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五章 找女儿去
    ***************************************************************************************************

    发现鲑鱼剑的新功能后,我只是一开始高兴了会,后来仔细一想,觉得现实并不是那么美好,也就灰心丧气,取消了和菲妮她们共同研究鲑鱼剑的四十九种做法的计划。

    吃下鲑鱼剑增幅的力量,虽然持续时间蛮长的,基本上可以持续完一整场战斗——好吧,就算不能,是类似于和石人王战斗的超持久战,等增幅时间结束,鲑鱼剑也早就重新复原,可以继续大口享用了,简单的解释,如果想,鲑鱼剑可以一直提升增幅到天长地久,这一点不是问题。

    问题是准备时间,别人可没办法像cosplay熊一样大口大口啃掉一条生鲑鱼,如果无法理解,可以自行想象一下在战斗之前将一把暗金武器猛啃猛吞,强行吃下去的后果,那是妥妥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至于到底是己方吞剑的壮举吓坏敌人,导致敌人不战而降,还是因为吞剑住院,导致敌人不战而胜,那就只有天知道了,这个“不战而屈人”的人,可以是敌人,也可以是自己人。

    当然,在开战前事烹好鲑鱼剑,等开战时往肚子里一吞,到也是个办法。可是,这就跟一个acer讨论我有了老婆之后要怎么干怎么干一样,前提条件永远不具备,虽然我有队友,但是几乎没怎么一起战斗过,除了击杀衣卒尔那次。

    我原本最大的期待,是能够将烤好的鲑鱼剑分尸,将肉晒成随时可以吃下的鱼干片,让维拉丝她们常备,就像大力水手随身携带菠菜罐头一样。以便在关键时刻可以爆种。当然,卡洛斯啊,西雅图克啊,第三世界的前辈们啊。也都可以分到一些。反正鲑鱼剑量多。原地满血复活快。

    可惜,宴会的第二天,我和维拉丝她们就开始尝试。无论怎么尝试也没办法做成可以长期保存的鱼干片,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无奈承认鲑鱼剑只有临战时才能派上用场这个残酷的事实。

    最后,因为这事,我还在梦之境界里狠狠被艾芙丽娜奚落了一番,亏我还诚心诚意的向她请教,结果得到的是三字经——想太多。

    鲑鱼剑要是真能制作出无数鱼干片散发给联盟战士,那么大陆救世主就是鲑鱼剑而不是我了,暗黑大陆抵抗地狱一族上万年所书写的波澜壮阔可歌可泣史书,也可以十分严肃的取名【拯救世界的鲑鱼剑】,这把万恶的咸鱼剑如是揶揄,着实气了我一整晚,差点被山寨版魔王血肉复生者给爆菊了。

    也罢,不提这货了,提起就生气,还是想些愉快一点的事情吧,比如说圣月贤狼变身在女孩们面前透露后,我终于可肆无忌惮的每天晚上在家里进入梦之境界修炼,不用再提心吊胆的玩野外露出……不对,是露宿play了。

    还有就是,晋升到世界之力高级以后,梦之境界中一直没办法打败的魔王血肉复生者,也取得了阶段性的突破,以世界高级境界达到世界巅峰战斗力的实力,终于,在晋升后的第一次进入梦之境界中,我就推翻了这座以前肉的不行的肉山大魔王,真的,我还没见过比它体型更加巨大的怪物。

    真正的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实力,应该在世界巅峰的完美之境,梦之境界中的复制山寨版,最多也就世界巅峰中段左右的水平,按道理来说打倒它,也不是那么难以做到的事情,只是魔王血肉复生者明显是巅峰完美之境中肉的令人发指,能够和石人王一拼的类型,属于牺牲攻击力无限堆肉的超级肉盾,没有提升到高级境界,我估计就是累死了也没办法把它干翻。

    不管怎么说,能够推翻这么一座大肉山,我瞬间成就感爆满,只觉得自己已经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赢取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这时候,艾芙丽娜不怀好意的对志得意满的我问了一句,要不要它再模拟出个十二翼天使和我耍一耍,随便在东北玩玩泥巴什么的,我狠狠瞪了它一眼,瞬间泄气。

