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 雪莉尔……妈妈?
    ***************************************************************************************************

    “那……那个,雪伦大人?”这种极度危险的距离,一下子让我寒毛竖起,屏住呼吸,忐忐忑忑的开口。

    “嗯?”依然是不带感情的回应,但是那末尾的一抹鼻音却是神来之笔,让雪伦这声轻应听起来有些娇憨,就似一只慵懒的小猫。

    随着声音,她的下巴也在同时微微仰起,那双近在咫尺的冰蓝眼眸露出一丝疑惑,似在说,有什么问题吗?

    这下巴一仰,顿时让我压力更加山大,原本脸和脸之间的距离就很近了,仰起下巴之后,彼此的嘴唇差点就擦上了,我不得不也把头抬起,以便拉开一点距离,避免出现不可避免的事故。

    此时的雪伦看起来,虽然三无属性依然十足,但是却别有一份慵懒,就好像……好像很舒服,舒服的像眯上眼睡一觉似的,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个距离有多危险,对于一个男性来说杀伤力有多大,她那双漂亮冷漠的眼睛有点朦胧的轻轻眯着,从里面投来疑惑的眼神,似在说,我想睡,你有什么疑问吗?

    在我眼中,雪伦埃弗拉仿佛变成了一只懒懒的猫咪,只不过这只猫咪有点大。不是短尾,不是折耳,也是不波斯,而是一只……呃,豹猫,纤细,修长,优雅,强大,眼神带着不易驯服的冷漠。每一个动作都透露着捕猎者的机警。

    “不。没什么,只是想问一问您,这样会不会感觉更好?”我仰着头,小心翼翼问道。

    “嗯。不错。”雪伦似乎终于察觉到了我的困窘。把怀里的身子挪了挪。身体微曲,原本抵在肩膀上的下巴滑落至胸前。

    呼~~~我在心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抬着头说话了。

    不对。现在不是松口气的时候啊!!!

    我发现自己太天真了,雪伦的脸竟然一直在圣月贤狼的胸前轻蹭,这是刚下刀山,又入火海的节奏啊!

    “雪……雪伦大人?”不得已,我只好提示一声,希望对方能察觉到她的举动对于一个刚刚认识的人来说究竟有多羞耻。

    “更大了。”雪伦完全没有领会我的意思,反而没头没脑的说了这样一句。

    “什么?”我下意识的低下头看去。

    “比雪莉尔妈妈,更大。”在胸口处抬起头,和我的目光对视,补充说明道。

    这……这个……

    我还真没打量过穿上女神武装后的圣月贤狼,雪伦这样一说,不自觉的就在脑海里比较了一番,好像……好像胸部上的铠甲,的确比妖月狼巫穿着的时候更加高耸了。

    女神武装是为人妻骑士量身打造,她的大小当然是完全贴合人妻骑士的身材,不过,和所有装备一样,女神武装自然也拥有根据穿着者的身材自动调解大小的功能,所以说……也就是说,正如雪伦所说的一样,圣月贤狼要比人妻骑士大。

    嘿嘿嘿,如果人妻骑士知道了,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呢?老是她欺负作弄我,我也想看看她生气闹别扭的样子。

    不对啊!!!我得意个什么劲!我是纯爷们啊啊啊!!!

    若非雪伦在怀里搀扶着,我当场又要泪流满面的otz跪下,纪念逝去的节操君了。

    “雪伦大人。”擦了一把心中的血泪,我露出郑重目光。

    “赞美不谈这个,行不?”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魄力,雪伦点了点头,又可爱的把头轻轻一歪,继续寻找着其他的感觉。

    “你,要比雪莉尔妈妈高。”

    哦,这个差别可以有,人妻骑士当然没有我那么高了,这和性别无关,可以接受,嗯嗯。

    “气质,和雪莉尔妈妈,完全不同,但并不讨厌……喜欢。”雪伦又轻声说道,最后几个字音量忽然变小,让人能够从她冷漠的语气中感受到一丝丝难为情。

    “雪伦大人,谢谢您的夸奖。”讨论圣月贤狼的气质,我姑且勉强能够接受,闻言,不由的微微一笑,想伸手去默默她的头的**更加强烈了。

    “总体来说,比刚才,雪莉尔妈妈的感觉,更远了。”最后,雪伦做出总结。

    “是吗?抱歉,是我太想当然,弄巧成拙了。”我心里一阵默然伤感,果然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以为性别改变就能够让雪伦更加亲切熟悉。

