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论暴露身份的恰当姿势?
    ***************************************************************************************************

    “怎么样,虽然是你惹的祸,但我还是帮你摆平了,所以说啊,别看我们平时是敌人,打闹的凶,实质上是一条战壕上的战友,不是吗?”

    我冲蕾奥娜露出友善温暖的目光,带着满满的诚意伸出手,要和她来个胜利的击掌。

    逃过一劫的蕾奥娜,心里完全松懈下来,眼看这个可恶的德鲁伊,其实还不是那么可恶,至少在关键时刻能派得上用场,再加上那一番温暖人心的战友宣言,一时间,蕾奥娜心软了,被感动了。

    没错,虽然经常打架,但是在关键时刻,我们是站在同一条战壕上的战友,本公主承认了你这个可恶的人类,快点跪拜谢恩吧。

    心里得意的这样想着,蕾奥娜伸出她那肉呼呼粉嫩嫩的前爪肉垫,在某德鲁伊伸上来的手心上轻轻一按,名符其实的按爪。

    但是下一刻,她的前腿一紧,被狠狠抓住了,蕾奥娜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恰好看到那个人类德鲁伊脸上露出的奸计得逞的阴险笑容。

    “死狗,你图样图森破了,诚然在刚才我们是战友没错,但是在危险警报解除的那一刻开始。战友的关系也已经一并解除了,现在……受死吧!吃我一招大联盟人类统合思念体型深海大漩涡!!!”

    抓着死狗的前腿,我猛烈的原地旋转,直到在屋子里刮出一道小型漩涡后,才对着门口方向松手狠狠一甩,顿时,死狗带着不甘愤怒的惨叫声,化作流星而去。

    愚蠢的储备干粮哟,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让你提前感受到背叛的滋味。了解到一个充满阴谋和出卖。为了上位而不惜脚踩亲朋好友的皑皑白骨的真实黑暗冷酷无情社会。

    对着死狗消失的方向行一记注目礼,我回过头,恰好看到三无公主蹑手蹑脚的准备溜回房间,不由一声大吼。

    好你个小三无。刚才和死狗联合起来对付我是吧?公主踢加死狗咬是吧?现在死狗被我解决了。你就想溜?门都没有!

    在三无公主的手即将伸向门把的时候。我一个闪身,挡在她面前,冷笑不断。

    逃跑吧。快点逃跑吧,本德鲁伊最喜欢玩的就是猫抓老鼠的游戏,将那只老鼠一点一点的……一点一点的……桀桀桀桀桀桀桀。

    三无公主肯定不会乖乖就范,和我想象的一样,她转身跑了,只是在转身之前不忘给我来上一记公主踢,降低我的追捕能力。

    教练,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我嗷嗷疼叫的抱着小腿,朝三无公主的逃跑身影追了上去,绕了房间足足三大圈才将这机灵滑溜的小侍女逮住,摁在大腿上一顿打屁股。

    “一大早的,家里可真热闹啊。”琳娅听到动静声,从房子里走出来,就看到我在打三无公主的小屁股。

    “可不是吗?在你还是睡觉的时候,我可是被这两个小家伙给害惨了。”我最后在三无公主的屁股上拍几下,才放开她,躲开她一记愤愤的公主踢之后,迎向琳娅。

    “早安,我的琳娅宝贝。”

    “嗯,早安,吴大哥。”在彼此的额头上留下一记深情的早安吻,我们相视一笑,我压低声音在琳娅耳边小声嘀咕。

    “昨晚……还好吧,怎么,感觉有小孩了没有。”说着,目光一个劲的往下落,落到琳娅的纤细小腰上。

    “这种事情……怎么能立刻就感觉得到,吴大哥你真是的。”琳娅爽了我一记俏白眼,绝美的脸蛋浮现出几抹百花怒放的红晕。

    “原来没办法立刻感觉得到啊,这可不行,我们得多努力点,直到能感觉到为止,你说是吧。”

    “是你个头,吴大哥一个人去努力吧。”就算琳娅比维拉丝大方许多,也受不了我这样的语言调戏,脸红红的将我推开,留下一句妩媚娇嗔,吃早餐去了。

    很快,莱娜也醒了,她今天要去雅兰德兰那里学习,本来雅兰德兰那边忙的很,但是想到吾王再过两天就会苏醒过来,为了满足她苏醒之后的工作狂**,雅兰德兰果断将手头上的事情积压起来,空出时间教导莱娜。

    我只想说,如果莱娜和阿尔托莉雅都是雅兰德兰的女儿的话,那么肯定其中有一个是充值话费时免费送的。

    不一会儿,卡洁儿也过来玩了,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每天两次的变身,以及三天一次的身体检查研究,而这两事都花不了多少时间,本来,身为家里的三大睡神之一,空余出来的大多时间她都能一口气睡个天昏地暗,根本不愁如何打发。

