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八十五章 某凡的脑内补完
    ***************************************************************************************************

    昏暗的浴室中,由单薄的三层板组合而成的狭小空间,两个喷头淅淅沥沥的洒下水花,喷头下面,是两个六七尺高的大汉,裸露身体,肌肉磐实,面对着面相隔不到一米。

    喷头洒落的水,顺着他们硬朗如刀削的轮廓,整齐性感的络腮胡落下,渗入胸前的浓密胸毛之中,或者顺着那一条条纵横交错,宛如河流高原的肌肉曲线流下,滴落在地,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

    头顶上昏暗的灯光时亮时灭,给浴室的气氛蒙上一层诡异莫测的迷雾,面对着面的他们,一言不发,用手中的肥皂,缓慢地,缓慢地擦拭着身体,动作一模一样,就仿佛是一个人在对着镜子打肥皂。

    压抑的气氛弥漫开来,两大汉的目光时而眯起收敛气息,时而忽然睁大锐利,看似漫不经心的在洗澡,实则时刻寻找着对手的细微破绽,仿佛两军交战,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在杀气腾腾的对峙,浴室静的可怕,只剩下水的滴滴答答,就似密集的鼓声,让人心跳加剧。

    就在这时,忽然间,他们手中的肥皂齐齐从手中滑落,噗通一声。掉在湿滑的地板上,顺着水流滑到各自的身后。

    一名大汉眼瞳骤然扩大,另外一名大汉却在露出冷笑。

    镜头拉远,刚才明明是在用着一模一样的动作用肥皂擦拭身体的两个人,眼瞳变大的汉子身上涂满了泡沫,露出冷笑的汉子身上,却似一尘不染,一个泡沫也找不到。

    原来,冷笑的大汉看似在和对方一同擦拭肥皂,但是他手中的肥皂。却始终离身体隔着一毫米的距离。以无以伦比的技术,以及丰富的经验将对方陷入苦境。

    “身上涂满了肥皂的你,已经毫无抵抗之力。“冷笑的大汉,伴随着一挺身的动作。用冷酷无情的声音说道。

    “撒。快点蹲下去把肥皂捡起来吧。在我这个号称有着359度角攻击范围的359度后庭杀比利王面前臣服吧。”

    对面的大汉瞳孔再次放大,这个外号让他想到了对手的恐怖战绩。

    359度后庭杀比利王的确是名不虚传,毫无水分。在他面前,除非正面对着正面,当对手的身体扭动,哪怕只有转过轻微的半度角,即刻就会进入他的攻击范围,用那诡异莫测的手段,飘忽不定的身法,直捣黄龙,出现在敌人背后,瞬间施展出菊部有血杀,不知多少敌人瞬间就倒在了这一招上面,有着359度角攻击范围的359度后庭杀比利王的外号由此得来。

    但是,面露凝峻之色的大汉眼睛睁至最大——既然你的手段已经暴露了,就一定会有应对的办法,为了等这一天,我已经苦练多时了!

    在冷笑大汉359度后庭杀比利王的注视下,保持着正对正的角度,睁眼大汉缓缓蹲下,缓缓坐下,在对方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哧溜一声,地面上的肥皂被吸入了某个不知名的深邃地方,然后,睁眼大汉继续保持着角度不变,缓缓站起,大手往后一探,用力一抠,肥皂出现在了他手中。

    “轮到你了,比利王。”睁眼大汉此时露出笑容,将手中的肥皂,缓缓地从肚脐处往下一直均匀涂抹,直到所有部位都涂满了滑腻的泡沫。

    “虽然我上了你的当,你身上一点泡沫都没有,但是,只要我有不就行了吗?对吧。”在359度后庭杀比利王的苍白脸色下,这名大汉的炮管不断伸长放大。

    “对了,忘记告诉你,我的外号是——无限之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人!间!大!炮!”

    “……”

    “…………”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是读后感,不是短篇!!!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就算是读后感也不能写,会失去重要的东西,走向那条不归的道路啊啊啊!

    回过神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整个世界倒转过来了,你看你看,那张桌子,四条腿朝上,多滑稽,还有那个瓦罐,粘在天花上,随时都要掉下来摔个粉碎了喂,就没人把它放到安全点的地方吗?

    等等,好像不对,到底世界倒转过来了,还是我自己?

    镜头一转,我无语的望着桌子后面,头下脚上的娇艳女人,不是阿卡拉的好学生哈加丝长老还能是谁?

    “哈加丝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指了指悬在梁上,另一头把我的双腿牢牢实实缠了起来,让我处于倒吊状态的绳子,也不急着挣脱,万一对方死不承认怎么办,这是罪证,我现在的处境就是最好的罪证,哈加丝长老,你完了,我要向阿卡拉告状。

    “哎呀,我在路上遇到凡长老。”这成熟娇媚的女人用酥软的话语轻笑道。

    “所以呢?我是兔子你是猎人吗?”