    “但是,比刚才好。”忽然,雪伦将眯着的眼睛睁开,冰蓝色的眼眸流萤着一抹色彩。

    “这个……雪伦大人,谢谢您的安慰。”我哈哈苦笑一声。

    “不是安慰,我不撒谎。”雪伦摇摇头,语气加重一分。

    “虽然离雪莉尔妈妈的气息,更远了,但是,看到了你的努力,很高兴。”为了增加说服力,她用力的把头一点。

    因为无法很好的表达感情,三无属性少女的动作一般都要比正常人更加丰富,此时的雪伦埃弗拉正是这样,她迫切想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感情。

    “你,很努力,所以,谢谢,我很高兴,比刚才的模样,更加高兴。”

    “是……是吗?雪伦大人,我也很高兴。”在雪伦埃弗拉认真无比的眼神注视下,我有些难为情了。

    最终还是帮上忙了吗?太好了,能让即将消失的雪伦得到满足,相比之下这点羞耻心算得了什么。

    “奖励。”

    “嗯。”

    “所以说,奖励。够吗?”雪伦搂在腰上的手臂紧了紧,歪头问道。

    哦,我明白了。

    这番话加上这个动作,让我终于领会了三无少女的意思。

    圣月贤狼装备女神武装后,离人妻骑士的感觉更加远了,按道理来说,雪伦是不可能激动的投入怀抱才对,但是她却这样做了,原来是为了奖励我,就如我一开始用妖月狼巫装备女神武装时。她摘下帽子一样。

    还真是个一点都不愿意认输的孩子——不知为何。看到雪伦埃弗拉一板一眼的正经样子,我心里忽然冒出这种想法。

    孩子?老天,她可是数十万年前的人物了,我有资格这样说吗?

    但是真的很像。并非是年龄。外貌。面庞这些东西,而是她的内在,那纯洁的如同白纸。正直的如同正义英雄,率真的如同小孩一般的心灵。

    可惜有点毒舌,不过这也是萌点不是吗?

    这一刻,我内心想要伸手去摸摸她的头的渴望,忽然从未有过的强烈,不由自主的干咽一口,嘴巴有点不受控制了。

    “雪……雪伦大人?”

    “嗯?”

    “我还能……还能再要点奖励吗?”

    雪伦轻轻眨眼,似在说,说吧。

    “那个……那个……我……我能……能摸摸……摸摸你的头吗?”

    终于说了,终于还是说出来了,我这个笨蛋,连蓝拉萝赫这样陪伴了她数十万年的好姐妹,雪伦都不让她摸头,我竟然提出这种要求,简直就是史上最强的自寻死路。

    说出这番话后,我就恨不得扇一扇自己这张不扣控制的嘴巴,你说这不是强人所难,强行把好好的气氛弄僵吗?

    果然,不仅是我这样认为,可以感觉得到,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她们也在一瞬间停住了呼吸,尤其是蓝拉萝赫,她的表情最为夸张,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看着我的目光就像在看外星人。

    来自图样骚年星球的愚蠢德鲁伊哟,你是在自寻死路啊,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雪伦也沉默了,没有立刻拒绝我并把我踹飞就已经很好了,我为她的善良而感动的快要哭了,她现在一定是在想一个体面的借口让我走下台阶吧。

    “可以,一下下的话……”许久,雪伦低下头,轻轻说道。

    “是……是吧,果然不行,连蓝拉萝赫大人都没办法做到,我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抱歉,是我提出的要求太冒昧了,请雪伦大人原谅……咦?”

    雪伦一开口,我就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下台阶台词一口气说出,直到快说完以后才发现不对劲,声音一顿,发出一个大大的惊呼。

    蓝拉萝赫那边更是夸张,她当时就跪下了,整一个人生输家,丧家之犬的模样,似在发出无声哀嚎——雪伦啊,咱们数十万年的友情都被狗熊吃掉了吗?

    “真……真的可以吗?”

