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 代价
    ***************************************************************************************************

    “叽…………”被我阻止之后,还不懂事的卡洁儿也不气恼,只是很好奇的抬头看着我,心中的涌动也在慢慢冷却,依在我怀里,慢慢的,慢慢的,舒服的就眼睛打起了瞌,逐渐合上,最后发出细微气息,竟然睡着了。

    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尚且心有余悸,我胆子贼小,也不敢再刺激卡洁儿,她能这么安分的睡下去,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摸着她的头,摸着她的翅膀,心中的担忧也渐渐被柔情所取代,抱着小天使,就仿佛拥有了一切,睡意传染,连我自己都开始有点想睡了。

    不行,用了把头一摇,我清醒过来,小心翼翼的挪动身体,让卡洁儿能够依靠的更加自然舒服,然后甩着腿,摸着卡洁儿的头,看着她的纯洁可爱睡脸,感觉就算保持这样的姿势三五年也不会腻味。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睡着的卡洁儿身上慢慢散发出朦胧白光,将她的身体完全包裹起来,在白光中,小天使的个头越来越小,胸前那一双顶的我有些心慌意乱的高耸酥胸,也在不断缩小,最后变得几乎平坦,原本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很快就变回了七八岁的小女孩水平。

    项圈的作用消失了?见此,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露出安心笑容,还是七八岁模样的卡洁儿好,这是我最熟悉的模样,最熟悉的大小,对我撒娇也毫无压力,当然,并不是说少女模样的卡洁儿如何如何,就是对我撒娇的时候。压力太大。有点考验定力的意思。

    小天使还不自觉自己的变化,依然睡的贼香,看着她变回以后的睡脸,依然是如此萌杀可爱。我不由的伸手。指头在她鼻尖上轻轻一点。

    你这小天使。刚才可给爸爸添了不少麻烦,知道吗?

    身体变回以后,安洁丽尔好不容易才给她换上的衣服自然宽大过头。自动从卡洁儿身上松脱滑落下来,好在是七八岁小女孩的身体,光溜溜的也不会让我尴尬,十分自然,又十分小心轻柔的给睡着的小天使穿上一件合适大小的白袍。

    好吧,为什么我身上会有这些衣服?这个问题真的很蠢,身为世界第一女儿控,又有物品栏这种便携道具,身上若是还不能随时准备女儿们的备用衣服,那还是一名合格的女儿控吗?我可是有卡洁儿、西露丝艾柯露以及小黑碳所有人的备用衣服,呃……包不包括小内裤?这是商业秘密,无可奉告。

    又呆了一会,见卡洁儿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我也没办法陪她一直睡下去,看看时间,该回了,不然女孩们和安洁丽尔都会担心,于是抱起小天使,将它小小的身体完全搂在怀里,从树干上轻轻一跃,宛如轻飘飘的羽毛般落下,接住脚下的树枝树杈不断腾跃躲闪,在数分钟后终于落到地面。

    很快,回到卡洁儿的家,隔着门听到女孩们仍然热烈的聊天声,我松口气,轻轻推门进入。

    “吴师弟,你回来了,正好,大家正聊着你了。”见我们回来,安洁丽尔眼前一亮,立刻将目光放到我的怀里,看到卡洁儿,露出母性十足的笑容,声音也压低下来。

    “卡洁儿变回去了?”

    我闷声点了点头。

    “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交给我吧,让她安心睡着。”安洁丽尔上前,从我的怀里接过卡洁儿,这睡着的小天使还抱着我的一根胳膊,不大愿意松手,在睡梦中闻到是母亲的气息,手才渐渐松开,转而迷迷糊糊的投向安洁丽尔的怀抱。

    等安洁丽尔回到房,将卡洁儿放置在她最喜欢的玫瑰花床上睡下以后,才轻轻走出来,不忘关门,顺手给房间上一个静音结界,虽然大部分力量被封印了,但是这种小玩意对安洁丽尔来说还不成问题。

    看到安洁丽尔无微不至的举动,维拉丝她们感动之余,也不禁有些微微羡慕,羡慕什么?自然也是想做妈妈了。

    或许是害羞的原因,女孩们的目光并没有朝我看过来,但我依然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压力,没办法,要小孩还不简单,今天晚上就让维拉丝和琳娅满足个够,至于能不能怀上,那就只有上帝知道了,超越巨龙基因的男人伤不起啊。

    小声嘟嚷着,我坐在维拉丝和琳娅中间,低下头,犹如犯了错的小孩,看到这一幕,身为天使却和卡洛斯这样的人类结合,【中奖】概率不比我和维拉丝她们高多少,却偏偏一发入魂的安洁丽尔,幸福的笑了,看着我的目光充满同情。

    心中云门的我并不打算接受她的同情,当然,怨气还是冲着卡洛斯而去,可不敢在安洁丽尔面前嚣张。

    切,卡洛斯那家伙,也就乘着实力低微的时候骗了个天使妹子,有了女儿,现在他已经是世界之力境界,安洁丽尔的力量是被封印了,而不是消失,按道理来说她应该也有世界之力境界,至少接近了,再加上物种因素,你们两个再滚床,再滚床试试?看滚个十年二十年,还能不能再生个?看几率会不会比我和维拉丝她们更高?以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现在你们也是一百步了,哈哈哈。

    这样一想,我心里舒畅多了,果然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句话说的特有道理,只是想到卡洛斯已经有了卡洁儿,估计不会再在意这种问题。心中的我顿时就以人生负犬的姿势otz了。

    导演,我想要生女儿!

