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 某德鲁伊:我有特别的喂食技巧
    ***************************************************************************************************

    “要什么?”她举刀冷淡问道。

    “随……随便。”我吞咽一口,腿有点抖。

    她缩回去,咚咚咚的开始切起来,每切一刀,我都感觉刀锋似落在自己身上一样,忍不住打一个冷战。

    忽然,刀声停止,她又探出头,用已经沾染上了红色液体的菜刀对着我问道:“要多少?”

    “一……一小盘就够了。”我开始战栗了,她是不是在暗示着什么?开后宫的我终于要迎来人生的终结柴刀了吗?

    片刻之后,小侍女终于端出一盘水果沙拉,红的白的黄的绿的,搅拌上白色的沙拉酱,颜色喜人,让人胃口大开。

    竟然不是黑暗料理,这不科学!

    我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口,顿时脸色也变得红的白的黄的绿的,原……原来如此,这小侍女也终于在厨艺上突破了,可以将黑暗料理作出好卖相。

    谁来救救我,我抬头看了一眼三无公主,忽然发现那把菜刀还握在她手上,最重要的是,上半身看似平静的她,在齐脚跟长的侍女裙下,我分明感受到她在暗中活动脚尖,公主踢这三个大字迎面而来。撞了我一额头。

    于是,我默默将本来已经放下的调羹又拾起来,一口水果一口泪的吃着。

    “咦,小茉莉已经给大人准备好早餐了吗?真是稀奇。”就在这时,刚才很是害羞的维拉丝出现,惊讶的看着我,再看看我面前的莎拉,露出安心微笑。

    “小茉莉,做的不错,要和大人好好相处哦。”

    别。我已经没办法好好和她玩耍了!

    嘴里塞着水果。我欲哭无泪的向维拉丝离去的身影伸出手,仿佛即将沉下去的溺水者。

    “早餐准备了不少,小茉莉既然已经单独给大人做了……要不给安洁丽尔姐姐送一些去呢?”

    不要抛弃我啊啊啊!!!

    我泪流满面,忽然就在这时。一抹金光出现。金毛小动物。储备干粮,死狗一只,不知为何这次既然选择跟我们一起来精灵族。此时正叼着它的狗盆,上面放着香喷喷的烤鱼,喜滋滋的准备找个地方大快朵颐,路过的时候还不忘记朝我投来一记鄙视眼神。

    就是你了!

    我心中怒吼一声,忽然大喊:“埃里雅,机会,给这只死狗一点颜色瞧瞧!”

    惊闻死对头的名字,死狗身体猛地一震,嘴巴上叼着的狗盆掉落,它立刻压低四条小短腿,呲牙咧嘴的朝四周打量着,发出嘎哦嘎哦的恐吓声。

    就是现在!

    我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恶狗扑食,端着手中的水果沙拉朝死狗扑了过去,等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我将水果沙拉涂满了烤鱼,然后一屁股坐下,轻摸狗头笑而不语。

    “蕾奥娜啊,维拉丝刚才说了,要让我们相亲相爱,好好相处,你看,我们一起来分享美食吧。”

    蕾奥娜呆呆的看着被水果沙拉乱糊一通的心爱烤鱼,从金色卷毛中勉强露出的一对滴溜溜眼珠,带着世界末日般的惊恐,用她那小小的狗鼻子,在烤鱼上面一嗅,眼中的惊恐之色加深,似还不愿意接受现实,她努力的张开嘴,在水果沙拉烤鱼上咬了一口。

