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八十七章 依旧晚节不保的某德鲁伊
    ***************************************************************************************************

    “区区卑贱的愚民,竟然让本王等待,你的胆子不小啊。”

    刚刚进了帐篷,伴随着双眼被淡淡的血色红光笼罩,耳边就传来故作冷静优雅,实则听起来已经气急败坏的稚嫩怒声。

    “哦,有事,抱歉,让你久等了,莉莉斯。”我一愣,迅速回过头,看到莉莉斯正把床当做她的王阶,被子折叠起来,作为王座,两块半人高的石头一左一右(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不过这里既然叫石块旷野应该不难弄吧但愿),看起来像是王座扶手。

    她交错双腿翘着,左手手肘支撑在旁边的石头上,手背托着下巴,用居高临下的高高在上眼神看着我,咋一看还真有那么点进入宫殿,遇到夜魔一族女王的威势。

    但是环顾四周,是简陋的帐篷,在看看她屁股底下,是叠起的棉被,两边的石块看起来冰凉冰凉的,大小形状还不怎么一致,周围连张凳子都没有,我的眼眶迅速湿润起来了。

    好惨,这个女王当的好惨,我家的莉莉斯太可怜了,都是我这个当父亲的错,没有给她建造一座华丽的宫殿,等回去以后一定要请工匠立刻动工。就在家的附近,法师公会里面。

    虽然知道阿卡拉肯定会阻止我,就是恢复过来的小黑碳,也会严重抗议,十有**是建不成的,但是此刻我的决心很足,紧握拳头,面目严肃,眼睛却在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莉莉斯,向她传达父亲的爱和决心。

    “愚民。你这是什么目光。在可怜本王吗?区区卑贱的人类男性,本昂的血奴,竟然敢用这种目光看本王,死罪。本王一定要赐你死罪!”

    莉莉斯大概本来就很介意简陋的环境。已经尽可能的布置自己的【宫殿】和【王座】了。现在见我露出怜悯的目光,哪有不怒之理。

    “等等,莉莉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为你感到不值啊,伟大的夜魔,竟然无奈的蜗居在这种狭小的地方。”我连忙大喊道。

    “哼,嘴巴还挺能说话的,但愿真的是这样才好。”听我这样说,莉莉斯脸色稍晴,但还有是有些傲娇,不愿意放下态度。

    “那当然是真的,我的宝贝女儿就应该住在华丽的宫殿里,穿着最美丽的衣裳,高高在上的坐在黄金王座上让人仰望。”

    “嗯哼。”莉莉斯撇过脸去,有些意动,但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愿意承认,这不,为什么身边一个个都是傲娇呢?连小黑碳血脉苏醒了之后也是这样,还好我有应付傲娇的特别技巧。

    “等等,愚民,你在说什么,谁是你的宝贝女儿了!”忽然,她似乎找到了破绽,大怒喝道。

    “上次不是已经承认了吗?”我眼巴巴的可怜眨着眼,就算你是夜魔,我是血奴,也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没错,才没有承认,一定是愚民脑子撞坏了。”

    “明明承认了。”

    “那……那一定是愚民乘着本王刚刚吸完血,心情愉悦的时候乘虚而入问出这样的问题,真是卑鄙之极的愚民!”

    “好吧,好吧。”

    我叹了一口气,看来教导莉莉斯还是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过还好,至少现在她看我的目光,已经不像是以前那样彻头彻尾似在看牲畜一样了,也没有再用卑贱低贱的牲畜人类男性之类的过分称呼了,这已经是不得了的进步,反正我和莉莉斯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不是吗?

    想到这里,我看着莉莉斯的目光越发温柔。

    “不许用这样的目光看本王,愚民没有这个资格,没有!”大概是被我看的不自在了,莉莉斯交错叠起的二郎腿放了又抬,抬了又放,终于忍不住训斥。

    “那我该用什么样的目光?”我委屈问道。

    “那当然是卑微,尊敬,仰望,痴迷,崇拜……”莉莉斯似早有准备一般,低沉而期盼的脱口而出,这样的目光估计是来源于她血脉中与生俱来的夜魔知识传承。

    所以说我讨厌什么先天传承后天传承,如果没有这些夜魔知识传承,莉莉斯早就被我教导成一只粉可爱,粉能撒娇的小夜魔女儿了。

    “不可能,你是的我女儿。”我无奈拒绝。

    “本王不是!”

