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四章 鲑鱼剑的新功(吃)能(法)
    ***************************************************************************************************

    训练场上,无数的风暴肆虐,就连强大到足以承受世界之力巅峰级强者对战的保护结界,也在不断颤抖,似在地震中嗦嗦发响的玻璃,给人一种随时都要碎裂的感觉。

    场外,除了兰斯特和卡露洁以外,或许就连蜜拉丝和洁露卡都无法无法看清楚训练场中的战斗,看两人时而蹙眉,时而惊讶的样子,想必看的十分辛苦,就更别说其他前来友情围观的人,诸如维拉丝,琳娅,以及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等等。

    在她们眼中,训练场中的战斗就是一股各种眼色交织的风暴,其中以刺眼的红芒为主,根本看不到人影在哪,更不可能分得清优劣胜负。

    就在这时,伴随着叮叮几声,交错的战斗风暴忽然分开,化作两道人影,各执一边,停了下来。

    此时,离战斗打响已经过去了足足半个小时,无论是看清楚了这场战斗的人,还是没能看清楚这场战斗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反应过来,才发现紧握的拳头里已经渗出了细汗,明知道这是一场练习,依然紧张的不得了。

    再看看分开的两人,其中一道凛冽的。散发着绯红世界之光,透露出无尽威严的身影,赫然就是刚刚晋升的阿尔托莉雅,另外一道身影则是光棍多了,并没有将它的毁灭世界展露出来,制衡对手。

    并非是这只手握鲑鱼剑的某布偶熊自持强大,不屑于展露世界之力结界攻击对手,而是他十分清楚,阿尔托莉雅在领域境界的时候就已经不畏世界之力结界的威压,到了世界之力就更别说了。自己的毁灭结界虽然比较特殊。但是想乘阿尔托莉雅刚刚晋升,境界尚未稳固,且比自己低了两个层次,拿出世界之力进行威压。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话。

    当然。或许也是有些托大了。看到手中断成几截的鲑鱼剑,我挠着熊头,苦笑不已。

    那把胜利之剑的威力。果然强化了不少,纯白骑士形态的阿尔托莉雅,根本无法斩断鲑鱼剑,哪像现在,唰唰几下,就像庖丁解牛一样,要么不断,要断就干脆利落的一个z字斩,斩成了三段,只剩下一截可怜的鱼尾握在手中。

    虽然鲑鱼剑外表不咋地,但是我相信,它的坚固程度可能不逊色于神器,至少绝对不会逊色于顶级精华的暗金武器,就被胜利之剑唰唰几下,说斩断就斩断了,这破坏武器的属性简直强大到令人发指,要是再让它获得另外两块神器残片,估计就是普通点的神器也难逃一断了。

    看看阿尔托莉雅手中那把已经趋向于实体化的王者之剑,我打了一个冷战,暗下决心,以后就算用自己的**去抵挡,也绝对不会再拿除了鲑鱼剑以外的其他武器抗衡这把剑了,这分明就是一把断器剑冢啊。

    至于鲑鱼剑嘛,大丈夫,萌大奶,就算是自爆了,也能很快恢复过来,你看我表演魔术,至于把断掉的尾巴一甩,看看,另外两截掉在地上的鱼身就像被锁链连着的不分一样,重新弥合回来了,或许鲑鱼剑是这个大陆上唯一把不怕胜利之剑的斩断属性的武器了,虽然样子挫了点。

    呼出一口气,我将鲑鱼剑插回背后,取消了变身,阿尔托莉雅也缓缓将胜利之剑收起,向我这边走过来,那绯红骑士的造型,也随着她的收敛而消失,变回了平时的简装打扮。

    “凡,鲑鱼剑没事吧?”

