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九十八章 女孩们的善意
    ***************************************************************************************************

    “没有,这是只有维拉丝你能做到的事情。”琳娅微妙的笑道。

    “呜呜呜,你这样一说我更加不安了,我只是看到大人很辛苦,不忍心让大人继续下去而已。”维拉丝更加可怜兮兮的半捂着脸,用困惑和歉意的水汪汪眼睛看着我,别说我没生气,就算是生气了,被她这样一看也什么脾气都没了。

    “这……我还是没搞清楚情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莱娜,和计划说好的不一样啊。”我也混乱了,只能将疑问的眼神投向这场舞台剧的编剧加导演加女主角。

    “嗯,过程的确出现了一些变化,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心最是难测,不是吗?”莱娜将一缕秀丽雪发绕在指尖轻轻转着,丝毫没有演砸了的觉悟。

    “但是,就结果而言,不是很好吗?正是哥哥你所需要的。”

    “结果?”我愣了,呆呆的看了一眼轻笑不已的莱娜,又看了一眼面带无辜之色的安洁丽尔,说起来,我一开始的目的是想做啥来着?你看经过刚才的大暴露,大混乱,脑子都一片糨糊了。

    “哥哥一开始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大家和平的解释你现在的变身吗?”

    “说的好像有道理。”我一拍掌心。在莱娜的提醒下终于回忆起来。

    “那么,现在的结果不是很圆满吗?”

    “这……”环视一眼,琳娅,维拉丝,三无公主……除了依然无法接受事实的克劳迪娅以外,大家都对我的圣月贤狼身份很平静,仿佛在一瞬之间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还是难以接受啊莱娜,原本主动权是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上,怎么一下子反过来,变成我站在舞台灯光下接受观众的审视了?”

    虽然接受了这样的结果。但我还是无法释怀。内心以完分otz的挫败姿势,莫名其妙的感到输了。

    “其实……我说了实话哥哥不会讨厌我吧?”莱娜语气顿了顿,忽然用讨好的可怜表情看着我,就像做了坏事在乞求哥哥原谅的妹妹。

    “我怎么会讨厌莱娜你呢。无论任何情况下都不。”妹控之魂燃烧。让我脱口而出。

    “那我就说了。其实这场戏,既是我和哥哥以及安洁丽尔姐姐三个人,给大家演绎。但是在同时,我们大家也在给哥哥演绎了一场戏,也就是说,两场戏在同时进行中。”

    “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我歪了歪头,表示智商不够用。

    “简单来说,哥哥为了考虑如何透露身份,在和维拉丝姐姐她们演戏,维拉丝姐姐她们也为了哥哥,而在和哥哥演戏。”

    “你的意思是说,难道维拉丝她们早就已经知道我的圣月贤狼变身了?”我一惊,这种事干嘛不早点说?

    “我也不清楚哦,我刚才只是偷偷跟维拉丝姐姐她们稍微的透露了一点,比如说无论待会看到什么,都不要惊讶,至于维拉丝姐姐她们能不能看出来,我可不知道,这应该不算完全出卖哥哥吧?”莱娜眨了眨美目,文静古典的面庞上写着一丝狡黠。

    “是不算【完全】出卖。”我对这个时而调皮的妹妹毫无办法,她至少稍微卖一点萌,我就生不起气来了,这就是死妹控的悲哀啊。

    “哥哥生我的气了?”莱娜带着讨好的眼神,上前几步抱住了我的胳膊,轻摇几下,只是这种程度的撒娇,就让我幸福到了极点,好像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其实我觉得啊,就算有安洁丽尔的帮忙,哥哥在维拉丝她们眼前,也是没有任何的隐瞒可能的,只要往她们面前一站,就会立刻被看破身份,所以才导演了两场戏,达到最后的结果。”

    “是……是吗?”忍住将撒娇的妹妹抱在怀里蹭一蹭的冲动,我回过头,看着琳娅和维拉丝。

    “吴大哥,你以为我们是多少年的夫妻了,如果只是变成这样站在我们面前,我们就认不出来的话,那可是完全作为妻子失格了。”琳娅轻笑摇头。

    “而且……”耿直的维拉丝偷偷看了我一眼,害羞的低下头,又补充了一个我没有注意到的破绽:“而且大人的……的圣月贤狼姿态,其实和以前那个……就是法拉老师为哥哥专门做的变身药丸,哥哥还记得吗?其实和哥哥吃下药丸后变成的女性模样有些相似,当然……圣月贤狼要更加美丽十倍,气质上更是优秀百倍。”

    “我竟然忘记了这个破绽!”在维拉丝的提醒下,我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不由的抱头悲鸣,原来如此,破绽其实早就有了,只有我还懵懂不知。

    “还有一点,西露丝和艾柯露回来以后,也再三的跟我们提到了吴大哥的狼人变身取得了新突破。”

    两个女孩就宛如名侦探一样,你一言,我一句,将还隐藏在杀人现场,自认为布局的完美无缺,不会被识破的凶手我,揭露的体无完肤。

    “明明向她们拜托了不要对你们说这件事,西露丝和艾柯露也背叛我了?”脑袋轰隆一声,我感觉世界都要崩塌了,还有什么比世界第一女儿控被女儿背叛更加残忍的事情?

