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 雪
    ***************************************************************************************************

    没有从天使那里得到情报,我只好凭着已知的线索寻找,火焰之河说大不大,但是说小其实也不小。

    说它大,它是真的很大,又熔浆岩所组成的通道平台,各种分叉,一直通到看不到的岩浆之海尽头,但是说它小嘛,其实也可以很小。

    别忘了,这其实是当年小不点王一剑开辟出来的空间,稳定性肯定没有暗黑大陆那么好,所以联盟在这里设置魔法阵也麻烦,要不是看大菠萝宅在这里常年洗澡的份上,说不定火焰之河以及混沌避难所,只不过就是一处再普通不过的历练洞窟,地位如同罗格草原里的洞窟,鲁高因的墓穴,库拉斯特的地下神殿地窖等等。

    没办法,既然大菠萝选择了这里,联盟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建设一番,好让冒险者能够安安心心舒舒服服的来单挑boss,怒刷装备,至少不用操心除了怪物以外的其他要素,但是基于这里的空间不甚稳定,联盟并未将历练范围定的太大。

    这句话的意思,简单粗暴点可以这样解释——你丫的最好就在我们定的历练范围内愉快玩耍,要是出了这个范围。怪物数量多了,实力强了,却又发现用不了回城卷轴逃命,那么我只能送上一句祝福,下辈子记得要回老家结婚啊亲。

    第一世界的冒险者,除了老马那种没心没肺的以外,大多是以稳健为主,拜托菜鸟头衔再说,不做死就不会死这个道理,已经在冒险者心中根深蒂固。所以大家一般是不会走出这个范围。艺高人胆大点的队伍,至少也不会离这个范围太远,西露丝和艾柯露是什么性格,我这个当父亲的当然清楚。她们对付地狱骑士邪魔之王以及沙虫这些杨大仁黑叔叔硬又粗就有点勉强了。绝对不会学我这个爸爸一样猪突猛进。跑到历练范围之外去调戏更多的怪物。

    如果是在联盟规定的历练范围之内,那就好找多了,以上。解释完毕。

    离开传送阵,我试着用灵魂联接的关系感应了一下,没有发现西露丝和艾柯露她们,看来是自己运气不好,她们离传送站应该还有一定的距离,这也没什么,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太容易找到她们,完全不符合我准悲剧帝兼吸引麻烦体质的主角模板,是这个道理不?

    那么,我只要将希望寄托在爱娃儿身上了,这变态天使虽然实力一般般,曾经被开膛手吴非凡秒杀没商量,但至少是个稀有类的擅长精神力的天使,如果我以精神力探索,她应该能很快察觉到,感知范围应该比我和女儿们之间的灵魂感应还要广。

    所以说……四处瞧瞧没人,机智的本德鲁伊我立刻在白光中变身了圣月贤狼,嗯哼,爱娃儿小妞,老娘……呸呸呸,老夫来了,你就洗干净菊花……呃,好像有哪里不对,还是算了吧,让咱们略过变身台词以及装逼登场方式,直接进入正题吧。

    合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从鼻中呼出,伴随着这口呼吸,圣月贤狼浩瀚如海的精神力肆无忌惮的向四面八方扩散,就像是无数无形无质,看不见摸不着的细小光点,从身上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来,填充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宽广的空间。

    嗯,那边好像有冒险者在战斗,敌人是十多个邪魔之王加一小队沙虫,应付自如,进退有据,看起来不需要我插手帮忙。

    更远一点的地方,有一个小队在休整,不过离他们不足一里外,正有几个小队的猩红色扼杀者,漂洋过海,准备偷袭他们,扼杀者号称是法师杀手,可惜这些没脑子的投影选错人了,它们的目标小队里没有纯正的魔法职业,只有刺客亚马逊这种半魔法输出职业,扼杀者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这次偷袭应该会以失败告终,这不,那个小队已经察觉到了,连偷袭的机会都没了。

