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三百章 教练我好怕怕
    ***************************************************************************************************

    “呼哈,累死我了,维拉丝,水,快点给我水。”

    回到精灵族的时候,已经是阿尔托莉雅苏醒后的第四天了,这几天时间里,我们什么都没干,就忙着赶路,然后在各大精灵城市被游街示众……啊呸,瞧我这张烂嘴,应该是巡视王国,探访民情。

    按照雅兰德兰的安排,在苏醒的那天晚上,见了在房间外面等候多时的诸多精灵长老以后,我们就连睡都没睡,开始连夜安排准备,阿尔托莉雅睡了七天七夜刚醒是没问题,可我正准备睡觉啊亲。

    别看巡视很简单,好像只要我和阿尔托莉雅在精灵王国随便逛一圈,彰显一下存在感就行了,这里面的规矩礼仪多着呢,没办法,高贵冷艳优雅的精灵们就爱这一套,越是隆重,越是能激昂起她们那颗放荡不羁的艺术家之心,然后为这一次女王陛下和亲王殿下首次携手的王国巡察,留下无数文字,雕刻,绘画,音乐,诗歌等等。

    要不是精灵就爱干这些小文艺的活,何至于会出现婚纱镇我和阿尔托莉雅的铜像,以及最让我蛋疼的天空部落的倒吊男雕像,这些家伙啊。考虑过我和阿尔托莉雅的感受吗?

    像笼子里的动物一般,在铺满鲜花彩带的宽阔街道上被两边热情的精灵们强势围观了足足三天,偏偏还得保持微笑,向两边挥手致意,我觉得就算是真的笼子里的动物,或者是囚犯,也会比我们好受很多,至少它们不用强颜欢笑。

    唯一的收获就是,近期关于女王陛下的话题会暴增,而作为充值附赠的我这个苦逼亲王。大概也会随便描画几笔。作为红花旁边的绿叶上的一只七星瓢虫的甲壳上的一个针眼大的斑点。

    当然,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些把我们当动物围观了三天的精灵们,要是不把阿尔托莉雅安然无恙的消息传出去。我可是会忍不住化身哥斯拉。将他们的城市踏扁了。

    这次的巡视。维拉丝她们自然不可能跟我一起去,否则还指不定要拉上多少仇恨,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一个带着梦想,对女王陛下抱着无限憧憬的小精灵,见到那个积了八辈子福才能和女王陛下联姻的路人脸亲王,竟然还带着他的另外几个联盟妻子招摇过市,我分分钟将炸药往身上一绑,然后朝那该死的混蛋扑上去。

    还好,这次虽然有许多女孩没有一起来,但有安洁丽尔在这里,倒也不怕大家无聊寂寞。

    “大人,水来了。”专属于我一个人的小侍女维拉丝,殷勤的端来水递到我面前,要是我再入戏一点,将自己扮演的半死不活,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这体贴的小人妻可能会温柔将我抱在怀里,亲自给我喂水。

    想到这里,我就后悔的像要满地打滚,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自己给自己一记七伤拳,吐出几口浓墨似的黑血,瘫倒在地,换来维拉丝的无限柔情照料。

    算了,谁让我的演技差呢?有水也不错,摇头晃脑着,正要接过水,冷不防从旁边忽然伸来一只小手,中途截胡,把水抢了过去,然后一手叉腰,仰着头,咕噜咕噜的将满杯水灌了下去。

    没想到,当初处于恶作剧的心理,亲自教(误)导示范给贝雅丫头的“羊奶的正确喝法”,她到现在还记得,并且能自然而然的做出来,显然平时也经常这样干,完全没有怀疑我教导她的用心。

    该说这丫头单纯好呢?还是蠢萌好呢?