    之后,我们终于聊起卡洁儿的身体状况,见安洁丽尔一直面带微笑,我就知道,至少到目前为止,对卡洁儿的检查研究还是十分顺利。

    “经过一个月的检查研究后,奥拉西芬阁下建议让卡洁儿一天使用项圈两次,然后每三天带她到研究所检查一次身体状况。”

    “这……是不是有点太频繁,太激进了?”我担心问道。使用项圈可是会刺激卡洁儿的**和灵魂。给她带来生命上是损伤,一天使用两次,那简直就是嗑药的节奏了,不行。我得去和奥拉西芬理论理论。

    “我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安洁丽尔脸上的笑容消失。变得凝重:“但是奥拉西芬阁下说。以卡洁儿目前的情况,能加快治疗速度的话,就尽快加快。免得她体内积沉过多的发育因素爆发,到时候……”

    说着,安洁丽尔一脸恐惧的低下头,到时候会怎么样,已经不需要再说下去了。

    “道理虽然是这样,但是项圈的副作用又不是不知道,这等于是在饮鸩止渴啊。”我叹了一口气,奥拉西芬她们的想法我理解,这是要赶在卡洁儿到达前方未知的悬崖之前,付出一定的代价将她治疗好,扭转她的人生道路,只是这个代价未免有些巨大。

    “我知道有副作用,如果可以,我怎么忍心让卡洁儿接受这样的治疗,如果可以代替卡洁儿承受,我……”安洁丽尔的声音忽然拉高,情绪激动的站起来。

    但是随即,她歉意一笑,缓缓坐下:“抱歉,我太激动了。”

    缓缓呼出一口气,她继续说道:“但是,奥拉西芬给我算了一笔,还是让下定了决心这样做。”

    “奥拉西芬怎么给你算一笔账了?”我有些好奇,安洁丽尔那么疼爱卡洁儿,想说服她可不容易。

    “经过研究,她们已经得出一个相对精准的结论——每变身一次,大概会对卡洁儿的生命造成的损失,约莫会让她的寿命减少十天。”

    “一次十天,一天两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飞快比划指头,脑门逐渐冒汗,一旁的三无公主看不下去了,淡淡开口。

    “一年损伤二十年。”

    “一年损伤二十年啊啊啊!!!要是治疗个五年十年,那岂不是一百年,两百年的寿命就没了?”我拍桌而起,气喘吁吁的瞪着安洁丽尔。

    “吴师弟,你冷静下来,听我说。”安洁丽尔早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此时格外冷静的对我比了一个冷静的手势。

    “如果卡洁儿能够治好,以她现在就能达到将近二翼的实力,将来四翼不敢说,准四翼是肯定没问题,实力越强,寿命就越长。”

    “可是……可是就算是准四翼,那也只有五百,至多不超过一千年的寿命,一两百年不算多吗?”

    我还是很激动,气愤,没想到卡洁儿刚刚在我怀里睡了一觉,十天的寿命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这对于她,对于我,对于卡洛斯和安洁丽尔来说,是何等无声的残酷。

    “吴师弟,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卡洁儿虽然不是天使,但也有一半天使的血统,更何况,将来等她的实力提升,天使的那部分血统未必不能覆盖人类血统,变得纯净,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

    安洁丽尔无奈的看着我:“我们天使的寿命比人类和精灵更长,准四翼的实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千年寿命是至少的了。”

    “哈……”我一呆,又开始扳着手指数起来。

    “我自己也犹豫了好久,好久,诚然,加快速度可以让卡洁儿更快的避免生命危险的到来,但是不加快速度,比如说一天一次,也不一定就等不到卡洁儿危险爆发的那一天,如果这个研究时间是十年,那么就足以给卡洁儿节约一百年的寿命。”

    顿了顿,安洁丽尔握着拳,手指发白,显示着她内心的挣扎和不平静:“这等于是说,就是要用卡洁儿的寿命换取治疗速度,以降低危险爆发。值不值?值不值?我一直在考虑。”

    说到这里,她整个人虚脱了一般,缓缓靠坐下去,尽管努力保持着平静缓和的表情,但是泪水却控制不住的从她眼中流落:“我想通了,这个代价必须付,因为我和卡洛斯都承受不起,再也承受不起失去卡洁儿了,如果……万一要是失去卡洁儿,那我们就算重逢了。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两个会疯的。会疯的,但愿以后知道事实真相的卡洁儿,能够原谅我们这对自私的父母。”

