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 给老师的,奖励
    ***************************************************************************************************

    就在我得意之时,没想到里肯也扯着嗓子吼了一句。

    “明天神殿广场,凡长老也会亲自现身发放奖励,大家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干杯!!!”酒吧再次沸腾。

    我瞪着里肯,见他一脸奸笑:“吴老弟,忙我们可以帮,但是你也不能拍拍屁股走人吧,至少留下来一起干干活,也好让大家知道这些回复活力药剂真的是你弄来的,不然的话,到时候大家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我可不敢保证,嘿嘿。”

    “好吧。”我垂头丧气,无言反驳,没想到忠厚老实的里肯也变得如此狡猾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善良单纯好欺负的人就那么难存吗?

    “凡长老,不嫌弃的话我们也来帮忙吧,好歹我们也在群魔堡垒混了几年,都熟悉了。”卡西玛小队这时候站出来主动请缨。

    “真的可以吗?那太谢谢了。”我大喜过望,这可都是年轻力壮的生力军啊。

    于是第二天,一排二十几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神殿广场上。

    “买臭腐肉的,你坑我!”爆炸头汉斯二话不说就和白胡子里肯扭打起来,管它是谁的错。先揍一顿再说。

    “坑你你又咋的了,来打我啊?”

    “看我不把你未老先衰的白胡子揪光,让大家看看你下巴光秃秃的可笑模样!”

    “我才要把你这头可笑爆炸头拔光,让你成为你们爆炸头一族第一个大光头!”

    “混蛋,不是爆炸头一族,你这个白胡子一族的败类!”

    “你在说谁是白胡子一族?!”

    无言的从这两个打的热火朝天的死对头身上收回目光,耳边传来其他声音。

    “我这辈子还没见过那么多回复活力药剂。”圣骑士巴尔抱着一大箱药水,眉开眼笑,不知为何这副模样看在别人眼里却格外凄凉,这家伙……太乐观了。乐观的都让人忍不住心疼了。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还会有如此纯(蠢)纯(蠢)的男人。

    “老师。”衣角被牵了牵,小动物一般机警可爱的小腐女阿琉斯摘下帽子,绯红如火的美丽眼眸向上抬起,定定的看着我。然后掏出一叠小册子。

    “请过目。”

    老天。饶了我吧!!!

    想起三无公主的厚厚一堆。以及十万字的感想,我立刻被残酷的现实打倒,抱头悲鸣起来。

    “好吧。先放在我这,我明年再跟你说说读后感。”想了想,我摆出国字脸,郑重其事的拍了拍阿琉斯的肩膀,使出拖字诀。

    没想到这小腐女立刻就感动出了泪眼,握着我的衣角的小手更紧更用力,用一副伸长脖子等待主人喂食的姿态看着我。

    “老……老师,读后感,阿琉斯,想要!”

    要糟!

    我忽然想起,我可从来都没给过阿琉斯什么读后感,都是把她的书塞到一角从此说掰掰,怎么说看以自己为主角的h书,也好过看一大群比利王搞基,不,两者都不好啊混蛋!

    昨天被三无公主威胁了,竟然让我产生读书完后要写读后感的三好学生幻觉,脱口就跟阿琉斯说了这样的话,我真是蠢毙了!

    抱头困恼着,想收回刚才的话,但是一看到阿琉斯清澈纯洁的眼神里闪烁着的耀眼期待光芒,我就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没办法拒绝,没办法拒绝这样的阿琉斯啊混蛋!

    “那……那啥,明年再说吧,你也知道老师我很忙的。”咳嗽两声,我只能期待阿琉斯的记忆力不好,把这件事给忘了,虽然不抱什么希望,文艺少女别的不行,就是记忆力好的惊人……哦呀,对了,我不是还有神器卷纸筒吗?

    不怀好意的目光盯想阿琉斯,我决定了,今年多找点机会拍一拍阿琉斯,怎么也得让她忘记这件事。

    可怜的阿琉斯还不知道,这样一个让她充满感激期待的约定,会让她多挨多少次她那无良老师的卷纸筒惩罚。

    很快,就有冒险者陆陆续续的前来领取奖励,马里奥大叔看起来虽然不怎么靠谱,却是个十分负责任的人,一点也不像我,那些参加了搜索行动的冒险者,他手上有一分名单,按照名单发放,一个漏不了,也可以杜绝冒领。

    当然,群魔堡垒的冒险者说多也不多,互相之间大多都是熟人,知根知底,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会为了三瓶回复活力药剂而厚着脸皮上来冒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传了出去,那肯定得成笑料,以后别说去酒吧,连过个大街都得灰溜溜的过了。

    里肯和汉斯这对死对头也停止了扭打,二十多人在神殿广场分散开来,确保前来领取奖励的冒险者能够快速找到。

    “艾瑞达,领取。”名单上一条横线划过。

    “拉席克,领取。”又一条横线划过。

    “奈文摩尔,领取。”

    “克尔苏加德,领取。”

    “阿兹加洛,领取。”

    小伙伴们的声音不断响起,预示着奖励发放在顺利快速的进行着,不过我听着这么总觉得不对劲啊,这是要和地狱世界打一场五人黑的节奏么?

