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 你的努力,换来笑颜
    ***************************************************************************************************

    雪伦做了一个梦,在遥远的雪国,她和雪莉尔妈妈生活在一起,没有战斗,没有纷争,到处都是亲切的人们,另外十位骑士是她们的邻居,王成了她们的族长。

    那是一个没有战争,没有饥饿,到处都充满欢笑的世界,最重要的是,她和雪莉尔妈妈在一起了,两人一起吃饭,一起干活,一起睡觉,每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雪莉尔妈妈就会将她温柔的搂在怀里,摸着她的头,给她哼那首她百听不腻的摇篮曲……

    似乎过了许久许久,经历无数次幸福的轮回,雪伦缓缓睁开眼睛。

    “我……做了一个梦。”面对在视线中由朦胧到清晰的人影,她仿佛依然身处于半梦半醒状态般,轻声喃喃道。

    “那一定是个美梦,因为雪伦大人的睡容是那么的柔和。”那道烛光摇曳,似真非真的身影,在瞬间和将她搂在怀里的雪莉尔妈妈重叠在一起,但是,仅仅只有那一瞬间。

    “你是……亲王殿下。”

    “是的,雪伦大人,我是。”

    “梦该醒了。”雪伦失落的喃喃着,纵使心痛如绞。眷恋如痴,她的脸上依然没有露出丝毫的表情。

    “不对,雪伦大人,虽然您做了一个梦,但是,并非所有都是梦,如果您这么认为,那么雪莉尔大人未免也太可怜了。”

    “你的意思是……”雪伦眼睛一睁,终于完全清醒过来,发现圣月贤狼正以跪坐的姿势坐在地上。为了让睡着的自己能够侧坐在她的大腿上。上半身靠在她的怀里搂抱着,保持着如此舒服的睡姿。

    很陌生,雪莉尔妈妈并没有这样抱过自己,但是。很温暖。让她有点不想起来。

    “雪伦大人。难道你还没有感受到吗?”

    圣月贤狼轻轻摇头,露出笑容,仰头望去。她的头顶上就是皎洁而陌生的圆月,刚醒过来的雪伦觉得这份笑容微微晃目,分不清哪边是笑脸,哪边是月光。

    就在这时,圣月贤狼的手再次落到她头上,轻轻抚摸起来,几缕轻柔的指尖在她的秀发之间娴熟的梳理,似乎对她的头发结构已经掌握得一清二楚。

    雪伦身体一震,睁大冰蓝色的漂亮眼眸,定定的看着眼前让她有些晃目的圣月贤狼的温柔笑脸。

    “这是雪莉尔大人教我的,这一下,你明白了吗?”圣月贤狼笑着说道。

    “为什么……”雪伦低声呢喃,眼眶逐渐湿润起来。

    “要说为什么的话……”圣月贤狼把头一歪,想了想,说了一句恶俗的不行,但是在此时此刻,贴切无比的话语。

    “这是因为……爱啊。”

    是的,除了爱以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说话。

    人妻骑士的最后一丝残魂理应消失了才对,留在女神武装上面的,最多只有她的毫无思想的意志,信念。

    但是,就是这份意志和信念,其中所透露出来的爱,对如同女儿一般的雪伦深深的爱,让身为女神武装的穿着者的我与之产生了强烈共鸣,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感染,得到了那份穿梭过遥远时光的思念,刹那间,似乎和人妻骑士融为了一体。

    那般的摸头方式,那般的摇篮曲,便在恍惚之间出现,直到结束共鸣,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才清楚这一切,再次深深的被人妻骑士所打动。

    这份爱是如此深邃,如此炽烈,安心吧,人妻骑士,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不会让雪伦在孤单失望中离去。

    “爱……爱吗?”雪伦的目光飘忽,仿佛陷入到这个字之中不可自拔。

    “是的,是爱,雪伦大人感受到了吗?”我继续在她头上轻轻抚摸,柔声问道。

    “嗯,感受到了,雪莉尔妈妈的爱。”许久,她轻轻把头一点,将脑袋更加用力的埋入到圣月贤狼的怀抱之中,似在说,再多点,更多点的摸摸我的头吧。

    “雪伦大人,需要我再把那首歌唱一遍吗?”看着雪伦埃弗拉完全褪去的警惕和野性,宛如家猫一样驯服的姿态,我不禁莞尔一笑,低声问道。

    其实有些心虚,因为圣月贤狼形态还从来没有唱过,就算是刚才,也是因为受到人妻骑士的影响,和她的思念重叠,才能无意思的,自然而然的唱出来,可以说有八成的功劳是源自人妻骑士。

    现在,歌词曲调我虽然牢牢记住了,但是让我一个人单独唱出来,有点没自信呢,若是可以变回本体就好了,以我无漏之体的宇宙第一歌神形态!

