到不回头还好,一回头,当时就卧槽了,只记得脑海一片空白,瞬间做了挡眼的动作,仿佛眼前出现了一个十万瓦的灯泡。

    没错,这是爱娃儿,是爱娃儿的目光,这货在干什么呀,这变态天使,还觉得自己不奇怪,想要更变态一点吗?

    站在身后的爱娃儿,全身上下仿佛冒着梦幻一般的气泡,一双天使翅膀大大张开,神色迷离,仿佛陶醉在某个变态的幸福世界之中,另外一边,又用明亮如太阳一样的目光盯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家伙,从未见过如此亮,如此渴求,如此围观的目光,就像……对了,就像七个葫芦娃叠成山字型,身上冒着七彩光芒,将七双炯炯有神的目光向我们投过来一般,光是对视一眼就能闪瞎自己998网购回来的钛合金狗眼。

    “西……西露丝,爱娃儿姐姐好像有点可怕。”

    “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爱娃儿姐姐。”

    双子公主也发现了,不由的将身子缩了起来,完全躲到我的怀里,害怕的颤颤发抖,仿佛一眨眼之间,相处了几个月的爱娃儿就变成了陌生人。

    “爱……爱娃儿?”见这变态天使把宝贝女儿给吓坏了,我恨的咬牙,却苦于无法发作。

    “是,是的,大人。”被我轻喝一声。清醒过来的爱娃儿。本能的擦了擦嘴角,连忙一个立正,收拢羽翼,抬头挺胸大声应道。

    “你刚才在做什么?”我瞪了她一眼。

    “抱歉。我……”看到双子公主躲在我怀里。爱娃儿意识到了什么。脸唰的一下子通红起来,有种羞愤欲绝的冲动。

    “算了,你……”看到她的模样。我叹了一口气,也不能太过责怪爱娃儿,要是变态**能够抑制,那还能算是一个变态吗?她作为一个变态,其实也是蛮拼的啊。

    再想到她这几个月保护双子公主的功劳,我心里柔软了许多,虽说爱娃儿刺杀安洁丽尔在先,但也因此被我反杀了一次,现在也认错了,还顺手捞了一件神器,实在没什么好责怪她的了,既然有功,那么稍微奖励一下也是应该的吧?

    当然,不能奖励的太过,不然让这变态天使兴奋起来,每次每次都提高要求,我也是会吃不消的。

    想了想,我抬起头,看着端正站在面前,犹如忠诚士兵一样的爱娃儿,问道:“爱娃儿,这次你做的不错,只说一句感谢似乎有点太小气了,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奖励。”

    “这……这这这……已经够了,大人的一声感谢,已经让爱娃儿感激不尽,但是,如果,如果……只是……我想……可以的话……拜托……恳求……”

    爱娃儿先是慌忙的拒绝,表示接受不起,但是转眼一想,不对啊,这种机会难得,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轻易放弃的话,自己以后做梦都会在梦里狠狠给今天放弃的自己来上一套组合拳。

    所以,她后面的话又变得结结巴巴,毕竟是耿直的天使,根本没学来人类那一套说反悔就反悔的厚脸皮。

    “别如果不如果了,说吧,难道还要我命令你提出奖励吗?”

    见爱娃儿支支吾吾的样子,我哭笑不得之余,到是也被她小小的萌了一把,这种举动是没办法演出来的,只能是本色表现,这家伙,如果把变态属性去掉的话,那到也配得上天使公主的叫法。

    “不敢,那我就直说了,圣狼大人。”犹豫几下,爱娃儿低下头,看了我一眼,又再次飞快的低下头,营造出一股授课楼天台告白的气氛,老天,你再不开口我就要从天台跳下去了混蛋!

    “我希望……希望大人能够像刚才对待西露丝和艾柯露那样……那样……”说着说着,爱娃儿的声音就低了下去。

    喂喂,你这要求有点离谱吧,像我刚才对待西露丝艾柯露一样,舔你的脸?做不到,绝对不行,我是个有节操,有操守,有底线,有尊严的德鲁伊。

    “像刚才对待西露丝和艾柯露那样,摸一摸头,可以吗?”没想到爱娃儿还有后话,顿了顿,她用细弱蚊吟的声音,说出心中的愿望。

    摸一摸头?

