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 睡衣长老狂奔记?
    ***************************************************************************************************

    第二天蒙蒙亮,感觉怀里有动静,我醒过来,低下头,就看到被子里的小黑碳,正从我的怀抱中抬起头,由夜晚的鲜红之瞳恢复回重瞳的眸子,隔着细密的水银色刘海,宛如一片月色湖光般美丽,正在静静的看着我,也不知道保持了这个姿势多久。

    “醒了?”我摸了摸小黑碳那一头越发顺滑精致的齐臀长发,用半梦半醒的朦胧声音问道。

    “嗯。”女儿在怀里轻点点头。

    “醒了多久了?”小黑碳可爱的模样,很快就把我的睡意驱赶的差不多,睡眯着的眼睁大了一些,露出溺爱的笑意,我低下头,轻柔的拨开她额头上的刘海,欣赏那双有着惊人美丽的重瞳之余,不忘记在小黑碳露出来的光洁额头上,来上一记早安吻。

    这双美丽之极的重瞳,在我细细的观察下,认为绝不会逊色于晚上那双属于夜魔的鲜红之瞳,只不过各自代表的东西不同,让这两种眼瞳有着天差地别,似乎永远也没办法放到一起拿来比较。

    重瞳给人深邃、无限的感觉,就仿佛是浩瀚无际的星空,永远触摸不到边境。久久凝视,仿佛灵魂会被吸入里面。

    而鲜红之瞳代表的却是极致的魅惑,并非控制思想那种低级手段,而是直接触摸灵魂,属于夜魔一族专属的魅惑能力,即便是精神力强大,实力比夜魔高几个档次的法师,也难以抵挡这双瞳孔的威力,当年夜魔差点让暗黑大陆的人类绝种,这双眼睛可是功劳不小。

    “半个小时。”小黑碳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那为什么不叫醒爸爸?”

    “我。喜欢看爸爸睡觉的样子。”小黑碳羞涩的低头。露出一丝淡的不能再淡的微笑,这对于内心不善于表达感情的她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为什么这个不爱说话的女儿,每次说话的时候。都能戳中我最大的萌点呢?听到小黑碳这样说。我心里的女儿控之魂瞬间膨胀至最大。幸福感几乎要满溢出来,紧紧抱着她,亲吻如同雨点一样在小黑碳精致的脸蛋上落下。

    “爸爸也最喜欢小黑碳。最最喜欢。”

    “嗯,我也喜欢爸爸,最最喜欢。”

    噗——!!!

    我连忙揉了揉发痒的鼻子,不好,差点被小黑碳萌出鼻血了,我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女儿控啊,哈哈哈哈。

    “爸爸……”小黑碳拉了拉我的衣角。

    “怎么了?”正遨游在女儿给予的幸福海洋中的笨蛋父亲,无意识的应道。

    “昨晚,又给爸爸添麻烦了。”小黑碳低下头,一脸沮丧,血脉苏醒后所经历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她痛恨自己没办法控制夜魔血脉,如果没有夜魔血脉就好了,不会给爸爸带来困扰,可以和爸爸一直一直幸福和平的生活下去。

    “不是说了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吗?我喜欢小黑碳,也喜欢莉莉斯,无论是处于哪种性格下,都是我独一无二的宝贝女儿。”

    “但是,会让爸爸很困扰。”

    “我什么时候困扰过了?”

    我一脸茫然,不对啊,被莉莉斯喝斥责骂的时候,我分明是一脸的幸福愉悦……啊,事先说明,我不是变态,更不是抖m,虽然现在才做补充好像已经有点为时过晚了。

    “有的,我都看到了。”小黑碳认真的看着我,眼神似乎在说,爸爸,别再隐瞒我,安慰我了。

    “真没有。”见小黑碳说的有板有眼,我更加迷惑了,难道她说的是另外一个次元的我?

    “在那最后,爸爸不是很痛苦的弯下腰,捂着肚子下面吗?分明就是很痛苦的模样。”小黑碳以证据确凿,不容否认的语气一字一句说道。

    在那……最后?

    滴答滴答两秒过后,我浑身一震,随即石化,两行虎泪潺潺的流了下来。

    小黑碳说的一定是在吸血的最后那段时间,我晚节不保,可耻的那啥了,结果自然得做出是男人都懂的弯腰抱腹姿势。

    咔嚓咔嚓的碎裂声,石化的我仿佛已经四分五裂,就算身体没有四分五裂,节操也四分五裂了,连带节操瓶都穿底了,得,好不容易在群魔堡垒积攒起来的一点点节操,连本带利再加透支的还回去了。

    “小黑碳。”我郑重的看着宝贝女儿,她终有一天会长大,会明白她吸血的副作用,也会明白我那个姿势代表的含义,所以说……

    眼睛里窜出的两行泪水,由小溪变为河流:“小黑碳,以后你还会认我这个爸爸吗?还愿意叫我一声爸爸吗?”

