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一章 一颗糖的奖励
    ***************************************************************************************************

    什么时候去第三世界把红龙女王的精血弄回来呢?虽说有定位卷轴,一去一回,最快用不了半天,但拉斐尔那我还欠着天大的人情呢,她估计不会那么轻易放我离开,而且图拉科夫他们也帮了不少忙,去了第三世界不和他们打个招呼就走,也显得太冷漠了。

    所以说,去了第三世界,能够在三五天之内回来都算好了,还有一个比较蛋疼的问题——就算那头红龙赖账,我也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那可是四魔王级的水准,别看我现在突破到了世界高级,它打个喷嚏,我照样得且飞且装逼。

    好吧,啰啰嗦嗦了那么多,我就是想给自己找个不特地跑这一趟,改为下次有事前往第三世界时再去的借口而已。

    “表哥喵!”就在这时,冷不防眼前一道影子出现,听到声音,我下意识出拳,贼子看打!

    “碰!”“呜!”

    接连两声响起,前者是**和**的激♂烈碰撞,后者是悲鸣声。

    “哎呀,是菲妮啊,到底是谁欺负你了?”回过神来,我发现菲妮眼角顶着一个黑眼圈,正在水汪汪的朝我委屈眨眼。

    “表哥喵。”

    “嗯。我在啊,怎么了?”我故意装没听懂,强行将这句指认犯人的证词,当成是多年未见的伪娘表妹的亲切呼唤。

    “我的意思是说,是表哥欺负我喵!”菲妮明显不死心,完全不顾我的装傻,小手笔直指来,铿锵有力,犹如视死如归的革命志士。

    “是……是我吗?这可真是……到底是什么时候?抱歉抱歉,我刚才在发着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发着呆的表哥在听到我的声音后一拳打过来喵。”菲妮一说。捂着眼,委屈的又想落泪了。

    “我怎么可能在听到可爱的表妹的声音后还出拳呢?这一定是你的错觉,一定是在还未听清楚的时候出的拳。”

    “明明是在听到之后出的喵。”菲妮虽然只是个小法师,但是什么时候出拳这一点还分得清。此时不畏权势。强行要迎难而上。

    “菲妮啊。”我两手按在她的肩膀上。目光沧桑,语重心长。

    “你看,这种事情不发生也发生了。再追究有什么意义呢?我看还是讨论一下补救措施比较实际吧。”

    “补救措施?表哥想收买我,让我不要声张的代价,可不便宜喵。”菲妮一听我打算私了,立刻觉得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开始神气抬头,拿捏起来。

    呵呵,这小伪娘,一段时间不见,怎么智商就降到了和贝雅丫头一个等级呢?以前是多机灵的人啊。

    我摇头叹息,看着菲妮的目光充满温暖和慈祥。

    “简单,你看只有一个眼有黑眼圈,多不好看,我又没办法把它立刻消了,干脆在另外一个眼上也制造个黑眼圈,来个对称美怎么样?”

    不管听到我的话以后,露出看到恶魔的畏惧目光,躲到角落里抱头蹲地的菲妮,我冲后面两个女孩亲切打了招呼。

    “碧丝,欧娜,你们好。”

    “长老大人,我家的菲妮可不要欺负的太过分了。”看到蜷缩在角落里,恨不得化身甲壳虫的菲妮,欧娜无语。

    “安心安心,这是我和菲妮的独有相处模式,正是证明了我们表兄妹情深的证据。”我用意味深长的眼神,说出这一番高深莫测的话。

    “简单来说就是欺负和被欺负的兄妹关系。”欧娜丝毫不受我故作高深的话语影响,直截了当的指出我和菲妮的真正相处模式。

    “没办法,你也知道,菲妮这孩子就是有那么一些受虐倾向,不欺负她,她还不高兴。”面对欧娜日益增长的智商,我只能实话实说。

    “虽说这番话有明目张胆的为欺负菲妮找理由的意思,不过我也没办法反驳就是了,菲妮这孩子啊……”