    还有,为什么没有人来我这领呢?是长老光环在作祟吗?平时在背后说我坏话的时候也没见你们这群家伙那么害羞嘛。

    我大致看了一眼,以去卡西玛小队队员那领取的人最多。看来他们说在群魔堡垒混了几年,几乎所有人都混熟了这句话,是一点也没错。

    肯德基小队和汉巴格小队也有不少观众,其中以去德丝德娜居多,漂亮的双胞胎亚马逊多养眼啊,她们的冰冷高傲目光,可吓不走能一路历练到这里的冒险者,只不过很可惜,这两个人是莎尔娜姐姐的脑残粉,想从她们身上光棍毕业的人。大概只能孤独一生了。

    然后是阿琉斯。好歹两个小队里,除了德丝德娜以外,就她一个女人了,要不然能多几个温柔娴淑靠谱点的女性冒险者。里肯和汉斯何至于那么逗比?都是单身惹的祸啊。

    咳咳。好像谈远了。戴着帽子的阿琉斯,自动转换为刺客形态,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冰冰气息。当然,这一点也阻止不了那群光棍多年的冒险者,尤其是发现德丝德丝两姐妹那边油盐不进只有,走向阿琉斯的,身上散发着明显光棍气息的冒险者多了起来。

    百无聊赖,我紧紧盯着阿琉斯那边,当然,不是担心有冒险者乘机占她便宜,而是……

    “嗯。”

    “给。”

    “拿去。”

    “笨蛋啊!!!”

    “啪”一声,对阿琉斯神器卷纸筒落下,正中额头,问你忘记没?

    阿琉斯立刻抱头悲鸣,那副从娇小冰冷的刺客美人骤然变成小动物的样子萌倒了一大片人。

    “对待帮助过自己的人,怎么能用这种态度。”我抬头挺胸,理直气壮的训斥道。

    “可是,帮助的,是老师,不是,阿琉斯。”

    这小腹女还敢顶嘴,看我“啪”一声,卷纸筒落下,再次正中红心,哼哼,这次该忘记了吧,快点把读后感这四个字给我从脑海里扣出来扔掉。

    “你不是别人,是我的学生,老师的事情就是学生的事情,帮助过老师的人,等于是帮助过你的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吗?”

    “呜呜呜,忘记了,阿琉斯已经忘记了,刚才在做什么,现在要做什么?”小腐女一脸迷茫无助,仿佛刚刚经历车祸脑袋被车轮碾过又摔了一跤额头磕在石头上的悲惨失忆韩剧少女。

    “没关系,我帮你想起来。”虽然有些不忍,但为了彻底让她忘记,我还是狠狠心,再次把卷纸筒举起,落下。

    “咻”的一声,一直没有反抗之力的阿琉斯,竟然机灵的躲过了我这一拍。

    “阿琉斯,知道老师,想做什么。”从凌乱的斗篷帽子中,阿琉斯的半掩双目闪烁着睿智光芒,仿佛是漫画里的名侦探在大喊出“真相只有一个”的时候露出的目光。

    “知……知道什么?”我艰难的吞咽一口,如同暴露的犯人,面对着阿琉斯的锐利目光,惊慌失措的下意识退后了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师,想让,阿琉斯,忘记些,什么,对吧。”

    “没……没有这回事。”我连忙摇头,不好,这小腐女的智商怎么忽然爆表了?

    “老师想让,阿琉斯,忘记刚刚,哥哥和,里肯扭打,的灵感!”阿琉斯的目光再度锐利一分,仿佛胜券在握的王者,上前一步,娇小的身影变得无限高大。

    我:“……”

    撤了吧,把这小腐女高估过头的确是我的失误,说不定不用等明年,过几天她就会把读后感的事情给忘掉。

    拍拍屁股,完全无视阿琉斯在背后发出“老师等等哈呜兹哈拉”的咬舌头悲鸣声,我转身就走。很快,一个上午过去,草草填饱了肚子,休息一会,我们又派发了半个下午,德丝德娜和阿琉斯那边的回复活力药剂早已经派发光了,又从我们手上要了一些,至于我……大半天的战绩是发了25瓶,呃……25瓶?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见等了十多分钟也没有冒险者再来领取,我拍拍手,让大家集合,数了数剩余的回复活力药剂,发现已经派发下去了差不多一半,效率还不错,再核对派发名单,确认这个数字无误,喂。我说你们干嘛要用看外星人的惊秫眼神看我?!