    “当然了。”小黑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用力点头:“爸爸是小黑碳一辈子的爸爸,小黑碳一辈子都要和爸爸在一起。”

    噢噢噢,多么让人怜爱,多么让人温暖的天使啊,这一刻我甚至懊悔当初让小黑碳转职死灵法师,而不是天使,她应该去当天使才对,只有天使这个职业才配得上我家乖巧听话善良温柔的小黑碳。

    我感动的抱着小黑碳满床滚来滚去,恰好莎拉进来,看到了我这个笨蛋父亲的笨蛋壮举。

    “大哥哥,莉莉斯,真是一大早就爱意满溢呀。”对于我的世界第一女儿控属性,莎拉早有所知,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可不是吗?”我抱着小黑碳坐起,将她郑重的放在面前。紧握她的双手,两眼闪闪发亮:“小黑碳,干脆你当爸爸的新娘好了,永远留在爸爸身边,不要嫁给其他人。”

    “嗯。”小黑碳毫不犹豫的重重把头一点。

    “呜呜呜,该死,该死的,这样的小黑碳,一想到以后要给其他男人抢走,我的心。我的心啊啊啊!!!”

    虽然小黑碳的回答让我高兴。但是残酷的现实还是让我无法微笑,想到某一天某个可恶的满脸轻浮目光淫秽吊儿郎当的男人把小黑碳从我身边带走,我就恨不得一拳头把太阳打碎。

    “好了,大哥哥。该起床了。放心吧。至少在十年二十年之内,莉莉斯不会离开你身边。”温柔的莎拉,面对我这个无理取闹的女儿控父亲。没有一丝的不耐烦,她来到我面前,抱着我的头,用温暖的话语安慰着我的脆弱心灵。

    “但是,十年二十年之后呢?”我抬起头,涕泪四流的眼巴巴看着莎拉。

    “真那么舍不得,要不干脆大哥哥你还是娶了莉莉斯算了。”莎拉歪头一想,抿嘴噗嗤一声开玩笑道。

    “不行!我绝对不会让臭男人娶了我的宝贝女儿,就算是我自己也不行,想到小黑碳有了丈夫我就完全无法接受啊啊啊!”我又开始打滚耍赖求安慰了。

    “爸爸……”小黑碳牵了牵我的衣角,露出伤心难过的表情。

    “小黑碳谁也不要,只想留在爸爸身边,爸爸……不愿意吗?”

    “当然愿意,一千个一万个愿意!”我瞬间回头转身,握住小黑碳的双手,感动的泪眼汪汪。

    “那这样不就行了吗?”

    “没错,这样就行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真是个笨蛋啊。”抹了一把激动泪水,我站起来,面对窗外朝阳,握起拳头。

    “不行了,我太高兴了,不做点什么不行了,我要绕着石块旷野跑一圈。”

    说着,在莎拉和小黑碳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还穿着睡衣的某德鲁伊就哧溜一声窜出帐门,迎着朝阳春暖花开去了。

    “爸爸这样出去……该不会出问题吧?”小黑碳有点担心。

    “以大哥哥的实力,到是不用太担心安全方面的问题,要担心的是会不会遇到其他冒险者的问题。”此时此刻,莎拉也只能学着维拉丝,双手半捂着脸做一个惨不忍睹的姿态。

    没错,要担心的是某联盟长老的名声以及节操和节操,还有节操的问题,要是这一趟出去收获众多目击者,那么“迎向朝阳奔跑的睡衣长老”、“热血男儿无敌凉快亲王”以及“卡通动物睡衣型狂奔者救世主”之类的标题,大概会立刻布满所有联盟酒吧的最新报纸头条。

    等莎拉和小黑碳叠好棉被,放倒帐篷,收拾好一切,并且就快要将一锅香味四溢的莫洛洛炖鲜肉汤,乳白色的汤汁在气泡中溅起,将诱人的味道扩散到空气之中。

    “咻————”的一声破空,某长老从数公里的远处疾奔而来,一个急刹车,恰好停在篝火前,一手撑腰,一手擦擦额头上的微汗,顶着张凡人脸强装阳光运动型帅哥。

    “好久没有晨跑过了,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希尔曼雅:“……”

    小黑碳:“……”

    莎拉:“……”

    “大哥哥,早餐快要好了,赶快去洗漱吧,还有……把睡衣也换了。”莎拉毕竟是多年的老夫老妻,早就对某长老的人来疯属性,培养出了风轻云淡的态度,仅仅无语了半秒不到,就用温柔贤惠的妻子口吻吩咐道。

    面对人妻属性爆满的莎拉,我自然没办法说不,一溜烟的去昨晚那条小河里洗漱,换衣,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以整装待发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

    哼,某位伟人曾经说过,真正的猛男,洗漱从不超过三分,洗澡从不超过五分。

    吃过早饭后,我伤心的看着莎拉和小黑碳,分别的时候到了。

    “真的不和我一起回去?”

