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二章 阿尔托莉雅的新造型
    ***************************************************************************************************

    “嗯,不要?”抚摸着自己那颗脆弱敏感的小心灵,一旦发现碧丝迟疑没有接过去,我就开始消沉,好伤心,地板那么光滑,我还是在上面滚一滚好了,谁也别阻止我。

    “不,不是的!”碧丝忽然以惊人的气势,从我的手中抢过……不,是接过吧,姑且是用接过来形容吧,总之在一瞬间,糖果就已经到了她手上。

    我愣住了,那么有干劲的碧丝,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该不会是为了安慰我而故意这样做吧,这善良的女孩,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又感动的想要在光滑的地板上滚一滚了。

    “我……我要,长老大人!”抢……不,接过糖果的碧丝气势稍退,但依然比平时更加旺盛,她似乎怕我抢回去似的,将糖果藏在身后,退后了几步。

    别用这么**的说法啊亲,捂着蠢蠢欲动的小伙伴,我蛋疼不已,总感觉最近碧丝对我的杀伤力越来越大了,是因为和维拉丝相似的关系吗?

    “这……碧丝,莫非你……很喜欢吃糖。”见碧丝一副防火防盗防亲王的警觉之色,我小心翼翼问道。

    “糖果……我……是的。我很喜欢吃。”碧丝支吾了一声,用很肯定,但很不肯定的坚定声音说道。

    为什么我要用这种矛盾的说法呢?因为她的语气很肯定,但是表情神色很不肯定,一看就知道是在勉强自己撒谎,而且因为处于爆种状态,竟然撒谎还撒出了气势,让人不知不觉被忽然从她柔弱的身体和性格里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所镇住,下意识的想要相信。

    骗人吧,或许不讨厌糖果。但是根本不像语气所表达的那样。那么喜欢吧。

    我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虽说心知肚明却没办法去拆穿碧丝,她一定是有着什么理由才这么做,拆穿她的话太可怜了。

    “那么……想吃吗?”没法。我只要没话找话的又问了一句。

    “想……想。但是……”碧丝低着头。气势终于完全消退下去,露出楚楚柔弱的犹豫。

    “没关系,我这还有很多。喜欢我可以再给。”糖果那么小,随便准备点材料就能做个几十上百颗,所以说失败作还很多,可以吃到吐为止。

    “真……真的可以吗?”

    “当然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碧丝小心翼翼的剥开糖纸,犹如对待稀世珍宝一样捧着那颗只有颜色像玫瑰花糖的玫瑰花糖失败作,让我很是羞耻,就仿佛自己出糗的样子被放在巴黎卢浮宫和蒙娜丽莎并列摆到一起展览,别这样,碧丝,交头还友……不对,放下那颗糖果,我们还是朋友。

    碧丝可听不到我的心里话,对着糖果露出闪闪发亮,依依不舍的目光,捧在手心里好一会儿,直到我快受不了,想要上前强行夺过糖果塞到她口中的时候,她才终于自己将糖果含下去。

    “怎……怎么样?”我紧张的盯着碧丝,希望身为酿酒师的她有着特殊的味觉,可以发掘出我这颗失败作的连我都不知道的内涵味道。

    “嗯……有点……总体来说……我很喜欢。”碧丝犹豫再三,终于给出了一个含糊的答案,味道到底如何你到是说啊,别漏掉最关键的地方啊!

    我想追问,但是又缺乏勇气,最终还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陷入了一大波沉思。

    “表……表哥喵?”就在这时,菲妮和欧娜凑了上来,用讨好的笑容看着我。

    “你们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嫌弃我吗?去去去,我不想看到你们了。”我怄气的转过头去。

    “表哥,我们错了喵,我们以为你要对碧丝做不好的事情喵。”菲妮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希望能用她区区伪娘的美貌萌住了,真是太甜了,本人天生免疫伪娘光环。

    “你们以为我要对碧丝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听到她的话,我气坏了,我是那样的人吗?虽然经常欺负维拉丝,经常欺负菲妮,经常欺负阿琉斯,经常欺负贝雅,经常欺负蒂亚,经常欺负……

    呃,今天天气真好啊,大家不觉得吗?啊哈哈哈。

    心虚的笑了笑,我决定宽容大量的接受菲妮的说法:“好吧,我原谅你们了,说吧,有什么事?”

    “表哥,我们也想要糖果喵。”菲妮和欧娜相视一眼,笑着向我伸手。

    “真拿你们没办法,吃了可不许吐出来。”我无可奈何的摇着头,给二位也递了一人一颗。

    “嗯咕~~(含)”

    “味道怎么样?”

    “该怎么说好喵?”菲妮一边艰难的咬着糖果,一边露出微妙表情。

    “到不是完全吃不下去的那种。”欧娜也小心的发表了意见。

    得,这已经是不错的评价了,最恶毒的比如说那黄段子侍女,竟然说比她的过期避孕药味道还不如,还想跟我讨要更多去毒害卡露洁,实在是不可忍。

    更比如说三无公主,一边坚持要吃,一边却用公主踢对付我,每吃一粒就要踢几下,我说你跟糖有仇吗?更可气的是死狗,我偷偷把糖果藏到它最爱吃的烤鱼里,结果它吃着吃着,忽然就直挺挺的,两眼瞪大,身体僵直的倒了下去,好一会儿没缓过神来。

    “表哥喵,能发表点意见喵?”