    “当然不是了。”

    “那为什么要把我吊起来。”

    “其实我跟凡长老打招呼,凡长老不应。”

    “我不应就要把我吊起来吗?这是得多么残忍?”我大惊之色,难道她要将这几年我三过营地而不入的账一笔算清?

    “当然也不是,我看凡长老发呆,担心你遇到危险,就把你请到了我的帐篷。”

    “我竟然乖乖的跟着你走了?”

    “是的,二话不说。乖的很,这样的凡长老真让人担心啊,万一被坏人掠走怎么办?”

    “我想这里还没有谁能掠走我,不过能这样为我着想,还是要谢谢你,哈加丝长老。”

    “哪里,哪里。”

    “所以说,然后呢?为什么为了安全把我带到你的帐篷里的我,会被你倒吊起来。”

    “到了我的帐篷,凡长老还在发呆。所以我就想试一试凡长老到底能呆到什么程度。就把你绑了起来,然后倒吊起来,没想到你还是没能清醒过来,这发呆本事。让我完全服了。”

    “……”

    说到这个份上。我都不知道应该怪哈加丝。还是怪自己了。

    算了,是自己太大意了,沉浸在阿琉斯的恐怖bl地狱之中无法脱身。才弄得这样的下场,幸好是哈加丝,要是遇到图谋不轨的人,虽然伤不了我,但把我怀里的钱袋给摸走却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腿用力,绳子应声崩裂,我一个翻身稳稳落地,摇了摇充血的脑袋,才想起事情起末。

    从群魔堡垒离开,我并没有急着去哈洛加斯坐世界之石传送回第一世界,而是来到了第二世界的罗格营地,因为莎拉和小黑碳就在这里。

    我也没指望一定能遇到她们,只是既然到了第二世界,说什么也得过来一趟,看能不能找到我那万年萝莉妻子莎拉,还有宝贝女儿小黑碳,此外,莉莉斯也好久没有喝过新鲜血液了,我这个爸爸怎么能忍心一直让她喝那些没营养的冷藏保存血。

    原本想着昨天把分发奖励的事甩给马里奥大叔,然后赶来营地找莎拉她们,逗留一天,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哈加丝长老,冒昧问一下,莎拉和小黑碳在营地吗?还是外出历练了?”见哈加丝正埋首在书桌上忙碌着,我也不敢轻易打扰,见她似乎把一份文件处理完了,才连忙问道。

    “你在说莎拉和莉莉斯啊,她们啊,现在不在营地,还在外头历练。”哈加丝头也不抬的应道。

    “这样啊。”我露出失望之色,在外历练的话就没办法了,看来这次无法和她们相见了。

    “但是……”又处理完一份文件,哈加丝终于抬起头,露出阿卡拉式的狐狸笑容。

    “阿卡拉老师吩咐,为了两人的安全,希尔曼雅每天都要发回一份报告,今天的报告我刚刚看了,上面显示,三人现在应该在石块旷野,传送阵往西南方向五十公里左右。”

    “我明白了,太感谢你了哈加丝长老。”若不是怕引起误会,我高兴的都快想抱着哈加丝亲上一口了,她脸上狡猾的笑容,现在看来也变得如此可爱。

    “快去吧,知道你想念她们,另外,以后若不是十万火急,也偶尔来探望我一下如何?我这个长老啊,被人无视了那么多次,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我知道了,哈加丝长老,我会的。”尴尬一笑,看来哈加丝的确很介意我三番几次经过而不去拜访她,下次一定要记得这件事。

    离开哈加丝的帐篷,我迅速赶往传送阵,在白光的笼罩下来到石块旷野,负责守卫的法师不知道为什么会认得我,立刻站直行礼。

    “西南方向是哪边?”冲这些守卫微笑的致意后,我立刻问道。

    “长老大人,是这边。”一名法师毫不犹豫的指向一个方向。

    “谢了。”一阵风拂过,守卫们发现刚才还站在眼前的大活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长老大人的实力果真非同凡响。”

    “是啊,听说已经到了我们遥不可及的境界,世……世什么的?”

    “世界之力!”

    “很厉害吗?和领域境界比起来怎么样?”

    “领域境界再往上就是了。”

    “那岂不是说比领域境界还要厉害十倍百倍?我听说第三世界最强的冒险者也不过是领域境界啊。”

    “你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过时信息了,现在连第一世界的冒险者都知道领域境界之上还有个世界之力境界了。”

    “可是,这未免也太吓人了,要知道。只要到达伪领域境界就具备前往第三世界的资格了,第三世界的大人们应该有许多还处于这个境界吧,真是难以相信高上足足两个境界的世界之力境界,到底是什么模样。”

    “那大概是……瞻仰七英雄一样的高度吧,算了,光是伪领域境界就已经是我们遥不可及的目标了,讨论这个做什么,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就算把脑袋想爆了也根本无法去想象。”

    “是啊……”

    背后的议论纷纷的我没有听到,脑海里挂念着莎拉和小黑碳。走出不远之后。我犹豫了一会,停下来,最终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小雪。给我出来带路吧。