    可是,自从利用项圈的能力刺激了她体内的发育因素以后,这小天使的嗜睡症就变得好多了,以前一天要睡十七八个,甚至是二十个小时,现在只比正常人多一些,一天十二三个小时就已经足够睡饱了。

    所以说,多出来的时间就成了安洁丽尔的难题,如何分配小天使的时间呢?好在安洁丽尔身为天使,多才多艺,也不愁没有东西可以教女儿,在精灵的保护下,她还带着安洁丽尔外出历练实战,在这个充斥着危险的世界,就算是热爱和平,讨厌纷争的安洁丽尔也不得不承认,实力修炼是必须摆在第一位的最重要课程。

    以卡洁儿现在领域级的实力,在第一世界那真是超人闯入幼儿园的节奏。殴打小朋友不要太过瘾,让卡洁儿在这种地方历练,只是为了让她习惯战斗,本来卡洁儿不怎么愿意,她可不是崇尚暴力的小天使,只不过一听妈妈说西露丝和艾柯露也在接受这样的训练,立刻就改变态度,对历练积极起来了。

    于是,我从中领悟到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时刻站在背后轻抚你的菊花笑而不语的敌人,可能比四个可靠的超神队友日夜陪练的作用要更强。

    不过。我来了之后。这小天使可就不管不顾了,把妈妈教导的才艺,以及和西露丝艾柯露的较劲,统统都扔到后脑勺去了。这不。大概是刚刚吃了早饭。小天使就带着欢快的娇稚声,在安洁丽尔的跟随下过来串门玩耍了。

    “哎哟,我的小天使。已经想啪啪想的不行了吗?”我正在逗小人鱼埃里雅,就被卡洁儿扑了个玫瑰花香满怀,将她一把搂住,在这小天使雏鸡似的小小翅膀上抚摸起来。

    “叽~~~”小家伙欢快的欢呼了一声,抱着我的脖子要亲亲。

    “咿呀。”坐在我肩膀上的埃里雅比划着三叉戟,向小天使友好的打招呼。

    “叽叽!”卡洁儿伸出小手,在埃里雅精致华丽的鱼尾巴上抚摸几下。

    “咿呀咿呀。”

    “叽叽叽。”

    两个小家伙就这么赖在我身上开心的聊了起来。

    我:“……”

    捏了一把汗,我苦笑连连,这要是不知情的人在门外听到声音,还以为家里开了动物园呢。

    也罢,难得的休闲时间,我就当是摇篮曲吧,昨晚“奋战”了一晚没睡的大脑,开始昏昏沉沉起来,在“咿呀咿呀”以及“叽叽叽叽”的可爱少女娇语声中,以及另外一边的维拉丝和安洁丽尔她们的欢声笑语中,眼皮慢慢打嗑,最后竟然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抬头看看窗外,以及是下午时分,这一觉竟然是睡了许久,我挠了挠头,感觉到怀里娇软的小东西,低头一看,乐了。

    小天使卡洁儿蜷缩着身子,在我怀里含着手指头睡着了,而小人鱼埃里雅,又蜷着身子,在卡洁儿怀里睡着了,好一副温馨可爱,唯美至极的画卷,非要说有什么缺点,那大概就是我这个“背景”太平凡了。

    “醒了吗?吴师弟。”耳边传来安洁丽尔的声音,我眨眨眼,抬起头,正对上她的微笑面庞。

    “你这觉睡的,比卡洁儿都厉害了,莫非是昨晚……”说着,安洁丽尔眨了眨美目,一副“大家都懂的”的轻笑。

    “咳咳咳,没有这回事,不信你去维拉丝和琳娅。”

    唰唰两下,被我点名的两个女孩脸红了起来,这下可好了,不打自招。

    看到安洁丽尔笑弯了腰,我十分无奈,你是天使诶,矜持点好不好,开这样的玩笑不是有损天使高洁神圣的形象吗?

    “卡洁儿变身了吗?”没办法,我只好转移话题。

    “变了一次,在你睡着的时候。”安洁丽尔点头应了一声,虽说是每天两次,不限时间,但是傻子也知道,肯定不能连着两次,那样对身体的负荷太大了,早一次晚一次才是王道,当然,卡洁儿偶尔心血来潮,也会不按规矩出牌,比如说昨天。

    “嗯,变了就好,什么时候去研究所检查身体?”想到在我睡着的时候,卡洁儿的生命又悄悄的流逝了十天,我心情就很不好,气氛有些压抑。

    “明天。”

    “到时候记得叫上我,有些问题还是亲自过问奥拉西芬比较好。”

    安洁丽尔点了点头,露出感激目光,她的身份毕竟是落难天使,精灵族能够收容她已经很不错了,所以说很多话,一些不大不小的请求,她没有资格向奥拉西芬提出,我这个精灵亲王可就不同了,那提的是理直气壮,指点山河。

    “如果小亚瑟王没有骗人,阿尔托莉雅大概会在明晚或是后天醒过来,时间安排的刚刚好,不错,不错。”

