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九十四章 深夜卖药的小侍女
    ***************************************************************************************************

    晚饭过后,曾经是家里的三大睡神之一的卡洁儿,似乎因为我的到来而特别活跃,竟然一改吃饱后就想睡的习惯,带着玫瑰花瓣味的稚嫩小小身体不断往我怀里钻,因为唯一的天敌西露丝和艾柯露不在,这小天使越发无拘无束,极尽所能的撒娇。

    直到夜深,她才终于熬不住睡意,在我怀里打着瞌睡,眼皮合了又睁,最终念念不舍的陷入了梦想。

    我轻轻抱起卡洁儿,将她交到安洁丽尔的怀里,她用更轻柔细致的动作接过卡洁儿,朝我投来一道歉意眼神,我则我回以见外表情,我和卡洁儿是什么关系,她粘着我,我只有更高兴的份。

    在精灵王城陷入寂静,只有水晶之树的光芒在糅合照耀的深夜时刻,我和女孩们踏着回去的路,手牵着手,没怎么说话,感觉却格外温馨,有多久没有这样一起好好的,在这份宁静之中度过心连着心的美好时光了?

    回到家,我又去了阿尔托莉雅那,静静看着她的睡容一会,想到还有三天……不对,再等两天多点的时间,她就要苏醒过来,不由的握紧吾王的小手。心里分外期待。

    等回去以后,女孩们已经陆续梳洗完毕,回到各自的房间了,我不怀好意的冲着两个透露着微光的房间笑了笑。

    不是羡慕安洁丽尔的母爱得以释放吗?本德鲁伊今晚就让你们心想事成——如果那极低极低的概率能够撞上的话。

    不急,慢慢来,要有情调,面对着女孩们的房门,重重咳了两声,我先回到自个的屋子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上一身舒适的睡衣。呃……下次拜托维拉丝给我做点威猛些,有男子气概一些的睡衣好了,不管怎么说,堂堂的联盟长老睡衣上竟然绣着卡通动物图案。这不大好。有损我的高大形象。至少也得是威猛的狮子老虎啊。

    刚想行动,却听到窗外传来咔嚓一声,在我瞪大眼的注视中。一道隐隐传来郁金花香的娇小身影不知用什么手段打开紧闭的窗口,从外面溜了进来。

    我无语的看着一身黑衣,蒙着脸,打扮的像个夜行侠的黄段子侍女,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第二十届的群魔堡垒拯救小黑碳时的经历。

    “你就不怕被巡逻骑士发现,被抓起来,到时候该怎么解释?”在黄段子侍女小心关窗,还未转过身来的时候,我在她背后忽然出声。

    这笨蛋胆小侍女立刻吓了一大跳,身子几乎蹦了起来,原本无声无息的完美潜行关窗动作,也伴随着砰一声细响而告终。

    “好色笨蛋卑鄙下流无耻的亲王殿下,为什么要忽然出现在我身后,想做什么?”这小侍女立刻转身面对着我,并且退后一步,蒙着的脸庞,那双唯一露出的紫色眸子透露出警惕神色。

    “你潜入到我的房间里,竟然还问我为什么要忽然出现在你背后,想做什么?”我被这恶人先告状的小侍女逗乐了。

    “一码归一码,我是……我是来监督笨蛋亲王的,没错,就是这样。”洁露卡似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立刻抬头挺胸,神气起来。

    “那你到是说说看,大深夜的,来监督我什么?”我忍住笑,一本正经的问道。

    “这个……这个……来监督亲王殿下有没有兽性大发。”因为蒙脸而显得越发灵动美丽的紫眸,咕噜噜的转了一圈。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简单。”小侍女打了一个响指,似乎找到了合适的黄段子,要开始无节操了。

    “没有的话,证明殿下该吃药了。”

    “……”感情没有兽性大发的我才不正常?才得吃药?

    “你看,我已经准备好药了,这祖传配方,绝对没过过期,也不能用来避孕。”说着,小侍女机灵的掏出大大小小的瓶罐,一一罗列在我面前,瞬间化身为街边的狗皮药膏商人。

    “为什么要特地强调没有过期,和不能用来避孕?”我促狭的看着洁露卡,莫非她终于认识到了她卖的过期避孕药不受欢迎?

    “因为兽性大发的禽兽亲王已经不是一般的药能治疗得了了。”笨蛋侍女下巴一仰,仿佛真的成了包治百病的女神医。

    “你的意思是说过期避孕药才是一般的药?”我惊悚了,这小侍女的想法果然非同凡响。

    “当然,这是卖的最好的一款,包治百病,百试百灵。”

    “骗人。”

    “呜哇,竟然毫不犹豫的否认了我这样的卖过期避孕药的美少女。”

    “美少女是没错,但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前缀修饰词了。”我越发无力,这小侍女绝对是来调戏我的没错。

    “表面上是假面美少女,真实的身份却是在暗中兜售过期避孕药以拯救世界的黑暗组织头领,因为不小心落入禽兽亲王的贼窝,为了隐瞒身份拯救世界不得不屈服于对方的淫威之下,在他专门用来关押收罗起来的全大陆美少女的禽兽城堡里面暗中开起了制药作坊。”