    “明天再派发一次吧,剩余那些尚未领取的估计也来不了了,只能慢慢等机会派发,或者实在不行的话,干脆就交给联盟商店派发好了,反正今天我亲自上场,已经基本上能证明一切。”站了大半天,我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

    “吝啬贫穷长老之凑齐一半药水,另外一半仍需联盟帮忙擦屁股。”巴尔捏着鼻子怪声怪气的学着酒吧散播八卦专用内部语气说道。

    “很好,不能交给联盟商店。还是得麻烦你们把所有药水派发完了。”我一拍手心。巴尔这一声的确是提醒了我。

    理所当然的,其他人对巴尔怒目而视,并且这股愤怒很快就转化为实质性的行动,十多人将他围着拳打脚踢。惨叫声不断。在神殿广场门前上演着惨绝人伦。催人泪下的一幕,也不知道这可怜的大嘴巴魔神明天能不能起得了床了。

    “明天啊……”我眼珠子咕噜一转,正想找个借口开溜。却不料里肯汉斯齐齐把我的肩膀一拍。

    “吴老弟,你快点回去吧。”

    “咦……咦?”

    “哈哈哈哈哈,瞧你惊讶的,我们的话有什么不对吗?知道你回家一趟不容易,我们怎么可能会真的浪费你的时间。”

    “可是……可是……”

    汉斯也笑了笑:“今天把你留下来,也是因为大家好久没见了,想要聚一聚,可不能光顾着妻子女儿,忘了兄弟啊,是吧。”

    “你们……”看着眼前一张张真挚的笑脸,我抹了抹眼角,感动极了。

    “快点去吧,要是等维拉丝她们怪我们,可就不妙了。”

    “我们就不送了,继续在这里站站,说不定还有睡懒觉的家伙。”

    说着,大家把我一推,推向传送阵的方向。

    “大家的好意我就收下了,放心吧,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再见面了。”

    “咦,说这样的话,该不会是凡老大又想和谁结婚了吧。”大咧咧的巴尔挨揍一顿以后非但没有倒下,反而继续生龙活虎的站在最前头,脱口问道。

    我迈出去的脚一歪,卧槽,这也能猜到?这货该不会是装傻吧?

    仔细看了看巴尔,他那双因为无知而显得格外纯蠢的双眼,让我确信了这货一定是误打误撞猜着的。

    “总之敬请期待吧。”挥了挥手,我头也不回的离去。

    传送阵就在神殿广场边上,就算是走路也用不了十分钟,没过一会,眼看传送阵已经快到,背后忽然传来细微急促的脚步声。

    回头一看,一抹火红闯入我的视线之中,阿琉斯停在我面前,轻喘了几口,抬起头,用那双像火焰在燃烧摇曳一般的纯粹双眸看着我。

    “怎么了,阿琉斯?”我好奇的看着她。

    “阿琉斯,来送老师。”小腐女握着拳头,气势满满。

    “是吗?虽然没什么好送的,但还是要感谢你过来了。”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又在她额头上轻抚一下,为刚才的卷纸筒攻击感到歉意。

    这是一个多乖多萌的小腐女啊,要是嗜好和性格正常一点就好了,肯定会大受欢迎。

    “阿琉斯……阿琉斯……”轻提脚尖,扭扭捏捏的转着,她似有什么难为情的害羞话语要说,低着头,那一缕随风飘扬的火红发丝在鼻尖轻拂而过,泛红的白皙脸颊,绯红的漂流眼眸,小巧的鼻子,以及轻咬着的形状优美的樱唇,和圆润可爱的轮廓,组成了一道稍有些少女妩媚感的绝美风景。

    “阿琉斯想,谢谢老师,的读后感。”忽然伸手抓住我的衣角,抬起头,她的眼眸亮晶晶的看着我说道。

    还在惦记读后感的事……咦?

    内心还未来得及制造出一张茶几然后怒掀起来,就忽然发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绝美风景,正在眼前不断放大。

    “啾”的一下,借助拉扯着我的衣角的力道,这小腐女踮起脚尖后轻轻跃起,刚才一直在散发出诱人气息的樱唇,准确无比的点在了我的嘴角上面。

    “奖励。”落地的小腐女,脸蛋红红的解释了一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