    我扳着手指头一数,不断点头,本德鲁伊要是讲究效率起来,妥妥的能和富【哔】康一战了。

    第二世界群魔堡垒那边,有汉巴格小队和肯德基小队帮忙。不愁再有人会暗地里给我安上欠债长老吝啬鬼的外号。

    等阿尔托莉雅醒过来,开始正常投入到女王陛下的职责中时,就去赫拉迪克找蒂亚。

    这样细细一想,我竟然做到了擦干净屁股,规划好未来的前所未有成绩,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没有后顾之忧,只要安心享受眼前的天伦之乐即可。

    但是有一件事,让我如骨哽喉,坐立不安。

    没错。就是圣月贤狼变身的事。现在已经被越来越多人知道了,小狐狸啊,西露丝艾柯露啊,莱娜啊。卡露洁啊等等。甚至连没什么关系的爱娃儿都知道了。

    我要是再瞒着维拉丝她们不说。那就真的很过分了,得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她们才行。

    问题是机会在哪里呢?我总不能毫无预兆的在她们眼前变身,然后一个卖萌ki☆ra。大家纷纷为这个世间又多了一个超级女装变态而鼓掌……如此这般吧?

    为什么会说“又”呢?

    接下来的时间,我都被这个问题深深困扰着,女孩们关心询问,我也没办法解释清楚,只好含糊过去,直到莱娜回来,发现我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做思考者状后,这体贴温柔的妹妹就凑上来。

    莱娜已经知道圣月贤狼的存在,我也就把烦恼一股脑的和她倾述。

    “原来如此,哥哥不是在烦恼该不该暴露,而是该怎么暴露吗?”莱娜若有所思的低声喃喃道。

    “就是,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再瞒着维拉丝她们可不行,问题是该用什么方法暴露,直接在她们面前变身的话,琳娅还好,维拉丝可能会直接吓晕过去。”

    “那到也不是不可能,哥哥顾虑的很有道理。”想到维拉丝的小狗属性,莱娜柔声轻笑。

    “莱娜,你聪明,快帮我想个办法。”看到莱娜在认真思考,我终于认识到眼前的女孩可是将来要成为联盟大长老的人,不找她要办法还能找谁要?

    “安洁丽尔姐姐知道哥哥的这个身份吗?”

    “知道,上次帮她击退天使族顽固派的袭击时暴露了。”

    “那么可以找安洁丽尔姐姐商量商量,多一个人协助,会方便很多。”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还是莱娜聪明。”我一拍手心,恍然大悟,安洁丽尔也是个聪慧女人啊,怎么能把她这个帮手给忘了。

    “依我看,还是直接一点比较好,我们这样……这样就行了。”

    “这个办法好,不愧是莱娜,就按照你说的做吧。”

    “那我去找安洁丽尔姐姐说一说,到时候让她也帮个忙?”

    “那就拜托你了,莱娜,我这个没用的哥哥啊,老是给你添麻烦,你以后该不会嫌弃我吧。”我紧抱着莱娜,感动涕零,有个能干的妹妹真是太好了。

    “怎么可能会不要哥哥呢?哥哥啊,可是没了我在身边的话,会很困扰,不是吗?”莱娜轻柔静谧如薄纱一般的声线,在耳边缓缓响起,让我练练点头。

    “何止会困扰,如果没了莱娜你在身边,我都不想活了。”

    “瞧哥哥你说的,你可是还有维拉丝姐姐她们,不能说这样的话,知道吗?”莱娜心里喜滋滋的,幸福的仿佛吃了蜜一样,这个笨蛋哥哥,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触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心弦,真是太坏了。

    “我不管,就算莱娜不要我,我也要死皮赖脸的呆在你身边。”我将莱娜抱的更紧,一副要打滚耍赖的样子。

    “真的吗?”莱娜轻抬起头,那双淡白色轮廓的眼眸,带着飘渺和认真之意。

    我一呆,这还有什么好假的,我可是要把白狼踩在脚下的世界第一妹控啊,理所当然的要点头。

    “真拿哥哥没办法……”莱娜的小手抬起,在我的脸上细细轻抚起来,不知为何,她的幽香吐息有些炙热,那双充满灵动和神秘莫测气息的瞳孔,也变得水汪汪起来。

    这副神态有些眼熟啊,好像就在不久之前,在哪里……

    不等我细想下去,莱娜忽然凑上来,在我的脸颊上留下淡淡一吻,用低沉妩媚的轻语,在耳边轻柔呵声。

    “看来,哥哥出去了三个月,妹之力已经干涸的不行了呢。”

    “这个……”我刚要问妹之力到底是什么,以何种形式存在我的体内,又是怎么消耗,要如何才能看出来已经干涸,可是接触到莱娜似水柔媚的眼眸,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傻呆呆的点头。

    算了,现在还要拜托莱娜帮忙呢,不要问太多,免得惹她生气,不帮我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