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八十六章 勇敢的少年啊快去为吸血做准备吧!
    ***************************************************************************************************

    好不容易挣脱小黑碳的萌杀攻势,我探过身,和莎拉附耳私语。

    “小莎拉啊,说说看,到底有多想我。”

    “这个嘛……”这天使萝莉摆出一个思考的知性姿态,随即嫣然笑起:“我啊,就像琳娅姐姐她们一样想大哥哥。”

    “那琳娅有多想我呢?”我故意要调戏小莎拉的问道。

    “琳娅姐姐的话,不是和维拉丝姐姐一样吗?”

    “那维拉丝又有多想我?”我有点被绕晕了。

    “维拉丝姐姐和我一样啊。”莎拉眨了眨威凛漂亮的眼眸,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你个莎拉,连我都学会调侃了。”我做状生气,瞪眼看着她,希望能抖出一点一家之主的威势将她镇住,可是看到她温柔且满溢着爱意的眼神,这心和这脸庞,忍不住就软化下来。

    “抱歉,让你担心了。”说着,我轻柔的伸手将莎拉搂在怀里,在她额头上亲下去。

    “嗯,大哥哥让我担心了。”莎拉俏脸微红,却没有挣脱,顺势趴在怀里,撒娇的将脸蛋蹭了蹭,闻着熟悉安心的味道,露出安详笑容。这些日子以来的所有忧心不安,都在这一刻燃烧殆尽。

    “亲王殿下,自从您失踪以后,莎拉大人可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群魔堡垒找您,我劝都劝不听,最后还是哈加丝长老和莉莉斯大人,才让莎拉大人打消了念头。”

    在一旁的希尔曼雅,或许是听到了我们的私语,忽然开口说道。

    “希尔曼雅姐姐,不是说好了不说这件事的吗?”莎拉闻言。立刻害羞不已的向希尔曼雅抗议。

    “抱歉。我是亲王殿下的骑士,佣人,这些事情不禀报殿下可不行,再说了。莎拉大人为殿下做了那么多。却瞒着殿下不让他知道。我觉得这对莎拉大人不公平。”

    希尔曼雅作为精灵,对爱情的观念和莎拉完全不同,闻言理直气壮的说道。

    “唉~~~”面对这样的希尔曼雅。莎拉也无言以对。

    “希尔曼雅说的没错,这样的事情怎么能瞒着我呢?”我在莎拉的鼻子上轻轻一撇,笑道。

    “但是。”抬起头,我又看向希尔曼雅:“希尔曼雅,你的话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和莎拉之间,并不存在公平不公平。”

    希尔曼雅一愣:“抱歉,殿下,我失言了,或许我还没有真正领悟爱情。”

    说着,她的脸色飞快闪过一丝黯然,显然又回想起了当年和再生妖塞尔森那场战斗中,她失去的相爱多年的恋人。

    “不,应该道歉的是我才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爱情观,没有绝对的正确,是我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你头上了。”面对这样的希尔曼雅,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什么似乎也没用。

    “不,错的是我,殿下难得和莎拉大人莉莉斯大人重逢,我却把气氛弄僵了,抱歉,殿下,请允许我离开一下,静一静。”

    “嗯,去吧,别走太远了。”我点了点头,这样也好。

    目送着希尔曼雅离去的身影,莎拉有些担忧:“希尔曼雅姐姐没事吧。”

    “没事,她是个坚强的人,当年她都没有被打倒,现在更不可能。”我安慰着莎拉,也暗怪自己粗心,在希尔曼雅面前秀恩爱,让她想起她死去的恋人。

    不过,以前在家里也没少秀恩爱啊,果然还是自己刚才说了不该说的话,只想证明自己的爱情观却没想到伤着了希尔曼雅。

    “要是能让希尔曼雅姐姐尽快走出阴影就好了。”心地善良的莎拉,依然在惦挂着刚才希尔曼雅的反应,相处多年,她早已经将这个一直守护着大家的精灵战士,当成了亲人一般。

    “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她重新找一个恋人。”我摸着下巴,摆出一副爱情专家的架势。

    “能那么轻易找到就好了。”莎拉无奈摇头。

    “是啊,我们认识的人里面,有谁比较合适呢?首先排除马拉格比吧。”

    “他要是在这里,听到大哥哥说这话,该有多伤心啊。”莎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是啊,那肯定是泪水像两条小溪一样流出。”

    “不过大哥哥这样一说,我到是觉得白狼大哥到是不错。”

    “白狼啊,虽然不错但是更难。”我忧心的抓了几把头发,白狼那冷面死妹控,想让他喜欢其他女人可不容易。

    想来想去,我竟然卧槽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大师兄的身影,卧槽卧槽,他可是有妻有女的人啊,而且和我一样还是个深度的妻控女儿控,阿露卡琪暗恋了他多少年都没有开花结果,为什么我还是老会想到他。

    大概,在这个暗黑大陆,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好男人就是卡洛斯了,你看帅的惊天动地,有勇有谋有钱有房有实力,还是一个爱情专一,一往情深的情种,除了没有主角光环以外,简直就是堪称完美啊。

    “不知为何我脑海里总是想到卡洛斯。”我默默说道。

    “我也是会立刻想到卡洛斯大叔。”莎拉也默默说道,两人相视着,忽然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我们夫妻心有灵犀。”

    “嗯。”

    “莎拉,我爱死你了。”

    “我……我也……恩呜~~~”莎拉扭扭捏捏的害羞低下头。

    “说啊,快说啊。”

    “讨厌。莉莉斯还在呢。”莎拉细弱蚊吟的说道。

    “我,去洗澡。”小黑碳闻言,立刻站起来,啪嗒啪嗒的小跑着奔向不远处的小河。

    “莎拉……”

    “大哥哥……”

    “互相凝视的两张面庞逐渐靠近,最终完全重合到了一起,男人和女人的身体交织,这又是一个充满粉红色彩的美好夜晚。”

    我:“……”

    莎拉:“……”

    “小幽灵,你跟我站住,我保证不打你屁股!”