    刚才忘记说了,除了我和阿尔托莉雅以外,贝雅丫头也一起参与了王国巡察,身为精灵公主,她完全有这个资格,只是在以前,这笨蛋丫头年纪小,并没有为精灵族做出贡献,就算得到赞誉也是空中楼阁,只是沾了她母亲的光,雅兰德兰并不愿意让贝雅承受这些虚荣。

    只有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因为阿尔托莉雅失踪,贝雅终于履行了她身为精灵公主的职责,开始参与管理,虽然经验尚浅,没办法处理重要事情,却着实露了一把脸,让大部分精灵都知道了整个精灵族唯一的公主,被大家当成宝贝一样喜爱的贝雅殿下,终于开始将公主的辉芒展露散播……呃,没办法说下去了,我快要恶心的冒鸡皮疙瘩了,要是让这些对贝雅丫头抱有期待的精灵们见识到她们的公主殿下真实的性格,那该有多悲痛啊,恐怕精灵族的自杀率会立刻暴增一万倍吧。

    咳咳,话题说偏了,正因为如此,贝雅小丫头终于派上了一点用场,向精灵们展示了她的才能,雅兰德兰也开始考虑将她推出去,管个理,代个言,卖个萌什么的,于是,这小丫头就顺理成章的上了我和阿尔托莉雅的贼车……呸呸,是皇室座驾。

    我还十分清楚的记得,那天深夜我带着无限的恶意,主动请缨去把贝雅丫头叫醒过来,将她赶下床时,她揉着睡眼抱着被子赖床的可怜模样,那真是萌了……不对,是爽了我一脸,让你和死狗打崩我三路,我早就说过了,君子报仇,从早到晚,哼哼哼。

    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这丫头竟然喜欢裸睡,当然,那也不算裸睡,还穿了一条小内内,只露了上半身,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丫头是贫乳,所以这种事情根本无所谓,我只要把她当成是可♂爱♂的♂男♂孩♂子就好了,根本没有丝毫罪恶感。

    贝雅丫头也是睡糊涂了。再加上智商本来就不咋滴,听到是雅兰德兰的吩咐,她迷迷糊糊傻傻呼呼的就开始起床穿衣服,穿好之后一转眼就把刚才的事忘记了,丝毫不知道她那没有一丁点观赏价值的两座微隆小山丘以及粉红两点,已经被我看了个遍,竟然没有暴揍我一顿,这真是极好的。

    大概是因为这个不经意的小事件,让我有点心虚,此时见贝雅将我价值六百元的小蓝瓶抢了过去。连续三口一气喝光。也不生气,就是有点郁闷,想要恶心一下这可恶的小丫头。

    “这可是我的水杯。”我故作一脸愕然的看着贝雅。

    “那又怎么样?”小丫头喝光了水,仿佛是把我的节操一气喝光了似的。得意的不得了。真不知道她在得意些什么。

    “我经常喝的。”我做了一个喝水的动作。希望这笨蛋丫头醒悟过来。

    “那……那又怎么样?”贝雅好像有点懂了,傲娇如她,当时是要强行嘴硬。不肯认输。

    “我经常喝,上面肯定沾了我的口水。”我一脸恶意的看着贝雅,期待她露出恶心嫌恶的表情,哈哈哈,我就是要恶心你。

    “那……那又怎么样?”这小丫头挺坚强的,我说到这个份上,她还是不肯露出败家之犬的有趣样子,而且还急中生智,给自己找到了心安理得的借口。

    “反正笨蛋吴离开了那么多天,杯子上的口水早就干了,一定是这样。”

    “那可不一定哦。”我贼笑不已,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就这样轻易放过她,我还是罗格第三吝啬吗?

    “你是不知道,我对这个杯子特别喜爱,平时没事就喜欢对它舔一舔,像这样,这样。”说着,我做了一个喝茶的动作,然后嘴巴含着杯沿,三百六十度逆时针一舔,再顺时针一舔,如是反复。

    “你……你这笨蛋吴,好恶心,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恶心的家伙。”贝雅被我的举动吓坏了,看着手中的杯子犹如洪水猛兽,作势欲摔。

    不过,她的动作忽然一顿,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你该不会是想恶心我,才故意说这样的话吧?”

    “你说什么?我像是那样的人吗?”人品受到怀疑,我表示义愤填膺。

    “不像,你就是。”

    “既然这样,那我已经没话好说了,来人啊,送客。”见恶心不到贝雅,我也是干脆利落,至少把这小丫头打发了,好让我和分别了三天的女孩们温(搂)情(搂)叙(抱)旧(抱)。

    “等等,恶心本殿下不成,就想打退堂鼓了?笨蛋吴也不过如此嘛,完全就不像是男人。”贝雅一脸的神气,用居高临下的眼神鄙视我。

    “你说什么?”