    的确,和魔王血肉复生者比没什么意思,最终敌人又不是它,什么时候有了干翻四魔王三魔神的力量再得意也不迟。

    于是,这些天我恢复了以往正常的作息,晚上在梦之境界修炼,白天和女孩们玩耍,还有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炒热气氛,再加上黄段子侍女时不时的骚扰性质的过期避孕药推销(虽然最后的结果都是以被我推倒而告终),以及偶尔陪陪阿尔托莉雅练习,日子过的到也不无聊。

    可是,我心里总还有一件事牵挂着,那就是西露丝和艾柯露这对可爱的双胞胎公主。

    和小黑碳突飞猛进式的从库拉斯特海港直接跳到第二世界的罗格营地不同,双子公主身为牧师职业,在尚未到达那个吊炸天的等级之前,一直都以缺乏攻击力而著称,再加上她们也不想和陌生人组队,于是两位公主殿下稍微将就了一下,跑去群魔堡垒历练了。

    作为保护者跟着她们一起去的是爱娃儿,这个某方面有着变态嗜好的天使,不知道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如何获取了维拉丝她们的极大信任,竟然被委以了如此重要的任务。

    当然,我也不是说信不过爱娃儿,退一万步,她就算是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阴谋目的留在我们身边,也不会对西露丝艾柯露下手,她们既不知道联盟的秘密。也不像小幽灵那样本身就是杀手锏,也就是两个天赋比较高的牧师而已,实在没有让天使族下手的理由。

    而且,爱娃儿那份对圣月贤狼的……呃,有些变态的迷恋,也让我对她多了几分信心,好吧,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怎么能随便将女儿交给一个只认识那么点时间的天使呢?

    想到这里,我顿时义正言辞。理直气壮。让琳娅将这些时间爱娃儿传达回来的报告拿出来,重新看了一遍,就像保护小黑碳和莎拉的希尔曼雅一样,爱娃儿定时会传回来一份历练报告。将西露丝艾柯露的历练详情告知。以确保安全。

    报告并没有奇怪的地方。如同流水账一样波澜不兴,双子公主们的历练平顺得很,现在正在火焰之河里打游击。没办法,就算和我灵魂联接,得到了巨大的实力提升,但是小公主们始终是牧师,缺少小黑碳的强力输出,她们对动辄数百数量的怪物部队比较头疼,尤其是邪魔之王那种黑叔叔,一看那个头,那肌肉,就知道是辆皮粗肉糙的坦克。

    所以,双子公主们不得不打游击,专挑软柿子捏,实在不行,凭着不逊色于同等级野蛮人的力量,德鲁伊的体力,刺客的敏捷,巫师的智力,换上一把大砍刀冲上去唰唰几下,那也是极好的。

    总而言之,一言概之,眼前这些报告足以让人安心,让我能够在脑海中想象出一副宝贝女儿们在火焰之河挥洒青春汗水,脚下遍地横尸的美好画面。

    但是……这不科学啊,教练,我在精灵族已经呆了一个月有余,而她们在我回来的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出发历练,换言之,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在群魔堡垒历练了两个多月,接近三个月了。

    一次历练三个月,对于普通冒险小队而言的确不算什么,但也得看是什么类型的小队,换成是那种职业平衡,意志坚韧,有肉有输出,并且补给充足的小队,别说三个月,半年也没问题,西露丝和艾柯露却不同,只有两个人,再加上都是牧师职业,战斗要比别的冒险小队吃力很多,以我多年的历练经验判断,她们的历练持久力绝对不长,两个月已经是极限了。

    “可是,这些报告也不像是在骗人啊。”面对我的疑惑,琳娅再次将看了数次的报告浏览一遍,以她多年的经验作出判断。

    “所以说,为了避免意外,我还是亲自跑一趟好了。”

    “咦,吴大哥一个人去吗?”琳娅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但似乎没有猜到我要单枪匹马滴干活。

    “怎么,就那种地方,我一个人还不够吗?快的话,或许一天时间就够了,哪还需要人一起跟着。”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怎么说呢,那里的路,似乎……特别的……绕。”琳娅露出微妙的困惑笑容,以尽可能小心的措辞拐弯抹角提示道。