    “嗯。”这一次,雪伦更加确认,似在做好完全准备一样不断深呼吸,从这个举动就能看出,她同意我的请求是下了多大决心。

    “太为难的话……还是算了吧。”我更加忐忑。

    “啰嗦。”结果,被她瞪了一眼。

    “好……好吧,那我真的不客气了。”

    “……”

    见雪伦不再说话,我也紧张的深呼吸了几口,好一会儿后,才轻轻抬手,颤抖的朝雪伦的头顶放去,时间过的十分缓慢,似过了一万年般,手心终于噗一声,碰触到了那柔软顺滑的发丝。

    淡青色的笔直发丝,摸起来手感极佳,放在头顶上,不需要用一分力,手心有如抚摸在最光滑的丝绸上一般,自然而然的滑了下去,然后再抬头,落在头顶上,再次滑落。

    这样不断重复,正如看到的一样,这头淡青色的笔直秀美长发,手感真的好到没话说,不逊色于我摸过的任何女孩。

    一时间,我竟然有些陶醉,并没有发现怀里的雪伦身体僵直,低着头,身体不断颤抖,忍耐,看起来极为不习惯被这样摸摸头。

    怀抱里温软的娇躯,以及手中抚摸着的顺滑秀发。让我仿佛进入到了一个彩色的世界,陶醉的不得了,忘记时光的流逝,眼中只看到无数缤纷色彩的瀑布从身边掠过,雪伦的长发,就像一首歌,一首诗,一簇芬香的花海,让人深深迷恋。

    感觉有点不对啊,虽然手感是很好没错。但我又不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头。也不是第一次摸到这样顺滑的秀发,为什么会如此沉醉呢?不管了,反正这种感觉不坏。

    在脑海缤纷的陶醉世界中,我继续遨游前行。继续沉迷。逐渐的。仿佛和莫名之物发生了共鸣,身边的色彩越发温暖,越发熟悉。越发怀念。

    忽然,脑海中的我猛地睁大双眼。

    人妻骑士?

    没错了,这份温暖,这股熟悉,除了人妻骑士还有谁?

    一瞬间,我的泪腺崩溃,茫然的看着四周,没有发现人妻骑士的身影,但是她的温暖,她的气息又无处不在,就仿佛当初身处于她的魔法脉络之中,就仿佛被她整个拥抱在了怀里,是如此怀念,如此温柔,暖和。

    感受着这股熟悉的气息,我彻底忘记了外面的一切,包括怀里的雪伦,包括在她头上抚摸的手,不断的与这股莫名的气息共鸣,想要感受到更多的人妻骑士的温暖,如同雪伦一样,贪婪的想要得更多。

    在这忘我的境界中,外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女神武装的金色光芒忽然涨了几分,如同一个鸡蛋壳般,将怀里的雪伦也笼罩在内,虽然光芒更盛,但却一点都不耀眼,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柔和,温柔。

    在这股朦胧美丽的金色柔光中,圣月贤狼的身影似乎也发生了淡淡的变化,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没什么感觉,但是旁边的蓝拉萝赫却眼睛一睁,一抹泪光忽然就在这个几乎没哭过的女汉子眼眶中闪烁起来。

    反应最大的还是雪伦,前一刻还僵硬着身体,默默忍受圣月贤狼抚摸的她,忽然睁眼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头顶上方那张朦胧的面庞。

    “雪伦……雪伦,真是个乖孩子……”从圣月贤狼口中,发出轻柔的声线,那的确是圣月贤狼的声音,但是,又好像多了一点什么,有种淡淡的,说不清的温柔味道,像姐姐,像母亲。

    雪伦那双毫无感情的双眸,忽然就落下了泪水,这一声呼唤,唤醒了她的遥远记忆,也唤醒了她的所有感情。

    “妈……妈妈……雪莉尔妈妈?”她呼吸急促,深怕破坏了这份幻觉一样,以最小心的声音回应,宛如迷途的彷徨羊羔。

    而后,她的身体再次猛地一震。

    头顶上,头顶上摸着她的头的手,变了,感觉变了。

    虽然还是重复的从头顶上滑落,但是,一抹轻柔的指尖探出,在抚摸中多了一丝梳理,这细微的变化,却让雪伦从极度的陌生不适应,变为极度的熟悉和眷恋。

    是了,没错了,这是雪莉尔妈妈的抚摸方式,只有雪莉尔妈妈才知道的抚摸方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