    在莎拉的的笑声中,我愤愤的追逐着忽然出现。在一旁扮演旁白的小幽灵而去。

    很快。夜幕降临,小幽灵特地出来似乎只为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酒足饭饱之后,这小圣女毫不顾形象的拍着肚子。胡乱咬了我几口。在我来不及发火的时候就钻回了项链里面。让我气的牙齿发痒,恨不得将这小圣女抖出来,把她的屁股给打扁了。

    希尔曼雅和莎拉扎了两顶帐篷。一大一小,小的偏远一些,希尔曼雅住下了,我和莎拉和小黑碳共用一个。

    本来扎三个也没问题,我们身上不是没有多余的帐篷,可是想到还要喂饱莉莉斯,想了想还是作罢。

    夜渐深,小黑碳已经安稳睡去,我和莎拉各躺一边,互相凝望。

    “和我一起回去不?”我用尽可能不打扰小黑碳睡觉的轻声,向莎拉问道。

    “暂时不回去,我们才刚刚历练一个多月。”莎拉眨着夜色完全掩盖不了的绯红眸子,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要不然今晚也不会扎帐篷,而是直接回营地了。”我笑了笑,手从小黑碳身上探过,紧紧地握住了莎拉的小手。

    “大哥哥不生气吗?”莎拉露出讨好的神色,抓起我的手放在她光滑的脸颊上蹭啊蹭,就像只乞求主人原谅的小猫。

    “不生气,只要你们过的开心就好,我成天东奔西走,没办法给你们更多的时间,看到你们能走自己想走的路,心里欣慰的很。”笑了笑,手指轻轻在莎拉的脸颊上,耳鬓上,额头上轻拂而过,我心里越发的温馨宁静。

    “大哥哥已经为我们付出够多了,是我们一直在拖累大哥哥的脚步。”莎拉感动的眨着湿润眼眸,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了手心上。

    “我们是夫妻,不说这么见外的话。”

    擦拭着莎拉的眼角,我又气又好笑,这小萝莉莫非是受到希尔曼雅的影响,怎么忽然也如此多愁善感起来了?都多少年的老夫老妻了,还说这种话。

    “还记得当年我刚刚来到营地的时候,我们相遇时的情景吗?”为了转移莎拉的注意力,止住她的泪水,我慢吞吞的回忆道。

    “嗯,当然记得。”莎拉重重点头,这个话题,不仅是她,所有女孩都百谈不腻,一旦进入回忆模式,没有大半个小时根本停不下来。

    当然,其实我也很喜欢和女孩们一起忆当年就是了,那都是满满的温馨,满满的爱呀,可以瞬间补充我身上所有的能量和动力。

    聊着聊着,莎拉忽然看向帐篷窗外朦胧的月亮。

    “已经快深夜了,大哥哥这次来,也是为了满足莉莉斯吧?”

    “嗯,可惜还不是圆月,不过没关系。”我也探头看了月亮一眼,道,如今小黑碳身上的夜魔血脉越来越活跃,已经完全不需要等到月圆之夜才能苏醒,甚至在白天,有需要的话也可以苏醒过来,而且,如果没有我的血供应,夜魔血脉可以陷入深度沉睡,就算连续两三个月不喝血也没问题,这让我能够更放心的出远门了。

    当然,有一点事实是永远都避免不了的,走的越久,回来以后就会被莉莉斯吸的越惨。

    这次是三个月,不能说很长,但是肯定也免不了被吸个惨兮兮吧。

    我心里想着,忽然一惊,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被吸血的时候,可是会伴随着……咳咳,伴随着那个,我昨天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节操,岂能在这种地方消耗掉。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着急的眼珠子咕噜噜乱转着,最后,目光落到莎拉身上,停顿数秒后,我终于有了一个计策。

    亲爱的小莎拉,和大哥哥一起出去打野战……哦不对,是出去兜兜风吧。

    在莎拉好奇的注视下,我坐起上半身,越过小黑碳和她交头接耳的私语起来,不一会儿。莎拉满脸羞红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嘀咕着“大哥哥真是的”,然后不堪羞涩的艰难点了点头。

    夜幕下,我们做贼似的轻手轻脚的起床,在不惊醒小黑碳的情况下悄悄出了帐篷。直到走出百米远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看着依然满脸羞红低头不语的莎拉,再也忍不住内心的蠢蠢欲动,在她的小声惊呼中忽然一把将这天使萝莉抱起。直奔附近不远的河流,似戏水的调皮小孩一般,抱着她一跃而起,两人齐齐落入水中,溅起大量的水花。

    只是接下来出现的,却是一场少儿不宜的景色,两具湿漉漉的身体刚刚从水面浮起,就已经互相交缠到了一起,紧密拥抱,唇瓣厮磨,仿佛要交换彼此的思念一般,舌头不断缠绕在一起,喉咙鼓动,发出若有若无的,让人面红耳赤的细微吞咽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