    我吓了一跳,仔细上下打量了爱娃儿一眼,她该不会是被阿姆露迪娜附体了吧,怎么也喜欢摸头了?

    不过,这个奖励会不会太简单了一点?看着爱娃儿提出要求后激动不安的神情,我决定……满足她吧,得提防这变态天使以后得寸进尺,慢慢提高要求是不?

    “好吧,如果你觉得这样就够了的话。”说着,我放开怀里的公主殿下们,上前两边来到爱娃儿面前,立刻就感觉到她的呼吸急促炙热起来,这变态,真拿她没办法。

    想着,我伸手落在她一头金色绚烂的微卷长发上,摸一摸,摸一摸,不是我自夸,别看是简单的摸摸头,我从维拉丝,从莎拉,小茉莉,从莱娜,从阿姆露迪娜等等那里摸索来的方法,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说是吴氏独门的绝技也不为过。

    立刻。爱娃儿露出享受陶醉的表情,比刚才独自一个看着西露丝和艾柯露她们脑补,真实幸福的百倍,身子几乎瞬间就无力瘫软下去,让我万般无奈,不得不接住她,勉为其难的让她靠在怀里。

    “圣狼大人,爱娃儿……好幸福,哈呼~~~哈呼~~~”仿佛整个人飞了天的爱娃儿,满脸潮红的喃喃自语。心脏不堪幸福负荷的大口大口娇喘着炙热的吐息。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她的气息,她的身体正在剧烈变得滚烫。

    卧槽,你这反应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

    或许摸头这个动作对爱娃儿来说太激烈了?该用温和一点的怎么样?

    感受到爱娃儿滚烫的身体,生怕她会自我燃烧。我将落在她头上的手缓缓滑落。在那张光滑白皙。手感如同丝绸一般的精致脸蛋上抚摸起来。

    “嗯呜呜呜~~~圣狼大人~~~”爱娃儿发出一声悲鸣,身子变得更加滚烫了,不好。好像触发了更加不得了的按钮,该怎么办才好?

    我一时愣住,到是机智的爱娃儿想到了自我拯救的办法,她竟然乘着我的手下意识滑落到嘴唇上的时候,忽然张开樱唇,啊呜一声把一根手指头含了进去,并且将双手抬起,捧握着这只手,轻柔缓慢的吸吮起来,闭着眼,一副幸福到要死了的样子。

    刹那间,至少我是觉得,一股极度那啥的气息散发出来,指根被柔软湿润炙热的口腔包裹着,指尖享受着里面香软的舌头轻微舔舐,那简直就是帝王式的无微不至的照料。

    “呜哇~~~~~”西露丝和艾柯露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的发出叹息,连吃醋都忘记了。

    “没……没想到爱娃儿姐姐居然有这样的一面。”

    “是,是啊……”

    几个月的相处,一直都是以冷静沉稳,高贵冷傲示人的爱娃儿,忽然变成这样一副……一副,呃,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色色模样,让双子公主大跌眼镜。

    “没想到爱娃儿姐姐也那么喜欢……喜欢撒娇。”想到刚才爱娃儿提出要摸一摸头的奖励,西露丝不敢相信的感叹道。

    “而且……而且还不止这样,还……”艾柯露两眼闪闪发光的看着宛如对待绝世珍宝一样吸吮着手指的爱娃儿,忽然一朝顿悟,领悟了许多东西。

    “艾柯露,你这色狼笨蛋,在想什么啦。”心灵相通的西露丝,立刻就知道了妹妹的想法,脸色通红的扯了扯她的衣袖。

    “我没想到什么啊,到是姐姐你想到了什么,不妨说出来啊。”艾柯露无辜的眨了眨眼,反咬一记,立刻让姐姐发出悲鸣。

    【总……总之,色色的事情,是不可以……不可以想的。】眼眸轻轻一转,她改用心灵交流对妹妹发出正义的喝斥,一如维拉丝的七八分神髓。

    【说的好像西露丝你没有做过色色的事情一样。】妹妹促狭的看着姐姐。

    【当……当然没有,那都是……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才没有艾柯露刚才想的那么色。】