    欧娜叹息一声,然后两眼闪闪发光的就如何欺负菲妮,那种欺负方式更能让她痛苦到兴奋,同时让我们享受到欺负人的最大快感,和我展开了深入交流。

    蹲在角落里的受害者菲妮,听到我们的对话,身体抖的更加厉害,嘴里不断喃喃着恶魔,这一对恶魔男女的恐惧之词。

    和欧娜聊着聊着,我目光落到碧丝身上。

    就算打过招呼后,立刻和欧娜热火朝天的说话,把她忘到一边,这女孩也没有丝毫怨言不满,那充满柔和,充满光辉的害羞笑容,让我能够在脑海里描绘出,这副笑容,配上将她过长的刘海拨开,露出那双灵动美丽的眸子之后,会是什么样一副唯美的甜美少女画卷。

    那低垂着,又经过刘海的遮掩,变得极其微弱的目光,带着某种说不出的坚强,道不尽的羞涩,仿佛是初恋的悸动,最是让我这种饱经沧桑的老男人(?)受不鸟,心里赞叹之余,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另外一道风景,另外一个人。

    那是十多年前在维塔司村对我说出“维拉丝特制的营养早餐莫莫面”的在在小酒吧当小侍女的把我当初恩人对待对受伤的我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村长老的孙女的温柔善良女孩。

    以上这句话,和现在的维拉丝做比较以后,其实可以浓缩成一句。

    ——还不会黑化的维拉丝。

    为什么我的眼眶里常含泪水,因为我的爱是如此深沉。

    “呜喵。表哥忽然莫名其妙的就哭起来了喵。”不知何时振作起来,又是不知何时忘记了对我和欧娜的敬畏之心的菲妮,忽然指着我的脸惊呼道。

    “是啊,我这个人,总是会做出莫名的举动。”我擦了擦眼角,一本正经道。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喵,表哥是个怪人喵。”菲妮歪头一想,用能萌死基佬以及伪娘控的可爱表情点头确认。

    “是啊,所以我经常莫名其妙的欺负你,也是因为这个道理。你可千万别放在心里。”

    “喵。就算表哥你这么说,我也会很困惑喵。”

    再次扔下消沉不已的菲妮,我咳嗽几声,酝酿台词。向一旁温柔注视过来的碧丝搭话。

    “碧丝啊。你这样看着我。让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啊,老说是,你是不是……”我紧紧的盯着碧丝。露出锐利的了然目光,仿佛已经看穿了她的一切。

    “是……是不是……我……我没有……没……”

    碧丝唰一下,脸蛋立刻就熟透了,整个人惊慌不已,拼命摇着头,刘海飞扬,让我这双贼亮贼亮的德鲁伊眼睛,能够惊鸿一瞥她那双隐藏起来的美丽眸子。

    “说,是不是又酿了酒,想要给我尝一尝啊。”看到碧丝的样子,我见好就收,又是咳嗽几声,缓缓说道。

    “呼~~~~~~”见我这样说,碧丝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就算被我这样作弄,她看着我的目光也没有丝毫的愠怒和生气,那份善良和包容,都和维拉丝极为相似。

    “你这个人啊,欺负菲妮也就罢了,怎么能这样欺负碧丝。”碧丝好脾气,不以为意,但她的小伙伴欧娜可同样是学到了绿林酒吧老板娘的几分不畏强权精神,将我这样,不由生气的瞪大美目。

    其实,欧娜心里是极为惋惜的,只差一点点了,碧丝这笨蛋,怎么不干脆一口气承认了,反而在长老大人补充说明之后长松一口气,完全没有半点可惜的样子,这不是让长老大人对她的心意更加误解吗?她真的要把暗恋进行到老吗?

    “什……什么叫欺负我也就罢了喵?”