    口中的五味陈杂,让蕾奥娜内心的惊恐不信化作了无边的愤怒,她嘎哦一声仰头怒吼,双眼冒着凶光,狠狠朝眼前该死万恶的德鲁伊扑咬过去。

    一场人狗大战立刻展开,整个客厅那是鸡飞狗跳,乌烟瘴气,不少家具都东倒西歪,能摆在水晶之树里的家具,自然不可能是普通货色,每一件几乎都能道出个悠久历史,无限情怀。

    死狗毕竟图样图森破,凭着身体优势,我很快就捏住了它的后脖子肉,将它拎起,任由四只小短腿乱舞,也休想伤到我。

    “嘿嘿嘿,水果沙拉烤鱼,不来一口吗?”我险恶的笑着,笑的如同反面角色,正想将狗盆里的烤鱼硬塞到死狗张大的嘴巴里,冷不防回过头,看到三无公主就在面前。

    她面无表情,但是不断颤抖的身体和小腿,却已经暴露了内心愤怒的事实,要遭,刚才光顾着坑害死狗,却忘记正主还在。

    充分印证了一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三无公主的公主踢应势而至,精准无误的落在我的小腿肚子上。

    “噢噢噢哦————!!!你这小侍女,别太嚣张了!”主人终于对以下犯上的侍女忍无可忍,将手中拎着的金色哈巴狗随手一扔,作出了反击。

    维拉丝哼着优美的草原小调,手上小心翼翼的捧着一盘美味糕点,从安洁丽尔那回来。

    “哼哼~~呢~~早餐做多了,送了安洁丽尔姐姐一份,没想到她也准备好了,从她那里收到了回礼,这种糕点是怎么做的呢?以前从未见过,一定是天使族独有的特殊菜谱,好期待,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赶回去让大人尝一尝,要是大人喜欢吃的话,自己可以试着根据口味和材料逆推出制作方法,看能不能做的跟安洁丽尔姐姐一样好吃,嘻嘻。”

    想着想着,这个狗狗属性的女孩忍不住幸福的笑了起来,身后似有一条狗尾巴在快乐的摇啊摇,就像是嘴里哈赤哈赤的叼着一块骨头,迫不及待想要赶回去和主人一起分享的小狗。

    “大人,我回来了。带回来了好吃的哦……咦?”回到家,维拉丝的声音刚刚响起,就变成了惊呼。

    凌乱的大厅正发生着壮烈激战,某德鲁伊坐在翻倒的椅子上,强行将他的三无侍女摁着倒趴在自己大腿上,手起手落啪啪啪的打着屁股,而一只金色的哈巴狗,则是乘机咬住了某德鲁伊的小腿肚子,正好是刚才收到公主踢的痛处,疼上加疼。伤上加伤。让某德鲁伊惨叫一声,再也顾不得打小侍女的屁股,狠狠一抓,一挥。将脚下的小腿杀手用力甩出去。

    “嘎哦——!”蕾奥娜怒吼一声。身为龙族公主。她自然也秉承了所有巨龙基本会具备的特性,那就是记仇,那该死的无耻的卑鄙的渺小的德鲁伊想这样就把她甩开?门都没有!

    于是。半空中的蕾奥娜打了几个翻滚,犹如功夫巨星一样,在后腿碰触到阻碍物的时候,狠狠用力一蹬,顿时,她倒飞着的身体借助着这股力道,犹如一根脱弦利箭重新冲了上去。

    只是,脚下借力蹬着的阻碍物,怎么有点不牢靠啊,被自己一蹬好像就倒了,若不然的话自己的速度还能再加快一倍。

    大敌当前的蕾奥娜,也顾不得想那么多,更不可能回过头去看一眼被她蹬倒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嘎哦大叫一声,重新加入战场,对着万恶的德鲁伊的小腿撕咬起来,誓要做小腿杀手专业户。

