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三章 绯红热(抖)忱(S)之骑士王
    ***************************************************************************************************

    呃,红色?

    所有人的眼睛同时瞪大,有些还往我这边看过来。

    因为从血熊开始,到现在cosplay熊,熊人变身都是以红为主,只是大姨妈血多和少的问题。

    现在阿尔托莉雅的力量也逐渐侵染成红,莫非是受到我的影响?

    以前我和阿尔托莉雅没有一点夫妻相,妥妥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莫非老天终于要在这里,为我们牵上一线?

    想着想着,大家的目光就变成谴责了,你看,都是你这笨蛋把堂堂的精灵女王陛下给带坏了,以前多严肃威仪的少女啊,现在也会笑了,也变得会开玩笑了,连力量属性都在朝你靠拢,这不是从**到精神乃至深入灵魂的感染是什么?

    喂喂喂,别用看病毒的眼神看着我啊,我是无辜的!

    面对数道锐利目光,我只能不断翻白眼,假装全神贯注于训练场的阿尔托莉雅身上,没发现。

    仔细想一想,从最开始的拉尔三条子,到最后的卡洛斯西雅图克,好像的确有点被我影响了,难道说我身上真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会扩散传播,不过话说回来。菲妮和老马和高特大猩猩我是绝对不会承认,他们本来就是逗比好不好?

    就在这时,包裹着阿尔托莉雅的气旋忽然砰一声,爆发碰撞,化作一道锐利的龙卷风刮遍全场,纵使已经开了训练场的保护魔法阵,隔着半透明的鸡蛋壳,我们依然能感受到那到龙卷的威力,身上一阵如刀刮过的毛刺悚然。

    这道龙卷,变得比刚才更加绯红。已经完全看不到纯白色的气息。标志着阿尔托莉雅的力量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

    但是奇怪的是,明明大家看着我的意思,都是在说我带坏了阿尔托莉雅,但是为什么我却从这道绯红色的气旋之中。感觉不到一点火焰的力量呢?熊人变身可是一直代表着毁灭和火焰啊。莫非我真的是无辜的?

    红色的龙卷威力越来越大。很快就已经覆盖了整个训练场,化作一道绯红色的风暴,一直捅向夜空。将精密晴朗的夜空破开一个红色大洞,宛如天空中多了一个红色月亮般,景观十分震撼。

    喂喂喂,那些看过我狼人变身的家伙,怎么又朝我看过来了,难道月亮是我的专属吗?我是无辜的混蛋!

    我不再理会这些目光,隐约之间,我能感觉得到,阿尔托莉雅的变化已经到了末尾,很快就要完成第二块神器残片的变身了,到底会是什么模样呢?我现在的心情,比狼人变身还未突破世界之力时,期待看到自己狼人变身的世界之力形态还要激动和好奇。

    然后,顺便一提,狼人变身的世界之力形态让我伤心透了,我的纯爷们形象就是在这里遭到了彻底性的毁灭。

    阿尔托莉雅,你千万别把我的狼人变身梦圆了,变成纯爷们啊啊啊!!!

    在我变得惊恐的眼神中,庞大无比的绯色龙卷风,忽然遭遇到了黑洞似的,犹如巨鲸吸水一样咻咻的被身处于龙卷风中心的阿尔托莉雅所吸取,足以覆盖训练场,直冲天际的风暴,在短短不到三秒的时间就全部被吸的一干二净,让人怀疑阿尔托的身体是不是变成了容纳百川的大海。

    训练场上,龙卷风消失,喧嚣忽然回归于静谧,只剩下阿尔托莉雅的身体,在吸收完了绯色龙卷后,在散发出剧烈红光,而这些红色光芒,也正在逐渐改变着阿尔托莉雅的造型,隐约间,在红芒的塑造中,一套模糊而华丽的礼服铠甲,逐渐取代了纯白铠甲。

    来了来了!