    “尽管说吧。”

    “味道不好我能理解喵。毕竟表哥也是刚刚开始尝试,但是为什么……”菲妮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我。

    “明明是糖果,却又咸又辣?”

    我:“……”

    这个……是意外,我只能说是意外,手忙脚乱的把材料放错了,区区连续三次而已,这是人生道路的必经失败是不吗?

    “长老大人。”不怎么爱主动说话的碧丝忽然开口。

    “糖果……答应好的……能给……给吗?”

    哦呀,真难得,虽然我是答应了,但碧丝竟然主动讨要。这还是第一次。就真的那么喜欢吃?

    我有些小自豪,又有些小难为情的掏出一大把糖果,几乎全都给了碧丝。

    “咦,菲妮。欧娜。碧丝。你们也来了。”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维拉丝和琳娅她们的脚步声,是女孩们回来了。

    “喵。我们来找你们玩了喵。”菲妮元气十足的打了招呼,欧娜和碧丝则是连忙弯腰行礼。

    “不好意思,又来打扰大家了。”

    “怎么会呢?热闹才好啊,来到精灵族,少了你们三个,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琳娅笑盈盈的一句话,让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感动洋溢,自觉存在感爆满,不愧是狡猾的联盟高层,虽然是我的妻子,嗯哼。

    “咦,你们也在吃大人的糖果吗?”维拉丝看到碧丝手中还未放起来的糖果,以及不断含动的腮帮,露出了然微笑。

    “是的,表哥的失败作喵,味道大失败喵。”菲妮口直心快,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背后正有一个人额冒青筋。

    “到也能入口,就是味道有些……嗯,奇特。”欧娜一脸微妙,说的话好听多了。

    “那……那个,我觉得是长老大人难得做出来的,所以……所以说,光是这份心意就已经……”

    碧丝害羞的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不擅长撒谎的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做了最大努力了,我明白的,碧丝,谢谢你。

    “自从大人在安洁丽尔姐姐那里得到了制作方法以后,这几天就一直在尝试制作,这一次做出来的,已经是相对成功了,幸好你们吃的不是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制作品。”维拉丝和琳娅哈哈苦笑道。

    “那第一次和第二次该是有多难吃啊喵。”又是口直心快的菲妮,为什么我身边总是少不了这样的家伙,接受我的正义之锤吧吼吼吼!

    “像是到了地狱一样。”一直用无存在感气息隐藏自己,更别说主要站出来说话的三无公主,竟然史无前例的抢维拉丝和琳娅一步说出了感想。

    “我……我现在就像……感觉……感觉到了地狱……一样喵。”被我从身后袭击,摁着太阳穴两边不断旋转的菲妮,发出痛苦悲鸣。

    “对了,大人,我们刚才去了安洁丽尔姐姐那一趟,拜托她做出了成品。”维拉丝忽然想起什么,手心捧出了一堆糖果。

    这些包装精美,散发出芳香玫瑰气息的糖果,比起我做的那些,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看的我恨不得立刻把碧丝手中的糖果毁尸灭迹。

    仿佛察觉到了我的杀意,碧丝连忙将糖果放到她的口袋里,啧,没看出来,这害羞胆怯的小侍女也是个十分机灵的人。

    “大家试一试吧,大人,你也尝一尝吧,说不定可以找到灵感。”维拉丝将糖果一一送上,菲妮和欧娜立刻把我的吐了,重新吃下安洁丽尔的,让我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怎么样?”

    “嗯,好吃。”虽然很不甘心,但是的确很好吃,堪称完美也不为过,但是……

    “但是好像,和卡洛斯的有点区别。”

    “是吗?安洁丽尔姐姐也是从卡洛斯大叔那学到的,或许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维拉丝疑惑的也吃了一颗:“好像……没什么区别啊。”

    “不是味道上的区别,是一种精神……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区别。”

    “好像很复杂的样子,我不大懂。”维拉丝彻底懵了。

    “是父亲和母亲的区别,对吧。”机智的琳娅猜到了答案。

    “没错。或许就是这样!”我猛地把头一点,赞许的看着琳娅,我和卡洛斯都是重度女儿控,对他做出来的糖果自然别有一分认同感,就是这种区别!