    由扩散出去的精神力所传达回来的细节,在脑海中构成了一个张清晰无比的立体三维世界,就仿佛在精神力覆盖的范围内,到处都长满了自己的眼睛,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观察,而且比眼睛所见真实细腻十倍不止。

    就比如说贝雅,无论再怎么矮小贫乳娇蛮,只要她不把脚抬起来,对着我踢过来,也不可能看到她穿什么类型颜色的小内内,但只要用精神力,就能看的一清二楚,甚至有需要的话,可以像将双眼贴在她的内裤上一样的神奇视角观察。

    我是这种人吗?当然不是了,让我看看……可惜,这些女冒险者就没一个穿裙子的,也对,可没有裙子造型的装备,除了那些特殊类型的装备以外,比如说阿尔托莉雅的……咳咳咳。

    在某德鲁伊臆想连篇的时候,里他最近的一个冒险小队,终于将最后一只沙虫干掉,伴随着沙虫死不瞑目的尖锐吱叫声,一肚子的墨绿脓水从破裂的身体中流出,这份恶心的光景却让这个冒险小队松了一口气,确认周围没有其他敌人以后,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容。

    “还不赖,快点去看看掉了什么好东西。”

    “不可能不可能,有金币药水就不错了,毕竟只有一个头目。”

    “哈哈哈,那可说不定,或许我今天手红,来件装备,装备!装备!哎——!!!都是你这张臭嘴,看。一瓶治疗药剂,一把金币,连妹碎裂宝石都没有,说中了,高兴了吧。”

    “这是很正常的爆率,别强行怪责到别人头上。”

    “谁说的,上次我干掉了一个普通怪,也给我掉了件蓝装。”

    “原来你还挂念着那次,只是一时运气罢了,然后呢。到现在为止遇上过同样的好事了吗?”

    “我这是在积攒运气。积攒运气懂不?!”

    “显然,你积攒的运气没有在这次战斗力爆发出来,加油吧老伙计,或许还得积攒个几年才行。哈哈哈哈。”

    “你们这家伙。我可是打算弄件好点的铠甲给队长。他不是一直唠叨防御还不够吗?你们竟然这样奚落我,好心没好报。”

    “抱歉抱歉,是我们的错……咦。”

    忽然。这伙在战斗结束以后放松嬉闹,调节心情的冒险者停下了话头,一个个瞪大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雪……雪花?我大概是眼花了,一定是,让我揉一揉眼,说不定刚才看到的金币就会变成铠甲。”

    “或许我也是,莫非是最近太累了,队长,我说已经三个月了,是时候回去放松一下了,再过几天,我怕我会看到宝石从天上掉下来。”

    “那必须再等几天啊混蛋!”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只有一个人眼花也就罢了,难道全部人都能眼花不成,这是雪,毫无疑问,这就是下雪了!”

    “开什么玩笑啊混蛋,你以为我们来了群魔堡垒多少年,别说在这火焰之河,就算是郊外大草原,一年又下过多少次雨雪,这里是熔浆之海,熔浆之海,你干脆跟我说火山里喷出的东西是冰水好了!”

    “你小子跟我吼有什么用,跟你自己的眼睛吼去,又不是我一个人看见!”

    “不对劲,我就从来没听说过火焰之河里下过雪,熔岩灰还差不多。”

    “咝咝~~~我……我好像感觉有点冷了。”

    “不巧,我也有这种感觉。”

    “你们看,周围的熔浆海是不是在逐渐凝固?”

    “我们好像见识到了万年难得一见的景象,该庆幸吗?”

    “虽然我很想,但是以前妈妈一直叮嘱我,见到异常的东西不要多看,不要停留,赶紧跑才是正理。”

    “又是你妈,你多大了……好吧,这次我得赞成你妈说的话。”

    “那还不赶紧跑你们这些蠢货。”

    “你大爷的,队长你到是开个精力光环,别光顾着自己跑啊!”