    “至少在我眼里你是,你能坚持自己的意见,但不能控制我的思想。”我露齿一笑,差点作弄心起,就想对莉莉斯摆个鬼脸,你来咬我啊,不服你来咬我啊。

    不过想想,她等会还真的要咬我,我顿时无语望天。

    “你这个嚣张之极的愚民……”莉莉斯气的浑身颤抖,死死瞪着我,好一会儿才忍下去,她的【王座】上站起来,气势汹汹的指着我。

    “等着瞧吧,现在就先让你嚣张一会,等本王强大起来以后,找到其他血奴以后,一定要让你这个嚣张的血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个……莉莉斯,这种话就算是真心话,放在肚子里面也就好了,我是你的爸爸无所谓,要是心怀不轨的话,现在我强你弱,光是听到你这句话,就足以暴动了。”

    我无奈的看着莉莉斯,这夜魔女儿的性格似乎略耿直了一点,小黑碳比她聪明多了。

    “哈哈哈,开什么玩笑,区区血奴还敢暴动?本王阅遍我一族的历史,从古到今。就从未见过你这么嚣张的血奴!”

    我大吃一惊,还有这回事?没想到我这个血奴当的还挺有个性的,这样夸我真是有点难为情。

    见我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莉莉斯大概也知道再说下去没用,她重新做起,翘起二郎腿,侧身支在石头上,托着下巴。

    “哼,本王一时大意,竟然差点让你这愚民把正题蒙混过去了。”她顿了顿。用冷冰冰的愤怒目光注视着我。道。

    “说,区区愚民到底跑哪去了,每次每次都是这样,让本王久等。想吸上一口新鲜的血液就那么难吗?”

    “这个……我也没办法。我这是……咳咳。对,拯救世界去了。”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就凭愚民你也能拯救……呃。”莉莉斯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或许她在和小黑碳共同拥有的记忆里,发现了我的确勉勉强强算是一名救世主。

    “总……总而言之,血奴就该有血奴的样子,乖乖留在本王身边给本王提供食物就够了。”想了一会,莉莉斯有些恼羞成怒,蛮不讲理了。

    “万一这个世界完蛋了……”

    “是世界重要还是本王重要,区区血奴为什么就分不清轻重!”

    世界的安危和女儿的安危哪个重要当然不用说,肯定是女儿重要,但是要说世界的安危和给女儿喂血哪个重要……抱歉,莉莉斯,我得为联盟数亿条生命负责啊。

    “你这个……你这个嚣张之徒!!!”见我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莉莉斯又被我气的快要抓狂了,不断嚷嚷着这样的劣质血奴,从未有过,从未见过!

    “等着瞧吧,你这嚣张卑鄙血奴,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本王会……一定会……”

    几次三番被我气着,却对我无可奈何,莉莉斯的怒火转化为委屈,那双鲜红艳丽的双眸里,已经带上了晶莹泪水,用哽咽的声线怒视着我,估计在心里已经在想象着等她长大以后把我虐上一百遍一万遍的情景了。

    我避开莉莉斯的目光,可不敢和她对视太久,她那双眼眸对男性的杀伤力太大了,看久了真的会完全成为她的俘虏。

    “哼,现在知道害怕已经太迟了。”我回避的动作却被她当成心虚害怕,这小夜魔总算找到了一点夜魔族的尊严,神气十足的说道。

    “也罢,你也就乘现在威风威风,等本王长大以后了……”再次瞪视了我一眼,莉莉斯压低声线,重新变得优雅从容,冰冷高贵,嘴角轻轻一勾,带着蔑视的微笑。

    “本王这次就大发慈悲,不追问你让本王久等受饿的原因了,但是必须给予严厉的惩罚。”

    “噢,什么样的惩罚?”我心想这次也把莉莉斯气了个够,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惩罚,我依了她就是了。

    闭目沉思,或许是在脑海中搜寻着那些传承到脑海中的夜魔知识,片刻之后,她睁开眼,笑容加深,似乎有了决定。

    “卑微的血奴,本王就惩罚你……舔本王的脚趾头吧。”说着,她那交叠着的二郎腿,翘起几分,向我伸过来。

    我愣了愣,看看她,又看看她伸过来的小腿,上前两步,在莉莉斯得意满足的目光注视下,蹲下去,将她的脚捧在怀里,然后……

    把鞋子和袜子一脱,再把她另外一只脚抬起,也把上面的鞋袜脱了下来,露出一对娇小精致可爱的玉足。

    “说了多少次了……呃,好像以前没这样和你说过,不过总之,穿着鞋子不可以踩在被子上,这是常识,知道吗?”

    莉莉斯脸上得意的笑容一僵,化为怒火:“你想要说的就是这些?”

    “抱歉,你的惩罚,作为父亲实在无法接受。”我站起来,忽然将愤怒无比的莉莉斯抱在怀里。

    “放开本王,你这嚣张的血奴,放开我!”