    只是咬着咬着,她忽然发现不对劲了,怎么这混蛋德鲁伊好像放弃了抵抗的样子,竟然对自己无论是咬谁都会很疼的可怕利齿无动于衷。

    记仇的蕾奥娜生怕这是计谋,依然不肯松嘴,只是那双滴溜溜的眼睛往上一抬。

    咦,这个蠢货德鲁伊,在发什么呆?不仅如此,连小茉莉也是。

    如果只是愚蠢的德鲁伊一个在发呆,蕾奥娜肯定不会上当,但是连小茉莉也是的话,那说明情况有变了。

    于是,她依依不舍的松开嘴,抬起头,看看眼前两个呆若木鸡的人,再顺着这两个人的目光一转头,往门口方向看去。

    这一看,蕾奥娜浑身卷毛顿时根根比值竖起,仿佛触电了一般,如果烤鱼被毁对她来说是世界末日,那么眼前的情景,就应该是宇宙末日了。

    站在门口处的维拉丝,两手摆在胸前,仿佛在虚托着空气,一个原本应该被托在她手上的圆形托盘,此时掉落在脚下,满地的糕点洒落,破碎,因为似蛋糕一样有粘性,有些还落在维拉丝的头上,脸上,衣服上,让这只小狗狗变成了斑点狗……不,是糕点狗。

    为什么维拉丝会变成这样,罪魁祸首是谁?蕾奥娜几乎在一个瞬间就想明白了,刚才自己借力一蹬,该不会恰好就蹬在了维拉是手中的托盘上,把托盘和上面放着的糕点全踢倒了吧?

    虽然蕾奥娜很想否认这个事实,但群众的目光是雪亮的,再加上还有苦主维拉丝在场,那是人证物证俱在,想赖也赖不了。

    我的烤鱼……玩意惹怒了维拉丝,她以后不给我做烤鱼了,那该怎么办?天啊,不对!

    蕾奥娜痛苦的呻吟起来,但是很快她就发现,烤鱼是其次,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自己还有没有命活到以后。

    维拉丝呆呆的看着手中虚托着的空气,仿佛盘子还在上面,最后,又呆呆的低下头,看着落地的托盘,洒下的糕点,应过于惊讶而迟钝了好几个拍子的神经,终于将前面的一切经过串联起来。

    大人和小茉莉和蕾奥娜在打闹,然后,蕾奥娜一脚把自己满心期待准备给大人尝一尝的糕点给揣倒了。

    答案就是那么简单,但是简单之中,蕴含着一些深奥的东西。

    维拉丝一言不发的蹲下去,将托盘拾起,再将散落在地的糕点一个一个捡起来,这些糕点大多已经碎裂,更是沾满了泥尘,肯定没办法吃了。

    这个过程中,我们三个噤若寒暄,犹如死刑场上的犯人,维拉丝的每一个细微举动都能让我们心里打颤。

    将地面收拾干净的维拉丝,低着头站起来,看不到她的脸色,正因为是这样才更加恐怖。

    “大人,小茉莉。蕾奥娜。”

    “是!”我们三个齐齐立正。

    “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说过,不能浪费食物。”

    “是……是的,的确说过。”三道目光齐齐落在那些沾满泥尘的糕点上,如果只是让我们把这些吃下去就能获得原谅的话,我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

    但是,无论再怎么生气,她还是心地善良的维拉丝,不可能让我们吃这些糕点的,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更加害怕。

    终于,维拉丝抬起了头。那双被刘海遮掩的乌黑眸子终于露了出来。里面滚淌着泪水,声音哽咽的喃喃道。

    “原……原本是想让大人尝一尝……”

    “原本是……是想让大人吃到新口味的糕点。”

    “原本是想……是想给大人做更多更多喜欢吃的。”

    “原本以为可以和大人……和大人开开心心的一起吃。”

    “原本是想……想看到大人嘴馋高兴……高兴的样子……”

    一个个带着哽咽哭泣声的原本,说的我心如刀割,这体贴可爱的小妻子。一心一意的为我想。以我为中心。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绕着我打转,我却把她的那份小小期待无情打碎,虽然罪魁祸首并不是我。

    忽然。三人脸色大变,因为看到了喃喃说着这些话的维拉丝,再次低下头,改为一手托着托盘,另外一手却伸向腰后。

    错……绝对错不了,这是想取平底锅的动作啊!!!