    “呜~~~大哥哥,明明昨晚已经说好了。”心软的莎拉,看到我宛如寂寞的小狗……呃。小熊般可怜兮兮的表情,又变得犹豫不决起来。

    “我知道,我就是那么说一说,说一说而已。”无奈叹气,我对她们叮嘱了一大堆历练常识,又啰啰嗦嗦的再三吩咐希尔曼雅一定要好好保护和照顾她们,最后还想将小雪它们召唤出来充当护卫,让哭笑不得的莎拉阻止了,五只足以匹敌领域强者的鬼狼往她们身边一绕,这历练也就成过家家了。

    无论再怎么拖延时间。分别的时刻还是会到来。我依依不舍的看着莎拉,又看看小黑碳,忽然上前一步,将莎拉搂紧。往她的樱唇重重吻上去。足足一分多过后。才松开已经变得脸红耳赤的萝莉小人妻。

    又摸了摸小黑碳的头,在她的额头脸蛋上连吻十多下,最终狠下心。转身掉头就走,飞快的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之中,不带走一片云彩。

    “走了……”直到那道身影消失,莎拉脸上的笑容才逐渐暗淡,就在刚才,她差点就忍不住追上去,和丈夫一起回去了。

    但是不行,不能这么任性,维拉丝和琳娅她们正在用她们的办法为大哥哥而努力,我也不能认输,想要帮大哥哥分担一点压力,哪怕一点点也好,所以必须忍住,要变得更强,不能总是让别人保护自己,总有一天,即便是没办法和大哥哥并肩作战,只要能凭自己的实力保护好维拉丝她们,保护好这个家,让大哥哥能够安心的战斗,也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一点小小努力。

    将任性的冲动压抑在心中,莎拉紧握拳头,那张稚嫩的面庞展露着成熟英凛的光彩,在朝阳下,即便是希尔曼雅也为这份号称暗黑大陆第一绝色的美丽而耀目,惊叹。

    美丽的女人有很多,但是像莎拉大人这样美丽,又温柔善良,坚强懂事的女人,即便是完美二字似乎也不足以用来修饰她,难怪性格散漫,缺乏动力的亲王殿下,也会为了这样的妻子拼死拼活。

    “好,打起精神来,再努力一点,或许我们还能赶在大哥哥离开之前完成历练,加油!”莎拉握起小拳头,给自己和小黑碳鼓了鼓气,大家开始收拾行旅,换上装备,准备出发,战斗。

    “但愿殿下带了回城卷轴才好。”希尔曼雅看着刚才某德鲁伊离去的地方,忽然苦笑着冒了这样一句。

    莎拉和小黑碳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了半秒,立刻明白了希尔曼雅的意思,不约而同的也露出苦笑。

    某德鲁伊离去的方向,是石块旷野的深处……

    “咳咳咳!!!”来到风雪交加的哈洛加斯,我重重咳嗽了几声,似不堪寒冷侵扰。

    真是倒霉,不仅认错路,最后不得不使用回城卷轴才回到营地,偏偏还遇到哈加丝,在她眯着的目光注视下,仿佛自己狼狈的样子被看了个通透。

    这鬼天气!

    我嘟嚷了一声,此时正是初冬时分,哈洛加斯将逐渐被长达一个极度的暴风雪所覆盖,连最勇猛的野蛮人猎人,也不会愿意在这种鬼天气里外出狩猎——当然,能不能收货一根兔毛,这也是个问题。

    真是怀念啊,当年在哈洛加斯随着大伙一起秋猎储存食物的回忆,如今还清晰的记在脑海之中,当初是猎了多少头停药一周自感略萌脑洞大开重度中二被害妄想强迫综合病症猛犸来着?

    该死,暴雪好像更大了,所以我才讨厌玻璃渣。

    呼呼吹过的鹅毛大雪,仿佛一张白色帘幕般严重遮挡了视线,脚下的积雪已经没过膝盖,连一头牛也要被刮上半空的狂风呼啸,正好助涨了暴雪的气焰。

    幸好我只是路过,没打算在这该死的鬼天气里在哈洛加斯久留。

    咦?

    是眼花吗?刚才好像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了。

    我揉了揉眼,刚想看个清楚,却不料一阵暴风刮过,数十片雪花疯了一般打入眼眶里,冻的我直涌冰泪。

    等揉了揉眼,再一看,前面可什么都没有——有谁会在这种天气跑出来,一定是幻觉。

    我嘴里愤愤嘀咕一声,最后终于艰难的到达法师公会,在世界之石传送下回到了第一世界罗格营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