    “卧槽你到底是亚马逊还是马戏团里耍撑杆跳高的,回去以后别跟别人说你是我的队友,我丢不起这个脸。”

    “刺客,刺客,快点在你屁股上撒点盐掩护啊!”

    “你才在屁股上撒盐,你全家都在屁股上撒盐!”

    “说错了,是屁股后才对。”

    “最根本的东西搞错了好不好,是闪电网,不是盐!”

    “反正视觉效果都差不多。”

    “行,回去以后我往你碗里撒点盐,你千万别介意。”

    “好了,你们两个少说几句,看野蛮人多敬业,一声不吭的在殿后……卧槽,刚从头顶上掠过的影子是怎么回事,说好的野蛮人皮粗肉糙憨厚老实呢?”

    “前面那位等等我,看你骨骼惊奇,肩膀宽厚,不知可否借坐一下,搭搭顺风车,我给你介绍好棒好棒的十二块腹肌野蛮人美女啊!”

    “我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低于十四块腹肌的免谈。”

    “卧槽,感情你暗恋的是督瑞尔!”

    和这一队撤退之余仍不忘记耍宝的冒险小队不同,远一点的另外一队,恰好正和偷袭未成的扼杀者战成一团,忽然之间飘落的雪花,打断了这场战斗,散发着猩红色光芒,本不该有思想的扼杀者,竟然发出让人浑身难受的怪叫,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恐惧,唰唰几下转身,剩余的二十多只扼杀者竟然转身跑了。

    “这是……下雪了。”

    “连这些怪物投影都在恐惧,到底是……”

    “队长,别研究这些了,情况不对,我们也赶快走吧,立刻回去把这事汇报给联盟才是正事。”

    “说的对。我们赶紧撤退,不要在这里使用回城卷轴,我怕魔法波动会引来糟糕的后果。”

    说着,一行人谨慎有序的离开了战场,撤出了这片区域,连刚才休整时拿出来的东西也来不及收回。

    这些冒险者的一举一动,自然被我的精神力尽收眼底,没想到一次不经意的精神力侦查,竟然引来这样的事件,这事要是上报上去。阿卡拉又该头疼怎么处理了。要不要通过精神力告知这些冒险者一声呢?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作罢,免得又被当成怪物被围观,而且是以圣月贤狼的姿态。多羞耻啊。我可以暴露身份给维拉丝她们。但可不想暴露身份给全天下,那样一来,我这个百“号”长老。又要增加几笔战绩了,这样也就罢了,我现在是虱子多了不怕咬,死猪不怕开水烫。

    最怕的是圣月贤狼之身,吸引来像爱娃儿那样的疯狂粉丝追求者,不是我黄婆卖瓜,圣月贤狼的外表的确有这个能力,连经常见惯了莎拉和埃里雅这样的绝色女孩的我,照镜子的时候,偶尔都会被圣月贤狼的迷惑住,就更别说普通人了。

    虽然是一万个不可能,但是每当看到自己的圣月贤狼,脑海里冒出“变身嫁人”这三个大字,我就发自灵魂的恶寒,仿佛感受到来自全世界的恶意正在侵袭过来。

    呜呜呜,拜托,我放荡不羁的三观哟,别再往那种会掉落黑暗深渊的方向想了,咱来想点开心的,积极的,阳光的,后宫的,种马的,以让世界的美少女受孕为目标的故事如何?

    咳咳咳,用力的咳嗽了几声,眼睛依然闭着,但是能够清晰无比的以全方位角度感受着这个世界的精神力,却将所有的景色尽收眼底,无论是那些撤退的冒险小队,还是从天而降的雪花。

    真的……下雪了?

    不由自主的伸出手,一粒粒六角形的雪花落在手心上,带来冰凉的,熟悉的感觉,似乎这些雪花,就是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这就是圣月贤狼的影响力量吗?

