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七十三章 阿尔托莉雅童鞋,提不起劲
    ***************************************************************************************************

    皎洁的光芒闪耀大地和天空,阴沉沉,被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灰色雾气所笼罩的昏暗荒地,忽然间变得干净明媚起来,就仿佛是从灰色的城市天空转换成空气清新的大山之中,让人耳目一新。

    灰雾消失,景色却并没有变得光亮,反而逐渐漆黑,似太阳落山到了夜晚,忽然,天空之上的乌云散尽,一轮明月高高悬挂,那是暗黑大陆人陌生的淡黄色月亮,光芒皎洁,柔和,月光落下,就似一抹温柔的轻风抚在脸上,有种家的温暖。

    “哦呀,不错嘛,精神力竟然能影响到菲米娜的魔法阵世界,虽说魔法阵的力量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了,但是能在准四翼级别做到这一点,还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就连大大咧咧,看起来根本没有精灵该有的美感的蓝拉萝赫,也一时沉迷在那陌生而美丽的月色之中,片刻之后最先清醒过来,喃喃自语道。

    殊不知,蓝拉萝赫的称赞更加难得,比亚瑟王还要难得,因为她把自己定义为侩子手,王的屠刀,面对敌人,她从来不会啰嗦,而且竟然还用到了了不起这三个字,或许是她的第一次也说不定。

    只是。这时候并没有人理会蓝拉萝赫的低声评价,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那道被绝大多数月光所宠爱的朦胧身影上。

    “没想到短短一年多时间未见,凡的妖月狼巫又突破了,真是了不起。”

    吾王也用了和蓝拉萝赫同样的字眼发出感叹,没办法不感叹,熊人变身也就罢了,走的太远,遥不可及,但是遥想当年,妖月狼巫却和阿尔托莉雅的实力相近。如今却依然走到她的前面去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阿尔托莉雅忙于族务,没办法像某德鲁伊一样说走就走,来一场不回头的历练,而且竟然还在地狱世界里走了一遭。得到了督瑞尔的力量刺激。猪脚光环简直闪亮的刺眼。

    “殿下也是经历了无数次九死一生。才能那么快突破。”

    阿尔托莉雅不知道她的丈夫去了一趟地狱世界半年游,卡露洁却十分清楚,纵使没有去过地狱世界。也不妨碍她猜测在那种地方的危险性,因此这句话是有感而发。

    “看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凡也经历了不少大事。”听到卡露洁的感叹,阿尔托莉雅诧异回过头,立刻就猜到某德鲁伊可能又经历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毕竟是同样拥有着吸引麻烦的体质。

    “陛下猜的一点也没错,不过说来话长,等回到精灵族以后,就算我不说,陛下也会立刻知道。”卡露洁轻轻一笑,目光落到那团月光朦胧的身影上,目露感激。

    在场所有人里,她是唯一见过圣月贤狼姿态的人,自然能够想象等会大家会如何的风中凌乱,她也知道殿下一直在回避这个身份,连至爱的维拉丝大人她们都没来得及告诉,这一点也不奇怪,设身处地,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变成男人的话……卡露洁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想下去。

    而且,殿下的身份可不像自己,只是区区一名侍女,纵使有十二骑士继承者这层光环笼罩,也远远比不上殿下的诸多高贵身份,正因为如此,卡露洁更加能体会到殿下在众目睽睽之下变身,需要多大的勇气,要忍受多大的羞耻。

    为了实现雪伦大人最后的心愿,让她得到最大的满足,殿下真的是豁出去了,卡露洁心存感激,这份感激之中,还有一点淡淡的,连她也察觉不了的小甜蜜——或许,除了为了雪伦大人以外,也是因为自己的恳求,殿下才会下定决心这样做,殿下是如此的重视自己……