    “我怎么觉得你更加邪恶,更加居心叵测?”眼看黄段子侍女化身中二型无节操侍女,我无语望天。

    “这是笨蛋亲王的错觉罢了。”黄段子侍女顿了顿,继续编制她的无节操故事:“最终,在禽兽亲王无休止境的每天五次的浊白液体强制注入下。连过期避孕药都无法阻止,无奈怀上了他的小孩。”

    “哦哦哦,接下来就是正义和亲情的内心挣扎交锋吗?到底是继续拯救世界的大业,还是放下一切,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父亲和温暖的家,话说回来,既然是过期避孕药你还能指望它避什么孕?”不知为何,我开始对黄段子侍女的故事有点感兴趣了。

    “后来生了四胞胎。”

    “哦哦哦,厉害,虽然不大可能但是至少听起来很美妙。”

    “大女儿推翻了某个国家的残暴统治。当上了女王。”

    “女儿万岁!”

    “二女儿打败了吃人的恶龙。成为了被人赞颂的勇者。”

    “女儿万岁万万岁!”

    “三女儿治病救人,博学多识,最终成为一代贤者。”

    “可恶,我好想要女儿。现在。立刻。马上要!”

    “四女儿最平凡,温柔善良,与世无争的她在草原上开了一个牧场。养了无数羊群马群。”

    “平凡也不错,知足常乐,只要开心就好。”我想起了维拉丝,嘴角溢出笑容。

    “最后,四女儿指挥着马群把禽兽亲王踩死了。

    “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局啊啊啊!!!其实只有四女儿才是你的亲女儿对吧混蛋!!!!!!”我当时就整个人都不好了,仿佛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临死之前,禽兽亲王想起了给他生下孩子的那名避孕药美少女。”

    “自己夸自己有意思吗?话说这种奇怪的前缀是在自夸吗?算了,他到底想起了什么,是后悔还是内疚或者是忏悔?”

    “此时此刻,他终于后悔了,早知当初就应该听她的劝告,在发泄兽欲之前吃上足够的过期避孕药,服用足够的疗程,而不应该为了省钱只吃一半,这样一来,四女儿兴许就不会出现了。”

    “这个故事居然是过期避孕药广告?!”我惊了个呆。

    “洁露卡牌祖传过期避孕药,每天五个疗程,珍惜生命,少生一个,远离马群,你,值得拥有。”黄段子侍女不失时机的将手中的药瓶郑重托起,对着镜头(?)露出职业微笑。

    “泥垢了!”我当时就不能忍,在黄段子侍女的惊呼声中将她抓住,抱在怀里。

    “从我刚来到精灵族就嚣张的不行,现在还敢来挑衅我的威严,你胆子不小嘛。”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到黄段子侍女的圆润挺翘小香臀上,我嘿嘿笑道。

    “笨蛋亲王要……要做什么?我……我可是来监督你的。”刚才还嚣张的不行的小侍女,一被抱住,立刻就本性暴露,露出欲哭的胆小可怜表情。

    “说的好,那么接回最开始的话题,我要是兽性大发了,你又该怎么办呢?”

    “当……当然也是用过期避孕药治疗。”

    “原来无论如何我都得吃药啊!”

    “不吃药也行,笨蛋亲王用瓶子解决就好了,反正万物皆可淫的禽兽亲王的施欲对象已经不限于活物了,喏。”

    被我抱在怀里,胆小害怕的不得了的小侍女,竟然还不服输,从她的瓶瓶罐罐里挑出一个瓶口合适大小的瓶子,递给我,露出挑衅目光。

    “……”这是我今年以来听到过的最冷最无情的黄段子。

    “要这样的瓶子做什么,眼前不是有一个更合适的【瓶子】吗?”我用力将怀里的小侍女抱了抱,这可是绝世好瓶啊。

    “我……我可是监督,是裁判,哪……哪有理由把裁判推倒的,不行,绝对不行。”黄段子侍女这才黔驴技穷,慌张起来。

    “你刚才不是说了,我都不限于活物了,区区裁判又算得了什么?”

    “呜~~~”这笨蛋侍女终于体会到了作茧自缚的感觉。

    听着她可怜兮兮的悲鸣,我被这小侍女诱惑的不行,头一低,已经亲了下去,隔着薄薄的黑色面纱品尝着洁露卡的香唇,然后微微一咬,一扯,这块面纱就被扯开,露出一张绝世倾城的俏颜。

    被扯开面纱的小侍女似乎更加不堪害羞,整个身子在怀里紧紧蜷起。泪眼汪汪,做着最后的挣扎。

    “笨蛋,好色,无耻,下流,禽兽,变态,这样的亲王殿下,被十万匹马踩死就好了。”

    “才十万匹?威力不够啊。”说着,我真正亲上了这小侍女的樱唇。再无阻碍。那悠然的唇齿幽香,一点一滴的渗入鼻腔之中,在舌尖打转,让人心醉神迷。

    明明是和卡露洁一模一样的脸蛋。但是在我的眼中看来。黄段子侍女又有着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比卡露洁更加诱人,更加能引起内心的欺负**。