    “算了,糖果的事情以后再说,就先让卡洛斯师兄得意一会。”我原本想偷偷从安洁丽尔那里学来,然后再将卡洛斯一军,看来这个愿望暂时是没办法实现了。

    “啊,对了。吴大哥。我们刚才路上遇到了卡露洁,她说阿尔托的工作,似乎到晚上就要先告一段落,可以休息休息了。”

    “真的吗?”我眼前一亮。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总算可等到了机会。从她刚苏醒那一刻开始。就有无数的重要事情等着我们去做,让吾王甚至来不及去体验她获得第二块神器残片后的力量感受,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

    不知道这次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有点期待。嘿嘿嘿。

    “呜哇,表哥的笑容好邪恶喵。”

    “就你啰嗦。”我一个弹指神通,正好名字这小伪娘的额头,让她又抱头悲鸣起来。

    “大家准备准备,我们晚上去迎接阿尔托莉雅,想要看她的新造型就跟我一起去。”

    “大人,这种说法好像有点……”

    “没错,什么叫新造型,我们这是去庆祝阿尔托回归。”琳娅嗯嗯的点头,天蓝色的眸子却透露出兴奋光彩。

    “我说你们啊……”

    “表哥表哥,我也想去喵,可以喵?”

    “可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万岁,表哥万岁喵!”

    “站在那里高呼就可以,别扑过来你这笨蛋!”

    “喵呜~~~”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在我们焦急的盼望中,黄段子侍女终于出现,告诉我们,阿尔托莉雅已经结束了工作,并且马不停蹄的赶往了训练场,问我去不去。

    去,当然是要去了,我可是为了这一刻,等了好久了。

    摩拳擦掌,在洁露卡的带路下,穿过静谧的夜色,一行人来到了训练场,这里却是有比我们更先到一步的客人。

    “雅兰德兰奶奶,那么晚了,你怎么也来了?”

    “我现在的心情啊,跟吴你是一样。”这慈和的精灵老人,朝我呵呵一笑,温暖而锐利的目光似能把我看穿。

    “原来大家的目的都一样。”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抱歉了,雅兰德兰奶奶,只有这一次你是猜错了,你们估计是来看阿尔托莉雅的新力量,我是来看阿尔托莉雅的心造型。

    除了雅兰德兰以外,少不了贝雅丫头这笨蛋,除此之外,还有咪啪骑士,不好,她朝我走过来了,那谁,哎呀,这不是红b大人吗?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我屁颠屁颠的迎向在那在风中凛冽的冷脸酷哥,宛如失散多年的兄弟。

    “是你小子啊。”

    “是的是的,队长别开枪,是我啊,我吴汉三啊。”

    “哼,不知所谓,没事的话一边去,别打扰我。”

    “别这样嘛,我们不是一起战斗过的战友吗?”我厚着脸皮就在红b旁边战下,这老帅哥也是面冷心热,对我这种脸皮厚的非敌人类型很是没办法。

    “也不知道阿尔托莉雅能到达什么程度,你说呢,兰斯特前辈?”

    “哼,当然是越强大越好。”

    “哈哈哈,说的有道理,不愧是兰斯特前辈。”

    “……“

    “对了,兰斯特前辈……”

    “……”

    “还有,兰斯特前辈……”

    “……”

    “你说说看,兰斯特前辈……”

    ……

    咦,怎么没有声息了?我转头一看,当时就卧槽了,红b这货竟然临阵脱逃,闪人了,我就真有那么啰嗦吗?

    挠了挠头,本来还想和他聊聊老酒鬼的事情,可怜他答应过给我的装备啊,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算了,还是看正主吧。

    目光落到训练场上,阿尔托莉雅已经站在那里,察觉到我的目光,她回过头,碧蓝纯净的眸子,投来带着下移的柔和目光,轻轻招了招手。

    我也回以笑容,对着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见吾王重新回过头,凝神聚气,似在等待着什么的时候,才将注意力落到她的其他地方。

    首先最显眼的变化,是那把胜利之剑,原本获得第一块神器残片,从几近透明变为半透明的剑身,现在又凝实了几分,非要我用专业术语形容的话,那就是从50%的透明度下降到了30%~20%的透明度,只能勉强透过剑身看到一片模糊景色了。

    剑身的凝实,证明它的威力更大了,仅第二块神器残片就已是如此,估计等阿尔托莉雅得到第三块残片,胜利之剑就能完全实体化了,那么第四块残片又是什么呢?

    忽然,头顶一沉,竟然的小不点王在不知不觉落到了上面。

    “笨蛋坐骑,呜礼之徒哒,来了竟然不和主人打招呼哒。”刚刚落座的小家伙,立刻就用牙签剑愤愤的朝我挥舞。

    “是是是,我下次会记得了,对了,你再回忆回忆,看能不能想起来阿尔托莉雅这次会变成什么样?”

    虽然答案马上就要揭晓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一问小不点王。

    “哼哒,小事一桩哒。”这小手办一改之前的支吾,神气起来。

    “哦哦,已经回忆起来了吗?”

    “当然哒,一会儿后就告诉你哒。”

    “一会儿后是什么时候?”

    “阿尔托变身以后哒。”

    “……”

    你妹的,这不是等于没说吗?到了那时候我还用你说,自己不会看?不知道就老实说不知道呗。

    就在这时,训练场上一声威凛轻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只见刚才凝神聚气的阿尔托莉雅,忽然将手中的胜利之剑挥起,一股强烈的气息从纯白骑士造型的她身上散发出来,化作气旋,将阿尔托莉雅完全包裹在了里面。

    要来了!

    这一刻,所有人的脖子都拉到了最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