    “我就你怎么了?有本事,你就将刚才说过的话,做给我看看,你不是要恶心我吗?你到是做啊。”说着,这小丫头将杯子递给我,一脸不屑,仿佛在说,是男人就下一百层……不对,是男人就做给我看看。

    “你这小丫头,还真是自找恶心了,好好好,我就做给你看。”说着,我将杯子抬起,放到嘴边,逆时针三百六十度一舔,再顺时针三百六十度一舔,虽然我平时是没有那么无聊会这么干,但如此简单的事情,还需要练习吗?

    放下杯子,我一脸挑衅的看着贝雅,怎么样,被恶心到了吧,现在知道吃了我的口水了吧?

    没想到贝雅却高呼一声,忽然像奸计得逞的小孩子一般大笑起来。

    “笨蛋吴上当了,笨蛋吴上当了,笨蛋吴吃了本殿下的口水,哈哈哈哈哈。”

    我一脸黑线,看看手中的杯子,可不是吗?刚才贝雅才喝过,上面肯定残留着她的口水,我这样一舔,可算是舔干净了。

    “你这臭丫头,别跑,别让我逮住了,否则我让你把杯子舔十遍!”重重将心灵的茶几一掀,我怒气冲冲的张牙舞爪朝贝雅扑过去,这丫头早有防备,在我还发愣的时候就已经一溜烟的跑了。

    混蛋,竟然被蠢萌蠢萌的贝雅丫头摆了一道,我这是怎么了。参加巡察回来,智商变低了吗?还是说贝雅丫头经过这次巡察,一朝顿悟,或是得到了莫名其妙的智商加成?

    “那个……大人,还要水吗?我再帮你倒一杯吧。”维拉丝困扰的看着我,柔声问道。

    “要,当然要了,可恶,都怪那小丫头,差点就忘记了快要渴死了。再帮我倒水吧。对了,把杯子先洗干净了。”

    想起刚才舔了贝雅的口水,我就忍不住呸呸几下,虽说现在仔细回忆。咂巴几下舌头。似乎并没有舔到什么异味。反而有股女孩子的淡淡香甜味道在舌蕾上扩散开来,但那可是贝雅的口水,吃了会变笨的。嗯,一定是这样。

    巡察工作完成,原本们出现了一丝躁动不安的精灵族,因为阿尔托莉雅的回归,再次恢复了和平,我又可以过上一段混吃等死的日子了,可是阿尔托莉雅不能,回来以后,她立刻马不停蹄的回到书房,开始处理族务,似乎真的要打算兑现刚醒过来时的承诺,要连续做它个十天十夜。

    连雅兰德兰劝都劝不住,没办法,高露洁姐妹只好轮班加强对阿尔托莉雅的侍奉照顾,尽身为侍女所能做到的一切。

    “好无聊啊,就没什么可以做的事情吗?”在懒人椅上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我打着哈欠含糊说道。

    以前每次来精灵族,或多或少,或大或小,都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件,让我忙于奔波,明明是来度假休息的,最后搞的比精灵长老们还要忙。

    这一次,好像是个例外,左看右看都不会发生意外的样子,小亚瑟王最近也是神出鬼没,和蕾奥娜鬼鬼祟祟在一起不知跑哪里去疯了,也好,两个小麻烦走到一块,主动的给我玩消失,我应该高兴庆幸才对。

    我说,我是不是有点犯贱,竟然有点想念出现意外事件了,是不是要再闹出一个黑龙艾利亚斯才甘心?

    啊,对了,说起黑龙艾利亚斯,我忽然想起在第三世界的精灵都城里,那头红龙……叫什么来着?名字只是个代号,并不重要,只需内心保持足够的尊重就行了。

    最最最重要的是,那头红龙貌似和我打了赌,而且是它输了,它手中那瓶红龙女王特蕾西留下的珍贵精血,似乎应该归我所有了。

    要不要现在去取回来好呢?心里很期待,但隐约也有点担心,虽说我现在已经到了世界高级境界,状似勉勉强强可以消化红龙女王的精血了,但是消化后会变成个什么样?说实话,我心里没底,慌的很,虽然我经常以圣月贤狼的姿态冒用红龙女王特蕾西的名字,但这并不代表我想变成她啊!

    莫非,特蕾西早在数十万年前,掐(爪)指一算,就算到了数十万年后的今天,会有一个胆大包天丧尽天良的变态德鲁伊冒用她的名字招摇过市到处行骗?所以才留下这瓶精血,让我得以名正言顺?

    教练,这样的剧本让我好怕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