    “不需要了。”不料,雪伦却在怀里轻轻摇头。

    “一次,就够了,那个梦,已经是最完美了,我想,我想牢牢的记住。”说着,她的声音已经像梦呓一般,听不到感情,但能感觉到娇憨撒娇之意。

    片刻之后,雪伦忽然睁开眼,并顺势站起来,从我的怀里脱离开来。

    “已经够了吗?”我颇有些失落,或许是受到了人妻骑士的影响,对雪伦的疼爱有加,还想再抱抱她,再摸摸她的头。

    “够了,继续的话,不想离开了。”雪伦轻摇了摇头,话里透露出的意思让我辛酸。

    是啊,她是一个即将要消失的人,可以给她最大的满足,但是不能给她太多的眷恋,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我十分沮丧。并产生了莫名的愤怒,就和当初眼睁睁的看着人妻骑士在自己眼前离开一样。

    “乖。”就在这时,一只小手落在我头上,轻轻抚摸起来。

    抬头愕然一看,是雪伦的手,在轻轻摸着我的头,短短不到数秒时间,形势就完全逆转过来,变成她在摸我的头,安慰我了。

    “能在死后的数十万年过后。再次被雪莉尔妈妈摸头。听到雪莉尔妈妈的歌声,我雪伦埃弗拉,真是个幸运儿,不是吗?”

    雪伦难得又说了一段长话。听我的一愣一愣。好像有道理。好像被安慰了,心中那些沮丧和莫名的愤怒消散了不少。

    “奖励。”忽然,继续摸着我的头的雪伦轻吐二字。她似乎蛮喜欢奖励这种说法,不知道是不是人妻骑士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经常这样,奖励小小的雪伦埃弗拉。

    “已经足够了。”我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指了指头上抚摸的小手。

    能够再次和人妻骑士融合,说不定最满足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已经不需要其他奖励了。

    “不行。”雪伦却固执的摇着头。

    “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你怎么说吗?”

    “一开始的时候,抱歉,雪伦大人,我不记得到底是哪句话了。”雪伦说的如此模糊,就算圣月贤狼变身后智商暴增的大脑,也没办法弄清楚她到底指的是哪一句话。

    “请允许我,为您的笑颜,再做一次努力。”雪伦学着我当时的动作,一板一眼的完整重复道。

    “是这样说过没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虽然记起来了,但是不知道雪伦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个,我更加疑惑。

    “你,已经很努力了。”雪伦指着我。

    “能得到雪伦大人的认同,我很开心。”我微微一笑,依然满头雾水。

    “你,实现了承诺,我,也要做到我该做的事情。”

    “该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和奖励有什么关系……等等?”

    “你这个笨蛋啊。”就在这时,蓝拉萝赫也忽然上前,给了我一记当头棒喝,迫不及待的催促。

    “快,快答应,答应啊你这笨蛋。”

    理所当然,擅自插入,打断我们的对话的蓝拉萝赫,又被雪伦踹飞出去了。

    悲情目送对方飞出去的身影,我回过头看着雪伦,其实不用蓝拉萝赫提醒,我刚才已经知道她想说什么了。

    请允许我为您的笑颜,再做一次努力,这句话,如今,我已经实现了后者,那么自然而然的,轮到雪伦实现前者了。

    笑颜,就是雪伦能想到的最好报答,对于一名三无少女来说,似乎没有比笑颜更加珍贵的东西了。

    “当……当然了,如果雪伦大人不介意的话,那是我的荣幸。”我紧张的吞咽一口,也不矫情拒绝,因为实在无法拒绝,一名三无少女说要给予笑容作为报答,纵使有一千个亿万个理由,也没办法拒绝这份弥足珍贵的奖励啊。

    话说回来,说到三无少女的笑容,我不禁又想起了三无公主那一抹硬生生扯出来的僵硬笑容,不由的分外怀念。

    “等等,等等。”我忽然想起什么,再次深呼吸,然后从物品栏里掏出一枚记忆水晶。

    如此重要的东西,应该,应该用记忆水晶录下来,当初和人妻骑士以及艾鲁法西亚在一起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真是个笨蛋啊!