    将小雪召唤出来。绝对不是因为我是路痴的关系。只是在避免这个世界的恶意。

    骑上小雪,数十公里的路程用不了多久,一路上遇到的怪物。只能看到一道宛如鬼魅的白影掠过,根本来不及反应,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哈加丝指的是一个大致方位,莎拉她们是活人,不可能像木桩一样站着不动等我们去找,不过没关系,只要接近了她们,以我和莎拉以及小黑炭的灵魂联接,就能轻易的感受得到彼此。

    估摸了一下距离后,我开始让小雪四处绕圈寻找,果然不到一会儿,心灵之中就传来熟悉到骨子的感觉,让我的思念瞬间满溢,来不及驱使小雪,从它背上一跃而下,飞快朝着那两道熟悉感的来源奔去。

    莎拉和小黑碳显然也发现了我的到来,内心的熟悉感不断移动,不断拉近,最终化作两个让我日夜思念的人影,千米距离,转瞬即至,我将莎拉和小黑碳一同抱在怀里,感受着妻子和女儿在怀的美好。

    “莎拉,小黑碳,我想死你们了。”良久,我低下头,不断在莎拉和小黑碳的脸蛋上,额头上亲吻着,发泄着拥抱无法表达的爱意。

    “大哥哥,莎拉也想你。”小莎拉还是一如既往的萝莉可口,闻言抬起头,露出她那张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承认的暗黑大陆第一美女的天使俏脸,绯红色的眼眸,粉色长发,以及完美无瑕的五官面庞,都让我痴迷看呆。

    还有小黑碳,依然没有变……呃……化……抱歉,这话我不敢说,有变化,小黑碳长高了一点,比莎拉好像……好像要……嗯咳咳,总之,细节不必在意。

    浓密且过长的水银色刘海,依然遮着她的额头和眼睛,将那双美丽得过分的瞳孔完全掩饰起来,只能从不经意的发隙之中窥到她的一丝胆怯目光。

    正正经经的死灵法师打扮,穿着我给她的那套地狱工具,帽子腰带手杖……呃,手杖呢?为什么我只从她手上看到一把匕首,这到底算是刺客还是死灵法师?

    算了,小黑碳喜欢就好,我苦笑几声,擦了擦冷汗,继续观察宝贝女儿的变化。

    一身轻盈的灰色皮甲套着她日益玲珑有致的身材,下面是一双齐膝的黑色小皮靴,呃……如果不是手上的盾牌是死灵法师专用的萎缩头颅,以及几副骨头架子不断绕着她打转,怎么看都很容易被小黑碳的职业所迷惑吧?

    “不错不错,我家的小黑碳啊,越来越像英姿飒爽的女战士了。”在我这个世界第一女儿控看来,无论小黑碳长成什么样,打扮成什么样,那都是妥妥的漂亮可爱,看了几眼,就忍不住将这小小的女死灵法师抱起来,不断蹭着她的嫩滑脸蛋。

    “爸爸……想你。”小黑碳怕生不喜欢说话,但是粘人的功夫却是一流,当然,只限于粘我一个。

    她的两只小胳膊抱上来,搂住我的脖子,抱的比我还紧,蹭的比我还欢快,实在让我爱煞。

    “好了,我的小宝贝,快点告诉爸爸,历练这段时间又有什么收获,遇到了什么,多少级了,爸爸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你的一切了。”

    最后,我的女儿控能量终于补了个七七八八,将小黑碳放下来,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亲昵问道。

    “嗯。”小黑碳乖巧的点了点头,开始将她的等级啊,装备啊,还有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用那轻细胆怯的柔美声线一一道来。

    一旁的莎拉,抿嘴笑看着这一幕,和希尔曼雅悄悄的去找合适的地方搭帐篷去了,凡长老的世界第一女儿控名声可不小,数月未见,一和女儿说上话,那是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才牵着小黑碳,找到了莎拉和希尔曼雅她们,看看已经搭好的帐篷,讪笑了笑,坐在莎拉旁边,和希尔曼雅打着招呼。

    “抱歉抱歉,希尔曼雅,不会怪我把你冷落了吧。”

    “亲王殿下疼爱女儿的性格,大家早就知道了,见怪不怪。”希尔曼雅轻笑着行了一礼。

    “是吗?有这回事吗?真是的,大家就是爱胡说,我怎么可能只是疼爱女儿呢?我这是爱到了骨子里去了,对吧,小黑碳。”自豪大笑着,我又是亲昵的将小黑碳抱住蹭了蹭。

    “小黑碳,也一样的喜欢爸爸。”抬起头,那一抹绝美的重瞳在发丝间隙中若隐若现坚定不移的说道。

    “啊啊啊,女儿这种存在,怎么可能会那么可爱,完全让人欲罢不能。”

    我快被小黑碳萌毙了,已经完全语无伦次,看的希尔曼雅和莎拉……呃,见怪不怪,又不是第一次了,在家里也经常这样,这个女儿控长老,完全被女儿克的死死,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