    想着想着,这笨蛋侍女已经被我推倒在床。将她压在身下,肆意的亲吻起来。

    “说吧,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才不信她那胡扯的什么监督不监督,而且已经隐约猜测道了原因,只是为了调戏这小侍女才追问下去。

    “监督笨蛋亲王。”黄段子侍女用害怕颤抖却不服输的语气应道。

    “说实话。”

    “为了兜售过期避孕药。”

    “要打你屁股了。”

    “说的好像我说了实话,说话不算话的禽兽亲王就不会打了似的。”小侍女幽幽看了我一眼,相处多年,她对我的性格那是已经了如指掌。

    “那到也是。”我点了点头,不安分的大手已经悄悄滑落,在她紧致的翘臀上一轻一重的揉捏起来,这小侍女立刻用胆怯害怕的眼神看着我,露出欲哭的样子。

    “笨……笨蛋亲王……不许……不许真的打……不要……我不要被打,我以后不敢了嘛。”说着,黄段子侍女小嘴一扁,豆大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

    傲娇,胆怯,害羞,不擅长交际,并且有着男性恐惧症的她,能嚣张到这个份上,已经属于是在用生命卖节操了。

    仔细凝视着她的脸庞,那欲哭的眼眶里面,有一股掩饰不住的疲惫,我伸手轻轻擦干了上面的泪水,在上前轻轻一揉。

    “累了?”

    “恩。”被欺负到这个份上,终于暴露了真面目的小侍女,乖巧的点了点头。

    “想要我怎么安慰你?”

    “才……才不要笨蛋亲王的安慰,我才不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东西而来!”

    “你还嘴硬?好吧,算了,你慢慢在这里睡,我去找维拉丝她们。”说着,我松开身下的小侍女,做状起身,就见这小气巴巴爱吃醋的侍女用一副苦大仇深的目光瞪着我,发出无声悲鸣。

    “真是个笨蛋。”我心里一柔,重新俯身将她抱住,细细的亲吻着。

    这小侍女,应该是这段时间忙坏了,跑来求安慰的,看她的眼神就知道,虽然凶巴巴的一副很傲娇的样子,但里面隐藏着的却是受伤小狗一般的求安慰,求抚摸的祈求之色。

    也不看看我们是多少年的偷情主仆了,这点小心思还想瞒我,让你口嫌体正直。

    心里想着,我轻轻在小侍女的挺翘屁股上一拍,越发肆意在她身上亲吻起来,那早就已经被我脱的滚瓜烂熟的侍女服,简直就跟毫无防备一样。

    但是,黄段子侍女很快就制止了我的进一步动作。

    “不……不行。”虽然语气依旧害羞颤抖,但却别有一份坚定,让我停下了动作。

    “这样已经够了,我是侍女。”近在眼前的紫色眸子,亮晶晶的注视着我,透露出一分不舍的坚定,以及浓浓化不开的醋意。

    “禽兽亲王去找正牌妻子去吧,哼,我才不要变成你的发泄工具,呸~~~”朝我扮了一个鬼脸,这小侍女在我愣神的时候飞快脱开,往窗口上一站,再次回过头,对我投来醋意十足的险恶眼神,才开窗一跃离去。

    这笨蛋侍女……我无奈摇头,既然不想和维拉丝她们抢,就早说嘛,弄的不上不下的,简直用心险恶。

    不好,又得去洗个澡了,闻了闻身上沾满的郁金香味,我哭笑不得。

    结果,光是今天一晚上就洗了三次澡,别问我最后那次是为什么,我不想问答。

    第二天一早,从琳娅温柔的缠绕中蹑手蹑脚醒来,起床穿好衣服,刚出房门,正好和维拉丝打了照面,这害羞的小狗狗貌似立刻回想起了昨晚的旖旎,白皙脸蛋唰一下通红起来,低下头,招呼都不敢打就匆匆的跑回房间里头独自害羞去了。

    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个什么劲,我不断摇头晃脑,脸上的得意却是暴露无疑,正好被三无公主看到,只见这小三无用淡漠的目光一个劲的盯着我,盯的我心里发毛。

    “怎……怎么了?我脸上粘了什么东西吗?”我忍不住问道。

    “没有。”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简洁回答,只是顿了顿后,三无公主补充了一句。

    “只是上面刻了禽兽。”

    “……”她说的如此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别那么冷淡嘛,去,为主人我准备些水果,早上吃水果好啊。”我揉着这小三无似白乎乎的肉包子一般柔软的大帽子,强装爽朗。

    本以为她会无动于衷,无视我这个主人的命令,没想到她还真的小跑到厨房里,一会儿探出头,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看的我眉头一跳,仿佛体内那颗放荡不羁的心灵乘上了一条好船,在自由翱翔……

    ***************************************************************************************************

    第一更,接下来还有两更,但是点娘很卡,不要再坑我了啊混蛋,我可是足足提前一个小时开始上传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