    “不可以的。”雪伦却忽然摇起了头。

    “在这里,记忆水晶是无用的。”

    “为什么?”我绝望的抱着头,为什么连最后这一份珍贵的思念,也不让我拥有。

    “你,太执着于表面的东西了。”雪伦再次伸出小手,在我头上摸了摸,以示安慰,然后,在我的注视中,她继续说道。

    “雪莉尔妈妈曾经说过,最宝贵的东西,在这里。”雪伦指了指她的脑袋。

    “最珍贵的东西,是这个。”

    就在这时,说着这句话的时候,雪伦忽然伸出一双纤细白皙的小手,左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相连,对着我,比了一个心形。

    透过中空的心形手势,目光正对着她的面庞。刹那间,冰雪消融,那张毫无感情的雪白绝色脸蛋,忽然绽放出纯洁若雪,灿如朝阳,昙花一现的笑容。

    那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笑容。

    我呆呆的看着,非得用什么话来形容内心的感情,那就是——被刚才雪伦一刹那间展露的笑容,萌了满天满地的鼻血。

    “满足了。满足了。或许最满足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就在这时,耳边响起其他声音,打断了我对那一抹已经消逝掉的笑容的眷恋回想。

    回头一看,蓝拉萝赫不知何时已经回来。虽然不像我一样。正对着心形手势看到雪伦的笑容。萌度百分百,但是也有那么百分之七八十,此时她连连感叹。

    “为什么蓝拉萝赫大人会对雪伦大人如此关怀呢?”我忍不住问道。细细回想,可以发现蓝拉萝赫似乎特别的关注雪伦的一举一动,对她的表现特别上心。

    “有吗?我们十二骑士都是互为一体的好姐妹,关心她也是理所当然吧。”蓝拉萝赫笑眯眯的装傻解释,在我一眨不眨的探求目光注视下,她叹了一口气。

    “好吧,败给你了,其实是在最后的最后,被雪莉尔姐姐拜托了,让我好好照顾雪伦。”

    “只拜托你?我可没听伊莲娜大人说过。”

    “那是因为伊莲娜算是雪莉尔姐姐的半个学生了,就算不拜托她也会那么做,我的话……大概是觉得我不够靠谱,才特地叮嘱吧。”

    “……”感情你也知道自己比较不靠谱啊。

    “但是……”蓝拉萝赫的神色忽然一黯:“数十万年过去,我却渐渐被固执的念头蒙蔽理智,不仅对女王陛下做了罪不可赦的事情,也把雪莉尔姐姐的交代忘到了脑后,我……失职了,果然,十二骑士里面就属我最不靠谱,所以雪莉尔姐姐才特别的叮嘱,结果却还是……”

    说着,蓝拉萝赫又露出了大咧咧的笑容,只不过任何人都能从她的笑容中看到沮丧自责内疚。

    “数十万年的时间很长,两个人和三个人,还是有区别的。”就在这时,雪伦扭着头看向一边,淡淡说道。

    “你说什么?雪伦,是在安慰我吗?我真是太感动了。”蓝拉萝赫一脸激动的抱了上去。

    “少来,只是最低程度的客套话罢了,也不想想给我和伊莲娜添了多少麻烦。”雪伦一把将蓝拉萝赫推开,不过这一次蓝拉萝赫却没有放弃治疗,轻轻一躲,再一抱,硬是将雪伦抱在了怀里。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什么嘛什么嘛,雪伦还是那么爱撒娇,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放开我!”

    就像是一直被猫按住的小老鼠,雪伦徒劳无功的奋力挣扎着,一边朝我投来求救的目光。

    我表示爱莫能助,就算把在场所有人困在一起,也不是蓝拉萝赫一个人的对手啊亲,等级差距太大了。

    “哎呀,气氛不错嘛,好像发生了什么好事情,我错过了什么吗?”就在这时,如果一阵轻风般来无影去无踪的伊莲娜,毫无预兆的出现。

    “伊莲娜,蓝拉萝赫又在发疯了,帮我。”雪伦连忙求救。

    “蓝拉萝赫,这样欺负雪伦可不行。”伊莲娜笑眯眯的劝阻着,却没有丝毫动作,乐得看着一场姐妹相亲的好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