    不得不说,恋爱中的少女思考方式的确与众不同,连卡露洁这样冷静聪慧的人也不例外。

    月色虽美,似将时间无限拉长,但是再长的时间也终有临近那一刻,当那道朦胧身影身上的月光达到饱满之时,所有的光芒在一刹那间全部爆发,明明是如此光亮,不比太阳逊色丝毫,却一点也不耀眼,一如天空上那轮明月的皎洁柔和光色。

    光芒中,妖月狼巫仿佛和月光融合,变成一团液态形状的月光能量,当光芒爆发之时,这团朦胧人形的月光能量也在细微的发生变化,一些地方变得越来越纤细,一些地方变得越来越丰满。

    原本还抱着期待之色的众人,发现这种变化趋势以后,除了卡露洁以外,嘴巴都情不自禁的张开,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最后,包裹着妖月狼巫的月光嘭一声迸裂散尽,化作无数如萤火虫的光芒碎片,纷纷扬扬洒下,在这些月光【萤火虫】的众星拱月轻舞中,一头炫目的黑长直率先迎风飘扬,强势映入众人的瞳孔之中。

    那之下,是一张一眼看去虽不是绝美,但是无论如何也挑不出任何瑕疵的静谧面庞,黑宝石的双眸带着如月光般柔和的庄严和圣洁,又隐藏着一抹初来乍醒的朦胧迷茫,仿佛是从飘渺遥远的地方而来,看似更像女神降临。

    “……”

    “…………”

    “………………”

    “!!!!!!”

    所有人都呆了,甚至连见识过圣月贤狼的卡露洁也不例外,圣月贤狼那份典雅高贵,圣洁飘渺的气质,对于热衷追求极致美的精灵而言。简直就是绝世珠宝的光华。

    洁白庄严的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六枚冰翼,此时化作了三双洁白翅膀,和那在夜空飞舞的黑色发丝交织在一起,组成了绝美的夜色,将头顶上的星空和明月都比了下去。

    可惜帅不过三秒,在所有人的呆滞目光注视下,前一刻宛如女神降临,高贵圣洁威凛不可侵犯的圣月贤狼,在第二秒的时间。就泪流满面的迅速蹲了下去。将脸埋在膝盖之中,三对依附在后背的洁白翅膀紧紧合拢起来,将全身包裹住,化作了一个鸡蛋壳。

    “等……等等。我还没看够呢。怎么能这样。”蓝拉萝赫下意识的惊呼一声。心中满在惋惜。

    “殿下,请……请务必振作一点,绝对没有人会因此而嘲笑你。”卡露洁也反应过来了。身为贴身侍女,这时候她当然是要上前安慰一番。

    撇开男变女这个问题不说,圣月贤狼的姿态,谁要是敢嘲笑,那一定是外星人,而且是即将面临群殴境地的外星人,就这副模样往台上一站,歌都不用唱,光凭气质,不说宇宙第一歌神,暗黑大陆第一是妥妥的了,可惜某德鲁伊至死都没能明白这个道理。

    “真……真的?”卡露洁的安慰听起来不怎么靠谱,无理又无据,令人不幸福,但是圣月贤狼就是缺少这一点勇气,闻言终于在仙贝们前面发出了细弱蚊吟的声音。

    甜美柔和,绝对的女性声音!

    “凡……你……”阿尔托莉雅也走了上前,身为妻子,并且熟读新娘修行全系列的精灵女王,觉得此时必须站出来做点什么,说点什么,可是她动作顿了顿,嘴巴张了张,却没办法做出下一步行动。

    教练,新娘修行上可没有告诉自己面对变成女人的丈夫时该怎么做啊!!!