    “不会放,父亲抱女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不会放手。”我将莉莉斯搂的更紧,将她的脸蛋抬起,深情的在那额头上吻了一口。

    “在我的眼中,你还是个孩子,所以无论你摆出什么样的姿态,对我都没有用。想要让我听话的话,就快快长大,等哪天你的实力超过我了,说不定我会考虑考虑。”

    虽然有点不忍,但我还是一脸严肃的和莉莉斯说了这样的话。

    果然,莉莉斯一愣,脸上的怒气迅速转化为氤氲的泪光,随即,泪水一滴一滴的从她眼角滑落,擦也擦不住。

    “等着瞧吧。等着瞧吧。区区血奴,本王以后一定会报仇,一定会将今天的,还有以前所受到的耻辱。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将我的手拍开。她用力的擦了擦泪脸。止住泪水,定定的看着我,似要把我这张脸铭刻在灵魂之中。随后,她的下一句话是……

    “本王饿了,要吸血!”

    看来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在实力不成对比的情况下,就算演戏也好,多听话一点不就好了吗?当然,傲娇的莉莉斯也一样可爱,就是有点难以亲近。

    “如果是想吸血的话,随时都可以。”我将怀里的莉莉斯往上抱了抱,让她的高度刚好可以够着我的脖子。

    莉莉斯毫不犹豫的扒开肩膀上的衣服,张开嘴,露出一对尖锐可爱的虎牙,狠狠咬了下去,噗嗤一声,两颗虎牙深深陷入了肉里。

    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血液正从被咬的位置不断流失,伴随着这种流失感出现的,并非是疼痛,而是更加致命的快感,好在我之前做了充足的【准备工作】,忍受着这股感觉,没有立刻出丑。

    忽然,一滴滴温热的液体落在裸露的肩膀上,我一愣,在这样的姿势下没办法看到莉莉斯的面庞,只好伸手一摸,在她的脸上摸到了温暖湿润的泪迹。

    “不许……摸本王……你这血奴……”莉莉斯一边吸血,一边含糊抗议,立刻就将我的手弄开。

    那温暖的泪水,依然不断滴落在肩膀上面,打湿了一大片。

    只听见耳边传来莉莉斯含糊的,带着哽咽声的喃喃自语,一开始的话题依然是万年不变。

    “等着瞧吧,你这……你这卑微的血奴,总有一天本王会让你……低下头,臣服……臣服在本王脚下,然后再将你……千刀万剐……咕噜……”

    吞咽一口,紧接着,肩膀上泪水的滴落速度似乎更频繁了。

    “本王绝对不允许……夜魔一族的尊严受到践踏……不允许……本王……或许已经是最后一个……夜魔了……所以……一定要……一定不能让夜魔的高傲……折损在本王这里……要重振……夜魔一族……绝对不会输给……输给你这血奴……等着瞧吧……”

    听到莉莉斯这番喃喃自语,我沉默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莉莉斯说出这番话,原本将她当成小孩子看待的内心,生出了微妙的变化。

    没想到,看似小孩子心性的莉莉斯,肩上竟然背负了那么沉重的责任,她知道她或许是最后一个夜魔了,竟然毅然将整个夜魔一族的尊严和荣耀以及生存,义无反顾的背在了身上。

    之前想到她以棉被和石头为王座,我还有些忍俊不禁,以为她是小孩子式的逞强,现在再看,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并不是她死要面子,这是一分稚嫩的,倔强的责任。

    抱歉了,莉莉斯,爸爸终究还是没能理解你啊,不过没关系,现在已经知道了,放心吧,有爸爸在,以后不会让你再受到委屈了。

    当然,无论你是莉莉斯,还是小黑碳,无论身上背负着多么巨大的责任,女儿的身份这一点绝对不会改变,以后还是要乖乖听爸爸的话哦。

    轻轻拍着莉莉斯的后背,我笑的格外慈祥,感觉离莉莉斯的内心又近了一分,或许,当我完全了解莉莉斯,知道她的一举一动,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所代表的含义时,就是我们两个之间的消除隔膜,她肯叫我一声爸爸的美妙时刻。

    吸吧,尽管吸吧,快快长大吧,我的宝贝女儿莉莉斯,夜魔一族的荣光,在等着你去重现。

    数分钟过后,我脸上的慈祥和从容消失的无影无踪。

    喂……那个,喂,莉莉斯,应该够了吧,就算三个月没有吸血,也不用吸的那么起劲吧,还在生爸爸的气吗?是因为生气闹别扭,所以明明饱了还是不愿意松口吗?

    我浑身不自在的颤抖起来,不是因为失血过多身体不适,应该说,是某个地方开始忍不住逐渐充血。

    不行啊,要忍住,回想起来吧,为了这一刻我所做的努力,在那冰冷的河水中,为了眼前残酷的试炼,为了父亲的尊严,和小莎拉一起忍受着巨大的寒冷,所做过的事情。

    我犹如老僧入定般,盘起双腿,额头的血管不断跳动,脑海中拼命回忆着为此付出的一切。

    和莎拉……和莎拉……

    结果,莎拉轻盈玲珑的娇躯,光滑精致的肌肤,小巧青涩的胸部,以及让人血脉喷张酥媚低吟,全都在脑海中完美出现。

    理所当然的,在最后的最后,晚节不保,可耻的硬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