    曾经被平底锅多次焦作人的我们,早已经吸取教训,对维拉丝取出平底锅时的动作尤为敏感,此时见她做出来,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吾命休矣!

    不对,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维拉丝那么高兴,那么期待,不就是想让我尝到这些糕点吗?那份喜悦期盼被粉碎的感觉我能理解,但是将之弥补起来不久好了?

    在千钧一发间,本德鲁伊急中生智,智商爆种。

    “等一等,维拉丝!”

    等一等,紫薇,我是大【哔】孔尔康啊!

    维拉丝伸向背后的小手一顿,但是并没有放弃,没关系,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乘着这个时机,我大步冲上去,以大无畏的精神来到即将黑化的维拉丝面前,伸手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看着她那张被粘上了糕点的花猫脸。

    然后,伸手在她脸蛋上轻轻一抹,将上面的糕点擦在指尖上,往嘴里一含。

    “恩,玫瑰味的糕点,应该是安洁丽尔大嫂做的吧。”从味道中,我一下子就判断出制作者的身份,因为卡洁儿最喜欢玫瑰的味道,想当年卡洛斯的玫瑰糖……不谈了,那厮答应将手艺教会我,到现在还未兑现呢。

    “嗯……”对于我的忽然之举,维拉丝一下子无所适从,呆呆的她,下意识点了点头。

    “味道不错,不愧是天使族的特别手艺。”我又抹了几次吃下,直到将维拉丝脸上的糕点全部吃干净。

    “这……大人……你这是……在做什么?”维拉丝慢了好几拍的神经终于缓缓回应过来,发出惊声。

    “吃糕点啊。”我理所当然的说道,看看在头发上粘着的糕点,干脆直接凑上在,在那一头乌黑秀发上亲吻舔舐起来。

    “呜!”这小狗狗立刻受了惊般的一颤,脸蛋开始慢慢生出红晕。

    “哦哦哦,这是茉莉的味道,嗯,还有菊花的味道,看来安洁丽尔大嫂在早餐上花的功夫不小啊,卡洁儿真有口福。”

    吃着吃着……不对,是舔着舔着,我还真舔上隐了,美味的糕点,混合着维拉丝秀发的淡淡清香,可比直接摆在托盘上吃美味多了,简直就像是在同时享受着糕点和维拉丝的盛宴,嗯嗯。

    “不……不行,大人,糕点已经……脏了。”维拉丝涨红的俏脸,想将我推开,不让我再在她头发上舔来舔去,但是力气小的很,已经害羞的无力了,哈,真是羞涩可爱的小狗狗。

    我没有理会她的话,促狭的将粘在维拉丝脖子上的一块小糕点轻抹在指尖上面,然后伸到她的嘴边。

    “来,啊~~~你也尝一尝,不是说好了一起尝吗?只有我一个人吃可不行。”

    “啊~~~”小狗狗维拉丝闻言,乖巧的将柔软嘴唇张开,让我的手指进入,然后,里面不堪羞涩的小香舌在指尖上轻轻滑过,温柔的将之包裹吸吮起来。

    “好吃吗?”

    “嗯唔~~”维拉丝点头轻应,脸蛋已经红的快要滴血了。

    “是吗?”我偷笑着,伸入她口中的手指却是不愿意离开了,不断若即若离的调戏着里面那根害羞的娇小香舌,让维拉丝羞的泪眼汪汪,张开嘴唇,希望我能将手指抽出来,我偏偏不如她所愿,反而调戏的更加起劲。

    “呜呜~~~呜呜呜~~~”维拉丝摇摇欲坠,已经是快要羞晕过去的征兆了,见状,我才依依不舍的将手指抽出,多么让人舒服着迷的地方了,仅仅是手指头伸进去而已,嗯哼。

    “我……我去洗澡……呜~~~”勉强保持着最后一份清醒,维拉丝将我一把推开,蹭蹭的跑向了浴室,连手中的托盘都忘记先放下了,真是个迷糊的小侍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