    说着说着,安洁丽尔已经泪不成声。擦拭着泪水。将脸深深埋入膝盖之中。

    “抱歉。安洁丽尔大嫂,我刚才瞎激动了,你的决定没错。将来卡洁儿要怪,也要算上我一个。”

    到了这时,我才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个最痛苦,最难受的人,要亲自作出这个残酷决定的安洁丽尔和卡洛斯,内心经历的挣扎和彷徨,肯定要比我更严重,我根本没有资格去责问这两个人。

    “谢谢,吴师弟,谢谢你能理解,我和卡洛斯最担心的就是你,你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也是卡洁儿另外一个爸爸,未经你的允许就作出这样的决定……抱歉。”

    “抱歉什么,这种事当然是越快下定决心越好,你们要是等我回来再做决定,我才要生气。”我翻了个白眼,尽量让气氛缓和下来。

    这对夫妻重逢以后,他们所受到的苦难并没有完全离去,卡洁儿的病情还在时时刻刻折磨着他们,我天真的以为从此以后就是这对夫妻的幸福生活了,真是幼稚。

    当然,对我来说,作为卡洁儿的啪啪,我内心的煎熬也不轻,只是经历过小黑碳事件以后,让我对这种事情有了比较大的承受能力,以及一种乐观态度,小黑碳都能死而复生,卡洁儿一定没有问题。

    “叽~~~叽?”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打开一条缝隙,小天使从里面探出头,好奇的看着我们,纯洁深邃的淡灰眸子,带着一丝不安。

    房间设了隔音结界,按道理来说她是听不到动静的,是我和安洁丽尔的心情大起大落,让她在无形之中感受到了吗?

    在我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安洁丽尔已经以比我更快的速度,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就擦干泪水,露出平素温柔典雅的笑容,这份娴熟的变脸,绝对不是一次两次能够练就。

    也就是说,私底下,她曾经不知道为此哭泣过多少次,但每次女儿出现,她都会立刻调整过来,不让女儿看到她的泪脸而担心。

    想到这里,大家暗地里看着安洁丽尔的目光变得敬佩无比,她的一举一动,就宛如一座充满母性光芒的大山所雕刻的两个字——坚强。

    “卡洁儿,我的宝贝女儿,来,让妈妈抱抱。”

    伸着手,安洁丽尔冲卡洁儿投去温柔目光,小天使一看妈妈还是平时的妈妈,那一丝丝不安终于消失,叽一声娇喊,扑到了安洁丽尔的柔软怀抱,但是很快又转移到我的怀里,让安洁丽尔哭笑不得,看着我的目光充满了醋意。

    等卡洁儿重新睡下以后,安洁丽尔的强颜欢笑才慢慢缓和,不过看着卡洁儿的目光已久慈爱,她伸手轻轻抚摸着在我怀里的卡洁儿,低叹了一声。

    “现在,唯一让我安慰的就是,每次使用项圈变身的时候,卡洁儿并不会感到难过痛苦不适,反而很开心,虽然我也知道这是在逃避事实。”

    “安洁丽尔大嫂,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相信,卡洁儿一定能够顺顺利利的康复,而且,十年也不过是最坏的预测,说不定用不了三五年就能将她治好,这样不是又减少了不少寿命的损耗吗?”

    “我也希望是这样,并且在不断的祈祷,仁慈的天使之主啊,请您一定要庇佑我的卡洁儿。”默默合上眼,安洁丽尔紧握拳头祈祷起来。

    天色渐晚,因为阿尔托丽雅还未苏醒,精灵族的事务尚且繁多,黄段子侍女还无法从抽身,就在刚才,接到精灵士兵的通报后,她告辞离去,让我很是惋惜,还准备找个无人的地方好好教训一顿这嚣张的小侍女呢,看来只能等下次机会了。

    走了一个,但是用不了多久,又来了两个,不消说,自然是从雅兰德兰那里回来的莱娜和克劳迪娅。

    安洁丽尔孤身在精灵族,无亲无故,平时怪寂寞的,再加上我也舍不得和小天使立刻分开,所以晚饭就直接在这里解决了,安洁丽尔的厨艺不错,最重要的是,身为天使,她知道一些天界特有的菜谱,这很是让达到厨神级别却依然抱着一颗学无止境之心的维拉丝惊喜,两人加上琳娅和三无公主在厨房里忙活着,不断交流,热火朝天,看起来就像是四姐妹一样,让人欣慰。

    至于我,主要任务当然是陪卡洁儿玩了,将小天使抱在怀里,我两手灵巧活动,教卡洁儿玩着翻花绳。

    果然,翻花绳是所有笨蛋必学掌握的绝活,如果连这个都学不好,那给一百只机器狸猫都救不了自己了,我泪流满面,心中有股莫名的蛋蛋悲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