    看到华丽礼服的外形,我就大大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纯爷们造型,否则我真的要哭了,那些本来就对我发出莫须有的谴责的家伙,更是会把过错归咎到我身上——一定是你这货的圣月贤狼形态太女性化了,才导致阿尔托不得不变成这样,保持阴阳调和,无论怎么想这个锅都得你来背。

    在红色的光芒下,在静谧的夜色衬托下,身穿朦胧礼服的阿尔托莉雅显得格外耀眼,就如同黑夜之中的太阳,所有的光芒都来自她,而所有的目光,也将归于她。

    似乎塑造好了新造型,她身上的红芒忽然爆射,毫无预兆的向外扩展,在短短不到半秒的时间里就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绯红世界。

    训练场的保护结界仿佛虚设一般,一股深沉纯正无比的威严,从这绯红世界中完全透露出来,可以看到,在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单膝跪了下去。

    “哼。”不知何时出现在雅兰德兰身边的红b,漫不经心的抬手,挡住了这股威严的侵蚀,按道理来说,阿尔托莉雅身为一族女王,就算是在她面前单膝跪拜,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礼仪,但雅兰德兰年纪大了,再加上千年大长老的身份,这一跪,不说其他,就是阿尔托莉雅自己也受不起。

    女孩们也集中在了雅兰德兰身边,被红b顺手给一并挡了,只有阿尔托莉雅忠心耿耿的骑士们,高露洁姐妹,咪啪骑士,以及贝雅,激动的单膝跪下,随后,看似嚣张挡住了阿尔托莉雅的气势的红b,竟然也低头单膝跪下了,可恶,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也是个马屁精。

    那啥……我也要跪吗?身为吾王的丈夫,应该不用吧?虽然我并不是很在乎男儿膝下有黄金这种说法。但是我还是更习惯女孩们背对着我跪下……咳咳咳,开玩笑的,我只是想卖个萌而已,嘻嘻。

    忽然,那绯红的世界竟然朝我这边威逼过来,原本就已经强烈无比的气势,更是随着它的一步一步接近而变得更加庞大,压的我膝盖开始打起了抖,但是这时候变身又显得太逊了。

    阿尔托,吾妻。你该不会是也希望我跪下吧。

    就在我的膝盖中箭……不对。是膝盖打颤,已经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忽然,威压骤然一减。让一直强行支撑着的我差点蹦起来。与此同时。一抹绯红之风,也带着熟悉而陌生的气息,出现在了眼前。

    “阿尔托……你是吗?”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喉咙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

    节奏不对啊教练,虽然吾王没有纯爷们化,但是这副造型……我觉得比纯爷们化更严重一点。

    出现在眼前的威仪少女,身穿着华丽之极的红白色礼服,这套上紧下松的礼服上,已经几乎看不到铠甲的痕迹,只能从足部看到一双泛着古铜色的金属靴,就连她那双碧绿眼眸似乎也沾染上了一抹红芒,瞳孔深处透露着纯粹的一点炙红,让她的目光变得比以前更加锐利,更加热烈。

    这样的阿尔托莉雅,比起她的纯白色造型,不说其他,光是气势上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纯白骑士形态的她,只是力量属性发生了改变,本身气质上,和最初青色骑士并不大。

    而眼前化为绯红骑士的阿尔托莉雅,却连这些根本性的东西,都悄悄的发生了一些改变,她的气质明显变得更加……该怎么说好呢?更加的咄咄逼人吧,当然也不是让人讨厌的那种,只是让人觉得相当的……呃,相当的富有侵略性,比起之前的沉稳严肃,给人的个性上,似乎也多了另外一种东西——热情。

    没错,就是如同火一般的热情,不知道是她侵略性的气势,带给了她这股热情,还是因为热情,给予了她富有侵略性的气势,总之,这样的阿尔托莉雅站在我面前,竟然有点像是莎尔娜姐姐的感觉,让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拜托了啊,莎尔娜姐姐有一个就好了,再多一个我可吃不消。