    况且,面对圣月贤狼,阿尔托莉雅就连身为妻子的身份都有些动摇了——怎么看,圣月贤狼的女人味都要比自己更足啊。

    一时间,吾王有些风中凌乱,眼前这一幕对她以往所坚定的人生观价值观省美观都产生了极大的冲击,不过,她好歹是一族之王,稍微凌乱了那么一会就冷静下来了。

    是该说点什么,免得丈夫受到打击,走向更奇怪的道路了。

    女王陛下沉思数秒,一拍手心。

    “凡,不必觉得羞耻。”她来到圣月贤狼身边,伸手轻轻抚摸着化作鸡蛋壳形状将圣月贤狼整个包裹在内的翅膀,顿了顿,石破天惊说了一句。

    “自从看到你的妖月狼巫变身以后,我就有了这种心理准备,再看到妖月狼巫装备上女神武装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刻迟早会到来,所以在我面前没什么好羞耻的。”

    话刚落音,她轻抚着的【鸡蛋壳】咻一声瞬闪,出现在数里之外,又是咻一声瞬闪,再咻一声瞬闪,连续几次,化作一个越来越小的点,消失的无影无踪。

    “陛下,虽然我知道你是为了安慰殿下才这样说,但是……好像更过分了。”就连一直盲目崇拜着阿尔托莉雅的卡露洁,此时都忍不住开口。

    “是吗?我……抱歉,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阿尔托莉雅看着自己的手心,神色内疚茫然。

    这种状况一般人还真遇不上,因此所有人都理解阿尔托莉雅此时的心情,没办法责怪她。

    “我去将殿下找回来吧。”

    众人里面,也就只有卡露洁胜任这份工作,因此她当仁不让的开口,在阿尔托莉雅的点头同意下一闪而去。

    片刻之后,也不知道这小侍女说了什么话,总之圣月贤狼是乖乖的回来了,而且貌似冷静下来了。

    好羞耻,太羞耻了。

    为什么面对小幽灵,小狐狸以及卡露洁她们的时候,被她们知道圣月贤狼的身份,都没有这样羞耻过呢?

    我给自己剖析了一番,最终发现原因——自己和吾王日益甜蜜的夫妻关系之中,始终还隐藏着一份对吾王的敬仰崇拜,不想在自己的偶像面前玩羞耻play,这种感情很容易理解吧。

    不过,反正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我就彻底成为一名节操狂魔吧啊哈哈哈哈哈桀桀桀桀桀桀桀桀!!!

    某德鲁伊精神崩溃中。

    “不好意思,让大家看到了丢脸的一面。”圣月贤狼难为情的羞涩说道,本能的将一根洁白翅膀从背后伸上来半遮住自己羞红的脸,瞬间就将眼前的众多绝色美女萌了一脸。

    “凡……”阿尔托莉雅上前一步,正准备将酝酿已久的第二次安慰话语说出,忽然,她的目光平行后,就再也抬不起来了。

    那道平行的目光,刚好落在圣月贤狼的胸前。

    阿尔托莉雅沉默良久。低头再看了看自己。随即退后几步,默默的转过身去,遥望星夜天际,黑而不语。

    “我哪里得罪阿尔托莉雅了吗?”看到吾王的忽然变化。我低头附耳对卡露洁悄悄问道。

    “我也不大清楚……”因为“万中无一”的傲人条件的卡露洁。自然是何不食肉糜。完全无法理解这份苦恼,闻言也露出茫然表情。

    虽然很想过去问一问,但是不知为何吾王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让我隐隐感觉到若是贸然上前肯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这种时候还是别打扰她,让她一个人安静地数一数星星比较好,我女人的……不对,是男人的第六感在这样提醒着我。

    正事,还有正事!!!

    回过神,我的目光终于落到雪伦埃弗拉上面。

    “抱歉,雪伦大人,让您久等了。”

    “哪……哪里的话……我……你……”

    让人惊讶的是,雪伦听到我的招呼,竟然有些慌张,一直都是三无表情,就算有感情波动,也只会通过不知不觉的细微举动表达出来的她,竟然做出了明显的慌张动作,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

    “有什么不对吗?”虽然我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但还是得这样问,还是得这样问啊亲,你可知我的心在流血!