    就连我也是叹为观止,虽说论力量,cosplay熊比圣月贤狼强十倍不止,但是cosplay熊的力量方向是破坏,毁灭,自然无法造成这样的类似于自然现象一样的景观,毁灭这样的自然景观到是可以,比如说对着暴雪纷飞的哈洛加斯城头顶上控来一记毁灭三重拳,说不定能让哈洛加斯一整天不下雪,当然,或许还有更严重的后果。

    这样的能力,这样的景象,让我下意识的想到在地狱世界,想到那条提前造就了圣月贤狼的小小冰径。

    那应该是督瑞尔走过的,它的力量自然而然留下的痕迹,并非刻意为之,而我呢?

    通过精神力扩散,才造成了下雪的景象,而且……看看身后,虽然走过的地方,同样留下了一条冰封路径,连脚底下的滚烫熔浆海也照样冻结。

    但是,这条冰径能留多久?又能对走在上面的何等境界的冒险者,造成何等影响呢?再退一万步观察,这里是第一世界开辟出来的空间,本来就不是十分稳定,所以空间环境很容易受到力量所影响,就比如说现在的下雪景象。

    而地狱世界,结构可是比第三世界还要稳固,可以将整个罗格营地轰成一个大坑的攻击,在地狱世界里,最多只能将一个小小的山丘移平。

    比来比去,最终我发现,圣月贤狼连督瑞尔的一片指甲都比不上,当然,如果它有指甲的话。

    那也是当然的吧,圣月贤狼连cosplay熊都远不如,而cosplay熊依然还要面对着被四魔王秒杀的处境,如此差距,合情合理,理所当然。

    这条路,还长着呢……

    默默叹了一口气,我继续迈出直线的脚步,搜索着爱娃儿的气息,每一步迈出,脚跟未落,下方无论是黑乎乎的熔浆岩,还是深红滚烫的熔浆,全都在一刹那间冻结成冰,这条冰之路径,自圣月贤狼身后一直蔓延,并且将追寻着它的步伐,一路蔓延下去。

    冰冷纷扬的大雪,在没有一丝躁风的火焰之河里。悄悄落下,静谧的就如同圣月贤狼合着眼的圣洁面庞,一路有雪,有月,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随着这道漫步的身影而打转……

    另外一边,爱娃儿的身影隐藏在这片荒凉无垠的大地之中,看不到一丝生命,脚底下的棕灰死土,孕育出来的只有一块块冰冷坚硬的石头。

    隐身爱娃儿,瞳孔注视着前方。在她前方。两道纤细美丽的身影,正在和一群怪物战斗,虽然怪物数量众多,但是这两道身影却默契非常。那时分时合。配合无间。以及一模一样的影子,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或许会以为只是一个人在时不时使出分身之术战斗。不然哪可能有那么精妙的配合。

    利用让人拍案叫绝的配合,那两道美丽身影将一群没有脑子的怪物戏耍得团团转,只要不出差错的话,胜利只是时间问题。

    如此精彩的配合,如此赏心悦目的两道身影,却没能吸引得了爱娃儿的焦距,虽然像是在观看着那边的战斗,但是她的眼神却毫无焦距,一抹乳白色的圣洁光晕笼罩着那双瞳孔,让她此刻冷艳神圣的面庞,看上去平添几分高深神秘,在圣洁光晕的渲染下,她的目光仿佛追寻真理,透过眼前荒唐的荒野,笔直看破一切虚幻。

    为何,前些天还在火焰之河,却忽然来到了这里?

    那双看破虚幻的双目笔直投向远方,爱娃儿心里默默斟酌着这个问题。

    应该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影响,导致第一世界发现了变异,只是这股力量来自何方,是第二世界,还是第三世界?