    “凡,怎么了,不认得我了吗?”站在眼前的绯红骑士女王,嘴角含笑的开口,不妙,十分的不妙,就连声音也比平时多了一份热度,让我更深的体会到他那如火一般炙热的气势。

    “不……没有,怎么会呢,只是变化实在有点太大了。”我僵硬的笑了笑,连忙回道。

    “是吗?好像是有点……”阿尔托莉雅双手抱胸,露出有些困扰的神色,额头上的金色呆毛一转一转,终于让我找到了熟悉感,喜极而涕的看着那根金色呆毛。

    “这样的我……”忽然,阿尔托莉雅那张绝美无垢的俏颜,在眼中不断放大,直至不足一寸,能互相感觉到彼此的吐息为止。

    “这样的我,凡喜欢吗?”

    “我……我……当然是……是……喜欢……那个了。”结结巴巴的回答完了阿尔托莉雅的话,我的脸竟然红了,号称继承了老酒鬼的厚脸皮的我,竟然脸红了!

    实在是阿尔托莉雅的动作语气和眼神,都太有侵略感了,尤其是嘴角那一抹笑容,华丽之中带着强烈的热情和真诚,就好像角色性别互换,她才是男方,在捏着我的下巴主动向我告白一样。

    这不科学,我以前认识的阿尔托莉雅,绝对不是会做出这种东西,说出这种话的人。

    不过忽然感觉这样也不错,我是不是该吃药了?

    “是吗?吓了我一大跳,我也知道自己的变化有点大,无论是从外形上,还是性格,但就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阿尔托莉雅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言行举止有点太那啥,白皙精致的脸蛋微微泛红,退后一步,和我拉开了距离。

    不好,这样的阿尔托莉雅,忽然露出脸红的样子,这种反差美真是萌毙了,让我恨不得立刻把她抱入怀里蹭几蹭。

    “本昂想起来了,想起了哒。”就在合适。头顶上的小家伙忽然高声发言。

    “想起什么了,可别到现在才说些没用的。”虽然小亚瑟王的插话,让我暂时摆脱了阿尔托莉雅的魅惑,但我还是没给她好眼色,我熟悉的吾王变成这样,还不是都要怪你。

    “哼哒,本昂不想和笨蛋坐骑说话哒。”察觉到我的语气,小家伙生气了,把头重重一撇,目光落到阿尔托莉雅身上。

    “阿尔托哒。”

    “是的。亚瑟王殿下。”

    “乃现在的形态。代表着热情奔放的少女心哒。”

    “热情的……少女心?”阿尔托莉雅呆喃了一句,我也是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素哒,素哒,白色骑士形态。素无垢纯洁的少女身哒。”

    “那第三块碎片呢?又代表着什么?”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哼哒。不告诉笨蛋坐骑哒。”

    “其实你自己也不知道吧。”话刚落音。哧溜一声,我头顶上就喷起了数道壮观的血柱,可恶。你这小不点,别跑!

    左抓右逮,最后这小不点王竟然落到阿尔托莉雅的肩膀上,让我干瞪眼,只能用语言继续攻击。

    “话说回来,阿尔托莉雅变成这些样子,都和你有关吧,为什么要这样做,纯属是恶趣味吗?”

    “为什么……哒?”本来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这小不点还真仰望星空,沉思起来。

    “本昂……为什么要这么做哒?”

    她的眼神似回忆,似迷茫,似伤心,低着头,喃喃自语了一句。

    “本昂也不知道,大概……这素本昂向往而得不到的东西哒。”

    向往而得不到?

    热情奔放的少女心,以及无垢纯洁的少女身?

    我也沉默下来了,刚才无意中的发问,似乎正中了小家伙的脆弱点。

    热情奔放的少女心这一点可以理解,但是无垢纯洁的少女身到底是……是在自我嫌弃,厌倦了那副被冠以杀人王,沾满鲜血和仇恨的身体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