    “没……没什么。”雪伦深呼吸了好几口,终于冷静下来,举动不再慌张,说话不再结巴。

    “不知道这副模样,会不会让您感到离雪莉尔大人更近呢?”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别弄巧成拙才好。

    “大体上,至少性别上,更近了。”恢复正常的雪伦,面无表情说道。

    数根箭矢牢牢插在了我的心脏上,让我捂着胸口发出痛苦的沉闷一声。

    果……果然不愧是三无毒舌,言辞犀利,直击要害,差点就让我一口气喘不过来了。

    但是手刚刚捂上,我又立刻面无表情的放下来,让大家一阵莫名其妙。

    什么样的疼痛,也比不上手心里传来的感觉更让我痛苦。

    不能再想这些了,不然又得像刚才那样自暴自弃,躲到自我的世界里不可自拔了。

    猛吸了一口大气,我朝雪伦埃弗拉露出略为僵硬的微笑。

    “那么,接下来我再装备上女神武装看看?”

    “嗯。”对方用鼻音应了一声,没有丝毫表情的脸上,看不到她是否在期待。

    不管了,女神武装,出现吧!!!

    六枚……不对,是三对洁白翅膀再次绽放白光,逐而转为金色,化作一件件金色铠甲部件将圣月贤狼的身体完全包裹起来。

    呼哈,好像羞耻感淡了不少,女神武装是全覆式的,换句话说,一旦装备上以后,其实圣月贤狼和妖月狼巫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变化是在性别上,或许能让雪伦感受到更加接近人妻骑士的气息。

    不对,性别也没有发生变化啊!!!为什么我好像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这种奇怪的设定!到底是谁在擅自篡改本德鲁伊的想法!给我出来!我要和你单挑!吼吼!!!

    猛地踏平了九座帝国大厦,我的心情才平复下来,抬头看着雪伦,静待她的反应。

    雪伦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过她冰蓝色的眸子,出现了微不可察的呆滞。

    眼前这个人……即使穿上了女神武装,依然掩饰不了那股柔和月光的味道,那些月光,似乎正透过铠甲,透过背后那双轻轻拍打的蝴蝶翅膀,透露出来。

    虽然性别上更加接近了,但是,雪莉尔妈妈的气质,毕竟和这份月光的气质有所不同,所以说,这边接近了,另外一边却拉的更远,综合起来,反倒不如妖月狼巫装备女神武装时带给她的熟悉感。

    但是,能够忍受这份羞耻,为了让自己得到满足而竭尽所能,这份宝贵的心意,已经完全弥补了气息上的差距。

    因此,在呆愣片刻后,雪伦缓缓抬起头,上前几步,来到圣月贤狼面前,忽然张开双手,投入对方的怀抱之中。

    “天啊,雪伦竟然对雪莉尔姐姐以外的人投怀送抱,我一定是眼花了。”蓝拉萝赫又在那大呼小叫了。

    “雪莉尔妈妈,的味道。”

    怀抱中,雪伦轻轻喃道,拜高挑的身材所赐,她只比圣月贤狼矮半个头多点,因此下巴刚好抵在对方的肩膀上,说话时的气息,以及那淡淡的呼吸,都打在了圣月贤狼的颈项和脸庞上。

    从雪伦那传来的温香气息,似乎无孔不入,即使隔着铠甲也能清晰感受到,我有些微痒,下意识的将女神武装的头盔摘下,露出面庞,结果情况变得更糟了。

    那打在颈项和脸上的柔软呼吸,变得更加清晰真实,而且脸与脸之间的距离,原本还隔着头盔,没什么感觉,现在最后一道屏障撤去,我才骤然发现,雪伦那张雪白无暇的俏脸已经离着自己的眼睛不到两寸距离,近的连她那似帘幕一般整齐修长的睫毛根数,都能数得一清二楚……

    。。。(未完待续。。)