    面对这种突发状况,爱娃儿并没有惊慌,稳住了西露丝和艾柯露之后,就开始默默在这片世界里查探起来,这种经历对她来说并不是第一次,当暗黑大陆以为天使族高高在上,罔顾凡人的时候,天使却在默默承担着解决暗黑大陆的各种异常事件。

    比如说类似于现在的状况,爱娃儿就曾经处理过很多次,因为擅长精神力运用的她,是最适合解决这类事件的人选。

    在她加持了类似真实之眼效果的双目看来,这个异常世界很脆弱,脆弱到她一个人就可以破解,之所以拖延到现在,是因为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摸清楚这个世界出现的原因,再加上知道到不会有未知的,自己无法解决的风险出现。

    只是……环视一眼周围无垠的荒漠砾石,前一刻尚且自信满满的爱娃儿,却微不可查的轻叹了一声,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远处依然在战斗是双子公主,她的眼中飞快掠过哀伤之色。

    自原罪之战之后,第一世界就越来越脆弱,尤其是近万年来,恶化的速度更是快了十倍不止,连如此轻微的力量都能造成这样的影响,或许有一天,这里的凡人都能轻而易举的将一块石头捏成粉碎,但是,到了那种时候,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笑得出来。

    在爱娃儿陷入深深的思考和苦恼之中时,对面的战斗已经结束,身穿一身白袍,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公主,似乎知道爱娃儿的隐身之处般,收拾好战利品就飞快的朝这边跑过来。

    “爱娃儿姐姐,爱娃儿姐姐,我们赢了。”

    “是吗?这次干的不错,总算将驱魔运用的像模像样了。”面对两位可爱善良的公主殿下,就连一只冷着脸的爱娃儿,也不由自主的露出微笑,眼神里闪烁着疼爱。

    除了这对双子公主着实令人疼爱以外,还因为……她们是那个人的女儿。

    “是的,多亏了爱娃儿姐姐的教导,谢谢你,爱娃儿姐姐。”异口同声说着,公主们伸出纤细的胳膊,齐齐抱住了爱娃儿,埋首在她怀里撒娇。

    不得不说,维拉丝她们这次绝对是找对人了,爱娃儿虽然擅长的是精神力,但她首先是个天使,圣洁之力的运用对她来说就如同吃饭喝水那么简单自如,再加上天使族自古以来的传承,至少在暗黑大陆上,已经找不到比她更合适的老师,哪怕是安洁丽尔也比不上她,因为她是长老的女儿,天使族的公主。

    当然,这也不是说牧师职业比天使差多少,强大的牧师,照样也能干翻强大的天使,牧师的进阶唯一职业圣女,当年更是能够和天使族的统治者平起平坐,至少在身份上是如此,只不过论起对圣洁之力的研究和使用,别说几乎已经断了传承的牧师,就是当年的一代圣女,也是比不上自上帝创世以来就一直存在的天使族,这就是内涵,这就是底蕴,这就是范儿。

    “但是,光明盾的运用还是有所欠缺,另外驱逐的几率也太低了,还要多加勤练。”

    “是~~~”双子公主娇俏而坚定的应了一声,那飞扑过来的身体,几乎要把爱娃儿扑倒,让她十分无奈。

    早知道不该接这活儿的,想起琳娅那笑意盈盈的亲切眼神,爱娃儿就有些牙痒,不愧是冒险者联盟的领导,太狡猾了,让自己来保护西露丝和艾柯露,真是物尽其用啊。

    但是没办法,爱娃儿虽然被尊为天使族的公主,但在许多方面,她并没有受到,或者说没有刻意去要求特别的待遇,否则的话,当初安洁丽尔那一战,若是她的队友知道她的身份,哪可能让她去冒最大的险拖延圣月贤狼。

    这种性格,让她养成了和普通天使一样严格要求,严格执行,绝对服从,信守承诺,视天使族的荣耀为生命的一般古板性格,琳娅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如此忽然的拜托这名只认识了几个月的天使少女,她的目的或许有待商榷,但是她的性格却值得信任。

    ***************************************************************************************************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