    “那到是没有,和莱娜一样,两位公主殿下只是一个劲的说【爸爸变身后边的更加漂亮了】之类的话,可没有提到要点。”

    “唉。这到底算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傻乎乎的演戏吗?”这一次,我是真的大受挫败了。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里,心结最大的不是我们,反而是哥哥,比起如何让大家平静自然的接受哥哥的圣月贤狼身份,如何让哥哥平静的看待身份暴露而被大家接受这个问题,更加重要,无论是我。还是西露丝和艾柯露。都是这么认为。”

    “抱歉,为了我,你们用心良苦了。”

    莱娜说到这个份上,我还有什么资格。什么颜面去生她们的气。我才是那个最爱闹别扭。最喜欢拐弯抹角,将一件简单的事情变得无比麻烦,然后让大家瞎忙活的罪人。

    “抱歉。维拉丝,琳娅,还有小茉莉,以及克劳迪娅,给你们添麻烦了。”同时,我也该想女孩们道歉,无论是一直隐瞒身份,还是自导自演,给她们带来困扰这件事。

    “啊哈哈哈,该怎么说呢,本来大人变成这样,应该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不知为何,竟然有种合情合理的莫名念头,所以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即使是立刻识破了大人的身份,也一点也惊讶不起来,反而在惊讶自己为什么不惊讶。”

    维拉丝露出娇憨单纯的笑容,原来她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在发呆,就是因为这个。

    “琳娅,你呢?”我苦笑一声,目光落到琳娅身上。

    “这个……吴大哥真的要我发表感想?”琳娅俏皮的轻点下巴,脸色有些害羞泛红的摆出思考模样。

    “就随便说说吧。”我有种不妙的感觉,但话已经说出去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这个嘛……吴大哥,变身之后的你,终于能体会到了吧,我以前说过的话,你喜欢的东西,对我来说可是一点都不方便。”

    听到这句话,秒懂的莱娜和安洁丽尔立刻噗嗤一声笑喷,咳嗽不断,连三无公主也是身形轻歪,表示我倒——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只有耿直的维拉丝和克劳迪娅不明所以。

    我是中间水准,一时没明白过来,看到琳娅的目光落在我的胸口上,立刻就懂了,瞪大眼,一闪身就将这小妮子抓了起来。

    “是不是觉得我变成这样,就好欺负了?”我做状抬手,要打她的屁股。

    “没有,吴大哥,我不敢了。”琳娅笑的求饶。

    “才不会轻易饶过你。”我大喝一声,将琳娅扑倒在地,先狠狠压在身下,再打算如何来惩罚她,当然,因为大家都在看着,这个惩罚手段肯定不会太旖旎,只是一定要让这小妮子感受到我这个一家之主的威严。

    打算……呃?这是什么节奏?

    我忽然发现,我和琳娅的脸离的有点远,即使我已经把身体完全放松压下去了。

    目光一落,我就知道了原因,然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罪魁祸首原来是胸部,圣月贤狼的高耸胸部,再加上琳娅更加高耸的胸部,正正的对压着,虽然在体重的压力下已经变成(海)碗状,但是丰富的弹性却让之后的下压空间几近为零,于是相对的,我和琳娅的脸距离都远了,如果不错开胸部,甚至无法亲吻。

    当然,如果将琳娅的胸部当成支点,以一种特别羞耻的姿势将脑袋压下去的话,到是勉强可以亲吻到琳娅,代价就是下半身乃至屁股得高高翘起,满满一副岛国爱情动作片的风情。

    “这副景色真是……大概足以让全世界绝大部分女人自惭形秽,痛哭流泪。”

    安洁丽尔在一旁看的直摇头,圣月贤狼和琳娅的高耸胸部如此挤压在一起的风景,在男人眼里看来是杀必死,在女人眼里看来却是苦大仇深了,尤其圣月贤狼的本体还是一个纯爷们,在这种地方,女人竟然还不如一个男人,你说这得吸引多大仇恨?