    虽然亲眼看到我将鲑鱼剑复原,以前也看过我毫不犹豫(石人王那一战)的把鲑鱼剑啃到肚子里,以及自爆什么的,但阿尔托莉雅还是有点担心。

    “没事,这玩意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不怕死了。”我哈哈苦笑几声,再次坚定了以后绝对不在阿尔托莉雅面前亮武器的决心。

    “不过话说回来,阿尔托莉雅,没想到你能在刚刚突破的时候就领悟了世界结界,并且掌握战斗方法,境界几乎稳固了,真让人不敢置信。”

    “其实在考验的时候,就已经摸到了一些边角,所以才能那么快掌握,多亏了你,凡,能够给我当陪练,让我能够迅速掌握新的力量,真是帮了大忙了。”

    吾王沉稳严肃的眼神中,也抑制不住的带着一抹欣喜,这样任劳任怨的优秀陪练,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是……是吗?能帮上你的忙,我也很高兴。”我努力的勾起一抹嘴角,让自己露出笑容,内心已经泪流满面。

    给阿尔托莉雅当陪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她能够免疫世界之力的威压,我却不能,因此,她的绯红世界之力,时刻影响着我的发挥,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骑士王的特性,或许和就小幽灵的神圣领域一样,周围的友军越多,越强,阿尔托莉雅的实力就越强。

    可想而知,这里是精灵王城,完全就是阿尔托莉雅的主场,她现在刚刚突破,对世界之力境界的运用还不熟练,可能增幅还没那么大,等她真正掌握了这种技巧,境界不用提升太高,只要能稳定在世界之力初级境界,在这个精灵王城范围内,我就拿她没有办法,及时不输,但是也赢不了,如果十二骑士传承者全都回来,往她身边一站的话,或许我还真不是阿尔托莉雅的对手了。

    骑士王以及圣女这两个职业,都是能将主场优势发挥到极致的职业。难怪能稳稳占据暗黑大陆史上第一第二强者的位置,号称独一无二,十万年、数十万年也只是产生了第二代而已,我这种区区技能变异的德鲁伊,在别人面前是腾辉,低调奢华上档次,可是跟阿尔托莉雅和小幽灵比起来,就完全是**丝一枚了。

    现在,小幽灵的实力依靠着她的本命天赋技能神圣领域,还在领域境界打转。就算有从者之钻增幅。在我眼里也只算是马马虎虎,阿尔托莉雅却是实打实的进入了世界之力境界,并且在第二次考验中一口气补足了以前多方面的不足,终于。她不仅仅是依赖神器。也能发挥出骑士王职业的强大优势了。

    伤心啊。等小幽灵进入世界之力境界,怕是也和阿尔托莉雅一样实力会突飞猛进,一下子超越我吧。只不过和阿尔托莉雅相比,小幽灵还有一个无法弥补的劣势,她并没有获得神器传承,这差距可就大了,俗话说的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充分说明了一件或是一套合适的装备是多么重要,你看当年的亚瑟王,不也是依靠一身神器才能和六翼级别的至强者抗衡么?

    再过n年,暗黑大陆双子星大概就要换成阿尔托莉雅和小幽灵了,此时的我,内心沧海桑田,充斥着一股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苍凉无奈,内心深处终于能够体会到那些众多被我追赶超越的强者,比如说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的心情了。

    “凡,能够再陪我多练习几次吗?”

    回过神,阿尔托莉雅正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她大概也能看出来……不,应该说,她早就看出来了,不仅仅是眼前的丈夫,所有和她练习对战的人心里都不会好受,甚至可以说是憋屈,无奈,两套神器加身的她太欺负人了,如果是实力相差巨大还好说,实力没有形成绝对压制的话,就会体验到一股“明明我比你的实力强那么多,但为什么就是赢不了你,反而要被你压制”的欲哭无泪。

    “当然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拍拍胸口,满口答应。

    仔细一想,我也就现在还能赢一赢阿尔托莉雅,找点优越感了,再过个十年八年,或许还不用,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现在陪阿尔托莉雅练习,换成这种角度考虑一下,其实还是赚了,至少若干年后,史书上还会留下这样一笔——在早期,某无节操德鲁伊还是能在她妻子面前耍耍威风滴。

    “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学着雅兰德兰,摆出一张肃然面孔。

    “什么事情?”

    “庆祝宴会,欢迎你回归,我的女王陛下。”在所有人的微笑中,我展开双臂,用力的抱了抱阿尔托莉雅,然后弯下腰,捧起她的小手,在手背在上亲了一口。

    “宴会,宴会,我喜欢宴会喵。”菲妮蹦蹦跳跳的高呼,这小伪娘最是爱凑热闹。

    “至于人数,我觉得还是不要兴师动众,就我们几个吧,或许把莱曼长老叫上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您觉得呢,雅兰德兰奶奶。”

    “还是让你们这些年轻人热闹一下吧,我老了,就不参与了。”

    雅兰德兰笑呵呵摇头拒绝了,睿智如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我提出莱曼长老,就是为了给她找个说话的伴,免得大家都是年轻人,只有她一个老人,显得寂寞。

    只是,如果雅兰德兰去的话,卡露洁和洁露卡就没办法不时时伺候着她,没办法真正参与到宴会的喧嚣之中,这一点,雅兰德兰却是比某德鲁伊考虑的更深。

    “洁露卡,卡露洁,你们也留下吧,我自个回去就行了,或者说,兰特斯,你能护送我一程吗?”