    刚刚从消沉状态中原地满血复活的菲妮,迎头就听到欧娜这番话,顿时如遭雷击,累感不爱,犹如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一阵阵凄凉的风从她的封闭内心世界里刮过,最后将她吹向无底的深渊漩涡。

    菲妮,卒,享年……少女和伪娘的年龄都是秘密。

    “欧娜。”碧丝拉了拉欧娜的手,着急的看着她。

    “好好好,我不管你了。”欧娜赌气的头一撇,将石化中的菲妮拉到一边,不知想做什么,扔下我和碧丝两个说话。

    “长老大人,那……那个,我的确又酿了一些酒,不知道符不符合您的口味。”低着头,欧娜习惯性的看着地板,低垂交叠于下腹的小手,指尖对着指尖,不断轻转,显示着她内心的紧张。

    “嗯,喜欢,让我尝一尝吧。”

    我露出期待目光,别人的酒我不喜欢喝,但是碧丝的酒嘛,可是专门为我量身打造,完全不用担心喝醉,而且酒的味道还不减,就算是西雅图克那样的老酒鬼,也别想轻易品尝出不对之处。

    “长老大人还没试过呢。”听到我喜欢二字,碧丝脸更红了,羞答答的从腰侧下方的一个精致手工口袋里取出一瓶酒,呃,空间袋?这到是稀奇,不过身为她的友人的菲妮总爱捣鼓奇怪的玩意,我也见怪不怪了。

    发挥着绿林酒吧招牌侍女的功夫,灵巧的取出杯子,倒满一杯,碧丝上前半步,向我递了过来。

    “嗯,好极了,就是这个味。”我小尝一口,顿时眼睛发亮,没想到上次和碧丝提了这种味道,她真的给做出来了。

    我用古怪的目光看着碧丝,为她的手艺惊叹之余,不禁冒出了一个奇怪念头——不知道我要是让她做出可口【哔】乐味道的果子酒,她能不能做出来?

    “真……真的吗?太好了。”

    听见我真心实意的评价,碧丝仿佛参加了世界酿酒师大赛并受到我这个最终评委的赞叹。夺得了冠军一样,脸上绽放出喜悦满足的笑容,冲着那边的菲妮和欧娜用力一握小拳头,让我看了不禁莞尔,原来碧丝也有这么活泼的一面。

    “长老大人,碧丝为了研究这种口味的酒,可是足足花了半年时间。”

    “是吗?”我一惊,再看手中杯子里见底的淡绿酒液,忽然感到分外沉重,这一点也不奇怪。从酒鬼西雅图克那里。我隐约也学到了一些东西,一坛果子酒从封口到成熟,起码要半个月的时间,周期那么长。碧丝能用半年时间做出来。已经是极为惊人的手艺和成绩。当然,其中付出的努力就更加可想而知了。

    “碧丝,真是太谢谢你。因为我的任性要求,让你那么辛苦。”想到这里,我十分过意不去,自己只是随口一提罢了,碧丝却在背后默默付出那么多,甚至让我有些诚惶诚恐。

    “哪……哪里,长老大人为了……为了联盟而……而……我……我这样做也是……是……”碧丝见我一脸严肃的道谢,不禁慌了。

    “可不是吗?因为碧丝专注为长老大人您酿酒,我们绿林酒吧这段日子,甚至不得不从别的地方买酒了,以前我们酒吧的酒可都是碧丝酿的,而且因为别的地方买的酒和碧丝酿的味道有不小差距,已经有顾客在抗议我们偷工减料了。”

    欧娜不失时机,不顾碧丝眼神阻止的为好友邀功加分。

    “真的是这样吗?”我更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还影响到了绿林酒吧的生意,这就更不应该了。

    “没……没事,长老大人,我会……会再努力一点。”

    碧丝一点也不擅长撒谎,她不是说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完全能应付得过来,而是说会再努力一点,这样单纯的女孩,看了让人感动心疼。

    “以后可不许这么做了,知道吗?你是绿林酒吧的一份子,就算要为我酿酒,也要以绿林酒吧的生意为优先,否则老板娘要是把你们赶出来……那到是也行,我自己开个酒吧聘请你们好了。”说着说着,我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这算不算是在公然挖墙脚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