    “咳咳咳!”考虑到在场都是女孩子,我立刻放开琳娅站起来,狠狠瞪了她一眼,示意这不算完,等会再惩罚你。

    然后目光落到维拉丝身上,这小狗狗虽然反应慢一拍,但天生直觉敏锐,立刻就察觉到了我的不怀好意。后退一步。

    下一刻,我像刚才对待琳娅一样,将她扑倒在地。

    “维拉丝啊,有什么感想想对大人我说吗?”眯着眼,我笑看着身下的小狗狗侍女,低下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我似乎感受到了一股来自世界的恶意。”被我亲了一下之后,维拉丝愣了愣,发出悲鸣。

    哪怕她的心胸再怎么像草原大海一样宽广,内心再怎么与世无争。心底再怎么善良温柔。但是,为什么圣月贤狼亲不到琳娅,却能亲到自己,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要对我发出这样莫名的恶意?维拉丝心里或许就是这样的想法。

    “才不是什么恶意。是满满的爱意啊。难道还有能比彼此相爱的两个人能够互相亲吻更加幸福的事情?”我施展出三寸不烂之舌。安慰维拉丝。

    “呜,这样一说,好像是我吃亏了。”刚刚站起来的琳娅。似乎也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引得大家一阵好笑。

    “大人……不要这样……我……我有点不习惯。”依然没有被我放开的维拉丝,羞红着脸,不断挣扎。

    从她挣扎的力道,我能感受到,这小狗狗并不是完全处于害羞,而是真的有些不习惯,或者说是别扭不适。

    “怎么了?”

    “我……我不习惯大人这副模样,还是……还是原来的……”说着说着,维拉丝脸更红,但是挣扎的也越用力。

    “呃……是这样?”我立刻取消变身,变回本体模样,看的维拉丝一愣,挣扎的力气立刻小了很多,变得几近于无。

    “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对吧。”说着,我深深的低下头,亲吻着维拉丝的嘴唇。

    “恩呜呜~~~大人……”眼中的丈夫回到熟悉的模样,让维拉丝分外安心,在这一吻之下,竟然忘记了周围还有旁人观看,害羞的伸出手臂,将丈夫的腰轻轻搂住,忘情于这一吻之中。

    过了片刻,唇分,维拉丝眼神依旧迷离,对亲吻带来的强烈幸福感有些恋恋不舍,忽然察觉到数道促狭的目光盯着自己,这小狗狗猛地一惊,抬头看看左右。

    然后,脸蛋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迅速通红,熟透,最后噗的一声,似冒了满头的白烟,害羞晕倒过去。

    “这小狗狗,还是一点都没有变,亏我那么用心的锻炼她。”早就将维拉丝的反应预料在内的我,摇着头,做出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将她抱起来,放在椅子上。

    “吴大哥,你这不叫锻炼,叫欺负。”看到羞涩晕倒,两眼转着圈圈的维拉丝,琳娅俏白了我一眼。

    “啪啪,啪啪,叽叽叽~~~叽叽!”刚才被我放到一边的小天使,看到刚才的一幕,不乐意了,表示她也要亲亲,当然,最好还有爸爸那比妈妈更软更大的胸部。

    听懂了卡洁儿的意思的我,一脸黑线,将这小家伙抱在怀里,似溺爱似惩罚般用力吧嗒吧嗒亲了几口。

    幸好其他女孩听不懂卡洁儿的话,我有些心虚的看了周围一眼,发现安洁丽尔正在用意义不明的目光看着我,心里大叫一声糟糕,其他女孩听不懂,身为卡洁儿的妈妈的安洁丽尔怎么可能听不懂?我的节操完了!

    “圣月贤狼的身份终于解决了,哥哥,现在的心情怎么样?”见雨过天晴,莱娜这狡猾的妹妹竟然一改之前讨好歉意之色,恬静微笑的向我邀功。

    无论怎么说,她的确是帮了大忙,是解决问题的首席功臣,我伸手温柔摸着她的头:“嗯,感觉好多了。”

    内心补充一句,一口气抛弃所有羞耻心的感觉真好。

    “……”

    总觉得啊,最近我的人设越来越奇怪了,是错觉吗?

    “谢谢你,莱娜,还有安洁丽尔大嫂。”

    “哪里的话,吴师弟帮了我们夫妻不知多少,这点小忙算什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略显娇稚的女声:“打扰了,我来和大家一起玩了,顺便欺负一下笨蛋吴。”

    不用说,这声音,这口吻,肯定是贝雅丫头,除了她,身后竟然还跟着卡露洁。

    我故意无视贝雅,朝卡露洁打招呼。

    “卡露洁,这几天还好吗?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吧?”

    “是的,殿下,抱歉,让您久等了。”身为我的侍女,却在迎接之后,连续消失两天,这让责任心强的卡露洁很是不安。

    “哪里,哪里,你也是刚回来不久,肯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且还要照顾阿尔托莉雅,我这边没关系,你看,在维拉丝她们的【重点】照顾下都胖了好几斤。”我捏了捏肚皮,故作沮丧,让卡露洁轻轻一笑,脸上的自责不安稍稍褪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