    “这是我的荣幸,大长老。”红b轻轻弯腰行礼,扶着雅兰德兰的轮椅,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宴会,宴会,表哥表哥,要准备什么喵,菲妮这里什么都有喵。”

    菲妮两眼闪闪发亮的握着我的手,满满一副“这个宴会我承包下来了”的激动雀跃,简直就像是到了玩具城的小屁孩一样,让我们看了无语摇头。却也有些羡慕这小伪娘天真烂漫的个性。

    我看了一眼,数了数人数,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宴会的主食我已经想好了,你和欧娜,维拉丝、碧丝三个准备一些其他吃的就好了,地点就在水晶之树下的广场。”

    “没问题没问题,我身上可是装了不少的食材喵,碧丝欧娜,你们的口袋里有什么?还有维拉丝喵,你身上应该也随身带了不少食材吧。”

    菲妮兴奋难耐。不等我说完就挨个问过去。等众人来到广场的时候,四位娇厨娘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在菲妮期待的眼神中,我用力咳嗽几声。变身cisplay熊。将背后的鲑鱼剑缓缓抽出。

    没错。今天的主食就是鲑鱼剑,谁让它在战斗力不给力,竟然被胜利之剑斩断了。真是没用的家伙,另外,我也想做一个小小的试验。

    “咦?鲑鱼剑,凡,这真的没问题吗?”吾王见我将鲑鱼剑放到早就准备好的,炭火正旺的火炉上,不由惊道,额头上的金色呆毛一翘一翘,显示着她内心的惊讶无语。

    维拉丝她们已经见怪不怪,因为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拿出鲑鱼剑来烤鱼,甚至蕾奥娜还吸了吸口水,她对鲑鱼剑的味道可是记忆尤深,只可惜是那混蛋德鲁伊的所有物,身为龙族公主,哪能拉得下面子去拜托他。

    我给了吾王一个放心的眼神,今天就让大家品尝一下碳烤鲑鱼剑。

    说实在话,这是一把非常古怪的鲑鱼剑,你说它的硬度嘛,也不会逊色于极品暗金武器,按道理来说,碳烤一把极品暗金武器,那完全就是闲着无聊。

    但鲑鱼剑不同,它似乎有辨认机能,只要是我这个主人想要吃它,立刻又会变成和一条普通的鲑鱼无二,任吃任烤,从这一点来说,它还算是尽职尽责,任劳任怨。

    当然,艾芙丽娜那混蛋或许一开始就是这么设计,将鲑鱼剑从我的力量中分离出来,得通过吃鲑鱼的多“吃”一举办法才能发挥出全力,可恶,这混蛋,不就是当初给它取了一个咸鱼剑的外号么?至于那么报复。

    不到一会儿,在维拉丝的协助下,鲑鱼剑烤好了,浓郁的香味四散,完全盖住了其他食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烤鱼哒,烤鱼哒,本昂爱吃烤鱼哒。”嘴馋的小亚瑟王已经迫不及待,胸前系着迷你白色餐巾,两手刀叉舞来舞去,口水都快从嘴角溢出来了。

    蕾奥娜也蹑手蹑脚的绕到火炉旁边,伺机而动。

    “好了,可以吃了。”伴随着维拉丝的宣布,唰唰两声,早就站在我的头顶上蓄势待发的小不点王舞着刀叉朝鲑鱼剑扑了过去,与此同时,蕾奥娜也从阴影中窜出,对着烤熟的鲑鱼剑大口一咬。

    “嗯唔嗯唔嗯唔~~~~~~”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这两个小家伙已经大快朵颐,吃的满嘴流油。

    忽然间,蕾奥娜和小亚瑟王的动作一顿,两眼瞪大,仿佛吃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味道。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窜出,眨眼间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