    【哦,真的是这样吗?比如说乘我不在的时候向爸爸……】

    先不说忽然进入心灵交流模式的双子公主,另一边,陶醉到仿佛魂儿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爱娃儿,却怎么也没办法忽视近在旁边的那番对话。

    她的脸蛋噗一声,羞红的几乎成了猪肝色,终于意识到现在的处境。

    西露丝和艾柯露,可是被自己当成半个学生的人,而自己,作为老师,却在学生面前做出这种……这种羞耻的行为,活不了了,已经没办法再面对她们的目光了。

    但是另外一个恶魔的声音,又在出声,怕什么,都已经变成这样了,干脆就顺从自己的**,继续做下去好了,已经没什么好在意的事情了,老老实实的遵从自己的身体,遵从自己的**不是很好吗?

    在爱娃儿脑海中,出现了一场尊严和**的生死大战,她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但是吸吮着圣月贤狼的手指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身体十分的老实,并且似乎为了给恶魔的那一边加分般,吸吮的更加卖力。卖力到发出了“滋滋~~~”“滋咕~~~”之类的更加h的声音,若是能够屏蔽画面,一百个男人听了,一百个都会认为这里正在上演一场不堪入目的景象。

    不堪入目到……让这一百个男人摆出了弯腰夹腿的微妙动作。

    刚才还在心灵交流的双子公主,看到这一幕,听到这一幕,都忘记交流下去了,以一种几近朝圣般的目光,就似第一次看那种片的少女,脸红耳赤。羞的不得了。却偏偏眼睛舍不得眨一下。

    如果说三无公主是她们的理论启蒙老师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此时的爱娃儿正担当着一名实践启蒙老师的角色。

    原来,光是吸吮个手指。都能那么……那么色色的。

    卧槽。看你都在我给我的女儿看到了什么!

    察觉到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变化。几乎沦陷在爱娃儿的温柔吸吮之中的我猛然清醒,怒掀一记心灵茶几。

    对爱娃儿专用大杀器,取消变身。

    白光一闪。其貌不扬的凡人脸斗篷男路人甲罗格第三吝啬毫无感受气势的百族亲王后宫长老我回来了。

    为什么我的眼眶常含泪水,为什么我的内心重复忧伤?因为我吐槽自己吐槽的深沉。

    前一刻,爱娃儿对圣月贤狼的狂热迷恋,才刚刚战胜内心的天使,被**的恶魔所占据,下一刻,她立刻就感觉不对劲了。

    不说气质的变化,光是嘴里含着的手指,就由刚才的纤细柔软,细腻如玉,带着月色余香,变成了略粗糙,略结实,略磕牙的硬邦邦手指。

    几乎是下意识的,爱娃儿一个抽身,倒退出去了足足数十米才停下来,用愤愤的目光盯着某德鲁伊。

    “闹够了没有?”还瞪我,瞧瞧你自己做了些什么吧,把我的宝贝女儿都给带坏了。

    我翻了个白眼,没给气呼呼的爱娃儿好脸色。

    本来想要发作的爱娃儿,看到一旁的双子公主,顿时羞愧的低下头,逊色披上斗篷,戴上帽子,逃避式的进入了自我厌恶的世界。

    “爸爸。”西露丝艾柯露拉了拉我的衣服,露出不忍之色:“不可以欺负爱娃儿姐姐。”

    “哈……”我苦笑不得,这是在保护你们诶,保护你们不受到这变态天使的侵蚀,呃,虽然好像已经太迟了,我的双子公主殿下,早就已经被那只h书写手公主给教坏了,想到这里,我就悲哀难受的想要落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