    “琳娅宝贝,没想到连你也怀疑我的认路能力,难道这个世界上就已经没有真正懂我的人了?”我伤心欲绝,痛不欲生,没想到怀疑自己的竟然是自己最爱的妻子。

    “吴大哥,不是这样的,让我想想,对了,不如让菲妮跟着一起去怎么样?我是怕吴大哥一路上会无聊,有菲妮陪在身边的话至少能说说话。”

    “这么说也有道理。”我一拍手心,随后伸手在松了一口气的琳娅脸上,揉捏起来。

    “你这小妮子,说来说去还是怕我迷路对吧,别以为换了种说法我就会上当了。”

    “呜~~~”少有品尝到我的揉脸攻击的琳娅,发出可爱悲鸣。

    “我一个人去就够了,就算我找不到她们,我想爱娃儿一定能感觉到我,呃,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现在就出发,你通知维拉丝和阿尔托莉雅她们一声。”

    “吴大哥,吴大哥,唉……”看着那道哧溜一声消失的身影,琳娅无奈摇头,对于丈夫说干就干的作风很是无语。

    或许是自己太操心了,第一世界的群魔堡垒,无论怎么闹腾应该也闹不出多大的动静吧,不管怎么说,先去通知其他人一声吧,免得大家担心。

    另外一边,某德鲁伊兴奋的迈着轻快步伐,来到了王城传送阵,犹如手里揣着钱一路前往黑网吧的小屁孩,享受着莫名的激动喜悦。

    哼哼,本德鲁伊的寻找女儿之旅就要开始了,乘阿尔托莉雅还没有得到消息,来不及阻止,还是快点跑路吧,就算一个人,我也能找到西露丝和艾柯露她们,不然你以为世界第一女儿控是白叫的吗?

    一个个传送阵接连传送,不到片刻,我就来到了群魔堡垒,马不停蹄,从群魔堡垒又直接传送到了火焰之河。

    一股熟悉的熔浆热浪以及硫磺的刺鼻味道扑面而来,出了传送阵,我四处张望几眼,看到天使的圣洁身影,立刻就露出了笑容。

    不知为何,天使族要派遣一名天使在这火焰之河通往混沌避难所的大门口驻守,美名其曰观察防备大菠萝,这个理由实在有辱智商,怎么不见你在憎恨牢笼三层门口和毁灭王座门口也派个天使驻守?

    不管理由是什么,天使族爱怎么闹腾就随它去吧,联盟也管不了这个庞然大物,不过现在,到是它们派上一点用场的时候。

    “你好,冒昧打扰一下。”

    “你是……莫非是冒险者联盟的凡长老?”

    “咦,你认识我吗?”我摸了摸脸,虽然没有戴斗篷帽子,但我这张不容易辨认的大众脸,别说在天使眼里,就算是在冒险者拥挤的大街上站个一两天,估计也未必有人能认出来。

    “长老大人说笑了,您的事迹,即使是在我们天使族里也是盛名远播。”这名准二翼天使恭敬的弯腰行了一礼。

    卧槽,竟然还用“您”,我什么时候在天使族刷声望刷的那么高了?

    “你说的事迹,到底是什么事迹,能说来听一听吗?”我小心脏有点抖,总感觉不是好事。

    “这个……凡长老还是问爱娃儿首领吧。”

    “……”好吧,让我去问爱娃儿的事,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是什么样的“关荣”事迹了。

    脸一黑,好不容易扯出一丝笑容,我想起了正事。

    “冒昧问一下,你知道爱娃儿现在在哪里吗?”

    “这个……很抱歉,我只知道爱娃儿首领还在这火焰之河范围,却并不知道她具体在哪个位置。”

    “那你又是怎么判断她还在火焰之河范围?”

    “因为爱娃儿首领经常传来报告,让我转交给联盟。”天使飞快的回答道,还露出了奇怪不解的眼神,什么时候,贵为天使一族的公主的爱娃儿,竟然要给联盟打报告了?

    原来报告是经由这里传回去的,大概是天使族特有的通信手段吧。

    我了然点头,也罢,虽然没有得到最理想的情报,但知道西露丝艾柯露她们还在火焰之河也不赖……

    ***************************************************************************************************

    这些天有点不在状态,心不在焉,大脑麻木,缺乏动力,看来又到了每年都会来几次的低潮期了,没办法,去补一补刚出的十月新番,看能不能将心态调整过来吧,大家见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